翠翠小说

手机浏览器扫描二维码访问

137、女娲招妖幡引群妖动,地藏另辟蹊径践宏愿

    洪荒大地上,此时间看似一片安宁祥和。

    除却凡俗人间,诸侯国度四起战乱之外,并无其余大事发生。

    但在无数人所注意不到的地方,自有暗流涌动。

    此时,天地间忽的出现一股莫名波动。

    自天外而来,以飞快的速度遍传洪荒大地之上。

    只是不惊扰任何一炼气士,  亦不会让其察觉到丝毫异状。

    唯有那些被驯服的灵兽坐骑,在这个时候微微意动,欲要挣脱开牢笼,不过下一瞬就又被镇压而去。

    无数群山之间,种种藏匿在深山老林,仙气充盈之地的积年老妖。

    忽地,一阵莫名震动。

    心头上,  传来了一种分外熟悉的传唤感觉。

    个个都是在慌忙中交代了亲近下属一番,赶忙回了静室之中坐好,神魂随着那冥冥之中的指引,去往天外而去。

    此时此刻,朝歌城中。

    黑皇分外惬意的叼着一根大鸡腿,躺在一处房屋之上,装模作样的在监工。

    而在他下方则是不见了往日满面红光,而是黑着脸庞的段德。

    便见,黑皇呲着牙,分外张狂的说道:

    “无良道士,大王赏赐给本皇今日份的灵酒美食呢?怎还不见你呈上来,莫不是被你给克扣了不曾!”

    “呸!”

    段德朝这个不知走了什么狗屎运,胡乱编撰出来的武道功法竟然分外合那帝辛口味,从而得到极大好处的死狗,吐了口唾沫。

    一表他心中的不屑,  继而扭头给了他个后脑勺,  分外平淡的说道:

    “道爷我当年什么山珍海味没吃过,岂会贪图你这点小吃食?”

    “当真可笑,  想来是那宫中侍从出了差池,晚了时辰,和我又有甚干系。”

    “啧啧啧......”

    黑皇砸吧着嘴:“酸,好大的酸味啊。”

    一双黑狗爪子不断的在闭口间挥舞,脸上人性化的做出鄙弃的神色。

    只让下方段德,眉头青筋暴起,恨不得揍上这死狗一顿!

    但此时的黑皇,却已然不是当初的黑皇了。

    通过这些时日的胡吃海喝,和诓骗来的无数此界法门,它已然是在渐渐补足自己的法。

    较之初来此地之时,可谓是有了长足的进步。

    段德若想动粗,此时间怕也还真不一定就能拿下他。

    “告非,这死狗。”

    心头暗骂一句,却是思绪渐起:

    “等我完成了那老女人的三件事,解开身上束缚之后,立马就展开行动......”

    “哼哼,到了那时看我收不收拾你个死狗就完事了。”

    正这般想着,忽听上方传来一阵分外严肃的吼叫之声。

    “段德!”

    “有人在勾我魂魄,快来助我。”

    “不好,是招妖幡!快去灌江口,请李小子来救我。”

    电光石火间,段德猛然回头一望。

    就已然是看见,  那原本是神气十足的黑狗,此时像是死狗一般趴在屋檐上。

    双目尚来不及合拢,呆滞无神,便是那长长的舌头,此时亦是耷拉出来,垂落屋檐。

    “呵,让你这死狗耀武扬威,这下遭报应了吧。”

    段德眼露掩饰不住的诧异神色,但还是下意识的这般吐槽一句。

    不过下一刻,他就飞速而上,开始查看起它的状态来。

    片刻后,他神色诡异,面带惊诧。

    “肉身活性尚在,但却全然无了神意。”

    “难道说,其真是神魂被莫名之人拉走,离了身体?”

    正疑惑中,忽的瞧见下方一侍从,双手端着一偌大托盘,此时间正是颤颤巍巍,满脸惊恐声色。

    嘴唇上下开阖间,似是在不断言说着什么。

    段德眉头一皱,仔细听去。

    便听:

    “招...招妖幡,女娲娘娘......”

    ......

    无数功德气息修转,缠绕堂皇宫殿之上,做一流苏装饰的蜗皇宫中。

    女娲端坐于垂暮之后,身前台下,一童子手持招妖幡,正在不断摇动。

    而随着那幡不断晃动间,一股股轻烟倏忽间向那下界洪荒大地飘摇而去。

    继而,在下一个瞬间里,一道道面容呆滞的身影,被那轻烟接引而来,带到这大殿之上,回转了思绪。

    当黑皇再度醒来之时,见到的便是眼前这般模样。

    察觉着那上首之处,远比那古之大帝,还要恐怖无数倍存在的庞然气机。

    它这个时候,只是敢垂下头颅,混迹于一众怪模怪样,亦是同样不知生了何时的妖怪之中。

    一动不敢动,生怕遭了劫难。

    心中暗骂:“告非,本皇我不是妖啊!你怎能将我召来?”

    “就算本皇是妖,他也不是这洪荒中的妖啊!”

    心中恐慌之情四起,只是默默期望那无良道士干些人事,莫要耽搁的去寻灌江口客栈里寻那李小子。

    此时间,黑皇能想到可以救它一命的存在,也就只有李桐了。

    默默祈祷,他忽然察觉到了气氛有些不对劲。

    小心翼翼的用余光瞥向四周,只见周围无数妖怪,俱都面带羡慕的看着它。

    “兀那黑狗精,娘娘唤你,怎滴不答应?”

    “莫不是耳朵聋了?”

    一黑熊精直立起身,阴影投下,声影如同闷雷一般响起。

    “啊啊啊,这这这......”

    第一次面对这般场面,直叫见多识光的黑皇乱了心神。

    只好硬着头皮,勉强说道:“我却是被欣喜砸昏了头脑,一时之间忘了回应,娘娘勿怪。”

    “嘿,倒是个机灵的。”

    一旁的持幡童子上前来,打量它一下,这般说道:

    “且随我来吧,娘娘要见你。”

    继而,麻木的黑皇便在一众妖物羡慕嫉妒恨的目光中,颤巍巍的向前走去。

    一路而上,穿过遮掩帷幔,来到了又一处宽广的大厅之中。

    黑皇眯缝着眼睛,小心的打量着出现在眼前的身影。

    明明距离那人就好若是近在咫尺,但却像是隔着千万重山水一般,模模糊糊的看不真切。

    从始至终,更是见不清那人长相如何。

    只能隐约间得见,那一双清亮至极,却又好似蕴含着无尽道理的剪水双眸。

    “此人,好生恐怖!”

    心头不由自主的出现这么一个想法,黑皇变得越发老实了,丝毫不敢造次。

    “你便是那从异域所来的黑皇?无始大帝曾今收养的流浪犬。”

    淡淡一言,直叫黑皇心起悚然。

    连忙道:“娘娘面前,怎敢这般自称。”

    “恩。”

    似是很满意它这般态度,女娲继而说道:“听闻你身边长伴一胖道人,可是名叫段德?”

    “这......”

    黑皇脑中神思转动飞起,当即便是毫不犹豫的将他曝了出来:

    “娘娘所言不差,和我一起的正是那无良道士,其名段德。”

    “好,既然这般,我有一事交由他,且让你代劳一番。”

    上首女娲,淡然一语。

    继而,一道金光从她身前爆射而出,落于黑皇面前。

    来不及思索这女娲为何寻段德而把它叫上来是个什么操作,它便被眼前之物吸引住了目光。

    那时一片残破的羽毛,金红色,上面流动着像是大日一般的光辉。

    同时间,还散发着一股令狗心惊胆战的气势。

    不同于面前女娲的如渊似水一般的深不可测,而是那种毫不掩饰的炽热爆裂。

    好像一眼不合,便要干死你的那种无敌之志!

    “此羽毛的主人,很是不凡,有大恐怖。”

    不由自主的吞咽了下口水,黑皇心中下了这么个定论。

    继而,一可难以按下的想法便是在脑海中升起。

    “这位娘娘,怕不是要寻那段德挖这位存在的墓吧!”

    下一刻,足以让其震撼的言语从面前女娲口中传出。

    “此羽的主人是为上古年间妖族大帝,当然其现在已然是身陨于无尽岁月之前,就连名字亦是成为了禁忌不可言说之物。”

    “而我现在所需要的,便是让那段德,为我寻到他的一件遗物。”

    “此事如何?可能做得!”

    “做,他肯定能做!”

    黑皇无比果断的答应下来,连连点头。

    虽然不知道答应下来有什么好处,但如果不答应的话倒霉的一定是他黑皇啊!

    死道友不死贫道,对不住了无良道士。

    心中歉意的想着,双爪中忽然一烫,让他一个机灵。

    起身间,突然发现自己已然是回到了自己的身体当中。

    下意识的往爪子上一看。

    赫然间,那半道残羽,似是镶嵌一般,正在其上。

    黑皇顿时原地蹦起三丈高,口中大呼道:“无良道士,来活了!”

    然而下一刻,它便是目眦欲裂。

    狠狠的盯着那在下方大块朵颐的胖道士,飞速扑身而去。

    同时间,嘴里还大喊着:“放下,别动我的烧鸡!”

    ......

    洪荒,无边冥土中。

    血海岸边,浪潮翻涌。

    有千丈金身法相显化,引来无数似是虔诚的游魂,恍若飞蛾扑火一般向其投来。

    继而在他们一脸释然中,灰飞烟灭,完全的消散于人世之中,再无了转世投胎之机。

    法相面露悲悯,似在感伤。

    但其动作却是不停,反而更为剧烈了几分。

    一时间,金光大作。

    那不断翻涌的血海,竟然也被其威势一时间驱退些许,露出了红褐腥臭的岸底淤泥。

    而在隐隐中,又有一些看不清莫言似是人一般的存在,在血海之中挣扎,渐渐要浮出河面。

    地藏那悲悯的脸上忽然露出一点喜色,正觉的在如此争分夺秒中,将要大工告成之时。

    忽的,一道无比恐怖的幽暗光华,自遥远处而来,轰然落下。

    轰隆隆!

    溅起无数血水飞扬,同时间那金身兀自一暗,断了神通。

    竟是让那就要被度化的大阿修罗给逃跑了去,重新得了自由。

    冥土雾气消弭,一道风华绝代的身影,缓缓从耀眼之处现身,面对着那千丈金身。

    脸上毫不掩饰的怒色洋溢,面色不善。

    而此人,赫然就是身掌六道轮回之力,在冥土中便是圣人一般存在的后土。

    面对着飞速赶来的后土,地藏方才那般笑容尽数消弭不见,只剩下了一脸悲悯与疾苦神色。

    “娘娘还请息怒。”

    地藏金身抬起山岳般的手臂一推,以大法力抵挡住了后土娘娘的含怒一击后,赶忙如此言说。

    此时此刻,后土虽然没有完全运转轮回之力,但此般一击之力,却也是实打实的有了天道圣人的实力。

    然而就算是如此,那地藏显化的金身竟然也未能被镇压,反而是被其轻易抵挡下来。

    有此可见,其实力绝非表面展现出来的那般寻常准圣修为。

    后土的眼神中诧异神色一闪而逝,继而看着地藏,分外冰冷的说道:

    “平日里我不曾管你与冥河二人如何争斗,但今日你所做之事,却是过了。”

    “轮回权柄不可轻触,是何人予了你胆气,让你竟敢在我之冥土中,肆意操控游魂,定下他们的命数?”

    “嗯?”

    后土的一字一句仿若是化作了天地大势一般,字字如山,句句成海。

    直接是负压在那金身之上,只叫其承受不住,不断的缩小。

    片刻间,就已然是消弭了三分之一左右的大小。

    其威势,可见一般。

    “娘娘且慢,在下不过是不忍见这般魂儿终日游荡在无边冥土之中,难得转世轮回之机,方才一渡他等,让其感悟吾法,得见极乐。”

    “此非祸事,实乃有益冥土之道啊!”

    “更为,顺应天道之事啊!”

    地藏双手合十,分外诚恳的说道。

    天道做不了假,他向天道发下大宏愿从而得到的力量也做不了假。

    此般只是听从二位教主之言,在度化那阿修罗众成为西方八部天龙众时,略作尝试下。

    随着那茫茫多的游魂在极乐中消弭,天道顿时有了反馈。

    无数岁月里难得松弛的道行,在此时间竟然有所见涨。

    这般,就更是让他更是坚定了自己所走道路是为正确的决心。

    地狱不空,誓不成佛。

    魂灵转世难求,那便渡他们往生极乐。

    这般,亦是他大宏愿的践行。

    “好一张能言善辩的巧嘴,我倒是要看看你的道行,是否能和你的嘴一般硬气!”

    后土闻言,脸色更是阴沉了几分。

    如此不把她放在眼里的言论,却已然是触及到了她的底线。

    今日,必然是要于这地藏做过一场。

    一场难以消弭的大战,便要一触即发。

    而就在某个无人注意的角落里,一道身影一闪而过。

    几若微不可闻的身音悄然响起:

    “还好,来的尚且及时,未错过最为精彩的部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