翠翠小说

手机浏览器扫描二维码访问

154、后世人皇?可笑、可笑

    呲拉!

    方才平静了没半刻钟的天穹,再度闪过一道轰然雷霆。

    庞然的天幕上,竟是在此时又裂开一道千丈缝隙,恐怖的威压顿时从中涌现而出。

    其势堂皇,重若无边山岳。

    却,正是天威。

    竟也不知李桐这短短一句话,又涉及到了什么,  引来天道警惕。

    不过这番祂似是也知道暂时奈何不得这说书人,只是降下威势,做监督之状。

    在场的都是洪荒中的顶级大神,故而对于这般天威未有几分忌惮,但他们却是知晓这般无言的警告代表着什么。

    赫然是,有人在泄露天机!

    难道说,这仙秦始皇短短四字,还是禁忌不曾?

    无数听众心中思索,  升起万分不解。

    按理来说,在洪荒世界之中,除却冒犯天道,唯一有可能引来天道惩戒的,便是吐露无关此时的消息。

    引发后世动荡,影响其发展轨迹。

    故名曰:泄露天机!

    因为此时的洪荒大势,尽数在合道的鸿钧以及天道所掌控之下。

    后世的一切事物发展都已然是提前安排好的,细枝末节可动,但大势不改!

    洪荒的发展的轨迹脉络,只会沿着既定的道路不断向前而已。

    这,也方才是圣人立足于天道之下,所拥有的无物不知、无所不晓神通的根源之处。

    但即便是他们可以通过天道之力窥探到未来,  但也不能干涉天道运转,只能顺势而为。

    否则,便是逆天而行。

    所以来说,这区区仙秦始皇四个字,  定然是影响了什么,不然天道不会再度发威。

    但要知晓,此时李桐所言说的可是诸天万界中强横人物啊,和洪荒没什么干连之处。

    又如何,会影响到洪荒后事发展呢!

    无数仙神眉头紧锁,暗暗思付这般原由所在,有心开口询问,但还是作罢。

    万一不小心问到了什么禁忌之言,李桐无惧天道,但他们若是被天道当做撒气的给劈了,那岂不是冤枉大了。

    一个個的,都是按捺住心头好奇,作壁上观,静待着李桐的讲述。

    不过诸位圣人便没了这般的顾忌,固然此时大劫已至,天机一片混沌,但遮掩的却是此时,而非未来。

    借助天道之力,稍作推算那仙秦始皇四字,尚且能成。

    这般想着,  已然是渐渐平静下来,  再度归于那般太上忘情心境的老子。

    面无表情的取出先天至宝太极图,  截取一段天道之力加持,飞快的运转起来。

    阴阳而已在洪荒世界因果网络里不断穿行,试图寻到一些蛛丝马迹。

    然而片刻之后,他便是皱起眉头,脸上一阵阵疑惑。

    天机,尽是一片混沌,难以捉摸。

    推算不到闻所未闻的神话大罗便也罢了,眼下这定然和洪荒后世有关之人,竟也无法推测?

    到底是什么人,竟然能让天机将其主动屏蔽?

    不在因果网络中,留下丝毫可以让人追寻的痕迹。

    “难道说,是老师......”

    且不提隐隐中怀疑向了自家老师的台上,此时间冥土轮回大殿中。

    静坐修持中,仍旧不忘关注客栈里所发生一切的后土娘娘,此时间忽然心头一阵波动。

    六道轮回盘加持之下,其六感不下于寻常圣人之流。

    甚至于,在事关己身之时,还要更为的敏锐。

    在这一刻,她忽然是在隐隐中察觉到这个名字,似乎是于她有着那么几分因果。

    但片刻后,后土娘娘便是轻皱眉头,推翻了自家初步的想法:

    “不,非是和吾有着因果牵连。”

    目光幽幽,似是洞穿了时间,望见了无数会元之后的洪荒大地,轻声道:

    “却是没想到,竟是巫族血裔,因果落在此处。”

    心念一动间,能探究出来的信息便也仅仅如此。

    若在度深究下去,怕是会引来天道异动。

    她自己到是不怕,但不想因为这无数岁月后的一事,便为地道和冥土引来意外之中的麻烦。

    毕竟她现在,就已然是麻烦缠身了啊!

    ......

    就在众多仙神纷纷压抑着内心的好奇,只能带着几分期盼看向李桐,期望他能快些继续讲述之事。

    下一刻,有人忍不住了。

    通天教主脸含轻笑,分外不在乎的问道:

    “李小友,这仙秦始皇究竟是何来历?”

    “可当真是诸天万界之人,而非是我等洪荒后世之辈?你可莫要搞错了啊!”

    如此淡淡一说,他便玩味的瞥了眼天外苍穹,等待着李桐的回应。

    早就铁了心,决定不在一味迎合天道而行的教主,这时已然是无所顾忌。

    他不善推断,亦也懒得去推算,知晓的正主便在此,又何需多此一举?

    问就问了,又能如何!

    大不了就是挨几次雷劈而已,于他而言都是无关紧要的小事。

    听他一言,客栈里的所有听客目光,顿时间就都投向了他。

    先是心中一惊,好奇是那般不知分寸的人物,这般话语都敢问?

    就不怕,一会儿出了大门,便遭雷劈。

    此人的师门尊长们也不知晓露面阻拦一下,就任这人口无遮拦,乱问不该问之事?

    李桐可以说,他们亦可以听,但你若主动去问,那这般的因果梁子可就是落在你的头上了啊!

    不知者无畏,那可是天道雷劫。

    虽然在场大能很多,法宝亦是格外的多,但天道之力最强的不是表面的杀伤力,而是勾动你身体之中因果劫难的杀伐之力。

    若是挨劈之人气运不足,功德不够!

    啧啧,那可就是有乐子看了呦。

    并不是每一个仙神,都有李桐或是那女帝那般本事,可以不把天道当回事的。

    不过待众人将玩味、戏谑的目光纷纷投去而时,他们陡然间便是面容一肃,眼观鼻鼻观心,赶忙消了心中看戏的想法。

    一个接一个的,额头冷汗渗出。

    “大意了,竟然忘记了此时客栈中还有这位存在。”

    “但通天教主,公然说出这般话,真的好吗?”

    眉眼耸拉间,无数仙神心头流转出这么一个想法。

    却在那前方似是无意间传出的一声冷哼中,浑身上下颤了三颤,不敢发表言论。

    “哈哈!”

    难得瞧见这般有趣的场面,李桐就像是看猴一般,将众多仙神前后变化的神色收入眼中,只觉是分外有趣。

    心中大笑一声,淡然开口:

    “当然是因为......”

    目光中五色光芒流转,让他看起来恍然不似凡俗,就好若天神下凡一般,口发天宪:

    “他乃,后世人皇!”

    “什么!”

    顾不上圣人在前,无数的仙神惊诧中轰然起身高呵。

    轰隆隆......

    似是在附和着他们不可置信的神清,天外雷霆再动。

    “不可能!绝对不可能!”

    三十三重天阙,凌霄宝殿。

    大天尊顿起惊呼。

    其反应之大,直把下面一众仙神给吓了一跳。

    祂此时间当然是心中震惊万分,外加难以置信了。

    经过几番发展,他已然是有了轻易不去招惹那说书人的心思。

    只是打着看戏听热闹的心情,看着下界那客栈里发生的一切。

    毕竟洪荒三界仙神都是关注于此,祂亦也不好例外。

    但方才李桐一言,却是让他惊骇莫名,神清变得古怪起来。

    不是说好只言说诸天万界的人物吗?

    怎么现在,竟出现了洪荒后世之人的名头?

    说便说罢,你还专门挑个凡俗世界得道的人皇来说?

    这岂不是在公然打祂三界大天尊的脸面?

    身为当今洪荒的三界共主,都没有资格被那说书人以故事的形势,将祂讲述于万灵之前。

    现在到好,一个洪荒后世不知名的存在,竟然是先祂一步了?

    若是从李桐口中说出的人物是类似于道祖、三清一般的圣人也罢,毕竟他们修为在哪里,祂大天尊毫无嫉妒、不甘之言。

    但现在,一个区区后世凡俗国度的人皇。

    一个尚且在要对祂俯首称尊的存在,竟然被李桐宣扬一般的讲述在洪荒万灵面前!

    这般,让祂的颜面往何处去放。

    “呼......”

    大天尊长长的出了口气,面上阴晴不定,心中不知在想些什么。

    一旁的太白金星脸露犹豫,想要出言规劝,但三番两次想要挪步上前,但在最后关头还是听了下来。

    此般时节,还是莫要去触大天尊的霉头好。

    ......

    大天尊是不愿被一个区区后世人皇压在头顶而震怒,所以万分不愿相信李桐的言语,只觉此人是为了前番之事,特意报复自己。

    若说诸天万界的事情,那说书人知晓,祂相信。

    但是此时量劫起复,天地都被遮掩,就算是从前无所不知的圣人,都无法再像往常一般窥探未来轨迹。

    他李桐再神秘、再玄奇,也终究没有成就圣人。

    如何能知晓圣人都推算不出来的东西,知晓后世之事呢?

    如何能知晓这么确切的信息?还能连后世人皇的名字都能说出来?

    这,一定不是真的。

    祂是这般想的,而对于其他仙神来说,这个消息便是让他们有些奇异了。

    人族有三皇五帝乃是天定,但万物有起有落,在最后一位帝离去之后,人族气运便是会盛极而衰,不复当年盛景。

    这是天道的平衡之道,不会坐视某一族类长久占据天地主角的位置。

    但现在听来,似乎日后有了转机?

    人族,竟还能出现一位人皇?

    这意味着什么,在他们这些仙神心中,可是不言而喻的啊!

    想那广成子占据了人皇帝师之位,什么都不曾做,那天道功德便是如水般来,挡都挡不住。

    若是他们能从李桐这般讲述中,知晓后世人皇的具体消息。

    岂不是,亦也可以一争帝师之位。

    躺着,便把功德赚了!

    这般心思,流转在无数仙神脑海中流转,让他们不由的开始谋划起来。

    而这般的信息,亦是让女娲等一众圣人们都有些惊疑起来。

    通天教主倒是还好,这般后世之事于他干系不大,出言一问也只是为了满足心中好奇心罢了。

    于他而言,若是不能在此番量劫中和李桐联手抵御天道大势,保全截教,那他定然是没有好下场的。

    既然如此,还哪管后世洪水滔天。

    太上老子只觉有几分不可思议,但行上善若水之道,道法自然,万事万物轻易难动摇其心。

    不过片刻后,便是想明此事,不再纠结疑惑,转而再度想那让他心绪骤动的神话大罗之事。

    而三清之中,从人族身上得到好处最多的元始圣人,也是最为厌恶人族之人,此时则是分外的难以置信。

    他这个资深的种族歧视者,一直便将人族作为跟脚差劲不入其眼的低劣之族。

    甚至于,比妖族都要低劣几分。

    君不见那十二金仙中,妖族都有,但人族可是一个没有的。

    那些二代弟子,三代弟子中,人族倒是有很多,但他却是从不曾真个的将他们看做阐教门人!

    不过是此番量劫之中的棋子,十二金仙的替劫之人。

    昆仑玉虚宫中,道韵缠身的身影再度浮现,面容冷厉,带着几分讥讽道:

    “人皇?”

    “却是可笑至极,人族气运自三皇五帝而终,如何能再出一人皇?”

    “小书人,果真是无知且愚昧之辈,尽是一片胡言乱语。”

    似人族这样的低劣种族,若无天道垂青,会再出一位人皇?

    绝不可能,除非是天道无眼,老师昏头!

    独守灵山的准提道人听到这个惊人的消息之后,顿时间心中狂喜。

    前番人皇谋划轮不到他们西方教指手画脚,但后世人皇可就不一定了啊!

    若李桐言说为真,人族必定再次大兴啊。

    到那时,整个人族的气运将会再次勃发,若能谋划一二,将这般气运转嫁而去,那他西方教何愁不兴?

    虽然这只是李桐的随口一言,后世发展不定,极有可能会生变。

    但对于极度苛求兴盛西方的准提而言,这已然是足以开始谋算之事了。

    不谋千古者,何以成事?

    ......

    “哈哈哈!”

    “我后世人族,竟也会再生人皇!”

    “如此幸事,当浮一大白!”

    朝歌城,大王宫寝之中,帝辛看着眼前申公豹为其展露而出的画面,按耐不住心中激怀之情,不由放声大笑。

    虽说后世之事他看不到了,但他身为人族之王,秉承三皇五帝之传承的大王,却是打心底里为后世的人族高兴。

    人皇降世,人族岂有不兴之理?

    而且,谁说他看不到了!

    感受着自家越发强健的体魄,帝辛心中喜悦几若难以自持。

    自从修习了那黑狗......黑皇国师上献名为:皇极霸世录的武道功法之后,他只觉自家身体一日强盛过一日。

    倘若能一直精进下去,直达所谓的武道人仙之境,那又于仙神何异?

    不过区区千百载岁月,又如何能夺去他的生命!

    如何,不能轻眼得见后世的人皇。

    “嗯?”

    帝辛喜悦的神清忽然一窒,放下手中杯盏,轰然起身。

    踱步于堂皇大殿之中,面容越来越是严肃。

    良久之后,他骤然间抬头,眼神中流转难以言说的精光。

    猛然握拳,万般威严道:

    “吾,为何不能为人皇?”

    后方身为国师,揣摩了帝辛很久的申公豹神清忽然一变,脑袋不知怎么一抽,附身下拜,言语恳切:

    “大王,您必将威压四海,铸就不世之基业。”

    “区区人皇之名,岂能将您束缚!”

    “哈哈哈。”

    “好、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