翠翠小说

手机浏览器扫描二维码访问

175、暂做停歇,后院小坐说投影

    “唉!”

    无数凡俗人无奈叹息,失魂落魄的走出客栈之中。

    他们早就猜测到似是李桐这般玄奇人物,又怎会久居凡俗一隅之地。

    岂不闻世间妙语,仙不与凡居?

    先生终究是会走的,只是让他们没想到的是,这一日来的如此之快,如此的让人猝不及防。

    一想到往后的日子里,  再也没有这般奇异的异域故事可以听,这些凡俗听众们便是一阵的垂头丧气,好不忧伤。

    但亦也没有半分办法,先生的去留又怎会因他一人之言而改?

    客栈内,后院。

    李桐淡然的坐在小亭下,烹茶煮水,静静等待中,  查看着今日一天的劳动成果。

    今日说书的内容本就玄奇,  足以引动洪荒世界中无数仙神的心绪飘摇浮动。

    更不用说,还有那元始天尊倾力献上了一击助下,此番收获便是可人起来。

    定睛一看,一双眼眸洋溢出难以抑制的喜色,脸上够了出几分万般欢喜的笑容。

    唯他可见的地方,一串数字熠熠生光。

    人气值:一百九十三万。

    只差一点便到了两百万人气值,这是个什么概念?

    如果这一百九十万九分尽数用于那金色奖池中的抽奖,就算李桐是个扫把星附体的倒霉蛋。

    这般数量之下,保底也会得到一些意想不到的绝大收获!

    整整一十九次的金色奖池抽奖机会,再稍微缓一缓,让人气值在飞一会,那和可能便是两次金色奖池的十连。

    想到这里,李桐心中已经是有些迫不及待起来了。

    不过,现在却不是合适的抽奖时机。

    前厅那些普通的听众,  乃至一些仙神之流他可以不去理睬,  纵然他们在吵闹、质疑,  但一些时间过后,  自会离去。

    但有几位,尚还需要他再做招待一番。

    既已然是身处这般洪荒量劫之中,  人情往来,尽量的为他自己和教主的大船上招揽一些船员,自是应有之事。

    正这般想着,前方一道婷婷袅袅的婀娜身影,正是带着几人一路而来。

    见了李桐,狐狸精便是轻声道:

    “先生,女娲娘娘他们到了。”

    微微侧身,显露出随在她身后几人。

    却正是,女娲娘娘、孔宣以及紧跟在女帝身后的嫦娥。

    “寒舍简陋,招待不周了。”

    李桐笑着起身,这般相迎道:“女娲娘娘且坐,孔宣道友你也坐。”

    至于女帝,那却是用不着他招呼,看她那般熟练坐下,面容淡然给自己添茶的模样,简直比起李桐来更像是此地的主人。

    直让随在她身后的嫦娥,清冷面容上不禁意间流转出几分尴尬神色。

    身为女帝小跟班,在这她都没资格坐下只是旁听的集会之中,  她的跟班月兔自然没有在场的机缘。

    此时间,  被那三個女妖精领了去,  正不知在怎么逗弄呢。

    啧啧!

    这只单纯还有些呆萌的小兔子,落到那三位手上,怕是要受些苦楚喽。

    李桐正颇为搞怪的想着,就听一道带着几分小心谨慎的言语传来。

    “李先生,敢问若是想要达到那般神话大罗之境,又需要何种修持?几多年月?”

    抬头看去,就见嫦娥面带三分纠结、七分期冀的看着他。

    此话一落,方方坐下的女娲与孔宣,便是颇有几分无奈的瞅了一眼嫦娥。

    神话大罗?

    那般连他们都难以想象和揣摩的境界,你个方方太乙的小仙,居然就想知道如何成就?

    若真有那么简单的话,似他们这般圣人、准圣又怎会对这忌讳不断,甚至于在脑海中都不愿想起这般几字。

    轻轻摇头暗道一句无知者无惧,但却随之又是带着几分奇异的看向李桐。

    无论如何,嫦娥都是问出来了,他们倒是想要一听在洪荒中公布出此等存在的李桐,又会如何回答。

    听了嫦娥的话语,李桐脸上不免露出了些许怪异的神色,强忍住不笑,随之反问到:

    “世间修行成就,皆看缘法如何,如何能用具体时间来衡量!”

    “便问仙子,你觉得洪荒大罗之境,可有一固定能成就的时间?”

    嫦娥面色顿时一滞,继而有几分惭愧道:

    “先生所言不差,修行之道非是简单可以用时间衡量之物,是我唐突了。”

    “无事、无事。”

    李桐摆手,忽的升起了几分兴趣,没有结束掉这般话题,继续接续着说道:

    “毕竟你的视野只出于洪荒一界,难免小了些。纵观我便览诸天万界之经历而言,从未听说过有人从弱小一步步成长,直到证道神话大罗。”

    “而是,从知晓时他们便存在,一如永恒。”

    “便如我先前所言的仙秦始皇亦是这般,他的经历故事却都是无数人见证了他在诸天万界中的投影从而总结而出,这其中未尝没有这位主动流传的缘故。”

    “你们可知,为何会是这般?”

    他悠悠一言,将问题抛于身边三位,轻摇手中杯盏,看着他们陷入沉思之中。

    片刻之后,身为圣人的女娲娘娘率先看向李桐,带着几分肯定道:

    “神话大罗,一证永证,收束世间线,不管过去、未来、现在,都是他,自然无有强弱之分。”

    “没错!”

    李桐眼带几分诧异的看向女娲,本以为最先醒悟的会是女帝,但却没想到竟然是女娲。

    只能说,不愧是第一个小道超车,走功德证道路子的圣人,脑袋就是活泛。

    但余光一撇女帝那似笑非笑的神色,当即就是心中明白。

    这位啊,她也早就想到了,只是在那藏着掖着,懒得向他们解释罢了。

    不愧是你啊,女帝!

    心里这般道上一声,便是附和女娲道:

    “凡神话大罗在证道之后,便会贯穿时间线,将一切存在他们的时间,或是封存起来,或是收束归一,再不济也要彻底覆盖。”

    “这般,既是因为神话大罗的一些隐秘,亦是为不让其他之人回溯时间而上,在他们弱小时斩杀,改变未来。”

    “但如此一来,我们外人想要从这般历史岁月中找寻到他们证道神话大罗的线索,就是一件不可能的事情了。”

    “如此说,仙子你可曾明白。”

    李桐面带笑意,丝毫不因嫦娥一问而生丁点其它情绪,不过三言两语便是为她解释了个清楚。

    顿时间,便是让面容清冷的嫦娥难得的脸色一红,感觉到了些许的尴尬。

    此刻方才想到,自己问出来的问题的是何等的荒唐。

    赶忙垂下头,不在众位大神前丢人现眼。

    李先生自己都说神话大罗之路无法揣摩,她一个原本修为不能寸进,得了女帝妙法褪去残躯方才得以再度修行的人儿。

    这辈子有没有机会攀登上大罗仙这道可望而不可即门槛,都是一个问题。

    尽然还敢在那想神话大罗的事情?

    这已经不是好高骛远了,这简直就是异想天开。

    垂着头的嫦娥,只觉自家脸上通红一片,羞的厉害。

    只觉是在圣人、女帝以及那位妖族大神通者孔宣的面前,大大丢脸了。

    不过场上都是些何等人物,自然不会在意她这般言语,反而间倒还是因为她这一问,起了话头,开始一番论道。

    见嫦娥不敢在发言,李桐只是笑笑也没多在意。

    只是目光却是禁不住开始在眼前三位身上,不住的打量着。

    这三位,再加上提前离去的教主中,若说谁最有机会成为神话大罗,还就只有女娲与教主二位了。

    神话、神话!

    谁让那般神话归墟之中,女娲与教主便是赫然在列,身为神话大罗一般的存在呢!

    不过,比起他们自己努力成为神话大罗的可能,倒是被那不知存于何处的本体发现,覆盖成一具神话大罗化身的可能性更大一些。

    不置可否的轻轻瞥了下嘴,根据亲疏关系,他自然是不愿见到此般场面的。

    一时间,不由的陷入了沉思之中。

    “怎么,李小友一直盯着我等三人看,是有什么事要分说吗?”

    女娲娘娘看着李桐欲言又止的样子,嘴角轻扬,不由笑道。

    而一旁自座落之处,便是安然不动的孔宣亦是投来几分疑惑神色,颇待几分关切注视着他。

    “哦,无事。”

    李桐回过神来,一摆手。

    随之出声道:“我只是在想,您与教主二位圣人成就神话大罗的可能性罢了。”

    “哦?”

    女娲娘娘发出一声轻咦,眼眸中惊疑的神色几若要化作实质。

    便连一旁表现出事不关己、默默饮茶的女帝,此时间亦是向李桐投去几分目光。

    但内里含义嘛,却是又有数分变化。

    这般,暂且先不提。

    女娲娘娘听闻李桐一眼,心中却是骤波澜。

    难道说,她和通天师兄,真的能有成就那神话大罗的可能性?

    但是她现在,成圣无数会元,却是连圣人前路都未曾看明,何谈向前走出一步啊!

    不过这李桐神秘无比,通晓诸天万界,说不定便是来自于他口中那万分神秘的神话归墟之地,不是神话大罗的一道化身,亦可能是一道投影。

    或许,还真的可以为他们照明前路,博取一线希望!

    此时通天教主不在,容不得她在多做犹豫,便是目不转睛的注视着李桐一双重瞳。

    随之,又几分自嘲道:

    “难倒,李先生还认为我等有可能成就那般神话大罗不曾?”

    “却是有些,高看我等了啊。”

    “哎......娘娘何必妄自菲薄。”

    李桐闻言摇了摇头,轻言道:“虽然对于这一点,我并非是十分清楚,但却是亦有一线希望。”

    继而他定了定神,决定摊开了说,不在掩藏:

    “娘娘还曾记得我说过一句话吗,即便是洪荒中的圣人也不过是神话大罗的一道投影。”

    “这一点,你可曾相信?”

    话音方落,女娲娘娘便是陷入了无尽的沉默之中。

    但凡有可能,谁愿意相信自己,只是别人的一道投影?

    但隐隐中,女娲却是觉得李桐并没有在欺骗自己,也没有理由欺骗自己。

    便见李桐淡然一笑,未多在意她这般失落神清,道:

    “关于这一点,我并非是为了噱头胡吹大气,言不由实。”

    “其实不止是两位圣人,便是今日前来的元始天尊,乃至道祖,其都是神话大罗的一道投影。”

    “而在诸天万界之中,也并不是单单只存在这么一方洪荒世界。便是我所知晓的世界中,就有很多故事里,流传着诸位圣人的传说。”

    说罢这般,李桐端起杯盏品味内里茶水,给了她缓冲的时间。

    这一言方落,直引的女娲娘娘于孔宣二人死死看向李桐。

    他们只不过是那传说之地,神话大罗的一道投影,属实是让他们心中万分难以接受。

    但实际上,在他们的内心之中,已然是渐渐相信李桐所言,半点不虚。

    便连于此事毫无关联的女帝,此时间亦是一双美目中神采流转,颇有兴趣的打量着李桐。

    似是要将他完全看透,想要知晓他那小小身躯里,究竟还掩藏着怎样的神秘。

    下一刻,便见李桐放下杯盏,带着几分安慰到:

    “不过若是可以见得前路,一意修持之下,二位未尝不可证道那神话大罗之境。”

    “到了那时,自可摆脱这般身份,自成一体。”

    见二人眼神中流转起思索的神色来,他不免心中一叹。

    这般话语从他口中说来简单,但真个的做起来,又是何其难也!

    不说成就神话大罗之路有多艰难,就说往后真有那么一日的话。

    你若证道,便是在分割那位的本源,与他争道,如何能相让?

    到了那时,便又是一番争端。

    但此时说这些尚且太过遥远,且先走一步看一步。

    最少,有了他这个变数的存在,女娲、教主乃至于孔宣的命运,都是已然发生了偏向。

    脱离了原本的轨迹,向着莫名未知之处,开始加速奔腾而去。

    听着李桐的话语,无论是身为圣人的女娲也好、孔宣也罢,还是非是洪荒圣人的女帝,心中都是掀起了一阵波澜。

    一时间,难以平息下来。

    难免的心生种种猜测与疑惑,便是女帝也是不禁开始在心头泛疑。

    “难道说,在未知的世界里,还有无数个我的存在?”

    “而我,只是其中微不足道的一个!”

    似是看出了女帝心中想法,李桐嘴角勾起一抹笑容,难得见往日了不为外物所动,清冷一片的女帝还会出现这般表情。

    便是开口向她解释道:

    “大帝你原本所处的那方世界倒是特殊,不同于洪荒世界。”

    “哦?”

    女帝抬首,疑惑问道:“有何不同?”

    “那方世界之中,却是尚未走出一位神话大罗的存在,你们也亦非是投影。”

    “不过嘛,无论是荒天帝、叶天帝,乃至于大帝你,都是有着那般潜力,日后不可估量!”

    “呵呵!”

    女帝心头轻笑一声,不在意他的吹捧。

    这般说,不就是在暗戳戳的表示她们那方世界底蕴不足,无有强者?

    将这小子的话记住,女帝重回原先那般淡然模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