翠翠小说

手机浏览器扫描二维码访问

136、拦路同往冥土,算计成空的准提

    循着心头里冥冥中的感应,李桐坐在客栈之中,遥望天穹。

    视线好若是贯穿了九重天阙,落于那天外银河之上。

    通过互为同源之体的通天魔功,亦或是这狗系统给他一点提示。

    在隐隐约约之中,他却是察觉到了那通过自己这一次次抽奖而寻到空子,来临到这洪荒大帝的女帝踪迹。

    其人,  此时当是在那银河外无疑了。

    “不过,为何会是在那里,还有何时嫦娥也被其种下了道标?”

    似笑非笑的青铜面具被抛起又落下,去了方时的无穷惊疑。

    此时间,他心中则是开始思索内里之事。

    而此番不经由他所掌控,冒然出现在洪荒大地上的狠人女帝,  又会掀起怎样的风波?

    三处道标地点,  她偏偏选择了降临在天外银河之中。

    若说其中无事,没有深意,那李桐是定然不信的。

    倘若真是如此,那她大可以直接随着抽取降临到客栈之中

    通过他,来慢慢了解洪荒之事。

    而非是像现在这般,不告而别……

    目光幽幽,他望着眼前不断翻滚的金色海洋,轻道一声:

    “系统啊,果然你也是个不靠谱的。”

    今日他所抽取出来的是女帝真身尚且还好,此时的她早就不似尚未成仙那几世的那般凶厉。

    有了无始、叶凡、荒天帝等人作为战友相伴随,也是稍有安稳。

    但倘若他下次召唤出来的是那不死天尊呢?

    如果也是像女帝这般,自己跑出去,那说不得会在洪荒中掀起怎样的风浪。

    这样一想,他就不由的扶额轻叹。

    “脑袋痛啊!”

    便在这时,脑海里一股信息兀自传来,  让他面上一僵,  出现几许尴尬神色。

    「此番召唤之事为那异域几大强者谋划,  特意将其送入洪荒中来,  但一切却也都在掌握之中。」

    「只是限于说书人实力弱小,方才出现此般状况。」

    「目前已然修正,无有下次。」

    “啊…这……”

    李桐诺诺几句,终究还是无力反驳,败下阵来。

    “得嘞,您说什么便是什么吧。”

    这般想着,他便是准备自回了屋中,将那苍天霸体给炼化了。

    既然修为道行不足,那便好生努力修行就是了。

    至于那尚在外流浪的女帝,那般大人物,是他小小仙台修士能操心的?

    祭道、祭道!

    堪比斩三尸成道的圣人,实力远超那些天道圣人。

    只消她不做出什么天怒人怨的大事,惹来鸿钧道祖,想来在这洪荒世界里,是足以横行霸道的。

    就算是一不小心和那通天圣人对上,但在诛仙剑阵不出的情况下,也是奈何不了女帝。

    且去看吧。

    等她将洪荒世界看遍了,想来自会回到客栈中来寻他的。

    毕竟,她的来意李桐可是了解的请清楚楚。

    日后想要回归那般世界之中,却也是得来非寻他不可。

    这般想着,李桐忽然间就是乐了起来。

    原本正忧心自家身边没有真正顶级的强者存在,  即便是顺利的和通天圣人达成了约定。

    但其内心里,  怕也是对他所谓的祭道以及祭道之上,还是将信将疑。

    但现在有了女帝出现,便就不怕他怀疑了啊!

    真人现在你面前,还能有什么说法?

    这样一来,他在此番约定中就也不会全然的落到一个辅助者的位置上。

    而是,真正的有了资本,在这场以天地众生为棋子的博弈中,做一执棋人。

    一念及此,李桐不由的嘿嘿一笑。

    去了方才因为女帝未曾出现在客栈里的惊疑与几分怨气。

    却是,正视了自家的存在。

    他与这些异域来客,可是没有所谓的上下主仆关系。

    所能仰赖的也仅仅只有将他们带来此方世界的一份缘法罢了,没有更多。

    不过,仅仅如此,也是够用了。

    脸上露出一抹难得的笑容,李桐起身遥望,视线渐渐回落。

    继而,竟然是垂落于大地之上,欲再往下。

    心头在转瞬间明了,那位女帝,动了!

    再回想到方才通天教主在交流间,和他提到的冥土似有乱像之事。

    李桐当即知晓,这位女帝大人啊,怕不是去凑热闹了。

    “这样也好,观摩一番洪荒仙神对战,说不得能让女帝更好的认识到自己的实力所在。”

    “非是坏事!”

    洒扫一笑,他起身往自家屋舍里走去。

    却是不准备再多操心了。

    幽幽冥土之下,在此时能起了什么乱子?

    不就是和接引、准提两位圣人一脉相承,厚着脸皮发下大宏愿。

    号称地狱不空誓不成佛,似是狗皮膏药一般赖在冥土不走的地藏。

    又生了什么祸事呗。

    但有背靠轮回,身比圣人存在的后土娘娘坐镇。

    想要在她眼底下搞鬼,光凭那一位,却还是不够份的。

    其背后有谁撑腰,便也就是不言而喻了。

    脸上笑意盎然,李桐缓步而去。

    此般事情,方和李桐有了约定的通天教主。

    恐怕是,并不会坐视不理啊!

    ……

    正如李桐所想的一般,此时的通天圣人离了那客栈中后,并没有一路回到那碧游宫道场之中。

    而是轻拍着坐下奎牛头颅,带着几分坏人好事的笑意,轻声道:

    “牛儿,且不急忙回山,先往那冥土血海一行。”

    “我们啊,也去凑凑热闹。”

    “好嘞,掌教大老爷!”

    奎牛闻言,便是瓮声瓮气的回道。

    继而,身下四蹄轻踏,轻起青云载着着牛儿与身上的通天道人飞速而去。

    只是着奎牛却是在心中暗暗有些奇异,今日他这掌教大老爷分外的不对劲啊!

    往日里,几若不会走出碧游宫。

    不是在参悟法门,便是给门下弟子讲述修行大道。

    就连他这名义上的坐骑,都是不知道有多少年岁月未曾履及这洪荒大地了。

    那能想到今日,掌教大老爷竟然是心血来潮下特意来了这凡俗小小一客栈中。

    还专门是为了听那说书人,说书?

    虽然一番光景下来,他只觉这说书人有些门道,分外不俗。

    搞的他此时也是挠心抓肺的,只希望名义圣人再来此处。

    他也好,能够蹭书听。

    但现在又要往那冥土血海中一行,就着实是让他有些捉摸不到头脑了。

    那鬼地方又有什么?

    倒是有个杀人不沾因果的疯子,和一个念经的光头,却也无趣的很。

    眼中光彩闪烁,一念之间,他却是心思千百转。

    继而,就被一个扣指敲在牛头上。

    发出了邦邦的沉闷声响,一道悠悠话语传来:

    “好生赶路,兀要胡思乱想。”

    “不然,却是要赶你带着九叶回返金鳌岛上,熟络诸位师兄了。”

    奎牛当即头颅低下,埋头赶路,不敢胡思乱想。

    见此情形,通天淡淡一笑,转身和乘在云头上的九叶说道:

    “好叫徒儿你知晓,不算上你吾一共收有四位嫡传弟子。”

    “一为多宝,一为金灵,一为无当,一为龟灵。”

    “余者入室弟子凡凡,其中出色些的有赵公明、三霄之列。”

    “这些,你日后见了当要唤上一声,毕竟我等截教被人诟病尽数是一群被毛戴角、湿卵化生之辈。”

    “这般礼法,还是要有一些的。”

    “至于余下不入门墙者,你却是无消去理会,免得与人置气,坏了修行。”

    这般说着,就见一旁那般如剑版挺立着的九叶,面容上闪过一丝困惑与忧虑。

    但还是颔首应道:“徒儿晓得了。”

    但在内心里,却是暗暗想着,只消到了那什么劳子碧游宫里。

    便是寻个仙气充盈的地界好生修行,争取早日能够帮到先生。

    至于那些什么师兄师姐听来就让人头大的东西,还是谢绝不近的为妙。

    这般神色,自然落于通天教主眼眸之中。

    他也不显异色,只是心道好一颗赤子之心。

    对于这偶得的佳徒,自是越看越顺眼。

    一路飞驰,正当奎牛要以神通遁入地下,往那冥土而去之时。

    忽地,前方出现一物阻拦。

    那却是一凭空旋转不断的金色连台,滴溜溜的散发着神异的金光。

    下一刻,一个看似干瘦平凡的道人兀自出现在莲台之上。

    只是不禁意间对视一眼,奎牛便仿佛在他那眼中瞧见了万千世界生灭。

    一时间,沉入其中,失了思绪。

    便听,那道人悠悠一道:

    “我却是与通天道友分外有缘,竟也能在此相遇。”

    “就是不知道友此行欲往何处?”

    “呵!”

    通天道人毫不掩饰对其的不喜之色,衣袖一甩,朗然道:

    “冥土!”

    “怎滴,道友还要阻我不曾?”

    闻言,接引悲苦的面容上流转几丝苦笑:

    “道友说笑了,我怎会如此?”

    “不过我此行亦是欲往那冥土一行,不若你我二人同行,一道而去。”

    也不显其它神色,反而出言相邀同行。

    通天道人脸面上露出一抹讥笑,如何能不懂这接引言语中的意思。

    无外乎,怕他出手坏了他们的布置,故而方才会再此现身。

    名为同行,实则是想看住他。

    “自无不可。”

    衣袖一甩,通天教主冷声道。

    继而,垂眸看着自家身下那不争气的牛儿道:

    “你这惫懒憨货,平日里叫你好生修行你不愿,现在竟被人一眼摄了心神,真真丢脸!”

    “回返之后,自去静诵黄庭三千遍。”

    “知晓了。”

    奎牛神情低落,无奈应道。

    驾着遁光,向下而去。

    接引道人看着此番场景,面皮抽搐一番,心中兀自叹息一声。

    继而,跟了上去,一道同行。

    ……

    九天之外,混沌,蜗皇宫外。

    女娲娘娘一脸寒霜的站立于虚空之上,身边无尽功德之力氤氲成海,抵御着那不断袭来的混乱风暴

    而他面前则是满脸笑意的准提道人,身后七妙宝树垂下神光无量,将其护持在内,不受外劫侵扰。

    “女娲道友请留步!”

    准提道人笑吟吟的对面前女娲一道,将她脚步唤停。

    “贫道此番前来,却是为了和道友做上一番交易。”

    “交易?”

    女娲绝代的容颜上,此时冰冷一片。

    任由何人被不由分说的被恶客堵在自家门口,此时间恐怕都不会有几分笑意。

    更何论,她是圣人啊!

    被人堵在自家道场之外,明明是强压之举,但那恶客却偏生的还要露出一张令人作呕的笑容。

    着实是,让人无比生厌。

    缓缓按下心中的那股厌恶情绪,她冷声道:

    “不知准提道友所言之交易,是为何事?”

    “竟然这般急切,不惜得将我拦在如此之地。”

    “哈哈,事出紧急,道友莫怪。”

    “好一个事出紧急!”

    女娲一口银牙几若咬碎,心中愤恨不问而起。

    从远古之时,这二人苦苦求得伏羲可怜,让于他紫霄宫中圣位。

    再到前番暗中施展下作手段,让那凡俗帝王亵渎自家神像。

    直至眼下,将自家拦截在蜗皇宫外,大言不惭的言说交易。

    一桩桩,一件件。

    尽数都浮现于女娲脑海之中,愤恨之情越发起兴。

    便听,那只叫人万分生恨的准提道人清笑着,缓缓说道:

    “我曾听闻女娲道友手中,尚且余下一枚当年补天时所用的七彩石,是也不是?”

    “之前是,但现在却不是了。”

    女娲心中不由一动,暗道他竟是为此而来。

    但必物并不稀奇,也不知他又有个算计。

    这般想着,却依旧没给他几分好脸色,只是这般冷声说道。

    “哦!”

    那准提道人原本胜券在握的神情忽的一边,起了几分惊诧。

    此时也顾不得再做姿态,赶忙问道:“道友此话,何解?”

    “呵呵。”

    女娲见他这般慌忙神情,忽的便是心情好上了几分,转言道:

    “今日之前,那石头自然是在我等手中的,但……”

    女娲莞尔一笑,看着准提渐渐变黑的脸庞,笑道:

    “今日通天师兄喜收佳徒,我将此物作为贺礼,增予了他那徒儿。”

    “道友你,却是晚了一步。”

    “竟也如此?竟也如此!”

    准提听闻一言,兀自失神,竟然是分外失态的喃喃自语。

    片刻之后似是察觉到了自己的失态,掩去脸上失落神色,略一说道:

    “倒是不知通天道友又收得佳徒,当喜、当喜,哈哈。”

    尴尬一笑中,准提匆忙和女娲告别,遁行而去。

    只余下女娲一人独立在虚空中,看着他焦急远去的身影,莫名的竟有几分快意。

    “啧啧!”

    虽不知这二人又想借她这七彩石来做何用处,但难得见到准提吃瘪。

    她却是,心中欢喜的紧。

    “不过,洪荒形式骤变,我也不能就这般坐观不动了。”

    一念起间,眉头皱起,她急匆匆的归了蜗皇宫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