翠翠小说

手机浏览器扫描二维码访问

133、祭道之上,堪比道祖的恐怖存在

    看着眼前两位流转着些许奇异神色的圣人,李桐也不好再搞那吊人胃口的套路。

    便道:“想来两位圣人,业已瞧出,我先前唤出来的那些好友,包括九叶,都非是洪荒中人,而是那方异域之中的人了吧。”

    “不错!”

    通天淡淡点头,  并未漏出丝毫诧异神色。

    这般事情,早已经是众多仙神间心照不宣之事,不是隐秘。

    即便之前李桐从未曾主动说明,但种种细节表现下也足以证明。

    随之看着李桐,开口道:“尤其是小友上次唤出的那荒天帝,一身实力即便是准圣巅峰,怕也难以何其匹敌。”

    “啧啧。”

    难得的,  竟然从一位圣人口中听到这样啧啧称奇的动静。

    “但他却是未曾踏足圣道,  我一直很是好奇,在那另外一方世界中,他的实力境界,又是个何种说法?”

    纵然得了闻仲些许的消息,但摄于其本身的修为不足,得到那些并不足已让通天圣人满意。

    而今李桐愿意为他们驱散迷雾,自然是乐意得见。

    此时此刻,女娲也是一双美眸看着李桐,眼中神色流转,不知有有何思绪。

    但想来这时她心中,亦是十分好奇,关于那另外一方世界的大道之路。

    便听,李桐悠然道:

    “其实无论那方世界,修行境界一说,  都是大同小异,其中至关重要的还是其中的道,  所延续的理。”

    “在那方世界之中,  其不单修精气神衍三花,  也不只练体魄,肉身无敌,而是......”

    带着一丝坦然笑意,李桐看一眼面前二圣,言说不停:

    “而是修人体秘境!”

    “一切,都将从轮海而起。”

    “果然是轮海秘境吗,这些莫名出现的修者全都是来自于那方东荒世界之中,就也不知,你呢!”

    听到这里,女娲与通天二位圣人,皆是不由自主的微微眯缝起眼睛,心中原本尚还不确定的念头。

    此时,得到了肯定。

    随之而来的,便又是更大的疑惑。

    能够从另一方世界悄无声息的将强者带入到洪荒中的李桐,其身份真的只是那方世界中人那么简单吗?

    如果真是这般的话,那个阳神世界又该如何解释?

    一个恐怖的想法渐渐在通天心头升起,看向李桐的眼神愈发慎重起来。

    而此时,他们对于李桐口中的轮海秘境自也算不上是陌生。

    毕竟他现在所讲述的故事之中,便是三番五次的不断出现,让人忘记都难。

    将二圣细微神清变化尽数收于一双重瞳之中,  李桐不动声色,  继续道:

    “轮海秘境为一大境,其内存在四个小境界。”

    “自开辟苦海而始,涌动命泉,架设神桥,直到登临彼岸。”

    “而若是修行到了彼岸,终了了轮海一境的修行,下一境便是道宫秘境。”

    “修人体五脏道宫,韵养神灵,而当五大秘境圆满之后就会进入四级秘境,便也是修持手脚四肢。”

    “达到手脚通天彻地,举手投足间皆是有玄妙道术流转的程度,如此方为圆满。”

    “而后身登化秘境龙,攀爬九阶,圆满之后,脊柱化龙。在后便是仙台秘境,一旦修为达到了此步,那么就算是达到了凡俗的顶点。”

    “稍有些天资的修行者,走到这一步便算是到了头,若无天大机缘,绝无再进一步的可能。”

    “仙台秘境分为六个阶段,初等者可称半步大能,大约道行相等于洪荒中的练虚合道,当然只是道行,而非战力。”

    “再往上一步,便被人称为大能,而第三个阶段便可称王,修行到了巅峰,走上圣路,便是可以为半圣。”

    “圣路?”

    “半圣!”

    这般词句一出,顿时引得面前二人频频皱眉,神色中似有不悦。

    境界名称里带着圣这个字词,便足以说明其不凡之处。

    但他们却是能够通过之前境界的实力描述,知晓这圣非是洪荒之圣。

    在他们看来,那方异域中在如此微末实力时,便用此字,有些逾越了。

    但转念一想,既为两界,虽同为修者但所走道路不同,却也不能将这般罪责加到他们头上。

    这般称呼,只是让他们二人心生不喜,但也没有多言,只是静静听着李桐的讲述。

    “而若是修持到了第四个阶段,那便是完全的踏足圣人之境,初步走上了圣踏一路。”

    “再往上艰难修持,那便是圣人王,以及大圣了。”

    看着两人神色似有变,李桐还是多解释了一句:

    “好叫二位圣人知晓,这里的圣人,与洪荒世界中的圣人之间存在着宛若鸿沟一般的察别,他们的道行,最多堪称人仙罢了。”

    此话一出,二人眼中不悦神色方才舒缓了些许。

    “到了这里,那方世界中人体秘境修持,便算是彻底结束了。”

    “但若非是真正的天之骄子,也绝无可能修持道仙台四境,乃至第五境的圣人王,和再之后的大圣。”

    “能到这一阶段的修者,无一不是天资以及大气运加身者,方能成就。”

    “至于在仙台之上,则是那方异域凡道极致的战力,将其称呼为准帝,以及彻底在大道上留名的大帝!”

    “不过,即便如此,他们依旧未曾触及到仙的领域。”

    一言落,女娲眼中顿时神光流转,继而似是想到了什么一般,出言问道:

    “那,你之前曾言说的那些生命禁区里的至尊,又是个什么境界?”

    “准帝?亦或是大帝?”

    “嗯,倒也可以这么说。”

    李桐饮了口茶水,点头称是。

    但又飞快的补充了一句:“他们只是一群为了长生、为了成仙,而苟延残喘的至尊罢了,或许曾今是大帝,但却自斩一道躲在了禁地之中。”

    “只为了,期待成仙路的开启。”

    听到这话,女娲眉头一皱,而通天圣人不知为何竟然眼前一亮。

    似乎是李桐的这般言语,波动了他的某一根心弦,让他古今无波的心境产生了一点晃动,起了涟漪。

    自斩一刀?

    将自己的大帝道果斩灭?

    那是不是就类似于,洪荒之中消落顶上三花、胸中五气,沦为凡俗?

    “不不不,定当没有这般严重,不然的话,他们如何保证战力,一拼成仙路!”

    心头里这般想着,通天圣人思绪四起。

    “那我,是不是亦也可以斩落圣人之位?”

    “不为什么躲藏,只为重修,以力证道?”

    一时间,他只觉李桐的话给他打开了新的思路。

    ......

    “那之后呢?”

    女娲皱着眉头,目光盯着李桐,当即继续询问下去:

    “大帝比之洪荒世界中的仙神,又是个什么道行境界?”

    “金仙?亦或是太乙仙?”

    但只是见李桐缓缓摇头,事实显然不是她所想的那般。

    “大帝在遮天世界内,寻常只存在着万余年的寿元,一些气血充足的,可以活出三万年乃至是更为长久的时间。”

    “但那些,却是少之又少。”

    李桐叹了口气:“因为,每一位大帝一生几乎都在征战,能寿终正寝者少之又少。”

    “而他们的道行,则是对比于洪荒中的玄仙,乃至玄仙巅峰,但至于战力嘛.....”

    他忽而一笑:“那便是因人而异了。”

    此话落下,女娲顿时便是想起了当初那看似只有太乙仙修为,但却一人独战斗五位太乙金仙的安澜。

    不由的分外赞同的点点头,对于那方世界强者的战力,她却是分外认同的。

    但随即,还是又有好奇的问道:

    “既然大帝战力个个不俗,但为何他们之寿元,却是如此稀少,不过区区两万载?”

    她却是难以想象,这般在她看来或许就是打个盹儿的短暂岁月,竟然就是那些异域大帝的一生。

    “因为世界不同罢了。”

    李桐面色平静,淡然说道:“在洪荒世界之中,成就地仙便可以做到寿元无数,只消安然度过劫难,便无有陨落之机。”

    “而那方异域中长生物质有缺且不提,即便成就大帝却也仅仅是触及到了凡道的巅峰,而距离仙的层次,尚还是有些距离的。”

    听到这里,两位圣人不禁沉默。

    天道至公,有得必有失。

    极致战力的背后,所要面对的就是短暂若昙花一逝的寿命。

    而这般想来,那方异域中的仙,怕也非是那般好成就的吧!

    “当然了,这只是这条路在前期有别于其它修行直到的区别罢了,到了后面,殊途同归,最终还是不会有太多不同。”

    回答完了女娲的问题,李桐又接着讲述下去:

    “在我所讲述故事的时间段中,仙路已经是断绝,不过按照仙王安澜以及荒天帝的那个时代的描述。”

    “仙的境界,大致的可以化为几个阶段。”

    “第一,大帝历经九世,便是可以在红尘之中踏足仙道之境,而这个境界便被称作红尘仙。”

    “当然了,这个九指的是极致,亦曾有天资超绝之人,不过短短几世便是走上红尘仙道路。”

    “人与人之间,不可一概而论。”

    二圣似有了然的颔首,问道:“那这红尘仙,在洪荒世界之中,堪比何等仙神?”

    “金仙!”

    李桐果断无比,没有任何犹豫的道出。

    听到这两个字,通天圣人以及女娲都是稍有诧异,从大帝到红尘仙中的跨越,竟是如此之大?

    再一想那异域修者远超洪荒仙神的斗战实力,那其真正的战力岂不是可以一碰太乙仙了。

    这般想着,两人心中皆是若有所思。

    “红尘仙换做那荒天帝存在的仙古时代,便是为真仙,在超越了真仙之后,便是准仙王,再往后是仙王。”

    “其对应洪荒中的境界分别为,太乙玄仙,太乙金仙。”

    “而在仙王境,还存在着一个分外与众不同的级别,名为仙王巨头。”

    言说到此,李桐的眼神中开始闪烁其郑重的神色,缓缓道:

    “仙王巨头的实力,已然是远远超过了仙王,两者不在一个层次之中!”

    “那方异域无数岁月以来,能够到达这个地步的人,却是少之有少,估算的话,应当是达到了大罗金仙。”

    正说着,忽听通天道人幽幽一句:

    “那青帝,便是为仙王巨头了吧。”

    目光中带着几许别样的意味,道:“若非如此的话,他也不能轻易逼退那准提的善尸,须菩提。”

    “是,但却也不能这么说。”

    李桐闻言笑了。

    “哦,为何?”

    “因为那人却非是青帝,其名为青莲巨头,是为那仙古时代一无上存在。”

    “和后世之中的青帝有些关联,但却也非是其本人了啊!”

    通天本欲再问这两人间又有什么干系,但一见李桐那般神秘笑容,便知他不欲分说,便就做罢。

    但是,他心底里对于那方异域已经是升起了无尽的好奇,听着李桐关于那另外一方世界那些战力出众的强者的描述。

    更是,心起激愤。

    恨不得一朝得以身入异域,拔剑问道群雄。

    但此事,怕是一时间难以做到。

    通天道人压下心中想法,此时越发的对于自家那个师兄以及西方两个圣人之间的算计感到无趣。

    只想着快快庇护座下一众弟子安然躲过此番劫难,全了师徒之情谊。

    便是要脱去这般职责,一往混沌之中,探索玄奇。

    李桐自然不知晓他的一番描述,激起了通天圣人对于洪荒之外未知世界的探索之心。

    他自顾的说道:“在仙王之上,便是仙帝了。”

    “仙帝之境,跳出六道,万古唯一,时间长河恒定,过去、现在、未来全都不复存在。”

    “可炼制仙源,封印仙道高手,亦可弹指间毁灭一个界域。”

    “这,便是仙帝。”

    “那当初出现的荒天帝,可是仙帝之境?”

    女娲问道。

    “是!”

    李桐颔首:“但荒天帝亦非是其极限,踏足仙帝,就等同于踏足准圣,而准圣于准圣之间的区别,想必不用我过多赘述了吧。”

    二位圣人轻轻点头,他们都是从准圣之境一路修持过来,如何能不知。

    成就准圣,便意味着可以修习由鸿钧道祖传下来的斩三尸成道之法,差距便是从中而出。

    未斩尸的如何敌的过斩了一尸的,而后又有二尸、三尸。

    但这般......

    “唉,不想也罢。”

    两位心中无言,这斩三尸道路没点家底之人,着实是修持不起。

    每斩一尸便要以一品质不俗的先天灵宝寄托,三尸便是三件!

    那个家大业大的,能经的起门下弟子这般消耗?

    听闻不用斩尸便能媲美准圣,乃至超越准圣的修持道路,二位圣人都是起了些心思。

    但李桐接下来的言语,却更是让他们无比的震惊。

    因为女娲一问,牵扯出了超越仙帝的存在。

    只听:

    “荒天帝,这便是那个世界的巅峰吗?”

    女娲眸中亮起神光,看着李桐叙说:“如果是这般的,那方世界之中应当是不会存在媲美洪荒中我等圣人的存在了。”

    “是也不是?”

    “娘娘却是想错了。”

    李桐轻轻一笑,朗然一言:

    “倘若真是如此的话,那荒天帝为何要独断万古,站在时间长河上,保护后方的世界不受黑暗侵蚀?”

    “盖是因为,他还有大敌啊,足以超越仙帝存在的大敌。”

    “什么!”

    女娲陡然一惊,有几分难以置信的说道:

    “超越仙帝的存在,那岂不就是意味着是,圣人!”

    “没错!”

    李桐坦然点头,将这般隐秘毫不掩饰的道出:

    “在那黑暗源头,诡异高原上,存在着恐怖的强者,他们将超越了仙帝的存在,命名为:祭道!”

    “而到了祭道之境,便可以等同于洪荒中圣人。”

    “并且,有是等同于三尸圣人,而非依靠天地功德成道的天道圣人!”

    此话一出,女娲、通天教主,皆是神色一变,眼中神光兀自流转。

    就连李桐身后站着的,一言未发的九叶,此时眼中亦是流转奇异神色。

    “祭道?”

    这般怪异的境界之称,她却也是第一次听说。

    二圣脸上表情不动,强忍镇定,但内心中却是已然掀起惊天骇浪。

    盖因,不管是女娲也好、通天也罢,乃至于洪荒中除却鸿钧以外的所有圣人。

    他们无一例外,都是斩尸之道走了大半,最后借助天道功德,方才成圣的啊!

    都是,不知不扣的天道圣人。

    他们的战力,都是处于天道圣人的范畴之内,或因掌握法则以及斩去三尸的数量有所不同。

    但,距离完全斩三尸成道的圣人,差距极大!

    而当年第一位成圣之人,道祖鸿钧,便是没有依靠鸿蒙紫气,而是凭借着斩三尸之道成圣。

    更是在后来合道之后,实力强横了无数倍。

    作为天道圣人以及鸿钧弟子的通天和女娲,实在是再了解不过他们与自家老师之间的差距了。

    即便成就圣人之位,但在那位道祖的面前,他们依旧是升不起丝毫的反抗之心。

    值此一点,便足以可见一斑

    现在,李桐所言,那所谓的祭道之境,居然可以媲美斩三尸成道的圣人!

    这是何等让人惊骇之说法,何等难以置信之言论。

    一时间,二位圣人看向李桐的眼神都是带着一些疑惑,似在确认他言语的真假。

    李桐也不做解释,只是淡然的饮茶。

    光说言语确实是有些苍白,难以让人信服。

    但他现在也有没什么办法不是,总不能现在将日后成为祭道存在的荒天帝乃至叶天帝拉出来,给这二位瞧瞧。

    好让他们知晓,他李桐没有说谎吧?

    那般,且不说荒天帝他们愿不愿意,那也得看自家的钱包够不够宽裕,系统给不给他这个机会。

    至于现在,眼前这二位信与不信,那却只能看他们是如何想的了。

    反正李桐保证,自己所说之话都是字字属实,无有妄语。

    便听:

    “呼......”

    通天缓缓吐出一口气息,斟酌中缓缓对李桐道:

    “初闻这祭道之事,略有失态,倒是让小友见笑了。”

    “就也不知,李小友可有登临祭道的好友,能否将其唤出来,让我等眼见一番,亦或是,你......”

    通天圣人目光幽幽,看着李桐。

    “恐怕要让圣人失望了,我现在却是也不能将他们轻易带到洪荒中来。”

    李桐面色不变,轻言拒绝,然后道出了原由:

    “那般代价,便是我目前也有些承受不起。”

    “至于我自己?”

    他摇摇头苦笑:“我却是个仙台小修,那里能展露祭道实力。”

    “哈哈。”

    闻言,通天轻笑一下:“小友说笑了。”

    眼中精光一闪而过,压于心底。

    “是暂时不能而非不可吗?”

    “看来,那祭道之事许有几分真实,但也还需日后验证。”

    “时日还长,倒是无需太过急切。”

    心中一定,有了想法,通天道人恢复了寻常淡然模样,去了惊诧。

    但却是丝毫没吧李桐最后一句话放在心上,只当他是在开玩笑。

    仙台?

    笑话,能让几位圣人乃至道祖束手无策,坐观你之动作的异域来客,会只是小小的仙台修士?

    他若真信了,那才是笑话呢。

    旋即,说道:“那祭道之境,有是否就是那方异域中的极限了?”

    通天圣人此时完全不把李桐当做小辈,而是把他放在了和自家同一个位置上,出言问询、商讨。

    “并不是。”

    李桐笑着说道:“传说祭道境界之后,还有着更为恐怖的存在,但却无人知晓其为何名,只是笼统的将其称呼为祭道之上。”

    “至于其究竟是个什么名目,我却也是不知。”

    “不过那般境界,倒是的确有人曾走到那一步。”

    经过前番的惊诧,此时通天道人与女娲二人也展露出了属于圣人的气度,不显奇异。

    只是略带些好奇的说道:“混沌之大,果真是无奇不有。”

    “茫茫世界之中,竟然还存在着如此之多的强者,亏我之前还以为圣人便是一切的终点,终日沾沾自喜。”

    女娲脸上带着几分自嘲之色,轻声道:“没想到却是坐井观天了。”

    “娘娘言重了,只是先前不知罢了。”

    李桐笑道:“若是圣人亦是知晓前方尚有路,未尝不能向前探索。”

    “言之有理!”

    通天圣人若有所思的点点头,意味深长的说道:

    “况且,我等圣人之道恐怕亦非没有前路啊!”

    他微微侧目,仰首望天。

    众人心头一凛,自然知晓其言外之意何指。

    却是在说,那位道祖鸿钧断了他们的路啊!

    “嘶!”

    这般事情,李桐觉得自己还是不要妄自出言的好。

    免得招惹到了这洪荒世界扛把子,到时候有的是他的苦果子吃。

    言语一转,便提到先前的话题上:

    “两位圣人,我这般话语倒是言说完了,不知你们可还有事相说?”

    目光灼灼,看向通天圣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