翠翠小说

手机浏览器扫描二维码访问

152、败退天道之眸,两手打算的接应道人

    屋外。

    天穹之上,那冰冷未曾有一丝人味的庞大天道之眸,已然在无尽雷云中浮现。

    浩瀚若海的雷霆无声涌动,数之不尽的风火席卷,化作眼帘,遮蔽于那庞然的眼眸之上。

    整个洪荒大地上,无数的生灵在莫名的骇然中抬头,  皆是在第一时间内,看到了那位于天穹之上的,一只森然竖瞳!

    这,是天道的意志凝结,亦是祂的无边怒火。

    神通初现,在睁眼的刹那,  便有万丈的雷光伴随着风火雷电,  招摇而下。

    向着那下方小小的客栈所在,  溟灭而去。

    客栈内,李桐不知在何时站起了身形。

    此时正是双手背负,眉眼轻抬,淡淡的看向那天外冰冷眸光。

    对上那不含丝毫情感,生冷无情的眸光,只见他脸面不见丝毫惊骇神色,唯有一点点的笑意渐渐浮现。

    天道之眸?

    却也,就不过如此。

    这大眼珠子看起来可怕无比,但其实际上的威力,也仅仅是能做到镇压一些准圣罢了。

    连圣人都无法镇压的祂,又如何能将李桐怎样?

    多不过就是,靠着那天道的名头唬人罢了,  却是不值一提。

    “啧啧!”

    心里古怪一笑,暗道:“有种你就唤出都天神雷,乃至混沌神雷来劈。”

    “敢又不敢,却是尽拿些样子货来唬人!”

    这般一道,颇带着几分嘲弄的眼神瞥了天穹上的那眼眸一下,  便是冷厉呵道:

    “滚!”

    眼神一冷,神清陡然肃穆。

    却是,终究到了此时,李桐不在准备和这时不时来就烦扰自家的天道玩闹下去。

    今日若不能让祂知晓一些厉害,日后恐怕不会安宁。

    但巧了,此时自发运转的天道,亦是这般想的。

    轰隆隆!

    咔嚓!

    天穹之上,无尽雷光闪烁,业火、九味神风,不断的浮现、汇聚,继而又再度的向那客栈席卷而去。

    因为李桐这一声驱散了雷光的呵斥,让天上景象越盛。

    即便可能知晓无法将李桐轰杀,也要强行的让他付出一些代价!

    有了教训,他日后方才能管牢自己的嘴巴,不在胡言乱语。

    天道简单的运行机理中,此时却是想的清晰明了。

    那天道之眸开阖间,便有亿万万道神雷席卷着足以烧穿一切的无尽业火,轰然落下。

    可即便此时间,客栈中的李桐,  依旧是那般淡然模样。

    甚至于,下方的那些听众们,  在骇然中发现他的脸上竟然还浮现出一丝不屑。

    “交由我来吧!”

    正惊疑是谁发出这般恍若天籁,但却又分外冰冷的声音时。

    就见那一直坐于李桐台下最近处,一直只是安然饮茶的神秘女子,此时间轰然站起。

    白色衣裙飘飘,女帝冲着李桐微微颔首。

    见她起身,李桐脸上出现一丝诧异神色,似也没想到女帝竟然会在此时出头。

    不过转念一想,此时间的女帝已然是登临祭道的境界,尽管因为种种原因,暂时不能动用完整的实力。

    但面对这般只是天道化身的大眼珠子,显然并不是什么问题。

    或许于她而言,有可能只是弹指间便能让其消散的简单之事。

    那女帝这番起身,便是有些耐人寻味了啊。

    脑海中如此想法盘旋一圈,李桐点了点头,随着出声对她叮嘱道:

    “也好,便要劳烦你了。”

    未曾叮嘱让其小心之言,没有这个必要。

    在李桐看来,便是此时的女帝,整個洪荒世界中能够轻易镇压她的存在,恐怕除了那位道祖,便再也寻不出第二位来。

    至于那什么身负伤势之言,听听就好了,没必要太过深信的必要。

    如此一言,李桐便是眼怀放心神色看着女帝。

    就见她微微点头,身形已然是朝着天外飘动而去。

    身形摇动间,便有大道花瓣相随。

    同时间,在无人能看的清的地方,一个青铜戒指缓缓舒展,便成一柄长剑,握于女帝手掌之中。

    “哦,这么重视的吗?”

    瞧见女帝竟然是取出了随身的仙器,李桐不禁一阵诧异,似是没想到女帝竟然会如此重视这般天道之眸。

    难道是其中,还有他未曾发现的关节?

    眼睛不由的眯缝起来,他不着急多问,坐回藤木椅上。

    有何隐秘,且看便是。

    他很平静,但下面那些听客们却是平静不下来。

    “这是......”

    有人喃喃自语,揉着眼睛似是不敢相信自己看到的画面。

    他们看到了什么?

    一个从未曾见过的女子,竟然言说言去对抗那般雷霆滚动的天道之眸?

    姑娘,咱没事吧!

    无数普通人以及修为低下的炼气士,皆是面露几分骇然,以及难掩的可惜之意。

    分明就是,分外不看好女帝的这般举动,甚至于是在认为她不自量力,自寻死路。

    但,唯有那些见到了昨日冥土中所发生一切的大神通者,才会明白这看起来瘦弱的女子,究竟是何等了不得的人物!

    一拳逼退准提,堪比圣人的存在!

    一念花开,君临天下。

    昨日的那般让人难以忘却的场面,此时间依旧深深印刻在他们脑海之中,久久不散。

    现在,竟然又有了再度见识的机会。

    一时间,众多大神通者,也顾不得沾染到劫气,恶了天道。

    俱是神念勃发,注视着外界所发生的一切。

    他们不想错过,这位极可能是那大帝传中所来的无上强者的一举一动。

    雷海中,天道之眸。

    祂见竟然还胆敢有人插手到惩戒这说书人之事中,还是一个不告而来的异域客,登时间便是又加强了几分雷海威力。

    霎时间,一道堪比圣人一击的恐怖雷霆,诞生了。

    并且在其出现的一刹那,就是毫不留情的向女帝轰击而去。

    狠人大帝身影出现在虚空之中,不曾有半点躲避之意,手中长剑一挥,便有无比恐怖,似要斩断天地一般的剑气,骤然而出。

    众人只觉得眼前白光一闪,随之就天地一静、眼前一亮,什么都看不到、听不见了。

    唯有那些大神通者,方才清晰得见那般撞击而生的恐怖威势,以及从那一剑中流转出来的无上剑意。

    心头轰然明了,在这广大的洪荒世界中。

    这一剑怕是除却通天教主,再无人能斩的出来。

    “这女子,竟能如此恐怖!其身份究竟是谁?”

    “众位,你们难道还想不到吗,还是不愿意接受!这异域之人,分明就是那惊才艳艳的狠人女帝啊!”

    “没错,只有那说书人所描述的狠人大帝,方才能和她对上号了,就是不知其究竟是怎么来到洪荒之中的。”

    “狠人大帝?不应该啊,若真如说书人所说一般,她的修为怎会这般高绝,这恐怕都是圣人了吧!”

    “不,并非是圣人,但是却丝毫不若于圣人,而且......”

    一位浑身笼罩在迷雾中,不愿意透露姓名的大神通者,语气深重的言说着,欲言又止。

    亲眼得见了冥土中所发生的一切,他自然心中知晓女帝的恐怖!

    就算是西方二位圣人之一的准提圣人,在有所准备之下,都不敌其一拳之力。

    这般恐怖的道行,恐怕不仅仅是圣人了啊!

    心中惴惴,没有将这般猜测分说出来。

    可站内,李桐看着女帝淡然出剑,溟灭雷霆,眼中闪烁起了几许莫名意味:

    “果然,越是漂亮的女子便越是骗人。”

    “这般生猛模样,你和我说是受了重伤?”

    “我......却是不信的。”

    缓缓摇头,心里倒也不觉有异。

    毕竟他们两人目前,可还没有到了那般足以交心的地步啊。

    只不过是,相互利......帮助罢了。

    .......

    天穹之上,女帝手持青铜仙剑,淡然面对着天道之眸。

    恐怖的气息在她身边环绕,对峙中丝毫没有落到下风。

    反而间,在祂未曾再度出手的空隙里,一双美眸带着几分好奇的打量着面前之物。

    她在这颗大眼珠子里,察觉到了那位的气息。

    若非如此的话,她绝不会从客栈走出,为李桐揽下这个麻烦。

    无穷的剑气随着花瓣开始弥漫,将独属于女帝的道与理缓缓铺开。

    而这般近乎于法域的存在,竟然是让天道之力都无法在短时间内挣脱。

    此时间,天道之眸中仿佛是闪烁起了代表无尽愤怒的红光。

    若非是因为此时尚且身处于洪荒之中,若非大劫将临不可在洪荒中轻起大战,带来劫气,若非......

    天道如何能忍受这般屈辱,早就真个的化身而出,肆无忌惮的施展力量,将这一众蝼蚁镇压。

    哪里轮得到,这区区一个异域之人,在祂面前指手画脚。

    祂,可是天道啊!

    洪荒大地的,天道!

    眸中红光愈盛,像是在酝酿着无比恐怖的一击。

    而观察了天道之眸良久的女帝,在这时兀自说话了。

    “似是非是,你终究不是那人。”

    说话时,脸上流转过一丝失望神色,似乎眼前的天道之眸并没有符合她的预料。

    继而,便听冷冷一言:

    “却是无趣,这般闹剧,就此终结吧!”

    女帝平静看着天道回眸,语气十分的淡然。

    好似确定了祂不是心中所想之物一般后,便对其失去了兴趣,将要将祂终结。

    随之,在无数人的注视下,一剑朝着天穹之上划去!

    一瞬间,处于各自道场中的是三位圣人,客栈中的两位圣人,乃至于冥土中醉心参悟轮回大道真意的后土。

    乃至于,剩下的准圣,大罗之流仙神。

    在这一刻,心头皆是升起了一个明悟。

    这一剑,足以具备圣人之力!

    而此人,虽非洪荒圣人,但胜似圣人!

    日后,切记不可招惹。

    天道之眸在女帝一眼过后,眸中红光陡然间剧烈扭动起来。

    那是酝酿到了极致,仙道中最为危险的劫雷!

    以业火、九味神风为养料,经过天道之手,方才酝酿出来的,不逊色于都天神雷的恐怖雷罚!

    这一道神雷,乃是这天道之眸在维护洪荒稳定中,可以施展的最为强大的力量。

    即便是圣人轻临,面对此道雷罚,亦不能轻松以待!

    轰隆!

    天亮了!

    被雷云遮蔽的世界中,亮起的无边赤红色的雷光。

    可就在这无比恐怖的雷霆将出之时,一道凌冽的剑气,一闪而过。

    雷霆,裂开了!

    恐怖的剑气还在穿行,略过天道之眸的正中,直到将天穹给穿透,漏出一角琼楼。

    天道之眸没有了动作,只是看着那风姿无双的身影,似要将其狠狠的记住。

    片刻之后,身碎两半,如同琉璃一般快快破碎,消失在众人眼前。

    天,终于晴了。

    但在无数看到这无双一剑的大神通者心中,皆是不由的升起一片阴云。

    这一剑,通天教主当真能施展出来?

    ......

    “哼!”

    “小小仙神,又岂知吾之剑道犀利?”

    一瞧那些连神清都掩饰不住、道行低劣的仙神,通天教主便是知晓了他们心中所想。

    不屑的轻哼一声,却也未多和这般无知之人多做计较,只是心头念起:

    “这女帝的剑道修持,似乎也是分外了得啊!不过单论在剑道一途所行的话,其还是没有那位荒天帝所走之远。”

    “不过,却也是不差!”

    “若有机会,可以邀她来碧游宫一叙,论道一番。”

    想着,教主忽然眼神一亮:

    “对了,九叶亦是那方世界生灵,其二人说之不定也曾相识,到可以在这方面,做些文章。”

    他这般思索着,却是在心中最深处,早已有了一个决定。

    此番大劫,亦也逆天而行!

    ......

    西方灵山。

    被李桐数番宏大言论冲击的有些失神的二圣,此时间早已没了方才初听闻诸天万界的欣喜。

    此时,再见那昨日阻拦他们,坏了他们的谋算的女子未那说书人出手抵挡天道之眸。

    心绪就更是,低落。

    避退天道之眸很难吗?

    换做是他二人,费些手脚亦能做到,只是可能没有那位女帝那般潇洒罢了。

    但,他们敢嘛?

    他们不敢啊!

    依托于天道成圣的他们,本就是借助天道之力加持,方才得圣位。

    若是公然与天道反着来,甚至于还要号称什么战天、逆天之言论,那他二人必然要遭受当年所发大宏愿反噬。

    轻则身受重伤,重则跌落圣位。

    “师兄,此人本就似乎对我西方教有些意见,而今又有那女帝存在,我等谋算怕是难已实施啊!”

    准提满脸苦涩的说道,看着女帝身影,心怀不甘。

    “师弟,世间万物并非恒定不动,结果如何,还是要看你我如何去争取才是。”

    接引虽然也是满脸苦意,但却是要比准提心念坚定的很,只听他继续言说道:

    “日后,我等既定的谋划不变,但也要和那说书人搞好关系,不可再与他交恶。”

    略一沉思,似觉不妥,继而又道:

    “起码而言,不可在明面上与其交恶。”

    “唉!”

    准提悠悠一探,无可奈何:“便如师兄所言。”

    正欲在度观察那八宝功德池水中倒影而出的画面,看看那李桐接下来还会言说诸天万界中什么样的人物时。

    忽听接引,似有深意的一言:

    “不过,我瞧那说书人此时修为似乎分外低下,说不得这便是我等的缘分所在。”

    “师弟且守灵山净土,我欲外出寻访一位道友。”

    一言落,不待准提说话,莲台之上已然是没了那道身影。

    只留下,似有所思的准提道人。

    眸中神光流转间,像是在池水中倒映出了一个人。

    一个,道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