翠翠小说

手机浏览器扫描二维码访问

148、一证永证,让人难以置信的神话大罗

    一言出,四下静极。

    李桐看着众多听客,脸上带着莫名而奇异的笑容,缓缓开口再问道:

    “圣人是一种高高在上的存在,还是一条道路的尽头,功果的体现?”

    “而洪荒世间所广为流传的三条成圣之路中,又有那条方才能证得真正圣人?”

    “是借助鸿蒙紫气,  加以无量量功德之力成就天道圣人。”

    “还是说斩三尸为主,功德为辅的斩是圣人。”

    “亦或者说,是一如当年的盘古大神一般在混沌之中以力证道,开天辟地,为大道圣人。”

    “这般,你们可成有想?”

    听着李桐的话语,  下方大部分的听客眼中皆是露出一片茫然神色。

    这般自然不能怪他们,因为这些话语本就不是说于他们这些凡俗乃至修为低下的炼气士听的。

    其目标,  是下首一众仙神。

    更是,  此时间那两位神色异动,若有所思的圣人。

    此时此刻,那些仙神神情慎重,不敢开口妄言。

    因为李桐方才所说的一番似是大道真言一般的经文,已然是足以将他们震慑,心中惊骇不已。

    若成就那般神话天仙,便可身化微尘,内含亿亿若恒河沙数一般的世界,而其中每一个世界中都有无量量众生?

    试问,这般恐怖至极,令人难以想象之景。

    洪荒中的几位圣人,能够做到这般程度吗?

    不是他们对于诸位圣人不自信,  却是实在难以想象这样的事情,真是人能做到的?

    一时间,  皆是面露难言思索,  不敢轻易出声。

    便连女娲娘娘此时,  都是不免一双美目分外好奇的看着台上李桐,  眼中流转奇异神采。

    不禁思索,他这么一问用意何在?接下来又将如何分说?

    别人不知圣人威势究竟如何,但她又能如何不知!

    早在上古年间,她靠造人的功德,再加上鸿蒙紫气之力,一举成为天道圣人。

    但,却也就仅仅如此罢了。

    之后无数会元之力,几若不得存进。

    李桐所分说的那般境界里,其余圣人不知,但她却是无论如何都做不到的。

    挥手间造就几个适宜人族生存的小世界自然是简单之事,但真若做到他言语中那样身纳亿万世界。

    却是,难以为之。

    不过,也不能就这般平白的落了圣人气度,让人小瞧了去。

    女娲娘娘缓缓摇头,轻轻皱眉间看向台上那神色淡然的男子:

    “圣人者......”

    悠悠一言,空寂无情。

    “高坐于混沌之上,镇压地水风火,坐观人世沧桑变化,无喜无悲。”

    “证得混元无极大罗金仙道果,走圣途,  登圣座,  天道加身,不死不灭。”

    “圣人无情,不因外物而动,非劫不出,非难不动。”

    这般一言,继而女娲娘娘再度说道:

    “我等元神寄托于天道之上,可借天地之力,身在洪荒大地,法力便是无穷无尽。”

    “历万界而不磨,沾因果而不染,于天常在,与道同存。”

    言罢,她眉角轻挑一下,淡然道:

    “这,便是圣人。”

    听到了这么一番言语,客栈之中大多数人的迷茫神色渐有回转,继而心起惊奇,暗道一声:

    “原来圣人,竟然是这般强大!”

    “于天常在,与道同存。”

    这般几若是自述的言语,凡俗人不敢插嘴,而那些仙神亦是如此。

    不过相较于他们,这些仙神则是分外认同的不住点头,继而目光纷纷看向台上李桐。

    同时间,脑海里尽数升起了一個念头。

    女娲娘娘都亲自下场解答了,倒是要看这说书人该如何分说?

    便见,那说书人听罢女娲娘娘一番言论之后,神色半点不动,也没有流转出什么惊讶神色。

    就仿若这般描述,在他看来只是平平无奇,十分常见一般。

    紧接着,就见他嘴角浮起一丝微不可查的笑容,分外恭敬的对女娲娘娘行了一礼,朗然问道:

    “圣人,确实如此。”

    “不过,敢问娘娘,您可知什么又是大罗金仙?”

    他轻松一言,让下方无数仙神不由眉头深深皱起。

    不由的在心中暗自思索,眼前这神秘无比的说书人,岂会不知大罗金仙?

    那他这般问来,又有何意?

    正想着,就看到女娲听罢之后,脸上似有诧异。

    片刻之后,依旧还是开口说道:

    “所谓大罗金仙者,三花聚顶,五气朝元,元神成就,可遨游三界,却又能跳出三界五行之中,不为寿数限制。”

    “三魂七魄永驻,元神历劫不灭。”

    “如此这般......是为大罗金仙。”

    淡淡一言,女娲将她所认知之中的大罗金仙解释清楚。

    而随她话音落下,此时无论在与不在客栈之内的仙神们,俱是赞同的点头。

    女娲娘娘方才所言,便是现在洪荒世界之中无数大罗金仙的切身体悟。

    亦是他们,身处在这般境界时,最为真实的感觉。

    大罗金仙,不外乎如此!

    难道说,在李桐的口中还能有什么花样不成?

    心中下意识的怀疑起来,但在下一刻他们便是想到那般道经言语中对于神话天仙的描述,识海一动,不敢轻易下了定论。

    神色疑惑中,尽数将目光投向听了女娲解释之后,便是淡淡笑着,不言不语的李桐。

    等待着,他接下来的讲述。

    然后,便看到李桐手握折扇对这女娲弯腰一谢,起身之后说道:

    “多谢娘娘开口解惑,但是娘娘所言的大罗金仙只是洪荒中的大罗金仙,却是与我所要言说的大罗金仙,非是同一个存在啊!”

    语气中略带着几分歉意、几分感慨,但更多的还是一种引人入胜的好奇意味流转。

    “哦?”

    女娲娘娘随之再度看向台上那人,带着几分好奇说道:

    “那你所言的大罗金仙,到底是为何种存在?”

    “我倒是有些迫不及待的,想要知晓了。”

    随着她好奇的询问,也是引得客栈之中无数听众心头痒痒。

    纷纷期望的看向李桐,眼神催促他莫要在卖关子了。

    感受着场下众人已然是被他调动起来的情绪,让他心中不由的一阵欢喜。

    似这般的情绪波动越大,那他所能够获得的人气值便是越是多。

    这样一来,李桐的底气就越是足,其成长速度便却是飞快!

    “当真是美好的一天!”

    心里这般轻声一道,只听他缓缓道来:

    “我早在开场之时,便曾分说过,我要言说的不是洪荒中的大罗金仙。”

    “而是,神话大罗金仙!”

    “果然!”

    无数听众心起无边波澜,翻涌不已。

    此时尚为听到李桐继续讲述,但已然是在心头暗暗猜想着这般听起来颇为有些荒谬的神话大罗仙,究竟有何威势?

    神话天仙描述在前,其恐怖的样子就已经是让众人难以想象。

    那这,神话大罗仙呢?又该如何去想象?

    不,这已然是他们无法想象到的存在。

    如若不是李桐今日分说,恐怕究其一生,都不会知晓到这般世间隐秘。

    一想到,自己竟然有可能参与到这般可以说是洪荒头一遭的密谈之中,无数听众不禁神情激愤,与有荣焉。

    纷纷按捺不住神清,只待李桐继续叙说。

    而在这时,台上李桐的脑海里渐渐流转过一段思绪。

    在那所谓的三部曲中,存在一种走到世间尽头的无上存在,人们将这般人称呼为路尽级仙帝。

    其内里含义便是不言而语,便是修行到了仙帝巅峰,一切便是到了尽头。

    前方,无路可走了。

    而在洪荒世界之中,圣人也隐隐有着一种是路尽级的称呼,意味着向上无道可寻。

    但,事情真的是这样吗?

    不是的。

    路尽极仙帝之上,还有着祭道与祭道之上。

    甚至于,在其后面还有着更为神秘而广阔的天地。

    而圣人之道也绝非就是尽头,李桐还曾听闻过先天五太圣人之说,追溯时间,返还本源,逐渐归为一的道路。

    想来这般,便是此时那高悬于洪荒之上,道祖鸿钧默默所走之路。

    虽不知其为何不将它公布于诸位圣人,或许这般道路亦是有缺。

    但就眼下而言,与其向他们叙说这般玄之又玄的先天五太,倒不如直接上更为离谱一些的神话大罗。

    以此为标杆,好让他们认识清楚自己的存在,究竟为何。

    一念及此,李桐便也不再拖拉,顺着先前话语,似是一问:

    “何为神话大罗?”

    继而,不待下方听众有所反应,便是自问自答道:

    “神话大罗者,大道之主宰,出乎太无之先,起乎无极之源。”

    “不可称载,终乎无终,穷乎无穷者也,无始无终、无形无相、无边无际、无师无上,可想象,不可想象,可感知,不可感知,有属性,无属性等等之分。”

    “最终在不停的升华中,寻找生命的本源,成就无上玄妙不可言之境。”

    “全知全能,永恒逍遥,不死不灭,诸天至高,万界唯一,无穷无尽多元维度至高无上,为道之始终,超脱一切,一切概念的化身。”

    “神话大罗一证永证,永恒逍遥,全知全能,永恒唯一,一切众生皆是我念,一切万法皆是我化。”

    “是真实的,是虚幻的,一念间崩灭时空、命运长河,可创造新的时空、命运长河,掌控所有的概念,超越一切的所有,即存在也不存在,即不可思议、不可名状,无所不在又无所不能。”

    “祂是一切的尽头,一切的起始,一切的根源,又是一切的终章!”

    “即便是圣人,其也可能只是神话大罗,在亿亿恒沙世界里一道道投影罢了。”

    “其,寻常可见罢了。”

    随着李桐悠悠带着叹息的一声,他在无数惊诧的一眨不眨眼睛注视下,再度落座。

    折扇轻摇,带着几许微风拂面,使他淡然的看着下方一片被他骇住的身影,心中失笑。

    “就这?”

    “我还没发力呢!”

    ......

    时间稍稍往回拨动一点,在方方开始讲述诸天万界之前。

    西方灵山,八宝功德吃。

    几番算计连连落空的二圣,面带着难以言说的愁容,心有不甘的再度观看起那一方小小客栈内里发生的一切。

    最开始还倒是正常,只是讲述那般大帝传中世界的故事罢了。

    虽也有几分玄奇,但还不为他二人所动。

    但直到李桐讲述至那诸天万界之时,他们二人的脸色骤变,几分莫名的喜意涌上心头。

    西方教想要发展,最缺什么?

    自然是缺少人才、天骄啊!

    他们无数会元里苦苦谋划,甚至不惜的在道祖面前痛哭流涕为了什么?

    不就是为了在这般大劫之中谋求好处,从阐、截二教中挖墙脚嘛。

    但眼下他们听到了什么?诸天万界的存在!

    接引、准提二人不由的对视一眼,师兄弟两人想到了一处。

    就眼下的情况来开,他们的谋划不一定能成。

    而若是失败了的话,自是一切成空,度化不了门人,那西方教大兴的愿景自然也是空谈。

    但方才听起来,在那诸天万界中似乎有无数的人杰天骄存在!

    这对于西方二圣来说简直就是天降喜讯,就像是两个在荒漠之中迷路的旅人,会忽然发现了一片绿洲一般,让人无比雀跃。

    废了那么大劲,和道门三清明争暗夺,就是为了几个门人子弟。

    现在没想到在外面的世界还有这么多更为优秀的,那还在洪荒中费这个劲干嘛?

    我们去其它世界度化有缘人,那总不碍着你们了吧!

    两人脸上天生的苦意不由的散去些许,露出笑容,正待他们要详细分说一番,看日后如何同那说书人搞好关系。

    好让他们能够去往异域之地,寻找有缘人来兴盛西方教时。

    便是一阵宏音入耳:“神话大罗者,一证永证......”

    “圣人,其也可能只是神话大罗,在亿亿恒沙世界里一道道投影!”

    一时间,二位圣人呆滞。

    准提分外难以置信的喃喃自语道:“我有可能只是......只是那神话大罗的一道投影?”

    便是那端坐在十二品功德金莲上,有它护持心神的接引,此时间亦是面色陡变,惊骇与疑惑升起。

    不相信?

    那般沁入人心,仿若出口就要化作大道文章的言语,岂能作假!

    却是,不可不信,无法不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