翠翠小说

手机浏览器扫描二维码访问

147、呵,大罗仙?不如神话天仙

    “神话,大罗?”

    听着李桐的话语,客栈内外的无数大神通者纷纷神色怪异无比的看着李桐。

    神话?

    他们之间少有听及,但细细思索一番也不难猜测到其指的是古老之前掩埋在岁月长河里的陈旧历史。

    但这大罗,又是何解?

    莫非,便是如他们所想的一般,是洪荒中的大罗金仙之境!

    可是要真是如他们所想一般的话,  仅仅在这大罗金仙前加上神话二字,便能意味着又超越圣人的存在了?

    这般,却是太过可笑了一些吧。

    要知自上古年间至今,洪荒大地上不知出现了多少大罗金仙境的仙神。

    难倒还能说他们都是超越了圣人的存在?

    别开玩笑了好啊。

    虽然按照洪荒中境界的划分来开,大罗金仙、准神乃至于圣人之境,都是属于大罗金仙之内。

    但,一个普通的大罗金仙和圣人之间的差距,  简直比大罗金仙和凡俗的差距还要大。

    一位大罗金仙中最为出色的存在,都难以撼动准圣的锋芒。

    而即便是圣人中最弱的女娲,  亦可以在翻掌之间镇压数十位准圣。

    此般差距,便是一目了然。

    试问,这两者之间,如何比拟?

    就凭李桐一张嘴,吐出的神话两字吗,便是加上又能如何!

    就是鸿钧老祖当面言说,他们怕也不会承认这所谓的大罗金仙是能够超越圣人的存在。

    客栈内,无数听众看向李桐的眼神渐渐起了疑惑,流转出清晰可见的怀疑意味。

    当即,便是有人笑着起身,大声道:

    “先生,您还是别和我们开玩笑了,  我虽仅仅只是一个太乙仙,但我也知晓大罗金仙不过是证得道果的初始罢了。”

    “往后还有准圣乃至圣人,  这两道门槛要跨过,这般如何能说超越了圣人。”

    继而,  他转身向身旁好事的听众,  摊手笑道:

    “大家说,  我说的对不对!”

    “是极、是极,先生却就是还开玩笑,这大罗仙怎么能匹敌圣人存在呢。”

    “就是啊李先生,您还是莫要卖关子了,快于我们分说一番,那般境界究竟是为何?”

    一时间,众人吵闹着,显然是对于李桐之前的话语万分不信。

    只道他又是在戏弄他们这些听众,增加悬念。

    但却哪里能料到,这般话语啊,李桐可是说的一字不假!

    无数仙神凝眉,似还在纠结着他这番话语的真实性,没有一下子便把它当做胡言乱语。

    未见得,前方角落里,通天教主与女娲娘娘两位圣人的神色与他们是大大不同。

    此时间,两人脸上皆是带着几许凝重,互相对视一眼,神色中皆是流露出数分惊异。

    目光一触而分,便未有了动静。

    不过谁也不知晓此时,这两位圣人心中,  都是骤起波澜。

    在前方些的女帝在听闻此言之时,面色也是一滞,露出了几分惊诧,兀自喃呢道:

    “神话归墟!”

    “这般地界,是否就是那上苍之上的存在?”

    思索间,不由微微皱起眉头。

    很明显的就是,女帝十分相信李桐,亦是未曾怀疑他话语里真实性。

    毕竟见识到洪荒存在的她,已然是知晓了诸天万界的存在啊!

    凡俗也罢,仙神也好。

    将他们的毫不掩饰的神清,尽数收于眼中,李桐此时间只觉得他自己这双重瞳在观察人这方面分外的好用。

    就也不知其他的重瞳血脉拥有者,是否也有着这般感觉。

    可惜洪荒虽大,却没個几重瞳之人,可以和他交流一番使用经验,只能自家缓缓摸索。

    不无可惜的轻轻摇头,李桐将这般倏忽间升起的随想抛在脑后。

    自从身边又了女帝存在,算是勉强有了一个依仗之后,他的心思便是有些活泛,总想着要出门去四处看看。

    便连此时,亦是不能例外。

    不过他也还是很有职业操守的,此时说书尚未停歇,尚处于工作时间之内,自然也不会多想私人之事。

    脑海里略一将这些人脸上的疑惑与讥笑神色划过,李桐扫了一眼天外越来越浩大的雷霆,带着一抹轻笑,淡淡开口:

    “错了、错了!”

    只见他背靠着藤木椅,手中不知在何时合拢的折扇对着台下听众左右摇动。

    紧接着,又是分外淡然的言语说道:

    “你们却是想差了,而且听书自然就要听全乎了,我说的是神话大罗,却非是这普普通通的大罗金仙!”

    “神话大罗,可不是洪荒中的大罗金仙可以碰瓷的存在。”

    “这般概念,你们却是要提前搞清楚了。”

    “不然......”

    李桐脸上笑意敛去,折扇哗啦一声展开,前后舞动间,轻声道:

    “不然的话,这般观念不转变,却也是多听无益。”

    话音一落,庞大的凡俗听众顿时抬起头来,分外好奇的盯着李桐,似要从他脸面上寻找到答案一般。

    他们自然是听到了李桐所言的全部话语,也是听到了在大罗之前,尚还有神话二字。

    但却是在下意识之间,将其给忽视掉了,未做考虑。

    现在看来,似乎这两字上还有神意?

    他们脸上浮现出思索的神色,开始不断联想起着两个风马牛不相干的东西组合到一切,又能代表着什么含义?

    一时心神投入间,没注意到哪些分散于客栈四处的仙神、大妖之流。

    此时间的脸色,都是骤变。

    面露不愉,显露不快。

    随处可见的圣人,普普通通的大罗。

    这么两句形容词,却是伤到了这些连大罗都还未成就的仙神。

    而那些大罗仙之流,这个时候面色也是不大好看。

    毕竟,任由谁耗费一生之力修持出来的道行,被另外一人评价为普普通通的话。

    恐怕,都不会对那人笑脸相迎的吧!

    此时按耐住心中的怒气不曾离开,只是因为这说书人过去展现出现来的玄奇太甚,使他们犹有几分不确定。

    想再度观望一番,看能否探听到更为重要的消息。

    不然,岂会在这污浊之地久待?

    大部分自持高傲的仙神,心里暗含不屑的分说:

    “无知小儿,不知所谓,岂知晓我等大道玄奇?”

    “只消戳破其谎言,看其如何再又何颜面出现在洪荒大地之上!”

    带着任务而来的南极仙翁,此时间见李桐越说越是离谱,心中升起几分喜意。

    只待他再言说上几分,便要当众起身戳破他的谎言。

    便在这时,天外异动。

    轰隆!

    轰隆隆!

    银蛇舞动,雷霆衍万物。

    只见李桐收起了手中折扇,缓缓起身,一手背负着在台上踱步。

    屋外天穹一道雷霆闪过,却不能影响到他丝毫。

    便听,他悠悠开口。

    顿时间,仿若是大道宏音一般的声响,落于诸多听中的耳中,直叫他们心起万分惊骇。

    而这般言语的内容,更是叫其大张着嘴巴,久久不能合拢。

    就听有宏音广大,叙述天地大道:

    “夫我天仙之心,有视我身如世界者,有视世界如我身者,有一身世如微尘者,有纳微尘中藏亿亿恒河沙世界,而身于亿亿恒河沙世界,界界在在无量众生前。”

    “自心之所,自言自行,我无与焉者,厥心斯真,由是修养,精勤无住,愈返愈明,愈纯愈精,是乃大罗天仙之心境如此。”

    “而去天尚远,还须上昇,乃至玉清者也,故曰天仙功夫也。”

    此般恍若大神通着讲道一般,将无物大道妙言从口中叙述而出的话语一落。

    此时尚且在关注客栈内一切所发生之事的洪荒诸多大能,面色陡变,心起莫名震撼。

    方才这说书人......在说些什么?

    如果没有听错的话,这人......近乎是在讲道!

    眼中惊疑不定,继而赶忙再度收拾好心情,不敢再起小瞧之意,分外认证的倾听起来。

    李桐脚步不停,一手负后不动,一手在前轻轻舞动折扇,淡然道:

    “诸位,我方才所说之言不过是成就神话大罗天仙之相,以及其心境、功果罢了。”

    “至于于你们口中的大罗金仙,孰强孰弱?”

    “想必,你们已然是自有分晓了吧。”

    话音方方落下,无数听客便是在惊诧中艰难的将自己的下巴合拢,紧接着像是见了鬼一般看着他。

    这般境界,和他们想的不一样啊!

    这神话大罗天仙,有哪里能和他们印象之中所谓的天仙对的上号?

    虽未得见真正修持成此道之人,但道经不假,足以让他们知晓两者间的察觉宛若鸿沟!

    大罗天仙!

    一证之后,便能视己身为微尘者,但却能在微尘中藏亿亿恒河沙世界,而在这般亿亿恒河沙世界里,又能容纳无量众生?

    这般听来便让人恐怖,让人难以想象的描述,竟然只是所谓的天仙!

    那么试问,李桐口中的神话大罗仙,又究竟是一种怎样的存在?

    此时,无数听众,包括哪些自视甚高的仙神们,都是禁不住倒吸冷气,心起惊骇。

    以他们的见识,更是难以在脑海中想象出那般神话天仙的身影。

    如此伟力,当真是人能拥有的吗?

    若当真是如此的话,李桐口中圣人不过是寻常的话语,倒也是正常。

    甚至于,这可能还是其收着说了。

    一念及此,无数听众皆是带着几分难以置信,又带对未知神秘的无尽好奇,死死的盯着台上李桐。

    此刻如何能不知晓啊,他们已然是从李桐口中得知到了难以想象的信息!

    了解到了,似乎无法捉摸的存在!

    而随着李桐的话语方一落下,天外酝酿的已久的雷霆。

    在这时似是忍无可忍一般,轰然间落下。

    就好若是其身后的意志,在本能的组织李桐继续言说下去,要将其轰杀成齑粉。

    如此,方才能安心。

    看到这一幕,众多丝毫不担心自己安危的听客,心中反而是无比笃定李桐方才所言说之话语。

    恐怕,真的就是事实了!

    否则的话,天道又怎胡无缘无故的在客栈上空凝聚其这般庞大的雷霆海洋。

    其威力,甚至于都要是超越了之前的五色劫雷。

    咕嘟!

    借助天道雷霆,验证了这一点的无数听众,此时不由自主的吞咽下口水。

    继而难掩脸上惊骇与对未知的向往,分外期待的等待着李桐继续讲述下去。

    至于天外雷霆?

    那是什么!

    自打李桐三番两次的一言将这雷霆呵散之后,它在众人心中就已然不足以构成威胁了。

    他们此时非但不惊慌,反而是分外期待李桐快快将这恼人的雷霆驱逐了,好再度讲述那神话大罗仙之事。

    便见,恐怖的天罚之力轰然落下,直奔着客栈而来。

    这天罚,显然是不打算放过着屋子里的任何一人,乃至于其打击恶范围还囊括了两位圣人,以及女帝!

    她的眉头轻皱一下,正要轻轻抬手,将这般雷罚驱散了去。

    也算是帮上李桐一点小忙,省的自家在这客栈里显得像是白吃白住一般。

    余光瞥了一眼从后台探出头来打量着她的三个艳俗女妖精,女帝正欲动手,忽的便听一声轻呵传来。

    “退!”

    只见台上李桐微微抬头,不过是一甩衣袖,握着折扇对那雷云遥遥一点。

    便见恐怖的力量从客栈中喷涌而出,威势将若滔天!

    把那骇人的雷云一卷,片刻间还了外界的天穹的本来颜色。

    见到这番动静,女帝将要起的动作停下,面上无有表情,唯在心里轻笑道:

    “倒也还算有几分本事,不过嘛,却是......”

    众多听客往着他这一手,早已是见怪不怪了。

    唯有那些知晓此般雷罚是何等恐怖的仙神之流,方才会在本就极度震惊的心神中,再添几分惊奇。

    此人之修为道行,恐怕到了是我等难以揣摩地步。

    难道说,其修持的道路,便是这般神话之道?

    一时间,他们眼中精光闪烁,看向李桐再度变得热切起来。

    天罚雷霆退散之后,李桐眼中不由的闪过淡淡笑意。

    却是因为,随着他实力的渐渐提升,对于这无比玄奇的客栈,也是多了几分控制。

    能够动用的力量,也是越来越多。

    凭这,便是足以让其料想到,在日后有朝一日里,他能完全的将这客栈掌握在手。

    到那时......

    李桐的眼睛眯缝起来,心中流转几分畅想。

    这个客栈,它可不是普通的宝物啊!

    不过现在嘛,还是想想就好了,没那个本事。

    心思回转,折扇一敲手掌,李桐对着下方听众欣然一问道:

    “诸位,就也不知。”

    “在你等心中,何为圣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