翠翠小说

手机浏览器扫描二维码访问

144、青铜块显神威,初闻诸天万界

    三大实力的长老此时此刻尽皆死去,而在这荒古禁地最深处的圣山之上。

    此时,仅剩了那叶黑一人!

    面对着恐怖无比,并且已然化身荒奴再无半点人性的天璇圣女,叶黑又该如何逃脱?

    众多听客们深深的吸了一口气,继而屏住呼吸,满脸期待的看向李桐,  等待着他的再度讲述。

    然而就在这时,他们眼中出现了极其让人惊悚的一幕!

    李桐,居然是伸手缓缓摸向了那桌子上的惊堂木,随之握住、抬起,就要狠狠的敲落。

    众听客顿时睁大了眼镜,他们已经是猜测到了接下来将要发生什么事情。

    那句让人万分痛恨的欲听后事如何,且听下回分解,此时已然是在耳边回响了。

    “先生手下留情啊!”

    “李先生冷静,您可不能又在这种关键的时候戛然而止啊!”

    “是啊先生,  您就大发瓷白再多说几句吧。”

    听着众多听客的请求,李桐见状脸上浮现出了一点无奈笑容,本欲在此般故事结束之中,再分说些有意思的东西。

    但现在看来,却也只能把后面要讲述的东西缩缩水了。

    随之,略带着几分无可奈何的神色,轻声道:

    “行吧行吧,既然如此,那我就一鼓作气,今日便同你们多说些就是。”

    李桐缓缓摇头,将手中已然是高高拿起的惊堂木放下,随之拿起折扇舞动,再度开口了。

    熟悉的感觉传来,  众人亦也重新出现在了那方玄奇世界之中。

    眼前三大实力的长老化作粉尘,  随风散去。

    轻眼目睹一切的叶黑感觉到极度的虚弱,同时间心头一个不可抑制的想法浮现。

    “荒古禁地,难不成是要成为我的葬身之所了吗?”

    在无数人的视线中,他浑身一激灵,  没有半分的犹豫,快速转身向圣山之上冲去。

    现如今,能够让叶黑存活下来的,唯有那处于圣山顶端的圣药与神泉!

    可是,他刚刚登上山巅,就发现天璇圣女挡住了他的去路,她白衣飘动,双眸如水,看起来空灵而明动,像是有生命一般。

    但实际上,她却是一个毫无意识的存在。

    众听客眼见此般情况,仿佛心脏都是被人攥住了一般,不由自主的踮起脚尖。

    同时间,屏住呼吸,就连大气都不敢出一口。

    纷纷瞪大了眼镜,一动不动的看着眼前场景,等待着接下来要发生之事。

    在三大长老身死的情况下,  叶黑独自一人要如何才能否抵挡住恐怖的天璇圣女?

    面对她,那些個长老都显得脆弱无比,就连姜家仿造的东荒至宝都不能将其镇压。

    而叶黑,一个仅仅命泉境界的小修,又如何在这等大修手中逃出生天?

    众人心中一阵冰凉,只觉希望渺茫。

    果不其然,就见那叶黑尝试性的祭出了苦海中的一页金书。

    “噹!”

    天璇圣女轻轻弹指,金书顿时坠落在地,但她却被金色的纸张深深吸引,将其摄到手中。

    同时间,无声无息的来到那叶黑的近前,透出一股子冰冷的气息,伸出一只纤纤玉手,向着他苦海探去。

    “你......”

    叶黑惊骇的高呼,尝试后退,但却根本就逃不掉。

    “完了!”

    无事无数听客心头哀叹一声,纷纷垂下头颅,似是不愿看这个一路陪伴他们许多岁月的故事人物,血洒当场、黯然陨落。

    可就在这时,意外发生了。

    有不愿错过这般精彩画面的人,仔细盯着眼前一切,骤然高呼:

    “那......那是什么?”

    万分差异中,无数人竖耳倾听,抬头望去。

    便见,那天璇圣女仿佛是遇到了什么不得了的东西一般,发出一声非常痛苦的尖叫。

    一道绿色光华从叶黑苦海中荡漾而出,顿时间天璇圣女如遭雷击,手中金书落地,他被震的翻飞出去,坠落进荒古深渊深处。

    叶黑惨笑着,他的生命力近乎干涸,血肉干枯,伤口都没有血流出,即将死亡。

    但是,他却在坚持,摇摇晃晃的向前走去。

    众人的眼前出现了一片奇异的景象,几株小树生长在前方,一个泉池在汩汩涌动,一股沁人心脾的芬芳落入他们口鼻之中。

    随着“噗通”一声,他们的视线回转,再度回到了客栈之中。

    迷茫的眼神抬起,望向坐在台上笑眯眯看着他们的李桐。

    到了此时,他们方才大大舒缓了一口气,放松了下来。

    没能想到叶黑在妖帝大墓那便随意得到的绿色痛块,竟然能有这般的威势。

    在如此关键的时刻,救了他一命,还好没有被那无良道士给搜刮去,不然此次定然凶多吉少。

    而现在这叶黑既然没死,那也就意味着这般故事还未结束,还要继续说下去,如此他们心神大定。

    有人按捺不住心中好奇,开口发问:

    “先生,这样子看的话,那叶黑应是逃出生天了吧?”

    他揣摩着语句,小心翼翼的言说。

    继而有人满脸肯定道:“肯定逃离了啊,没见那身为荒奴的天璇圣女都被青铜块给震飞了,现在只要叶黑小心一些,定然能走出这禁地之中。”

    “安全离开的可能性很大,但也不是没有发生意外的可能,毕竟这个荒古禁地实在是太危险了啊!”

    “嗯!”

    众人齐齐颔首,表示万分的同意。

    听客们纷纷小声探讨起来,李桐听着他们的言语,不由的淡然一笑。

    一柄折扇在他手中缓缓舞动,带来几许清风,略微等待了一会儿,让众人的心绪平定下来之后,他轻笑道:

    “自然是离开了,叶黑作为这故事中主要叙述的主人公,又怎会轻易的陨落呢!”

    “你们说,是也不是?”

    言说者,李桐微微眨了眨眼,看向一旁女帝。

    却见其面色淡然,无有变化,一点都不为李桐言语所动。

    而下方的那些听众,在略一思量过后,则是纷纷感觉到十分的合理。

    的确,最为故事中叙述的主人公,想必成长的道路上总会遇到艰难险阻。

    但无论怎样的困难,都不会让其轻易陨落,只会让其在一次次的磨难中,变得更为强大。

    但也因为李桐那般身临其境的感觉实在是太过真实,好似让他们亲临了那荒古圣地,切身感受了那天璇圣女的可怕!

    故而,他们才会对叶黑的安危升起担忧之意,害怕他在如从恐怖的敌人手下陨落。

    不过现在看来,明显是他们空担忧罢了。

    “那李先生,叶黑在逼退了天璇圣女之后,好像是倒入了那神泉之中,不省人事了吧?”

    “再之后,又发生了什么事情,他是否接触了荒古禁地对他的诅咒,重返青春?”

    “对啊,若是不解决了诅咒,他以那一副苍老身躯,怕也是走不出禁地的。”

    众听客再度看向李桐,期待着他接下来的解答。

    便见,李桐淡淡一笑,故作神秘道:

    “之后吗?”

    眼神在下手听众面孔上流转,直到环视一圈之后,方才一字一句言说道:

    “那却就是往日过后的故事了,我只能说他借助那神泉以及圣果恢复了原来面貌,甚至在之后还得到了很大的机缘。”

    “但至于他如何离开了荒古禁地,以及在离开之后又发生了何等的事情,那就不在今日所要讲述的内容之中了。”

    “好了。”

    李桐轻轻摆手,继而敲响惊堂木。

    “啪!”

    折扇翻转,字迹显露:

    “欲知后事如何,且听下回分晓。”

    只听这么悠悠一句,意味着今日对于那异域故事的讲述,也是暂时告一段落了。

    众人只觉意犹未尽,还想接着再听。

    可一想到方才李桐便是要准备结束的,如今又多给他们讲述了几句,还得了个不算完美的结局。

    而今,他们也倒是有几分满足了。

    至少来说,不至于今天晚上挠心抓肺的睡不着觉。

    就如李桐所言,那叶黑离开荒古禁地的故事,留待往后时日再听便好了。

    却也是,不必急于一时。

    众多听客收拾好心情,有人已经准备要离开,但更多的人却是注意到今日李桐似乎有些异样。

    他竟然没有像往常一样,说完书后就立马离开,而是淡定的坐在那里喝茶,似乎还有话要说的样子。

    顿时间,他们心头便是升起了几分期待。

    今日这大帝传的故事是不讲了,但先生可没说不讲别的啊!

    一念及此,他们坐的更稳当了。

    便在这时,有一鹤发童颜,红光满面的老翁突然起身,笑眯眯的抚着胡须,对李桐说道:

    “李先生,可否缓些时间再走,解答老朽一个问题?”

    “哦?”

    李桐身型一滞,看向那老者,继而眸中流转出几分意外神色,片刻间认出了此人是谁。

    便是笑道:“却是不知南极仙翁亦是光临寒舍,在下当不得长者唤我先生二字,您有何问说出来便是。”

    “我若方便解答的话,定然告知于凝。”

    “好、好!”

    南极仙翁丝毫不意外自家被认出了身份,毕竟他这般未经幻化的模样也是实属特殊。

    一听李桐这般言语,当即便是开口问道:

    “先生曾言,在那异域之中,从古至今一共有着一百二十七位证道大帝的存在。”

    “那敢问先生一句,他们之间可有个高低上下、孰强孰弱之分,又是否有一份明确的榜单列出,可供我们一观?”

    他这般一问,然后似是在避免误会一般,再多言一句:

    “先生莫要多想,老朽只是好奇而已,若是不便,那只当我未曾说过。”

    “实力榜单嘛......”

    折扇合拢,在手心里不住的敲打,李桐面露思索神色。

    似是喃呢般说道:“这般东西,倒也不是什么隐秘之事,公布于你等倒也无妨。”

    “只不过嘛......”

    李桐皱起了眉头,似有为难之色。

    眼见他这般神清,心中还因为南极仙翁一问,以为可以白嫖一份异域大帝排行榜的听众们,顿时心里一紧。

    暗道:‘看先生这般样子,此事怕是难咯!’

    便听,轻轻一敲扇柄,朗然道:

    “不过排序起来却是好生麻烦,我是不愿的。”

    “啊!”

    “唉,我就知道......”

    下方传来一阵唉声叹气之音,众人脸上难掩失落神色。

    便在这时,一阵声音再度传入耳中,让他们心神忽然一阵,莫名的震撼出现在脑海之中。

    “况且来说,告知你们那些个古之大帝谁强谁弱又有何意思?”

    除却那沾了主角光之外几个人以及那些天生不凡的外,剩余之人至死都也只是大帝,也就是洪荒中真仙的人物,李桐也不愿过多浪费口舌。

    与其说他们,倒不如言说些更有意思的人物,以及事迹。

    想到这里,他便是眸中精光一闪,缓缓说出了早有腹稿的语句:

    “不若,乘今日还有些时间,我便说一说,在这茫茫混沌之中存在的诸天万界,又有哪些个大人物如何?”

    “诸天万界?”

    此话一出,在场众多听客顿时间心中升起无尽的茫然神色。

    但继而便是不觉明历,只觉这四字拥有一种特殊的魔力,直叫人心生好奇。

    而一些大神通者,在听闻此言的一瞬之间,却是不免神色异动,难掩眼中惊诧。

    诸天万界!

    多么让人熟悉的语句,无数典籍之上都曾有过描述。

    但是他们其的认知、了解,却都是少之又少。

    甚至于,可以说是只知其名目,而不晓其意,更不知晓这诸天万界中囊括哪般。

    传说这偌大的混沌,乃是一颗巨大无比的世界树所化!

    而在这颗树上,每一片叶、一朵花,便是一个世界!

    花叶无穷,而世界亦是无有穷尽。

    好若恒河沙数一般,高悬于枝杈之上,各自演绎一片辉煌,但却又少有人能知晓别的世界存在。

    这般隐秘中的隐秘,便是洪荒世界中的圣人,都不见得能知晓几分!

    但现在,眼前这说书人竟然说要和他们讲述诸天万界之事?

    这,如何能不让他们心生异动,激愤莫名。

    此时间,各路大神通者,皆是如同那些没见过世面的凡俗一般,目不转睛的盯着台上李桐。

    等待着他接下来的讲述。

    他们万分的想要知晓,这就算是圣人乃至于道祖鸿钧都可能不甚清晰的隐秘,这个李桐究竟了解到了何种程度?

    会不会,比他们知晓的更多,了解的更深!

    毕竟,这位说书人。

    实在是,太过于神秘了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