翠翠小说

手机浏览器扫描二维码访问

174、试手南天终退却,闭门三日换新天

    洪荒大地,灌江口客栈。

    听到了代表天道的道祖鸿钧骤然一言,元始天尊眸中闪过几许精光。

    继而,看向那身下小小客栈中越发碍眼的身影时,神色便越是不善。

    通天教主亦是面露几分疑惑与惊疑,心中思绪百生,竟是一时间猜测不到道祖此言,  究竟是意欲何为。

    放开之前对于他们这些圣人的束缚,赦令解除。

    可以让圣人毫无顾忌的行走在洪荒大地之上,展露神通。

    这般意思,是在今日欲要借着元始天尊之手,将李桐给完全镇压吗?

    但他难倒就未曾想过,即便没有自己阻拦,那客栈中的女帝又怎是好相予的!

    若真是他们之间在这洪荒大地上起了争锋,这世界如何能将他们交手的余波完全承载。

    到那时,  不得打个天崩地裂,  日月无光?

    作为天道代言人的鸿钧,岂能想不到这一点!

    心中疑惑陡生,但值此时间面对这般情形,教主却也是将久久悬于心头未曾得以解脱的一件事,放下了。

    道祖鸿钧,终究是站在了元始天尊那一方啊!

    “呵呵。”

    “被毛戴角、湿卵化生之辈又如何?”

    教主面上厉色越甚,周身已然是开始弥漫起无物不破灭的恐怖剑气,坚定一道:

    “既入吾之门下,拜吾为师,那便是截教门人啊!”

    “如若不能护门下弟子安然,吾要这圣人之位又有何用,便是逆天之行又有何妨!”

    心中意念一坚,  教主的气势陡然间变得无比凌冽起来。

    整个人凭虚高立于空中,但让无数人睁眼看去,  却仿佛看到的不是一個人。

    而是一柄幽幽轻鸣,  掩下无尽锋芒的宝剑。

    尚未出鞘,  但寒芒已然沁出。

    观之,直叫人心头发寒。

    下一刻,  还未待观察此地动静的仙神以及下方无数听众,从鸿钧道祖口中让人万分震撼的消息中回过神来。

    便见,那元始天尊大手一挥,盘古幡随之而动。

    操控天地之威,化作似是开天巨斧一般的恐怖虚影,向下方客栈攻伐而去。

    这一击,足以将全力出手的准圣强者镇压的恐怖一击!

    让下方无数听众心中骇然,只觉身上一凉,似是看到死意的一击。

    然而这只不过是元始天尊引动法宝,信手一挥中随意造成的罢了!

    但,却以是足够恐怖。

    无尽的仙气被抽离,诺大的灌江口之地仿若与外界之地被隔离,内里大日无光,只见一道恐怖斧影。

    呼啸中,当头而下。

    这,便是圣人!

    便是,混元无极大罗金仙!

    纵然在李桐口中的诸天万界中被描述的是多么寻常,多么轻易可见。

    但在此时的洪荒世界中,他们便是天花板一般的战力!

    甚至于可以说,  他们所代表的就是天!

    “师兄!”

    “你果真是要在洪荒大地上,率先掀起战端吗?”

    早就做好了一切准备,今日已然是打定了注意要维护李桐的教主,此时间悍然发声,

    因为他和那李桐已然是定下了约定,此时应当算是盟友一般的关系了。

    昨日李桐向他展露了他的力量,那今日自然要轮到他来向李桐展露自己的实力。

    他通天一生,从不弱于人啊!

    即便是,异域的强者。

    同一时刻,在其言语还尚未落全之时,便已然是抬手挥出流转着灭绝世间万物生灵一切的恐怖剑气。

    在一片无声的绚烂中,将那庞大的斧影斩灭。

    看着通天出手,淡漠中好似世间无一物能引动他面容变化的元始天尊。

    忽然间,脸色几经转变,露出一抹诧异神色。

    随之,开口到:

    “师弟,你今日是定要阻我顺天而行,将这说书人带回昆仑镇压之事了?”

    他眉头挑起,似是犹带几分不可置信的惊奇。

    “何需用大势压我?”

    教主毫不示弱的看向元始天尊,一手背负,身侧隐隐绰绰中悬四道剑影。

    亦是摆出一份淡然模样说道:“我不过是看不惯你这心口不一的行径罢了,想要从李小友口中逼问万界隐秘之事而已,何需说的那般冠冕堂皇?”

    “这,便是你所谓一直所遵循的道与理吗?可真有够高贵的。”

    听闻着教主阴阳怪气的言语,元始天尊在初时惊诧退却之后,眼眸转过带着万分深意看着他:

    “通天师弟,吾知晓因先前之事你颇有不满,但天道大势便是如此。”

    “你瞧你那截教门人,良莠不齐,此番劫难中他们不应劫谁来应劫?”

    “呵呵!”

    教主已然是懒得搭理他,这般对于种族歧视已经深入到了骨子里的人,是唤不醒的。

    与其空耗口舌,倒不如做过一场,也算是为这番量劫起个序幕。

    便道:

    “何需多言,若你执意为之,不若于我身往混沌之中,做过一场。”

    “免得,打坏了这洪荒世界的花花草草。”

    一言落,属于圣人无穷无尽的威势在刹那间全数展露出来,毫不保留的向着元始天尊镇压了过去。

    将元始天尊揍上一顿,这可是盘旋在教主心头无数年的想法了。

    今日,恐怕是有这个机会了。

    不过就这般还不够过瘾,要等日后一切落幕之后,挨个将那所谓的十二金仙送上封神榜之后,再去看他又是个何种神清。

    想来,一定不像是现在这般淡然,而是精彩极了吧!

    同时间,见通天教主这般,元始天尊眸光未凝,当即也是没有丝毫留手。

    既然道祖已然传下赦令,不禁圣人行动,那他自然也是无所顾忌,也无需在动手间轻拿轻放,担忧着一不小心便要打碎这片世界。

    至于通天所言前往混沌一战,他却是没有理会。

    便是将此地打破了又如何,大不了定住地水风火,再造乾坤便是。

    其上的生灵?

    呵呵,微不足道的蝼蚁之物,何曾能容纳入得他的眼中。

    这般一念,便是恐怖无比的气势轰然出现,风云变色,席卷人间。

    骇人的声势掀翻了无数的高山,恐怖的冲击这届导致了虚空的扭曲,并开始出现片片裂纹。

    盘古幡展动,流转浩大声势。

    亿万里洪荒大陆,也因为两位圣人间的碰撞,似是地龙翻身一般,不断的颤抖起来。

    在场的、不在场的,无数大神通者尽数都是神清无比严肃的看着眼下这一幕。

    这般争锋,无论胜者是那一方,最终倒霉遭殃的只会是他们啊!

    这般想着,不禁在心头出现了埋怨方才道祖之言的心思。

    你说,什么时候分说那般量劫到来的言论不好。

    偏生的,非要在此时此刻。

    你这不是,在火上浇油呢吗!

    心头急的火气,但此时间他们对于两位圣人间的争斗亦是只能干看着,插不上任何的手脚。

    只能在心中隐隐期盼着,这二位最好只是略做试探就好,千万不要打出真火来。

    要不然,怕是要完......

    天穹上,元始天尊淡然的面容下,亦也有几分凝重,和通天教主交手并不是一件简单的事情!

    作为昔日鸿钧最为喜爱的弟子,教主身上的宝贝,却是多的数不胜数。

    但其中最为出名的便是那,杀伐之力举世无双的诛戮陷绝四仙剑。

    以及,那恐怖到无与伦比地步的诛仙阵图。

    两者合一,起诛仙剑阵,没有四位圣人合力怕是难以轻易将其破除。

    元始天尊鼓荡着声势,催动盘古幡,眼下气势不落于人。

    但他脑海里却是在不断的盘算着与通天交手之后的利益于因果。

    好处暂且不提,坏处便是真个打出火起来,让通天那桀骜性子起来,今日怕是不摆那诛仙剑阵就没法收场。

    此般,自然是他所不愿的。

    此行前来,本就是为了将那说书人带回昆仑,可以从他口中得到更多的消息,好让他阐教在此番量劫中占据更大的优势。

    比如说,那般武道人仙以及阳神修持之道!

    眼下可惜的事,这般谋算似是不能如愿了。

    元始天尊没有估算到在自己亲临之后那李桐竟也毫不犹豫的拒绝,也没有估算到通天教主竟然毫不犹豫的站到他的对面。

    此番,怕是事不可为了啊!

    但,也不能就这般轻易退却了。

    盘古幡摇晃,玄光一展间将一道大绝灭剑气消弭。

    不漏丝毫怯色,将通天教主的攻势一一拦下。

    “师弟,你此时回头,尚且不晚。”

    元始天尊出言分说:“于吾合力拿下那说书人,在量劫中顺应天道而为,方才是正道。”

    说话间,天穹上盘古幡竟是又一次摇动。

    刹那,便是凝聚出一道无形而无质的开天气刃!

    撕裂虚空、贯穿混沌,向着通天教主毫不留情的斩去。

    教主见状也无丝毫意外,只是冷笑一声,在度见识到了自家这位师兄为了顺应所谓的天道大势,而能有多么无耻。

    不过是并指一点,诛仙剑从虚幻中凝实,剑尖轻点那无形气刃。

    在掀起一阵虚空涟漪之后,将其轻松消弭于无。

    “哈哈哈,回头?”

    教主骤然暴呵:“我若回头,我那截上下万千弟子性命,谁来担负?”

    “是你,还是那准提、接引?”

    言语中,诛仙剑气直冲九霄,贯穿南天。

    元始天尊见状轻避而过,面色淡然中,冷冷说道:

    “不过是一群湿卵化生、被毛戴角之辈罢了!”

    “有缘开化得闻大道便是天大的机缘,怎还敢奢求更多?”

    “量劫之中,身登那封神榜,便是他们最好的归宿。”

    盘古幡摇动间,元始天尊口中不断淡然言说,竟是试图用这般言语,让通天教主回心转意。

    但却是哪里知晓,他越是这般叙说,教主心中的怨气便越是大!

    “我为截教主,势要在这量劫之中,庇护我之截教弟子安然!”

    “圣人阻我,我便斩圣!”

    “天道阻我,我通天......便要逆天而行,永不屈服!”

    “你若不信,那便尽管来试,且看我之宝剑锐利与否!”

    教主一手背负,青衫飘飘间,在天穹上这般淡然说着无比霸气的言语。

    直叫各路大神通者目瞪口呆,惊的说不出话来。

    纷纷惊诧的望着天空,想要看在这番狂勃言语之后,天道是否有所反应。

    但片刻后,天穹上依旧未起黑云,不见雷光。

    到了这时,他们方才松下一口气,暗道还好不曾落下天道雷霆,不然真个恼了这位,那今日之事只怕真是难以解决了。

    但下一个瞬间,心中就又难免奇异起来,为何教主发出这般言论,没引发天道动怒。

    要知晓,教主可是天道圣人啊,掌控天道之力的天道圣人啊。

    这般言语凡俗人说话出来天道只会把他当成了个屁放了,李桐这般背景神秘的人天道会尽量去消灭他,发现拿他没辙也只能暂时忍下。

    但如何能忍得了,使用着天道之力的圣人,说这般逆天之言?

    一时间,众人有些摸不着头脑。

    实则,却是他们想的太过简单了一些。

    身处量劫之初,一切谋算方才开始,远不到最后清算之时。

    便是天道生怒,但亦也会因为通天圣人身份,以及门下封神榜主力成员的面子上,暂且放过。

    只等最后量劫结束之时,再做清算。

    但唯一的坏处就是,此时教主将这般言论说出,那就是毫不犹豫的站到了对抗天道大势的对立面。

    接下来在量劫中的每一步,都是可想而知的举步维艰。

    虽然之前也是在淤泥里趟步了,但好歹大家还能维持表面上的和平,小动作不至于太明目张胆。

    今日之后嘛,啧啧......

    属实是,给自己增加难度了。

    客栈中,李桐看着霸气显露的教主,不禁无奈扶额,心中无语。

    和元始天尊打就打吧,他就是个虚张声势来偷家的,见事不可为自会退去的。

    但您老人家打着打着,就把心里话说出来是什么鬼啊!

    虽然大家暗地里算计来算计去的,大好歹也维持着一个表面上的和平。

    眼下到好,直接给把桌子掀了。

    “唉,教主啊教主。”

    李桐看着天外法宝轰击不断,但显然还是有所克制的两位圣人,也不知晓该说个什么好。

    都说圣人通晓一切、谋算千古,但今日看来,怎么就......就有些没脑子呢。

    “罢了、罢了,还是想想怎么结束这场闹剧吧。”

    懒的再想这万分反常的元始天尊,李桐开始在心底里思考着该如何解决眼下场面。

    让这两位再打下去也不是个事,当然跟元始天尊走那也是万万不可能之事。

    眼下,最好的情况便是出现一位可以劝架的老好人。

    无论是武力压服也好,还是威势压服也罢。

    不管怎滴,得要一个能让这两位心服口服,甘愿熄了此番争斗的人出现。

    他将询问的目光投向一旁的女帝,却见其玩味的看着他,轻轻摇头。

    “呼!”

    “好吧......”

    既然女帝拒绝,而他又暂时没有外援可以请,那李桐就准备要开始抽奖,争取得一个可以解决当前场面的奖励。

    “不贪心、不贪心,后世祭道的荒天帝便好,叶天帝也成,楚天帝......嗯,算了算了。”

    正当他要将一场说书中收获的所有人气值尽数投入奖池中时。

    异变陡升。

    “噹!”

    一声清脆而又万分悠扬的声响传入他的耳中,叫他一个激灵,停了动作。

    只听那声音,像是古钟悠扬,但又有几分像是似金非铁一般的物件,撞击到硬物上所发出的动静。

    疑惑间抬头一瞧,顿时间便是看到那原本已然是纠缠到一起,上下翻飞碰撞不断的盘古幡、诛仙剑。

    竟是被一物轰然撞开,倒飞出去,分落在各自主人身边。

    紧接着,一座金桥在虚空浮现,一个道人从中缓缓骑牛而出。

    顿见此人,李桐立马便是心头一喜。

    “你瞧,劝架的来了。”

    仰首打量间,没见到女帝眸中流露而出果然如此的眼神。

    这时,将那两大至宝分开的东西,方才显了真容。

    滴溜溜的在空中旋转几圈,落于太上手中,被其挂在了牛鼻子上。

    却是,一枚银白色的精钢小圈。

    此时客栈内里无数的听众已然是麻了,见怪不怪。

    元数天尊和通天教主都大打出手了,那太上出来劝架自然也是应该的,吧!

    便见,太上立于金桥之上,冷冷的看了眼还在对峙之中的通天二人,分外平淡的道:

    “身为圣人,在众目睽睽之下如此打闹,岂不是让人看了笑话!”

    “若真有怨,去那混沌之中,好好做过一场就是,何需在此束手束脚。”

    “师兄。”

    “师兄。”

    通天二人间虽生了嫌隙,但对于三清中的太上,还是心有尊敬,当即便是稽首唤了一声。

    太上不平不淡的扫了二人一眼,道:

    “既然无事,怎还不走?”

    元始天尊眼神幽幽的扫了一眼下方客栈,直叫李桐身上一寒,暗道更不能轻易出门。

    然后也是不在多言,拂袖而去。

    在这个过程里,从始至终他都再未看多通天教主一眼。

    “哈哈哈!”

    教主不以为意,反而心中还是分外畅快,朗然啸道:

    “李小友,我那截教中顽劣不堪弟子众多,尚还需我审视一番,今日便先离去了。”

    “且待三日之后,朝歌再会。”

    言罢,便是和太上略一颔首,分外潇洒的乘云而去。

    在这掀起了无边动荡的两位离去之后,太上亦也未曾久待,只是默默注视了一眼李桐,悄然离去。

    客栈里,李桐听闻着教主言语,倒是轻轻点头,自然是知晓了话中之意。

    教主亦也不是傻子,他是要在天道大势下保全截教是真,但内里门人可没说是要尽数保下的啊!

    真当那些打着截教名号,做奸为恶之人他不曾知晓?

    只不过是,先前懒得理会罢了。

    现在,自然是到了清理一番的时候。

    不用等阐教之人动手,他便会先送这些人上那封神榜。

    正心中觉得教主倒也不是个莽夫,还有些想法之时,后面那一句便是顿时让他有些色变。

    回眸一看台下无数观众,便见一双双审视的目光开始在他身上流转。

    还未发言,李桐便已然是领略到了其中询问之意。

    “什么,先生你竟然要去朝歌!”

    “什么,难道说仙神要离开此处,去那朝歌说书,在也不回来了。”

    “先生,你不能走啊!”

    ......

    如此种种,不用想都能猜的出来。

    心生无奈,暗道教主竟也是个调皮的。

    不过也不想解释那般多,便是起身一甩衣袖,不理睬背后那无数人的目光,兀自往那后台走去。

    只余一道淡淡声响,回荡在客栈之中。

    “今日说书毕,客栈停业三天。”

    “三日之后,朝歌摘星楼,再说诸天。”

    轰!

    下方一片骚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