翠翠小说

手机浏览器扫描二维码访问

134、共商封神,首次金色十连

    “好。”

    通天颔首,未见意外神色,当即便道:

    “那便回转到方才的话题上,此番天地大劫来临,本因是我等三教共签那封神榜。”

    “但西方二人以西方贫苦之由推脱,我那元始师兄又言他之弟子个个品性高洁,不该上那封神榜上应劫。”

    “但!”

    通天的脸色稍沉,  带着几分怨气道:

    “但我截教弟子何其无辜也,就合该他们去上那榜单,日后难得自由不曾?”

    “我却是咽不下这口气,便是要与他们做过一场。”

    “就也不知,小友是否愿意同我联手,助我截教弟子度过此番劫难?”

    说着,  他带上了几分笑意:“要知,我碧游宫中那些不成器的弟子何其三千,  若小友应下,那他们想来都会来此捧场。”

    “亦是,愿意听闻小友说书的。”

    “嘶!”

    李桐心中一颤,不由的咬了下舌头。

    这番,通天圣人却是拿捏住了他的命脉,知晓他所渴望的东西是为什么。

    一双重瞳不显丝毫惧怕的对视向他,李桐忽的轻笑出声:

    “圣人都这般相邀了,我若再做拒绝,却是有些让人生厌了。”

    道了一句,李桐端杯饮茶,垂眸间掩饰自己眼神中一闪而逝的惊讶。

    他可以很确定的知晓,通天圣人必然是瞧看出了什么,方才有此一条件说出。

    或许他并不能仔细的明了听客所产生的人气值,对于李桐是何等重要之物。

    但显然,  隐隐中察觉到了此事并不简单。

    一位分外强大的异域来客,  到来洪荒之后什么也不做。

    只是开了一件客栈,  为洪荒世人讲述那般异域故事,而没有其它索求。

    这般事情说出去,  又有几人会相信?

    诸位仙神每日雷打不动的观看李桐说书,可不单单是为了那方异域的道法脉络啊!

    他们更想的,却是弄清楚李桐这个神秘人物的真正目的。

    洪荒中的仙神们,以及诸位圣人,并非是傻子。

    如此思量着,既然逃不过,那李桐便断然决定插手其中,争取可以浑水摸鱼,获取一些好处。

    于是乎,就是转言问道:“那教主可曾想过,如何逆转天地大势,保全截教门徒?”

    “哼哼!”

    通天教主冷哼一声,目光之中闪过些许郑重神色,缓缓道:

    “西方那两个自已为隐藏的极深,算计的巧妙,但我却是早有猜测,此番大劫不过是开端罢了。”

    “其目的,无外乎将我之教统破灭,  瓜分弟子,  继而......”

    说道这里,他突然停顿了一下,  眸光轻暼向上,似是穿越了无数空间、顺着时间长河而下。

    见到了,遥远的未来。

    幽幽道:“继而,在下一个天地大劫中,实现其西方教大兴的愿景罢了。”

    “而我那原始师兄,你若说他不知那两个这般谋算?”

    “非也。”

    “只是其生性便是如此,自以目光高远、不落于下,但其实就是个目光短浅之辈。”

    “此番劫难,我那截教若是没有好下场,他之阐教却也别想逃得了好。”

    通天这一番言语仿佛积攒于心中良久,此时说罢,只觉一阵宣泄般的痛快感觉浮现于脸面之上。

    而李桐则是在心中啧啧称奇:“这位通天圣人,道也不像是外界所传那般性子桀骜,不善谋划之人啊!”

    “瞧这一番剖析,其不正如原本历史轨迹一般,差错不大。”

    封神一役后,通天教主被道祖困足紫霄宫,截教门人除了身死上那封神榜的。

    余下之人尽数被暗中谋算的准提、接应二圣打包带回了西方教,统称红尘三千客。

    便是那原始天尊的阐教,亦是如其所说一般,没有讨了好。

    副教主燃灯叛教,还顺便带走了十二金仙中的三位,一并入了那西方教中,成佛作祖。

    纵观这封神一劫中,几乎没有什么付出,但却赚的盆满钵满的,就也只有那西方教了。

    如此,倒也怪不得通天圣人对这二人表现的一副如此厌恶神清。

    却是他,早已经看透这两个的谋算。

    感慨一番圣人果然是圣人,不可以外界凡俗传言相待,便是笑道:

    “教主一番言论,剖析的却是分外清晰了。”

    继而言说:“便是依我所看,此番大劫之中,关键并不在于截、阐两教弟子在凡俗的争锋。”

    “而是,在于看好、盯住那西方二位圣人,兀要让他们搞什么小动作。”

    “此番,方才是重中之重。”

    “哦!”

    话音防落,通天圣人眼中露出几许精光,瞧着李桐越发顺眼起来,轻声道了一句:

    “此言大善,关键之处便是在此!”

    “既然如此,事情就变得简单了。”

    李桐轻拍手掌,笑说道:“西方二位所谋划一切,皆是在向天道实现其当年成圣的大宏愿。”

    “而这宏愿为何?”

    “无外乎,大兴那西方教罢了。”

    通天教主神色陡然一变,眼露几分犀利精光,以及些许意外神色。

    眼前此人,对于洪荒的了解,恐怕比他想象中的还要多啊!

    而此般言语一出,却是要挖那二位的根基,让其圣道不稳。

    眼睛不由自主的眯缝起来,带着几分郑重道:“小友此言,却是醍醐灌顶,我却是知晓日后该如何做了。”

    如此道上一句,心中起了几分喜意。

    如何去做?

    无外乎,西方二圣大力谋算的,他去搞破坏;西方二圣极力阻止的,他去支持鼓励。

    如此,简单的很。

    至于说,这般做会不会导致这二位的谋算成空,教派破灭,乃至于跌落圣人之位?

    那些,却是于他通天何干!

    死道友不死贫道。

    而且可以料想到的是,他若不做反抗,任由事态发展,最终倒霉的必然会是他自己。

    到那时,道统破灭的可就是他通天了。

    谁有会来可怜他?

    听到通天教主这般言语,李桐亦是像狐狸一般轻笑起来。

    和圣人说话就是简单明了,无需说的太过明白,稍微一点,便就能彼此知晓所指之意。

    这样啊,却是省下了很多事。

    而两人之间的约定便在此时就算是正式的立下了,但日后要是个如何行动,怎么个阻挠西方二圣。

    那却就又是另外一方面的事情了,尚待商榷。

    但只要大家意见得到了统一,心照不宣下,自是好成事的。

    通天教主所看重的,无非就是李桐可以将那些异界强者带到洪荒大地的神通,可以在关键时刻扭转战局。

    而李桐所在意的,却是他那截教众仙啊!

    那些躲在犄角旮旯里的宅修不算,剩下的人只消能来他这客栈里五成。

    那他这每日所获得的人气值,不得打着滚往上翻?

    这啊,这就叫互惠互利,皆大欢喜。

    一人一圣,各带笑意的对视一眼,一切尽在不言中。

    旁边在这两人开始商讨之后,便一直不曾插话言语的女娲,此时内心之中并不平静。

    看着这和平常表现分外不一样的通天,她心中骤起波澜。

    眼前两人言笑晏晏的样子,分明就是像极了一大一小两只狐狸,哪来的往日那般桀骜不通谋算的模样?

    不过,她却是在隐隐之中对于两人的这一举动,并不看好。

    “此番劫难是天地大势,截教注定要成为牺牲品,即便他们二人联手,怕也难以抵挡。”

    “除非......”

    女娲骤然想到,李桐方才言说在那异域中存在的恐怖之人,祭道之上的存在。

    但随即心头一笑,只觉不可能。

    先前他以莫名神通在道祖不注意间将那异域强者带来洪荒中便罢了,但在此时道祖知晓的情况下。

    又如何能轻易办到?

    更何况,那般几若是超越了圣人层次的存在。

    道祖,又岂能坐视不理?

    她女娲却是不相信的,故而对于这两人所谋算的事情,却是有些不看好。

    在李桐不能将异域强者带来洪荒的情况下,光凭通天一人,如何抵挡其余圣人?

    即便她作壁上观,不加入哪一方的行列里。

    通天,怕也是不曾的。

    “唉......”

    心底叹了口气,微微摇头。

    不过虽然她心中分外不看好,但也不会出言规劝这二人,更不会将他们之间所言告知其余圣者。

    既然决定两不相帮,那就要坚持到底才是。

    不然的话,她势单力薄下,恐遭灾祸加身。

    如此思量着,便见通天已然和李桐言说完毕,两人脸上带笑,此时正在告别。

    谋算敲定,自然不适宜多留。

    九叶虽心有不舍,但通天道人拿出来的诛戮陷绝四仙剑的诱惑属实太大,她又有信心在观摩一段时间后。

    再度完善自己的草字剑诀,让其再度蜕变,真正成为无上之法。

    而且,以她目前的修为留在李桐身边也起不到什么大的作用,还不如随通天离去,好生修行。

    如此的话,日后方才能更好的帮到李桐。

    “先生,等着九叶!”

    心中如此一念,九叶神色兀自坚定起来,将一枚承载着草字剑诀的苍翠叶片交由李桐手中,便是头也不回的随通天离去。

    倒是女娲圣人未曾像往日一般,着急离去。

    此时间,正是悠闲的饮着茶水,目含深意的看着李桐。

    片刻之后,她轻声道:“小友,你这偌大的道场里,茶水却是有些差了,改日我带些许灵茶来,权当做是听书的礼物了。”

    “毕竟,镇元子那老儿都送上了两枚人参果,我却是不能被其小瞧了去。”

    “娘娘笑言了。”

    看着女娲似笑非笑的神清,李桐倒是颇为淡然的说道:

    “那位镇元子大仙特意送我两枚人参果,我却也是有些意外了。”

    “这般事,娘娘还是莫要再提了,您能来听书便是对我最大的鼓励了。”

    “果真如此!”

    女娲目光一凝,似有所悟的一语。

    “得,又露馅了!”

    李桐心中暗骂自己一句,然后飞快的转移话题:

    “对了娘娘,我瞧您送于九叶的那块石头,它好似......”

    他连带着好奇,似是有些拿不准一般。

    “哦。”

    却见女娲丝毫不在意的说道:“一块七彩石罢了,昔年我补天剩下来的小玩意罢了,不值一提。”

    “那......这。”

    李桐脸上出现了一丝纠结,似欲问、但又有些犹豫。

    下一刻,神清一定,咬牙说道:“那敢问娘娘,这石头您可曾还有?”

    “那到是没了。”

    女娲起了些许诧异:“你问这个干什么,莫不是你亦想寻一块玩耍?”

    她面露思量,继而道:“那却是有些难了,此物虽不是什么稀奇的灵物,但却是被我当年搜刮了干净。”

    “此时洪荒之中,怕是再难觅其踪迹了呦。”

    “完了!”

    李桐心中哭泣:“我的大圣爷,竟然被我给玩没了。”

    见李桐脸上一副哭笑不得怪异神色,女娲露出些许奇异神色,便听他道:

    “无事无事,我只是一时好奇罢了,娘娘见怪。”

    “这般嘛......”

    女娲轻道一声,看向他的神清有些古怪,却也不好在做追问。

    只是道:“我那灵珠子,可是曾来过你这客栈中?”

    “灵珠子?”

    李桐一愣,随即反应过来她说的是谁。

    “娘娘是说哪吒吧,他确实曾来过我这客栈中,不过昨晚便是和孔宣道友一道离去,此时也不知去往了何方。”

    他摇摇头,对二人也是有些无奈。

    “和孔宣离去了,如此吗。”

    女娲轻道一声,继而抬首看向李桐:“李小友,今日时日不早了,我便先行告辞了。”

    李桐淡然一笑:“娘娘慢走。”

    再抬眸时,桌椅四周已然空旷一片,早已无了那佳人踪迹。

    只是耳边忽然传来几许悦耳之声:“你且放心,今日之事,决不落于第四人之耳。”

    却是,犹怕李桐不放心,特意言说一番。

    “啧,女娲娘娘!”

    李桐笑着摇头,抬起茶杯呲溜了一口茶水,满脸笑意道:“却是有些意思。”

    当你真切的直面了圣人,并且语气交谈之后。

    方才会发现,圣人却也是人,亦是有着自己的喜怒哀乐乃至于种种思绪,甚至于某种程度上来说,其情感更甚于寻常之人。

    而非,单单留存在人们内心之中那般威严,近乎于天一般无情存在。

    毕竟,像是道祖以及太上老子那样一脉相传的。

    亦是少数。

    圣人里,不愿变得无情无性,失去自我的,还是占据了大多数。

    将脑海里往日对于圣人的刻板印象更新一番,李桐一边饮着茶一边思考着往后的路。

    和通天教主的谋划已定,也就是意味着他彻底的走向了原始、准提、接应三位圣人的对立面。

    甚至于,在紧要关头时还要加上个太上。

    这,便是四位圣人了。

    即便教主有诛仙剑阵这般大杀器存在,但于他而言,属实也是压力山大啊!

    “唉,且走且看就是。”

    李桐将这般空长他人志气灭自家威风的念头打消而去,振奋起来。

    距离最终决战时日尚早,他又足够的时间发育。

    更可况,得了教主承诺,碧游宫里群仙想必不日便会来他这客栈里听书。

    想来那时,就又是另外一番光景了。

    随意畅想着往后人气值想流水一般哗哗入账的场景,李桐默默注视向此时自家的库存上。

    其上,赫然写着:

    人气值:一百零一万。

    不多,仅仅是一个小目标的百分之一。

    但对于此时的李桐而言,却已然是前所未有的巨款。

    至于如何花?

    呵呵。

    昨日忍着瘙痒难耐不去抽奖,便是为了今天的十连啊!

    “金色奖池十连,我李桐,来了!”

    心中激愤骤起,面前只有他能看到的画面里。

    庞大的人气值在一瞬之间被清空,下一刻无边无际的金色海洋浮现,像是饵料一般的光点自天穹纷纷落下。

    无数宝物化作的鱼群,沸腾了!

    “来吧!”

    李桐眼睛一眨不眨,死死的盯着眼前虚空,期待着未知的奖励。

    「锚定世界:大帝传,金色奖池十连,开始!」

    难得的,够系统竟然给他加了感叹号。

    不过此时李桐了来不及注意这般异常了,他全部的念头都投入到了此次抽奖中。

    不成功,便成仁。

    “来了!”

    心中大呼一声,视线里无形的大手已然是从深海中抽出,手掌摊开。

    令人心醉的金色光芒,在兀自闪耀。

    「悟道古茶树叶(金)??3」

    “呃。”

    李桐激动的神清一滞,喝了其泡的茶水之后,可以助人领悟道意的悟道古茶树叶?

    若是完整的悟道古茶树也就罢了,你这区区一片树叶也来凑什么热闹,还一次就是三片。

    他有些无语,白瞎了三次的抽奖机会,这可是三十万人气值啊。

    强惹着心痛,将这三枚“金”树叶收下,李桐再度在金色海洋中探索。

    「混沌石一块(金)??1」

    “咦!”

    李桐眼前骤然一亮,这个混沌石有点说法啊。

    这玩意应当是无始大帝从化仙池子里捞出来,内有圣物被其祭炼成了无始钟的存在。

    这般神奇材料,足以可见其珍贵之处。

    但李桐现在想的却不是将它沉入自家的苦海里,祭炼成一把属于自己的极道武器,他是在思索着。

    若是将这混沌石,放在那花果山巅,还能不能孕育出猴子来?

    脑海中思绪流转,眼里禁不住出现跃跃欲试的神采。

    倒不是他怕因为弄没了猴哥从而和佛教结下因果,他只是单纯的不想猴哥消失罢了。

    毕竟补天石是石头,混沌石也是石头。

    差别,应该不大吧?

    补天石里能长出猴子,没道理混沌石里长不出猴子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