翠翠小说

手机浏览器扫描二维码访问

156、大罗投影,横跨寰宇的仙秦帝国

    向天借道!

    还要从三十三重天上天庭路过,举族征战寰宇!

    听到这个,所有人都是顿感分外离谱,又觉莫名震撼。

    向天借道,脱离洪荒!

    却是从未曾能想到,后世人族之中竟然还能有这样的狠人。

    先不说在那秦始皇带领下的人族有没有那般和天道商谈,并且让其放行的实力。

    单说能做出这般事迹的勇气与魄力,  便足以让无数仙神大能心神颤抖了啊。

    洪荒世界之外,是什么?

    是无垠的混沌,是无处不在的混沌风暴,是几若随处可见的混沌神魔,以及星穹异种。

    哪一样,真个面对上了,  又是個好相予的。

    即便是他们,在小心的外出星河采煞练气之时遇到这般凶险,不死都要脱层皮。

    更遑论,  这些修持一辈子,也难抵金仙之境的血肉凡胎?

    他们不禁的想要在心中问上一句,凭什么?

    又究竟,是什么给予了他们这般和天道谈判的勇气,甚至于要举族脱离洪荒。

    岂不知晓,若想脱离这生养他们且因果交缠无数的洪荒大地,要付出怎样的代价?

    实在是,太可怕了些......

    遥想当年,自立远古天庭,且及几度三番挑衅天道,流露出那么一丝丝想要脱离洪荒世界的意思,  试图单干的妖族。

    以及亿万万妖族的主宰者,  两位妖族天帝。

    那般下场......

    啧啧啧。

    众人回想起来,便是不寒而栗。

    “与天相斗下,谁又能落个好下场?”

    “想当年妖族何其强盛,但也因天道之故,  和巫族起了冲突,  直到举族覆灭。”

    “唉,和天道谈条件,却是太过天真了些......”

    知晓一点点内情的仙神们,尽皆沉默无言。

    这些属于洪荒世界中的隐秘,便也只有他们这些在当年便已然是大罗乃至准圣的存在,方才知晓其中缘由。

    都说天道无情,以万物为刍狗。

    但自道祖合道之后这无数会元间的种种迹象表明,在鸿钧的影响下,洪荒天道已然是有了自己的意志。

    天道大公的时代,早已经过去。

    此时,却已然是天道有私,动辄雷霆。

    只不过是,天道意志的私心也可以在某种程度上看做是至公。

    因为祂所维持的就是自己的权柄,包括但不限于掌控万事万物的运行轨迹,无论生灭、因果种种一切,都要遵守祂所定下的规则。

    上至圣人,下至洪荒有情无情万灵。

    不外如是!

    而似这般的天道,又怎么会允许属于自己的财富,自己长腿走掉呢?

    所以啊,当年的帝俊和太乙,  虽然是跟脚不凡,更有混沌钟、河图洛书这般先天至宝伴生,其修为亦是到了准圣之境。

    但是他们不礼敬天道,私自创立妖族天庭也罢。

    竟然也是察觉到了量劫来临,知晓洪荒大地容他们不得,这才有意举族从洪荒之中离去。

    如此,天道怎能遂了他们的心愿。

    都不需要祂亲自出手,只是封锁诸天,挑起巫妖之间矛盾。

    顺势而为下,便将一切解决。

    失去了天道眷顾,妖族杀伐三界所生的无穷业力立马反噬,量劫因果直接降临而下。

    妖族的鼎盛天庭,随着那盘古真身的祖巫,一同消散在历史的尘埃里。

    帝俊、太一两妖帝,九位金乌台子,十大妖帅,亿万妖族,死的死伤的伤。

    天庭坠落,往日荣光不在。

    江河日下的是整个妖族的庞大的气运,从上古年睥睨天地的荣耀,直到现在沉沦为整个三界的底层。

    甚至于此时光景,更为艰难。

    虽常见又妖类呼啸,席卷城镇。

    但亦可见仙神以斩妖为职,以圈养坐骑为乐。

    妖族此时的地位,实话说还真没有人族高。

    而这,便是触怒了天道,妄自行事的下场。

    在这一点上,亦可以参考往日的龙凤二族。

    得罪天道,阻碍了其认定的万物运行之规律,最终的下场便是族类尽灭,艰难生存。

    而现今他们听到的这秦始皇竟然欲要向天借道,举族离开洪荒!

    这般事情,其离谱程度,与对天道的侮辱程度,怕不是还要远远超过方才李桐的那些逆天言论。

    毕竟,于孩子同父母吵架顶嘴这般时间相比较起来。

    离家出走甚至于断绝关系,方才是会让其更为恼火一些吧。

    一念及此,众人心中便是有了答案。

    不过在隐隐中还是有那么一点点期许,期待着奇迹的发生。

    万一,说不定他就成了呢!

    不然的话,如何配的上仙秦始皇、人族祖龙之称。

    于是乎,便有人在插诨打科中旁敲侧击。

    “这秦始皇倒真是个狠人哪!举族永离洪荒,这般离谱之事亏他能想的出来!”

    “啧啧,此人竟然敢挖天道墙角,我敬他是条汉子。”

    “向天借道......这可是触碰到了天道的底线,就也不知晓其下场如何了。”

    天穹上,凌霄宝殿内。

    原本面色有些阴晴不定的大天尊,此时脸面变得有些古怪起来。

    向天借道,还要从他的天庭路过。

    此人,怕不是脑子有些问题吧!

    这事情,别说天道不答应,便是祂大天尊亦是不可能答应的。

    三界、三界!

    若是日后真叫这秦始皇带着无数人族,离了这洪荒大地。

    那没了人族的人间,还能叫的上一声人间吗?

    那祂这三界大天尊之名,说出去不就成了空有其名的笑话。

    这种事情,不用脑子想,便知晓日后的自己绝不可能答应这般事。

    秦始皇若要强行借路而过,那他们之间必然会有一场大战。

    但祂,准圣巅峰的修为,打不过那异域的荒天帝也就罢了,岂会惧怕一区区后世凡俗帝皇?

    简直就是可笑。

    只在下一个刹那,祂的眼睛就不由的眯缝了起来,渐漏精光。

    直到此时,那说书人所说之事,可是都被证实无有弄虚作假,那他此时之言,这秦始皇又怎能假!

    仙秦、仙秦,不会真叫这凡俗成了吧!

    大天尊越想就越是感觉不对劲,越想越是心慌。

    一想到后世自家三界大天尊的名头,可能要变成两界,方有些好转的面色,变得越发阴沉了。

    尽管祂觉得此事发生的概率不大,但心中还是一阵惊慌。

    轮回殿中的后土娘娘,则是神清有些古怪。

    十二金人?

    这个数量,这个名字,在加上冥冥中感知到的那一缕巫族血脉,都是让她心头意动。

    只觉这一切,恐怕非是巧合之事。

    这般至宝法器,怎么越听便越像是他们巫族曾今的手段。

    巫族没有元神,不修神通法力,只以浊气练体,修盘古真身。

    而他们十二祖巫,亦会时常显露祖巫的法则金身供族中后辈参悟修行,这可是巫族隐秘,常人难知。

    难道说,此人在用这般金人,向天下人族传法?

    眉头紧皱间,后土不禁在苦苦思索。

    这个后世的人皇,究竟和她乃至于几经断绝了血脉传承的巫族,又有何干系?

    不过,却是无人可以解答她的疑问。

    客栈内里。

    众多的听客,此时此刻却都是想早已知晓了故事答案,只是等待着结果揭晓一般,胸有成竹的寻着李桐追问。

    “先生,那秦始皇后来怎样了?”

    “可是被天道镇压,化作灰灰了?”

    “倒也不应该才是,那秦王既然开口向天借道,那他必然应该是有所底牌才是,不说成功,起码不会这般轻易身死。”

    “呵呵,当年????也是你这般想的。”

    有仙神这般一言,顿时引来无数大妖冷眼相待。

    他们自然会意了此人不曾言说出口的二字,是为何人。

    但在此时间,却是无力反驳。

    因为事实便是如此,帝俊、太一二人身死,至今不见轮回!

    若说其中天道没有做些手脚,或是掌管轮回的后土没做手脚,他们却也是不相信的。

    无奈的是妖族示微,妖师隐匿,再没人敢去追究此事了啊。

    “咳咳!”

    见众人话题渐渐偏离,李桐便是轻咳一声,将他们视线拉回。

    尔后,看着他们充满探究的眼神,淡然说道:

    “当然,始皇他......”

    拉长了语调,目光横扫,将下方众人神清一览无余。

    难不曾,还让他成了不成?

    有人面露疑色,这般惊疑一想。

    便听,李桐理所因当的说道:

    “始皇他失败了,享年四十九岁,人族虽未受牵连,但秦却是二世而亡。”

    啧啧!

    “便如我想一般。”

    众人脸上露出果然如此的神色,未显几分意外。

    这是个意料之中,没有任何其余可能的答案。

    再厉害的人,胆敢违逆天道,都也只有一种结局。

    更何况而言,远古的那两位好歹还是先天神圣,准圣强者,怎么说也算是天道的亲儿子,但到了该死的时候也是死的干脆。

    就不要提亲妈不爱,属实是捡来的人族了。

    灰灰了你,都不带犹豫的。

    但好歹的是人族未受牵连,只不过是这难得统一的王朝破灭,人世间再度陷入到混战之中罢了。

    对于天道而言,或许还是件好事。

    此时此刻,那些客栈中的听众们心里有话说。

    既然秦始皇都被天道镇压,事败身死了,观其这一生如何能被李桐放于此时言说?

    而且,说好的诸天万界人物呢,说了半天这秦始皇他也还是洪荒中的人物啊。

    众多听客,听闻李桐言说那秦始皇身死之中,便是无穷疑惑浮上心头。

    继而,便有人道:

    “李先生,自古以来成王败寇,这秦始皇都失败身死了,何来人族祖龙之名?”

    “其,又如何能被您列入这诸天万界的强者之列中!”

    “确实,此人名不符实,言过其实了!”

    见众人都纷纷这么言说,李桐反而笑了。

    “莫急、莫急。”

    他一手摇动折扇,轻声说道:“故事还未说完,你们还是要继续听我讲述才是。”

    将躁动的众人按压而下,好让他们安静的听自己讲述之后,李桐神清陡然一变,带着几分玩味语气说道:

    “那,我要是告诉你们,这位秦始皇仅仅是这诸天万界中,一位无上存在的投影呢!”

    “你们,又会做何之想?”

    “嘶......”

    下方众人纷纷不自禁的身体后撤,口吸冷气,露出一副惊诧到难以置信的神清。

    良久无言,暗自思索。

    他们震惊之处,主要还是只有一点。

    便是,这秦始皇可以和天道商议,甚至带着秦朝无数子民冲入三十三重天阙,借道凌霄宝殿,只是最后倒在了离开洪荒世界的最后一步罢了。

    那他的修为,便也是可想而知了。

    能做到这般地步的秦始皇,绝对是实力强横之辈。

    若无准圣的修为,绝对不可能和天道意志沟通,更别说能让大天尊答应,借道天庭了。

    但就这么一尊实力非凡,七魄超乎寻常的人皇,竟然只是一道化身投影?

    不过待他们细细思索一番,便又觉得这般结果是预料之外,却又是清理之中。

    亦是当前,最为合理的结果了。

    这样一来,便也能够解释的通,其明明只是一位准圣,甚至于只是洪荒后世的一位人物。

    反而能入了李桐眼中,将他讲述于世人面前的原由了。

    这般啊,就是先生高明!

    下方的听众眼睛渐渐亮起,一个接一个的想通了这里的关节。

    紧接着,便是对李桐投去了钦佩的目光。

    “先生果然是先生,从来不会让我们失望。”

    “你这话说的,抛开这些不谈,秦始皇难倒不是一位出色的人物吗!”

    “虽有出彩,但比之先前言说的几位,自然是逊色几分。”

    有人其争论,而仙神之流在李桐说出这般话语之后,则是出奇的各自坐定,不言不语。

    同时间,神色也有些分外的凝重,不知是想到了什么。

    直惹得他们身边的一众弟子,或是凡俗人心起疑惑,但也不敢多问。

    便在这时,忽听一言:

    “敢问先生,先前您说了始皇的由来,却未曾提及仙秦,就也不知这‘仙’之一字,是不是就要落在此处了。”

    一言落,众人顿时一愣。

    继而纷纷回转过来,面露惊奇之色。

    心中纷纷懊恼,这般简单的联想,我怎就没想到?

    “啧。”

    趁听众们议论纷纷时,李桐抽空瞥了一眼自家的人气值,不由露出一声惊叹。

    无外乎,它增长的速度太快了啊!

    快的直叫人,心中欢喜。

    片刻后,按耐住心中喜悦之情,他再度开口言说,讲述未完的故事:

    “始皇本身,只是出身于一个灵气枯竭的凡俗世界,那里是末法时代,仙人不存,天道隐匿。”

    “别说修持到仙人境界了,便是连炼气化神那一关,寻常人都难以度过。”

    “所以,既定的命运轨迹应当是在始皇四十九岁之时,他便会病故,但造化弄人,偏生的他在这一年意外得到了天外至宝。”

    “身具大机缘,度过死劫重获新生,不过两千载的时间,他便是建立起了横跨星域的大秦帝国。”

    “其后,一路横扫,征战诸天,扫荡星空!”

    “所过之处,莫敢不从,百万年间打下星空界域无数,终于在寰宇星空中铸就起了仙秦帝国的威名!”

    这般波澜壮阔的帝国成长史,听的直叫人热血沸腾。

    尔后禁不住在心里感叹,佩服!

    原来,这就是始皇的本尊,竟然是以一介凡俗之身做下这般震铄古今、经天纬地之壮举。

    实在是,让人无比钦佩。

    而且最为让他们心生不可思议的就是,始皇竟然是从一个灵气不存的末法时代崛起,一路成为横跨诸天寰宇的无上仙秦之主。

    这般成就,几乎可以堪称是奇迹中的奇迹,不可能中的不可能。

    但他,就是做到了。

    这如何能让他们不心生激奋,起无穷敬佩之情。

    此时,却是再无一人去质疑那仙秦始皇、人族祖龙之称适配于否。

    因为他们知晓,始皇的功绩,已经不需要用名声来宣扬了啊。

    他便是他,秦始皇,嬴政!

    其中最最重要的是,仙秦帝国横跨诸天寰宇,征战万界!

    这,是个什么概念。

    无数仙神此时不由的心头一寒,一个莫名而让人恐惧的猜想出现在他们心头。

    下一刻,便有一人面带万分惊诧,小心翼翼的向李桐问询道:

    “敢问先生,此人......此人可是您之前所言的神话大罗!”

    咕嘟!

    客战中的无数人,齐齐的吞咽了下口水。

    眼睛瞪得像铜铃一般,死死的盯着李桐。

    尽数,在等待着他的答案。

    ......

    朝歌。

    空旷的寝宫之中,气氛越发压抑而沉重。

    已然是让一旁修为不俗的申公豹,低着头,额上汗水直冒。

    不知怎滴,帝辛在说完那一番言语之后,气势陡变,就像是完完全全的变了一个人一般。

    再也在他身上看不出原先颓废,反而是神采奕奕,一副斗志无穷的模样。

    此时间,他正万分聚精会神的死死看着那由申公豹术法展露出来的画面,面色激动,失了平静。

    就连抵在桌上的双手,亦是十分用力的握住桌面,指节泛白。

    “仙秦、仙秦!”

    他喃喃自语,难掩激动:

    “哈哈哈,好、好啊,壮哉我人族,壮哉我人族!”

    声若嘶吼,几要垂泪。

    但在下一刻,画面中一道淡淡身音传来之后,帝辛就像是终于得到了苦苦追求的答案一般,忽的一下子松弛下来,靠坐在椅上。

    良久之后,他出声一言:

    “国师,你说大商可能成就似这般之仙朝?”

    “你说孤王,可能如那秦始皇一般,证道大罗!”

    眼中神光漫溢,身上无穷的气运混合者武道力气,在背后氤氲,一物头角峥嵘,几若化形。

    申公豹诺诺正欲言,抬头便见一双充满无穷斗志的双眸。

    想要挪移的言语在刹那间说不出口,仓惶大拜,激愤若泣:

    “臣,定当为王上此愿,万死不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