翠翠小说

手机浏览器扫描二维码访问

138、一念花开,君临天下

    恐怖的气息开始弥漫,无与伦比的轮回气机已然是引动了天道的注意。

    但是对于后土,却是无可奈何。

    风云变色中,久久不曾得见劫雷酝酿。

    因为身在冥土中的后土,所代表的便是这洪荒世界的六道轮回。

    其和天道机理运行,是同属于一个层面的存在。

    光是从位格上来说,其本身丝毫不逊色于天道,  对于后土所做之事,天道无权指手画脚。

    便是在冥土中掀起大战,打的天翻地覆,黄泉倒流,它也只能干看着而已。

    “娘娘,且听我一言。”

    地藏见到后土似是真个的动了怒气,不由有几分慌张,赶忙道:

    “我所做之事乃是顺应天道而为,  黄泉渡口满溢,  无数游魂徘徊万万年难得转世轮回之机。而今我将其度化,属实是件大功德之事啊!”

    “而且此番之事,两位世尊亦是知晓,亦是赞同的啊!”

    他见后土丝毫不为他言语所动的样子,赶忙又补充道:

    “况且来说,我所之事天道感知,降下功德,娘娘虽为轮回之主,不受天道管辖,但亦也应当看在这般情况下。”

    “予我一些便利,好让我度尽这般无间地狱!”

    “到了那时,于娘娘而言,不也是件好事?”

    “好事!”

    后土气极反笑,这就好比一个闯进了你家菜地了,  嚯嚯完了一地蔬菜的恶徒,  在面对你的指责时,  还洋洋得意。

    言说你本来也吃不完,  我现在帮你吃了,  省的浪费一般无耻。

    这地藏的言语姿态,让她心中升起无尽的厌恶之意。

    只觉在和此人分说言语,都是在玷污自己的心神,随机冷哼一声。

    轮回气机弥漫,全力运转之下,竟是化作了一道拳印,对准了那地藏的金身轰击而去。

    地藏见状心中骤然大惊,万分难以明了在他如此分说之下,她竟然还会不管不顾轰然出手!

    眼下,当真要不顾忌他身后的两位世尊,亦也丝毫在意天道对他行为的嘉奖,是要逆天而行吗?

    见此情形,地藏心中升起百般难以理解之意。

    但此时间他也丝毫不敢大意,也不敢怀揣着后土只是小惩大诫,只是教训一番他的想法,来应对。

    因为这里是冥土啊,六道轮回之力加持下。

    哪怕是寻常的天道圣人,  都难以和后土对敌,更别说将其拿下!

    纵然因为发下的大宏愿初步践行的缘故,实力在功德之力下稍有提升。

    地藏在面对后土的含怒一击,  也只能做到勉强抵御。

    就这,也是因为后土虽然是在冥土里得六道轮回之力加持,有了圣人实力,不过却还是没有圣人位格。

    做不到举手投足间风云色变,崩星毁陆的程度。

    如若不然,地藏这小小金身,只怕在后土拳印之下,犹若纸张,吹弹可破!

    正是因为如此,地藏方能在万分难敌后土的情况下,面对她的攻势,可以稍作抵抗。

    不至于,被在交手的一瞬间,镇压而下。

    但也只是,苦苦支撑罢了。

    若无强援到来,距离其败亡之时,只是时间上的问题而已。

    “唵!”

    地藏双手合适,高诵真言。

    “钵啰末邻陀宁,娑婆诃。”

    此为灭定业,具大法力,是其一身功果道行凝结所成之无上神通。

    此时一言出,当放无量大光明。

    骤然间向那从天而落的一道拳印冲击而去,恐怖的风暴瞬间在冥土中掀起万丈波涛。

    骇人的气机,瞬息之间在无边无际的暗沉土地上扩散开来,惊扰亿万彼岸花,尽数枯萎。

    高空之上,金身法相好似一轮大日诞生在了这永远幽暗的地界。

    耀阳的光芒四溢而去,无尽的光华照耀着无边大地上无处不在的游魂。

    顿时间,那些游魂安稳平静,出释然之貌,化光点向那地藏金身飘去。

    “好胆!”

    后土一声暴呵,在眼下这般她亲身降临的情况下。

    这地藏竟然还敢施展这般度化之法,尽是要将冥土中万万魂灵,尽数溟灭,化为他修持的资粮!

    纵然这些游魂因为身前之恶,在赎尽罪恶之前,不能轮回转世。

    并不意味着,他们便是失去了再度为人的机会。

    现在这地藏如此一做,却是将他们最后的希望都破灭了啊!

    如此行径,怎敢说上一声是功德?

    “若是今日让你安然离去,我如何慰藉被你无情献祭的万万魂灵。”

    后土言语愈冷,像是寒风夹杂着冰棱,吹拂过幽幽冥土大地:

    “从今过后,我这冥土轮回之所其不是成了人人可随意来往之地,我后土岂不亦是丢尽了颜面!”

    “今日,必要将你镇压而下,跪拜在六道轮回盘下亿万年,为那些无辜魂灵赎罪。”

    一言落,一拳出。

    后土本为天地间十二祖巫之一,身具祖巫之躯,力道无穷。

    便是此时修持武道人仙路有成的孔宣,在他体内十二万八千窍穴未曾开辟大半之前,怕都不够后土打的。

    更恍此时之地藏?

    便见其单手握拳,胸怀滔天怒火,狠狠的一拳挥舞而去。

    身后,一道弥漫着亘古悠远,望之便仿佛便要让人堕入轮回的巨大磨盘虚影,缓缓浮现,兀自旋转。

    轮回之力尽数坚持在一拳之上,这力道有多强?

    君不见血海倒退,躲藏在里边看戏的冥河老祖直往内里深处躲藏,生怕余波波及到自家。

    便连那在血海海眼,世间最为污浊之地一直嗡嗡响个不停的污秽凶恶之生灵,此时也不敢大喘气。

    难得的,寂静下来。

    无数年前大禹测量海水深度的定海神针,无数年后孙猴子的金箍棒有多重?

    不过一万三千斤罢了。

    但对于无数会元前,不过是因为口角之争,便能撞断不周山的祖巫们而言。

    这,却是太过轻了些。

    后土这一拳之重,又岂是何止上万个金箍棒之重!

    看着后土挥拳,拳劲之中带起的无边风浪,以及内里所含的轮回之重。

    此时此刻,因为再度施展度化之法,金身恢复到原先难办千丈模样的地藏。

    亦是禁不住倒吸了一口冷气,心中惊骇莫名。

    一股不可抑制的想法在心头升起:

    “这一拳,他挡不下来!”

    而若挡不住的话,那下场可能不会死,但一定会比死都难受。

    悲怜的面孔上露出几分骇然,以及一丝慌张神色。

    “呼!”

    气息吹拂,金光化雾。

    准圣气机全力爆发,下一刻,地藏不敢有半点留手的,无量光芒笼罩一切。

    一刹那间,冥土时间仿佛被禁止了。

    蕴含大恐怖的拳印贯穿金光,轰击在千丈金身之上。

    道道裂纹自拳印落下之处,无声而飞速的蔓延。

    不过片刻间,整个庞大的金身之上,遍布龟裂纹,像是裂而不碎的瓷器一般,洋溢着一种莫名的美感。

    下一瞬,一道七彩神光自无边处刷来。

    将那无与伦比的一道拳印,轻轻抹去,消弭不见。

    但地藏身上的伤势,却是难以消除,只听轰隆若响雷一般的声音,那金身破了。

    “后土道友,何需动怒如此?”

    一道人手持七妙宝树,匆匆从暗处而来,脸上亦是带着几分怒气,这般说道。

    此人,赫然就是在女娲那里吃了瘪,没能讨要到那七彩补天石,匆匆忙忙间赶来冥土中欲要和自家师兄商议的准提道人。

    遥遥而来,还未来得及寻到人。

    便瞧见地藏在挨打,此人事关他们西方教的布置,自然不可不救。

    于是乎,便是果断出手,带着几分埋怨一问。

    “因何动怒?”

    后土已然是气极反笑,简直对于这上下一脉相承,脸皮厚的堪比镇元子老儿手里那大地胎膜炼制而成的地书一般人。

    简直就是,万分的无语。

    当即便是讥笑道:“一时兴起,清理我冥土中的一些虫豸。”

    “怎样,这个理由可充足否?”

    “难不曾,准提道友连我打扫自家庭院,亦要插手管上一管吗!”

    “呃......”

    准提道人一时无言,垂下眸子看一眼从破碎金身中爬出来,面色苍白如纸一般的地藏。

    纵然是百般如何,心中仍旧还是升起了一丝不悦。

    当即强拧出一丝笑容,僵硬道:

    “后土道友,此番却是有些过了。”

    “地藏这般行事,乃是顺应天道而为,梳理冥土乱相,道友不支持也就罢了,怎还对他出手呢。”

    “却是!”

    他缓缓摇头,面带可惜神色:“却是,颇有些不智了。”

    “哦?”

    后土脸上笑意愈盛,现在这准提是完全不要面皮了。

    这般言语已然是撕破了先前的伪装,将内里真切的心思尽数暴露了出来。

    便听她轻笑着说道:“我收拾自家道场,何错之有?”

    “倒是我想问问准提道友你,不经我这个主人家同意,便来我家院中动手动脚,又是个什么道理!”

    “今日,道友你说不给我一个说法,那这地藏你必然带之不走。”

    “就且让其留下来,日日忏悔其罪责,直到千万载岁月之后,业力消尽之刻,再做分说吧。”

    衣袖一甩,后土言语丝毫不弱,其本心同样也是保持不变。

    并没有因为准提圣人的身份,从而有所退让。

    此时本来她便是占理由,得不过大战一场,打穿冥土。

    就算最终闹到道祖面前,她后土亦是要争这一口气。

    无数会元里栖身冥土,不理外界之事,就真当她是个软柿子,人人都可捏了?

    地藏一听后土这番言论,心中顿时一急。

    带着几分无奈,面露苦色看向那准提,低呼一声:“世尊!”

    准提眼神渐渐慎重起来,没有回应地藏,反而是无比慎重的对着后土说道:

    “道友,果真要如此不曾?”

    “呵,你待如何!”

    后土言语不让,断然回击。

    “唉!”

    准提闻言只得幽幽叹息一声,双手合十,面带悲悯说道:

    “那看来,只有做过一场了。”

    “却没想到,值此大劫来临关头,倒是我等先起了战端。”

    言罢,他竟然是不在看向后土,反而是转身,往后方微微一颔首,轻声道:

    “诸位道友,且现身于后土道友一叙!”

    当即,冥土之中光明大作。

    有三人从光明中走来,现了身形。

    却是着接引、准提二人,在无数会元间大力发展西方教,从而诞生的三位大罗金仙强者。

    其名为毗婆尸、尸弃、毗舍婆,是为过去三世佛。

    三人现身,立于地藏身前。

    尽数双手合十,向那后土遥遥一拜,道:“此番,见过后土娘娘了。”

    “呵!”

    后土冷哼一声,面上不屑。

    心中却是兀自小心警慎起来,自这三人出现之后,她心头便隐隐中出现了一种危机感。

    就好似,眼前这三人能对她产生不小威胁一般。

    旋即,对着那准提朗然道:

    “道友如此小瞧于我,此番定要让你吃痛!”

    内里怒意横生,起了不再留手的心思。

    但后土终究是未曾证道成圣,不知圣人手段玄奇。

    那准提现在哪里是小瞧于她,不屑和她做过一场。

    而是他此时的灵觉之中,隐隐的察觉到了在这冥土中,竟然还有一股莫名异常的视线,正在上下打量着自己。

    那般感觉,却是分外让人不适啊!

    此人不露面,他如何敢亲自下场和后土争斗。

    小心的探查良久之后,始终也发现不了暗处那人隐藏在何处。

    准提深吸了一口气,便是发大鸿音,遍传冥土之中:

    “哪位道友,躲藏在暗中窥探,不敢以真面目示人?”

    “如此行径,岂不是落了圣人之名!”

    没错,便是圣人。

    准提自问,能够躲过他的探查,从而不暴露位置可以暗中窥探于其的,必然是一位圣人存在。

    而此时洪荒之中,圣人仅仅有六位存在。

    女娲不可能,接应与通天此时亦在一旁,而以元始的性格断然不会做出此般事情。

    暗暗中窥探之人为谁,也就不言而喻了。

    “太上老子!”

    内心之中思绪缓缓流转,眼中露出一丝分为疑惑神色。

    竟也不知,他们圣人之中最为神秘的台上老子,此番意欲何为。

    “什么,竟还有人藏于暗处?”

    听闻准提这言,后土顿时间便是警觉起来。

    在一刹那间明了了,自家先前那般心神中的示警是落向了何处。

    非是这三位西方教的大罗金仙,而是那隐藏在未知之处的人啊!

    顿时间,后土气势勃发,目光扫视虚空。

    就见,原本空无一处的地方,一道人骑牛而出,身边跟着一位青衣少女。

    而在他们不远处,则是盘坐在莲台上的接引道人。

    此时此刻,这二位早就到来却一直不曾现身,直到此时显露身形的圣人,脸面之上亦是浮现出些许慎重与疑惑的神清。

    准提与接引二位不知,但通天道人心中门清!

    暗中隐藏那人,哪里是自家的师兄,太上老子啊!

    心中莫名间,一时猜测不出此人为谁。

    正胡乱想着是不是道祖化身于此,隐于暗处观察的时候。

    就听,一阵让在场无数人极其陌生的女声,缓缓而出:

    “既然尔等想见,那便不妨一见吧!”

    下一刻,虚空本无一物中,无数洁白无比、纤尘不染的花瓣在空中绽放。

    每一片花瓣上,都是存在着无尽的法则之力,将冥土改换了颜色。

    只叫人以为,仿若是来到了人间盛景,不见幽暗。

    一个身材高挑,看起来颇为消瘦的身影,但却无比自信的从虚空中走出。

    刹那间,一股轰然的气势爆发于冥土之上。

    仿若,有一无上强者,轰然出世,君临天下。

    “圣人?”

    “从未在洪荒之中,现世的圣人!”

    准提难掩神色里万分诧异,惊骇无比的说道。

    “难道说,在红云道友故去之后,走失的那道鸿蒙紫气,便被此人所得?”

    莲台之上,接引眉头苦皱,兀自言说:

    “却也不对,若是有人证道成圣,天道又怎会不表,莫非说......”

    心中出现了一个让他难以置信的想法,继而他便听见一旁通天道人,亦是有几分惊奇的低声说道:

    “这......这难倒是祭道?”

    ......

    混沌之中,紫霄宫内。

    察觉到了冥土轮回之地传来的剧烈波动,以及那股与洪荒圣人迥然不同的气势。

    鸿钧道祖慢悠悠的睁开双眼,内里无数法则交织,弥漫出无尽的道与理,向着下界位置遥望而去。

    只见那异域来客,此时间伴随着无数法则所化的花瓣,坦然出现在满脸惊诧的三圣面前。

    继而,道祖竟然是无比恐怖,难以想象的轻笑了一下。

    淡淡道:“战吧,尽情的将异域大道展露于我面前。”

    “洪荒天道补足,再近一步之机,便在此时。”

    悠悠一眼落罢,竟也不再多管那下界之事。

    再度闭上了双眼,一副已然是魂游天外、事不关己的模样。

    ......

    三十三重天阙,大罗天所在。

    南天门,正在执勤的灵官忽然是察觉到了些许莫名的波动,赶忙动用法......仙器,对着冥土照了过去。

    欲要查看那轮回之地,有着后土娘娘坐镇的地方,今日是生了何等之事?

    竟然会,传出这等恐怖的波动来,像是有人在内大战。

    画面入眼,匆忙一观。

    便是骇的他三魂出窍、七魄离体,万般难以置信。

    那西方教的地藏竟然施展邪法度化了无数游魂,惹得后土娘娘分外不快,同其大战起来。

    而就在关键时刻,准提圣人竟然出现,挡下了致命的一击。

    随即形势陡变,这洪荒大地上居然不知再何时出现了第七位圣人!

    这,简直就是足以惊天动地的大新闻啊!

    看着这般圣人未曾抹除的画面,灵官当即便是吸了一口冷气,意识到这件事情的无比重要性。

    慌忙间架起云头,飞快的往那凌霄宝殿赶去。

    就连那南天门,此时也是顾不得再去守了。

    实在是此事无比重大,来不及耽搁。

    ......

    大罗天,凌霄宝殿内。

    去了心结,只觉分外轻松的大天尊,今日心情分外不错。

    这时的凌霄宝殿内,正是一片载歌载舞的景象。

    无数身姿、容貌皆是上上的仙娥,此时此刻正在凌霄宝殿内起舞弄清影。

    曼妙的舞姿,伴随着渺渺的云烟,直叫人觉得不愧是仙家场所,凡间难见。

    而大天尊这是也是脸上含着淡淡微笑,一手持着琉璃玉盏,一手抚摸着自己的胡须,观摩下方一片载歌载舞。

    就在这时,灵官的身影忽然是出现在大殿之上,引起了玉皇大帝以及一众仙神的注意。

    仙乐在刹那间便是停歇,各路仙神纷纷眼带好奇的看向了面带慌张,快步走来的灵官。

    “尔等,且先下去吧!”

    大天尊大手一挥,将无数仙娥暂时驱退。

    随之看着灵官,带着几分疑惑道:“你不好生看守南天门,何故前来凌霄宝殿?”

    “可是人间,又生了什么大事!”

    “启禀大天尊,非是人间凡俗,而是冥土生了祸事啊!”

    灵官跪拜在地,面带苦涩的说道。

    “冥土生了祸事?”

    大天尊面色一变,继而又淡然道:“冥土有后土娘娘坐镇,又能生了什么祸事。”

    淡然的饮着琉璃盏内的酒水,大天尊有几分不在意的说道。

    “启禀大天尊,是那西方教的地藏度化了无数游魂,使其魂飞魄散,惹怒了后土娘娘,何其大打出手,在冥土中战斗了起来。”

    “而后......尔后,竟然引来三位圣人亲临。”

    “发现了,另外一位圣人,洪荒中第七位圣人!”

    ......

    “什么!”

    “简直无稽之谈,哪来的第七位圣人!”

    待灵官将冥土中发生的一切尽数说完之后,各路仙神皆是倒吸一口冷气,面露万分震惊的同时,口中反驳。

    洪荒世界中,何时又出了一位圣人?

    这般天地有感,都会降下功德庆贺的大事件,他们怎又会不知晓?

    这灵官,怕不是在胡言乱语吧!

    然而,就在下一刻。

    玉皇大帝无比慎重的将昊天镜转过来,高悬于大殿上空。

    内里显露的画面,顿时间让一众仙神鸦雀无声,空是大张这足以塞进拳头的嘴巴,却连最简单的啊啊啊都发不出来。

    只见,那宝物的画面里。

    一位难以用言语来形容其美貌的女子,踩踏着脚下无数法则花瓣汇聚成的大道,轰然而下。

    一念花开,君临天下!

    这一刻,大天尊甚至觉得,比起自己来。

    这女子,这圣人,仿佛更适合来做这三界共主的位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