翠翠小说

手机浏览器扫描二维码访问

168、易子之名,白骨洞外起争纷

    “易子?”

    村落广场上,孔宣信手指点着得了他武道心意传承的杨蛟两人,分神留意着客栈内动静时,忽的眉头一皱。

    在心中,暗暗惊诧道上一句。

    “其名鸿易,想来......就是那方流传出武道人仙的世界中人。”

    “其余人事我无心知晓,但此人,  却是务必一听!”

    这般想着,他便轻轻摆手,对着面前勤修苦练,改易了武道法门正在扭转之前一些练功习惯的杨蛟二人,道:

    “我之武道法门已然传于你二人,之前因果算是两清了。”

    说罢,便是毫不犹豫的转身,向着客栈内里而去。

    身后两人顿时止了挥汗如雨的身形,  互相诧异的对望一眼。

    继而杨蛟咬牙上前一步,  分外陈恳道:

    “我等二人得些仙人传法,自知身份低下不敢以师长相称,但还请仙人告知我二人您之姓名如何。”

    “传道之恩,岂能不报!”

    “仙人?仙人......”

    闻言,孔宣的脚步顿了一下,面上浮现出几分讥笑。

    随后便是带着几分傲然道:

    “切记,吾乃孔宣,不屑为仙!”

    身形华虹,骤然间消散不见。

    空余后方呆滞二人,久久愣神。

    口中不由自主的喃呢:“孔宣、孔宣!”

    ......

    “鸿易,易子!”

    “哦,  我想起来了,这方世界是先生当初向我等言说那武道人仙之路时,略有提及的。”

    “还有那鸿易,  应也是类似于那叶黑一般的主人公。”

    “倒是没想到,此人竟然还博了个易子之名,甚至于成为诸天万界数一数二的强者。”

    “没想到啊,没想到。”

    一些早在最初之时,便是常来听李桐说书的老听众。

    此时间,一听鸿易之名,登时间便是记忆浮上心头,回想了起来。

    继而纷纷给身边不知晓内情的新听客,一一解释。

    只见那些听闻了这般言语的仙神之流,却是眉头紧皱,似是万分小心谨慎的出言问道:

    “先生,这鸿易其人,总不会也是一位神话大罗吧?”

    “是啊先生,如果是的话,您还是不要和我们分说这般人物了,听不得,听不得!”

    “是极、是极,李先生您还是如先前所言一般,不讲述这般神话大罗的好。”

    说着,那些人面带拒绝,朝他摆手示意。

    这些人心中所想,李桐如何能猜之不到。

    面上莞尔一笑,  亦也不以为意。

    他们这般的担忧属实就是属于那种人菜瘾大,  既害怕李桐所言说之强者分外强大,引来意料之外的窥探。

    又是按捺不住自家那颗,十分想要听书的心。

    故而,方才会有眼下这般话语。

    不过啊,他们这般想法却是大错特错了,纵然混沌无垠,但亿万会元里成就神话大罗之人又有几个?

    可以身登那般神话归墟之地的,又有多少?

    寥寥无几罢了。

    便是他们想听,李桐亦也一时间再想不出第二個可以合适讲述的存在了。

    于是乎,便是笑着和他们说道:

    “放心、放心,这位易子虽然亦是功行道行非凡,但却还是为曾证得那般神话大罗之位。”

    “你们啊,且放心听就是了!”

    正说话间,他便瞧见客栈大门轻轻响动,竟是消失良久的孔宣从中淡然走来。

    不理会四周怪异的神色目光,他自顾安然坐下,一副傲然不搭理其他人的模样。

    “咦,孔道友不是对我这说书不感兴趣吗,怎么此时回来了,而且还是独自一人,还有那哪吒呢?”

    李桐心起几许疑惑,此时也不好询问,只是和他淡淡颔首示意。

    尔后,在思绪流转间,回想了过来。

    “是了,定然是听到我要言说这鸿易之事,方才回转而来,倒是个务实的。”

    心底这般一想,便也没再多去思索那哪吒的事情。

    这小人背景通天,倒也不怕他出事,许是孩童心性不知又去哪玩耍去了。

    更何况,这小子被他半道给截胡,重塑了一个较之原来好上不知多少的莲藕身。

    并且还有了之后武道修持至人仙境界,重新衍化肉身的后手。

    这些东西啊,让他身后算计来算计去的那些人知晓了,只怕也是坐不住了。

    此时不是将哪吒给逮到了,便是在寻找他的路上。

    如此的话,自也用不着他来关心着。

    一念过去,李桐便也不准备再耽搁时间,今日说书的时间已久,他却已然是想快快结束。

    更况,在今日开始说书之前,他的好盟友,通天教主亦是给他传来一个意外的消息,让他不得不提前做了决定。

    今日说书罢了之后,尚还要和诸多听客告知一番。

    这,又将是一桩耗时间的功夫。

    不过一想到此事所带来的好处,他心底那点小小不快便是尽数消失殆尽,转生一丝期待。

    便是,折扇轻摇,再度开口讲述:

    “且静下来,听我言说。”

    一言落,四下吵闹之声俱无,视线回转,纷纷落于他身上。

    颇为满意的点点头,李桐轻声道:

    “之前我虽曾简单讲述过一番这鸿易的经历,那时间已长,且也只是简单描述并不完整。”

    “今日之时,我便在从头开始,详说一遍。”

    “善!有劳先生了。”

    “多谢先生,关照我等之前未曾听闻过此般故事的人了!”

    下方众人听闻李桐这般一言,三两出声,想着他道谢。

    李桐未做回应,脑海中早已梳理齐整的言语,顿时间若是大珠小珠落玉盘一般,滚滚而出:

    “鸿易,后世人称易子,武温候府庶出子,泱泱众生一书童。”

    “生母早逝,遭生父不喜,在家中地位尚不如一受宠奴仆,任人欺凌!”

    “但其人身负大气运,在躲避家中纷乱,去往深山学习备考之时,得大机缘,修武道、练阳神,一路逆行而上,终登彼岸。”

    ......

    便在客栈中无数听众,以及三界内外种种知名大神都是分心于倾听那说书人口中道出的又一个瑰丽世界,以及玄奇人物之事时。

    在这洪荒大地的某一处,却是不太平静。

    骷髅山,白骨洞。

    石矶娘娘带鱼尾金冠,穿大红八卦衣,麻履丝绦,手提太阿剑,悬于空中。

    而在其对面之处,则是一宽袍大袖、丝绦麻履的道人,正是那外出寻徒,沿着气机一路至此的太乙道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