翠翠小说

手机浏览器扫描二维码访问

140、强硬的后土,被迫抛弃的地藏

    “六道轮回拳!”

    望着女帝背后已然隐去的六个庞然黑洞,后土似是一时被摄去了心神,喃喃自语。

    心神之中,却是在这几字落耳的一刹那间,有了无数火花跃动而起。

    “错了,错了。”

    她在识海里欢呼:“原来我无数年来的用法都错了,轮回之力并非无法掌控,  只能借用。”

    “它既出现,便是一种理、一道法,可以被人知晓,被人掌握。”

    “之前的岁月里,我虽说得以身化轮回,但却也是深陷束缚中,难以得见其真面貌。”

    “而今,却是豁然开朗!”

    恍然明悟的神情在后土脸面之上流转,  她原本便是沉稳如若山岳一般的气势,此时间竟然是再度加持几分。

    不过瞬息之间的功夫,凝滞了无数会元的修为道行,竟然在此时又有所精进。

    女帝余光得见她身上这般变化,心头亦是一丝诧异流转。

    禁不住自道上一声:“此人,是个有大悟性的。”

    却是,不枉费她特意在其面前展露这般法门。

    绝美的脸孔上几若不可察的浮现出一丝笑容,女帝抬首看向烟尘散尽之地。

    经此方才一击,她大致的对于这洪荒世界的圣人实力有了个认知。

    很强,但却又些缺陷。

    似是经历了太久的平和岁月,空有一身强横到极点的仙力,但是却不能将其发挥到极致。

    更多的,还是依赖于手中的宝物。

    这般,  可并不是一个强者所应该表现出来实力啊!

    相较于面前准提,女帝此时间倒是对于那隐隐已然是胸中剑意勃发,散出一股凌冽锋锐剑气的通天道人。

    更为的,感兴趣一些。

    但可惜的是,今日怕是注定没有和他试手的机会了。

    不说她渐渐有些不支的状态,  便是现今场面,就怕是足够让那客栈里的小家伙忧心的了。

    若是再和这看起来似友非敌的通天起了纷争,那恐怕他就有些坐不住了。

    心中一念起,女帝将一腔收敛战意。

    初来此世想要做的试探尽数完成,结果也是尚在她的掌握之中,没有出现最坏的那种情况。

    若是眼前此人不准备生事的话,女帝却是要准备离开此地了。

    不告而离,总归是要回去分说一些的。

    这些想法在脑海中转过,外界也就方方过了不过一刹那的功夫。

    就见准提道人,有了回应。

    “道友好实力,贫道却是技不如人,甘拜下风。”

    准提面生千般苦涩,万万没想到今日是胜券在握的几件谋划之事,竟然是变数频生。

    “唉,此番之事,自是我西方教大兴道路上的磨难,倒也无需低落。”

    心中兀自叹息一声,继而神清回转,  再度坚定起来:

    “但我等必将度过一切艰难险阻,  大兴西方!”

    眸中神光一亮,  眼神瞥向那被过去三世佛护持在内的地藏。

    想着在他身上的谋划虽不算尽数功成,但也是全了大半,埋下了种子,只待日后生跟发芽。

    顿时间,心里便是生了些许的安慰。

    阿修罗一族,若能化作八部天龙之一,必将成为他西方教的一大助力。

    这般想着,他却是心生了退意。

    眼下这莫名出现的异域女子,实力实属恐怖非常,在摸清楚她的底细之前,准提绝不会再和其起了争斗。

    此时间,他心里早以是有了打算。

    等待过了此刻,他必然会与师兄邀请其余几位圣人同上紫霄宫,寻道祖。

    将这异域来人,堪比他们圣人存在的女子之事,一一叙说而去。

    好让道祖拿下个章程来。

    却是期冀于道祖鸿钧,直接将这女子镇压。

    免的因为她的出现,坏了他们的谋算,让这番本就充满了便是的大劫之中。

    再添几分,更大的变故。

    即便达不成这般目的,那起码也要从道祖口中,得到一些讯息,或是将其约束。

    万万不能像现在这般,使她无所顾忌的在洪荒大地上出手。

    心中制衡想法流淌而过,准提便是收拾面容,对那女子言说打破:

    “既然如此,那贫道便也退去了,不再插手此中之事。”

    继而双手合十,微微一笑,言语中流转分外欢迎之意,道:

    “道友远从异域而来,若是无处落脚,倒是可以去我那西方暂做休息一番,定不会轻待了道友。”

    “那倒是不必,多谢道友好意了。”

    女帝听闻准提这般言语,面色不动,淡然拒绝道:

    “我却是应好友相邀而来,过后自会回返他所在之处,无需道友你操心了。”

    “原是如此,是在下唐突了。”

    被断然拒绝之后,准提也是不曾有羞恼之色,面容上依旧笑意涌动:

    “那在下便与师兄离去了,道友日后若有闲暇,自可来西方一观,品茗论道!”

    “若有机会,会的。”

    女帝这番倒是没有拒绝,微微颔首,轻道一声。

    见了这般情形,知晓几日的谋算坏了大半,也不可再做强求,接引道人脸上悲苦越盛。

    即便如此,还是好言和身边通天教主道别。

    但,只迎来一声冷哼。

    接引略显无奈,归于自家师弟面前。

    准提道人深深的看了一眼通天教主身边那那个青衣少女,便是知晓此人应是为女娲口中通天新收的弟子。

    而那在他们二人谋划里,对于西方教大兴至关重要的一物。

    女娲补天时所遗留下了的一块七彩石,此时就在这小小女子手中。

    片刻之后,准提收回了窥探的目光。

    此时间,他没有贸然上去讨要或是交换。

    且不说此时此刻的场景合不合适,单单以他们二人和通天教主之间的关系。

    不消细想,便知此事不可为之。

    也不用太过急切,此物虽说重要,但却也不是关乎于此次大劫。

    更多的,还是他习惯性的提前落子罢了。

    余下的时间还长,有的是功夫慢慢谋划。

    而且,倘若的他们的算计成真,此番大劫之中,截教怕是就已然不复存在了。

    便是通天教主,恐怕也落不下个什么好下场。

    到了那时,这小小一女子,还不是任由他们炮制。

    “就且让尔等再高兴上几天,待到了清算之时,再做分说。”

    眸中神光幽幽一闪而过,两位圣人便是要裹挟着下方四位西方教强者一同离去。

    今日地藏所做之事,显然是触及到了后土的底线。

    即便他们在所做之前心中有了预想,却也不曾想到她竟然会有这般大的反应,远远超出了他们的预料。

    以目前的情况来看,地藏显然是不合适再继续留在冥土之中了。

    不然,有对他分外仇恨的后土在此,怕是凶多吉少。

    西方教强者甚少,似地藏这般准圣的存在,他们自然是不可能轻易放弃。

    只是成也宏愿,败也宏愿。

    地藏因他那大宏愿成就准圣,但此时若是轻易离了地府,怕是准圣修为在顷刻间便有掉落的风险。

    但到了如此情况,也是别无他法。

    忽略了地藏眼神之中的恳求,准提、接引二人对视一眼,意见在刹那间达成了统一。

    下一刻,便是要各施手段离了此处,结束这般闹剧。

    万万没想到,就在他们将要离开之时,一道轰然拳影对着他们当头落下。

    “且慢!”

    六道轮回之力弥漫,从女帝那般拳法中得了明悟的后土一朝醒悟。

    对于这般相伴自家无数年的力量,有了更深一层次的运用。

    此时间方一展露,便是将二位圣人逼停。

    虚空之中,后土凭空而立,一人独面二圣,丝毫不显畏惧,分外霸气的说道:

    “二位道友离去可以,但那地藏!”

    目中精光凝聚,凌厉的视线一一从面前之人身上划过。

    无所畏惧的轰然说道:“但那地藏,必须要留在我冥土之中,日日为那些无辜生灵赎罪!”

    “你等若是不肯,那我后土今日便是要战个不死不休,哪怕打破冥土,战到阳世之中,亦要如此!”

    一言落,四下皆寂。

    九叶面带疑惑,似有不解后土这般作为。

    通天教主面上似笑非笑,但那身下的牛儿竟然是不受控制一般,向前徐徐而动。

    载着他缓缓到了后土身后,内里含义,以是不言而喻。

    而女帝,神色中一丝诧异闪过,似也没想到后土性情竟然如此猛烈。

    旋即轻轻一笑,亦是迈步轻启,徐徐而上。

    “后土道友,此番要求却是太过了些!”

    接引看着后土以及其身后两人,眉头皱起,试图以言语说服她。

    “过?何为之过?”

    后土不屑一笑,目光环视空旷冥土的昏沉大地,手指轻点,冷声道:

    “地藏在我冥土之中,妄动轮回,度化百万魂灵,这算不算过?”

    “见我亲临之后,不加悔改,反而越发猖狂,这算不算过?”

    轰!

    轰隆!

    随着她的言语,冥土灰雾弥漫的天穹上,此时间竟然是道道阴雷响起。

    似是天道之力这才后知后觉,附和着她的言语。

    见这般异状生出,再听着后土指责言语,西方二圣脸色越发阴沉。

    他们知晓,今日之事,恐怕不是那么简单便能够了解的了。

    若是不想再起大战的话,恐怕只有将地藏交出去,方才是最为妥当的选择。

    但,将地藏交出去了,就意味着西方教失去了一位准圣强者。

    这般损失,亦是他们二圣所不能接受的代价。

    眼中神色流转,权衡着利弊。

    便听,后土不耐的说道:

    “要战便战,如若不战,那便将地藏留下快快离去,我这冥土之中不欢迎尔等存在。”

    准提脸色再度一黑,正欲分说。

    就见那在金身被打破之后,一直未曾言语的地藏,此时忽地走出来。

    脸上苍白未曾退却,犹带着几分怜悯。

    唱了一声真言,轻声道:

    “二位世尊,此番之事是为地藏一人闯下,既成恶果,那也自是由我来一人承担。”

    如此对二圣言说一句,转首对后土道:

    “后土娘娘,此番是地藏之过,甘愿留在冥土中一赎罪责。”

    “于二位世尊并无任何干连,还望娘娘莫要和二位世尊起了不快。”

    “哼!”

    后土冷哼一声,瞥他一眼未在多言。

    “唉......”

    接引万分悲苦的看了眼地藏,催下眼眸,双手合十道了句:

    “痴儿,既然你愿如此,但便随你去吧。”

    “但且记得,灵山之上永是汝乡。”

    “善!”

    地藏此时间面色平静,淡淡一言。

    准提、接引二圣见事不可违,便是当即纵身化虹离去。

    片刻间,消失不见。

    “道友。”

    通天教主驱牛而上,对着女帝笑道:“此间事了,可是要去寻那李小友?”

    “没错。”

    女帝颔首,轻回一句:“来的匆忙,却是未曾来得及去见他,此时当是要先回返了。”

    继而,转身看着后土,对其善意一笑:

    “二位道友,那我便先行离去,若是有缘日后再见。”

    言罢,迈步而行,在无数花瓣飞舞间消失不见。

    “女帝、女帝,倒真是个妙人。”

    通天教主骑与身下牛儿之上,拍剑而笑:“这洪荒世界,却是越来越热闹了。”

    “徒儿,你可是要好生修持啊!”

    “定然不负老师所愿!”

    九也望着目的消失的背影,眼中期冀神色一闪而过,继而神清一肃,万分坚定的说道。

    “去休、去休。”

    “后土道友,暂且别过了。”

    遥遥一道,通天道人带着九叶消失在冥土之中。

    不过短短时间内,惹来无数人目光的冥土,就已然是再度归于寂静之中。

    似是和往常那般模样,没有丁点的区别。

    但,洪荒中所有的仙神却是心中万分明了,不一样了啊!

    后土强势的模样已然深深印刻在了他们心中,让他们再度回想起了,这洪荒世界中,还有这么一位存在。

    一位,远古之时,身化轮回造福万类生灵的祖巫!

    后土看着面色平静的地藏,良久之后,她忽然觉得对其的恨意也没有那般深了。

    此人,却也终究是那西方教,那二圣抛出来的一枚棋子罢了。

    言不由身,终究还是受人操纵。

    这般想着,便也是觉得无趣了几分。

    思付来先前惩罚之言有些不妥,略一思量便是道:

    “从今往后,你便在此做一黄泉摆渡人吧。”

    “既有度化地狱之念,那就从此做起!”

    地藏闻言,眼神忽的一亮。

    继而,双手合十,分外诚恳的道了句:

    “善!”

    后土懒得搭理他,有些意兴阑珊的回返了轮回殿中。

    但对于那女帝的兴趣,却是越来越盛。

    ......

    “精彩,精彩极了!”

    见一切安然落幕,客栈之中观望一切的李桐拍手感慨,眼中流转几分诧异神色。

    竟是不曾想到这位他未曾有机会见得一面的后土娘娘,竟然生猛如斯!

    就在事端已经是被女帝掌控,一切可以平静度过、相安无事之时。

    她还敢于暴起发难,留下那地藏。

    竟然,还叫她给做成了。

    不得不说,这位后土娘娘对于时机的把握,可是妙到了巅峰。

    其足以媲美圣人的实力或许在其中也起到了作用,但显然并不是关键。

    关键之处,还是在于女帝和丝毫不掩敌意的通天教主啊!

    若果没有这属于变数的两者,便是后土娘娘心中如何气愤那西方二圣的无耻行径,恐怕今日也不会是贸然出手。

    变成现出这么一副,不死不休的样子吧。

    笑意流转,思付间对于这般生活了无数岁月的仙神,有了更深一层次的认知。

    他们,亦是会审时度势,亦不会明知事不可为而强行为之。

    就好比在李桐记忆的故事里,可从来没有后土力战二圣,地藏化黄泉摆渡人这么一出啊!

    甚至于,在那般故事里,就连后土娘娘的存在都是很少提及。

    属于是那种,只闻其名,不见其人的存在。

    就连属于自身地盘的冥土轮回之地,都被西方教和天庭借着封神之机,给悄悄的渗透蚕食掉。

    乃至于到了那种,众人只知阎罗,却不知后土的地步。

    都不见其出面发生,彰显自己的正统地位。

    为何?

    不过是势不如人罢了。

    但现在的情况,却是发生了那么一点点的细微的改变。

    “啧啧!”

    李桐有点不敢相信,堂堂地藏王菩萨,此时竟然是成了黄泉里的摆渡人。

    当真是世事难料,造化弄人啊。

    正这般感慨着,忽的他便觉身边一凉,顿觉不对。

    惊慌中赶忙起身一看,见了来人容貌,这才长舒一口气,重瞳之中凝聚的力量缓缓散去。

    继而,再度坐下,带着几分幽怨对着骤然出现在面前美的出尘脱俗的女子,说道:

    “大帝,你可总算是愿意回来了。”

    却见,不知是以何神通出现在李桐房间里的绝世女帝,就那般淡然看着李桐。

    打量半天,似有玩味的说道:“重瞳血脉,还有我的吞天魔功......”

    “咦!”

    她略有惊奇:“还有一道我也不曾看清的宝术。”

    “你所修持的,倒是有够杂乱的。”

    李桐面露几分无奈,对于女帝这般的恶趣味不知该如何分说。

    “咱就是说,能不能不要一见面就快要把我底裤都扒出来,咱也是要点面子的不是?”

    这般下去,还能不能好好的交流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