翠翠小说

手机浏览器扫描二维码访问

173、此天非公,何需顺行

    天穹之上,二圣对峙。

    太乙众仙以及孔宣在此时间都是面带几分严肃,停了争斗。

    分列于后,不在言语。

    此时间,天地一片凝滞,气氛也变得越加焦灼起来。

    万物无声,好若所有一切都被禁止,  做不出丁点声响。

    客栈内,无数听众屏气不敢呼吸,正当觉得头昏脑胀,将要不知时,天外一道淡淡言语轻传。

    似带着几分无奈,落于众人耳中:

    “罢!”

    元始天尊看着挡于身前的通天教主,轻声道:

    “你我之间的因果,  当在量劫之后再做分算,吾今日前来却是另有它事。”

    如此一说,视线从教主身上垂落,放于那小小客栈之中。

    圣人视线轻凝中,便有无边威压随之而下。

    “说书人,你所做之事,言说之物已然是触碰到了洪荒中天道的底线,今日吾前来便是顺应天道而为。”

    “引你去吾那昆仑山中,好生清修,莫要再散播这等言论。”

    此话一出,原本在客栈内里看热闹的女娲娘娘顿时间眉头轻皱,面生疑惑。

    她本就为天道圣人,自然是知晓若不尊天道,逆反而为的话,  将会有何种下场。

    回想李桐往日里言行,虽然言出无忌了些,  频频引来天道注视,  但你若说他是逆天而行,却也还是有几分不合适的。

    此番元始天尊上来便是如此分说,又是有何用意?

    一时间,她面带思索,没有贸然发声。

    看着客栈内里无数人沉默,元始天尊眼眸中划过一丝淡淡不屑之意。

    随之视线落于客栈内里的李桐身上,淡淡开口问道:

    “说书人,不知你的决定如何?”

    “是顺应天道,和贫道同去那昆仑山中清修,还是一意孤行,要......”

    他神色不动,但目光陡然一凝,无形的威势汇聚而起,直朝着李桐负压而去。

    伴随着这般威势,天穹上兀自起一声雷霆轰鸣。

    一道似是喝问般的言语,凭空而落。

    “逆天而行!”

    “有事商量就成,何必把事情说的这般严重。”

    李桐不动神色的操纵着客栈玄奇之力,将入侵此间的圣人威势在转瞬间消弭掉,心中这般随意一想。

    忽然间觉得,这位元始天尊,当真是一个扣帽子的好手。

    他这什么都没做,不过是在凡俗说说故事罢了。

    这在他口中,自己都是快要成了洪荒世界的罪人了一般。

    却是,  何其可笑。

    随之,李桐淡然一笑,缓缓开口回道:

    “昆仑苦寒,在下贪恋人间,还是不去了。”

    “若是其他的事情,那么觉得倒是还可以同圣人您商谈一阵,但此般事情嘛......”

    他轻轻摇头,面露出几分微不可见的戏谑之意,朗然道:

    “倒是要让圣人失望了,在下怕是恕难从命。”

    话音方落,洪荒三界中被此般动静吸引,纷纷关注的大神通者解释惊讶的看着李桐。

    万分想不到,这人竟然是又一次拒绝了圣人的要求!

    而且,还是这般强硬,毫不示弱的将元始天尊给拒绝!

    即便他们知晓李桐不愿去那昆仑山,但你表面上做点功夫,示示弱,说点好话不成?

    偏生得,这般强硬不可?

    这样贸然得罪一位圣人,还是圣人中最记仇,最不好惹的元始天尊,试问世间,又有几人能无惧?

    便是你身边有女帝,但你能保证她时时刻刻都在你身边护你周全,而没有离开的时候吗!

    一位圣人想要算计一个不是同为圣人的存在,那简直就是简单的不得了。

    想要规避,唯有你也是圣人方成。

    但李桐,他是吗?

    看着台上他那淡然的表情,以及丝毫不显慌张颤抖的身躯,无数人心头起了万分的疑惑。

    从未在众人面前展露过实力的李桐,到此时,依旧还是一個谜。

    “你拒绝?”

    元始天尊威严的面孔不变,只是眼中的神色越发冰冷起来。

    他看着客栈里那三番两次拒绝了他的渺小身影,缓缓开口:

    “你当真,是要继续传播那所谓神话大罗的荒谬言论,逆天而行?”

    “要知道,天道之下,世间万物运转皆有其定数,无数生灵听你之言,起了不该有之念,此般便是坏了天道大势,是为逆天而行之举。”

    “其代价,其因果,皆要由你一力背负。”

    “纵然这般,你亦也要一意孤行?”

    此话一出,元始天尊体内气势也是缓缓沸腾起来,风云周边,异像相随。

    仿佛只要李桐再度出言拒绝,那他就要直接出手,将这不知好歹这人直接镇压一般!

    他前方远处的通天教主,则是没有丝毫动静的坐观他这般施为。

    只是脸含浅笑,似在看戏。

    “嚯,你若不说,我还不知道自家竟有这般能耐,竟能引动洪荒生灵命数变动?”

    听完元始天尊这般言语,李桐心中吐槽一句,却是丝毫不以为意。

    淡然一笑间,向着那天上似是觉得大地烫脚一直不曾落下的圣人,朗然说道:

    “圣人,您这般?”

    他面上浮现了几分疑惑,似有不解的问道:

    “是不能轻易在洪荒大地出手,所以就想要借助天道之力,将我镇压?”

    “但,我还是那句话。”

    李桐脸上表情顿起,转瞬间变得分外严肃,无比珍重的说道:

    “我为说书人,言说万界事,信则有、不信无,万物生灵若是能从中得益,便是他们的机缘。”

    “这般,实为造福洪荒生灵之举,何来逆天之说?”

    “更况!”

    他一双重瞳毫不畏惧的直视那圣人双眸,冷冷道:

    “此天非公,何需顺行!”

    话音落下,一股丝毫不落于圣人之下的气势,从客栈内里那小小身影上,轰然爆发开来。

    这般气势,竟然比起元始天尊,亦是不遑多让!

    却是李桐借助客栈玄奇的无敌之力,凝聚一身,借此显化出一道恐怖无比的威势,和那以势压人的元始天尊碰撞而上。

    好叫他知晓,他李桐亦非善茬。

    虽然有几分狐假虎威的样子,但那又能如何?

    只要他在神功大成之前不出客栈,任谁能看出他的底细如何!

    三界中无数紧紧关注此地的大神通者,见此一幕,顿时间皆是心头为之一震。

    这说书人,竟然是拥有如此胆魄和底蕴?

    直接向着那元始天尊言说天道非公,何需顺行,这般大不敬言语。

    而且他的实力,竟然......竟然亦是如此的强大!

    强大到,就算元始天尊借助天道之力散发而下的威势,在他展露的气魄面前,也是显得有几分小家子气?

    他们自然不会猜测到,这一切都不是李桐真正的实力。

    无敌的不是他,而是这座客栈,亦或这是这客栈内里的玄奇之力。

    但李桐掩饰还来不及,又怎会去做那般自己拆自己台的事情。

    一旁女帝喝着悟道茶水,看着眼前这场大戏,眼中流转出几分轻笑之意。

    对于外面那位前来挑事的元始天尊,她却是没有几分在意。

    实力虽然不凡,要超过那日她试手的准提,但在全盛的她面前也是不够看。

    当然,现在身负伤势的话,那便是相差仿佛了。

    现在让她留意,且分外感兴趣的倒是此时忽然爆发那不逊于此界圣人气势的李桐了。

    这小子如何实力,她虽然不能十分确定,但也是心中有个大概。

    无论如何,都没有所谓的此界圣人实力的。

    “有趣,有趣。”

    心中轻笑着,女帝收回眼神,轻吹杯盏中悬浮茶叶。

    ......

    下方,灵山妙地。

    察觉天地间动静,从某处隐秘之地匆匆赶回的接引道人和准提道人面面相觑。

    一时间,竟也不知发生了何时。

    这元始天尊,怎么好生生的便去寻那说书人的麻烦去了。

    “师兄。”

    准提皱着眉头,似有疑惑于诧异的问道:

    “这便是你言说的另一手准备。”

    接引亦是面带奇异,带着几分惊疑缓缓摇头说道:

    “我虽上门去了那玉虚宫几次,但也只是和元始道友略略商谈几句,共谋封神之事。”

    “你亦是晓得,元始道友那般脾性。”

    说着,接引露出几分你懂得的神色,道:“我哪里言说的动他,他又怎会因我一言,便是轻动。”

    “非也非也,原始道友眼下这般动作,却非是我意。”

    接引连连摇头,将此事和他的干系抛开。

    虽然此行一去那洪荒隐秘之地,是为了寻那远古妖族的一位准圣,当年两人曾结下因果。

    他便想拜托此人,在那说书人走出客栈时,稍作试探一下。

    但却没曾想到,他方才和那人商议好,还未回身,便是生了这般变故。

    这下子到好,不用他派人去试探了,那身为圣人存在的元始天尊竟然是直接亲临灌江口,问罪于说书人李桐。

    这一位圣人去试探李桐的高下,不比准圣强的多?

    接应带着几分惋惜的看着画面中的元始天尊,此时间心里说不出是个什么滋味。

    一旁准提猜不透在短短一瞬之间,自家师兄剧烈的心理变化,只是一听他这解释,面带几分喜色说道:

    “此事于我等而言,是福非祸!”

    “自是如此。”

    听闻准提这般一道,接引收回心思,脸面上亦是洋溢其几分笑意。

    无论这番元始天尊和那李桐二人间的争斗如何,结果对于西方二圣而言,都是一种参考,可以决定他们日后以怎样的态度来面对李桐。

    元始天尊得胜,将李桐带回玉虚宫自然是好,此番量劫之中,阐教还需仰仗他们二人方才能完全实现谋划。

    以这番关系在,从李桐口中的到的东西,他们自然有机会分一杯羹。

    若是原始天尊被避退,那便证明说书人李桐的实力非同小可,他们日后自然要避着此人走,不去寻事。

    更要想办法去交好于他,以谋求外出诸天之事。

    原本想要定下结论来,免不了一番算计谋划,但现在可好,直接就是现成的给端上来了,只消他们静静观看就是。

    怎一个简单了得。

    相互对视一眼,师兄弟二人神色中喜意流转。

    不过片刻之后,准提还是分外慎重的说道:

    “师兄,我觉得今日有那女帝,外加一个举动不明的通天在,元始道友的想法可能并不能如愿。”

    “嗯!”

    不料接引似是早有预想一般,淡然的颔首回他:

    “师弟勿急,且看就是。”

    ......

    混沌,紫霄宫。

    造化玉碟在鸿钧手掌之中兀自旋转,闪烁着一阵纯白无瑕的玄奇光华。

    鸿钧眼眸微闭,似是在感悟着什么一般。

    不多时,他轻启双目,吐出一口悠长气息。

    “天道非公?”

    “这般言论,倒也是有几分意思。”

    自他以身合道之后,洪荒世界中原本无情无性,只知万物运转之机理的天道便已然是变了味道。

    虽然一人之心难变天心,但细微之处,变数犹生。

    这种事情,鸿钧自然知晓。

    但,何必又去改正呢?

    眸中幽幽光华闪过,他将此事抛却在脑后,轻道:

    “无量量劫已至,凡俗乱起,诸多仙神业以应运而下。”

    “圣人,自也到了登场的时候了。”

    “既然如此,那便动起来吧,颠覆一切......方才好再塑新天!”

    鸿钧道祖面无表情的说出这般让人惊骇的言语,继而又喃呢一句:

    “神话大罗,投影诸天?”

    “呵呵,我鸿钧倒要看看,谁为吾之本尊!”

    一言落,他骤然合上双眸。

    下一刻,之间象征着道祖降临的无边庆云,从三十三重天阙上蔓延而下。

    紫气浩荡万万里,但却不见道祖鸿钧的身影。

    洪荒大地上,无数仙神正奇异这般是为何意之时,耳中一道天地宏音骤然响起。

    “无量量劫已至,天道有感,诸般赦令不在。”

    “量劫之中,因果不纠,业力不缠。”

    “圣人无限,可入洪荒,谋算万古。”

    话音落下,洪荒诸圣顿时侧目,心道一声:

    “终于,来了!”

    而那些大神通者,亦是在长呼一口气中,面露万分谨慎。

    足以颠覆一切的无量量劫,终于在他们万分不情愿中,又至。

    无人想要面对这般一个不慎便要身陨的量劫,但避无可避,只能好整以待。

    只求,安然度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