翠翠小说

手机浏览器扫描二维码访问

17、鳄祖出世,玉鼎疑惑

    “而伴随着那声响彻天地的咆哮声,外边的风暴仿佛在刹那间停歇下来,顿时间天地无声,只听得到那滚滚而来的吼声。”

    一众听客见李桐毫不拖沓,上来便直入正题,赶忙停下交谈,侧耳倾听。

    转瞬间,就再度被拉入李桐所描绘出来的神秘世界之中。

    “这便是那说书人吗,果然有几分玄妙!”

    察觉到那将要在自己眼前徐徐展开的画卷,龙吉公主微微一笑,放弃抗拒的心思,将念头探入之中。

    迎面而来的,便是满天沙尘,以及那震天响地的嘶鸣吼叫。

    台后,暂时忙碌完的三妖凑在一起,顾不上交流,三个脑袋齐齐的向外探出,认真的听着李桐讲述。

    而瑶姬与嫦娥二人,也暂时的将龙吉公主突然到来之事放在脑后,听起说书来。

    众人们都沉浸其中,没人注意到在说书方方开始之事,从屋外拥堵的人群中缓缓走进一人。

    所过之处,人群便不由自主的为其散开一条道路,却又没有丝毫的察觉。

    面容红润,仙风道骨的中年道人浅浅朝李桐一笑,自顾坐在一边。

    李桐眼神微动,回之一笑继续讲述起来。

    “叶黑他们此刻才恍然大悟,明白过来,这大雷音寺下,竟然镇压着一尊妖魔!”

    什么!

    一众凡俗尽数倒抽了一口冷气。

    那应当是传说中古佛道场的地方,那般纯净安然之地,竟然会在其下镇压一尊妖魔?

    这怎么可能,又怎么说的通!

    这般做,岂不是对佛的不敬?

    反见那些修行之人,面无太多表情,显然早就是猜测到了这般结果。

    “众人压抑着心中的恐惧,慌乱中往那不远处的五色祭坛跑去,在逃跑的过程之中,他们仿佛是看到一阵妖气冲天的黑雾弥漫,从大雷音寺的废墟下,钻了出了。”

    此时不止那些凡俗人,就连那些方方踏入修行不久,或是没有师承的炼气士,都是有些疑惑了。

    为何那大雷音寺的主人,只是将那妖魔镇压在了庙宇下,而并未将其消灭?

    难道说这妖魔就如此恐怖,就连那般神佛之流,也是无法彻底解决那些妖魔?

    龙吉公主在心底冷笑:“什么镇压,不就是在囚禁中以佛音洗脑,让那些妖魔乖乖的接受被奴役的命运嘛!”

    “若不然的话,真以为那些仙佛的坐骑是怎么来的?”

    “真有妖觉得外边自由自在的不好,非得给人当牛做马才是好不曾?”

    心里鄙弃一下那些仙佛的虚伪,她此时倒是好奇起来那脱困而出的妖魔会怎么样了。

    “一众主人公中有人曾游历四方,见识不凡,回忆一些传说故事,认出了那妖魔是一尊名为鳄祖的存在,当年被一尊古佛降服,从此销声匿迹,但不曾想到竟然是被镇压在了这荧惑古星上。”

    “就在众人奔逃中回头之时,那鳄祖已然显露庞大身形,被镇压不知多少年月的它,此时凶险大发,要以杀戮释放胸中屈辱。”

    “遥遥望去,那鳄祖双目瞪大犹如两个巨大的灯笼,在大雷音寺废墟上空出现,穿透了黑暗的空间。”

    此话一出,那些从未见过妖魔凶残的凡俗纷纷颤抖起来,就连那些有些修为的散仙也是禁不住心中升起一些骇然,同时间暗暗想到:

    如此大妖,怎可力敌!

    在这便是说书人系统的强大之处,身临其境效果下,可以让每一个听到李桐讲述的人,将自己完全的带入其中。

    “死了,真的要死了!”

    一位书生打扮的听客面色苍白,看着那鳄祖竟然吓的快要苦出来了。

    不少凡人听客也都是和他一般无二,浑身上下止不住的颤动,被那鳄祖通红的双目盯上的感觉,实在是太过可怕。

    就连后堂里仔细听书的三妖,也是面上稍有凝重。

    因为她们发现,这鳄祖的气势修为不弱于自己,甚至于还要超出一些。

    要知道她们千年修行,不过得了天仙道果,那妖要是比她们还要强上一些,那便是证道真仙了。

    思付间,前台讲述再起。

    “就在叶黑等人以为,自己即将死在这鳄祖口中之际,五色祭坛一阵摇动,天空中出现五种颜色的古老符文,像是一颗颗星辰在闪耀,太极八卦的图即将浮现,这是打开星空古路的征兆。”

    “可是,就在这时大雷音寺那里的惨烈气息冲天而上,大地完全崩裂,一个庞然大物冲天而起,撼动了苍穹!”

    “几乎在刹那间,众人感觉灵魂要离体而出,几乎所有人都险些软到在祭坛上。”

    恍惚间,众人心神被摄,仿佛自个真的在面对着那般恐怖的妖魔一般,手抓着凳子身体往后倾斜,后背不断的渗出一股股的冷汗。

    杨婵亦是小脸被吓的煞白,死死的拽住两个兄长不敢松手。

    比起她来,杨戬好上一些,只是紧皱着眉头,不知再思索着什么,而杨蛟则是握紧了拳头,一副你敢来我就要和你拼命的样子。

    角落里,那悄无声息进来的道人,听着李桐讲述面容不动,古井无波,一手捋着胡须,显然也是在细听。

    但当其身临其境一般看到太极八卦图的时候,手微不可见的抖了一下,抓下两根胡须。

    “先天太极八卦图!”

    玉鼎道人心里惊疑:“这人,难倒是和大师伯有些干系?”

    但却也没把他往是太上门徒那方面想,他那位大师伯成就圣人多少会元,却也仅有玄都大法师一位徒弟而已。

    但面前此人,说不得便和他那玄都师兄有些干系。

    这样的话......

    玉鼎看着这个搅乱自己师徒之间因果的年轻人,目光幽幽。

    李桐只感觉身上一紧,察觉到了有什么不对劲的地方,但却又发现不了来之何处,当前说书为重,便没放在心上。

    “哐当!”

    “就在此时,五色祭坛上的青铜巨棺突然发出一声颤音,鳄祖动作停滞了一下,但下一刻那黑色的滔天巨雾中探出一只黑色大手,向着他们抓来。”

    “轰!”

    “一阵沉闷的震动,太极八卦图完全洞开,与此同时那黑手被一副神秘力量推向一旁,沉寂的九具庞大龙尸颤抖,腾飞横空。”

    “鳄祖心有不甘再度出手,却被神秘棺椁击伤,一众主人公趁此机会登上青铜巨棺,释放手中古老器具残存的力量,洞开封锁......”

    “随着星空之门闭合,九龙拉棺消失在黑暗混沌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