翠翠小说

手机浏览器扫描二维码访问

131、说书人再衍新花样,登顶圣山见神人

    众人心起担忧。

    盖因,这叶黑他此番出手实在是太过莽撞了。

    只身一人,如何能敌三大世家百十人?

    即便他们因为禁地诅咒,而神力干涸,暂时只能动用肉身之力。

    但他们敢于深入这荒古禁地之中探索,那想来便是有着自己的底气。

    足以对抗这般诅咒的底气,发挥出如同外界一般实力的底气。

    但一听接下来讲述,  他们便是心起激愤,继而疑惑。

    “难倒是我们想错了,这些圣地、世家只是虚有图表之辈,未曾有抵抗诅咒的手段不曾?”

    众人皱着眉头,听着李桐言说。

    “即便那叶黑面对对面数十位神桥境界的修士,他依然无所畏惧!”

    “因为在此禁地之中,  他们神力干涸施展不出神通,  所能依靠的也只有肉体。”

    “而若只是单纯的比拼肉体,荒古圣体何曾惧怕过任何人?”

    李桐淡然一笑,  折扇轻摇,蒙蒙中无形的气势将众人轮罩。

    霎时间,场下无数听众心神一动,继而几分惊骇涌上。

    只见,竟也不知在何时,他们身边场景兀自变换。

    人烟无有,桌椅不再。

    剩下的唯有连绵至天际的苍茫古森,以及那一座座散发古老气势的圣山,还有那不断攀爬的皑皑白骨。

    顿时间,一阵寒意涌上了他们心头。

    这却是比之前那般身临其境的手段更为高明的神通,竟然在不知不觉中将他们带到了这般恍若真实的幻境里。

    还未来的回过神来,目光一凝间。

    他们便看到了手持青铜滴血的青铜古剑,大步向前,逼向那姜家长老的叶黑。

    神清冷淡,  淡然说道:

    “你们也是从凡人走过来的,  张口凡人如何,  闭口凡人如何,充满蔑视,一副高高在上的模样,真当自己是神祇了吗?”

    “你们视我为蝼蚁,想让我去送死,给你们采摘神药,真当以为可以支配世间一切?”

    “你以为自己可以控制我吗?”

    “今日,便是神祇,我也要斩给你看。”

    一番仿若响彻在耳边的声响,听得直叫众位听客心神激愤。

    便是这样,就是这样。

    面前之人不过是借着先一步走上修行道路的优势罢了,如何能这般猖狂,不把凡俗当人,自以为是神祇?

    那叶黑说的真好啊,便是凡俗亦有一怒,当要持剑斩神。

    下一刻,就见叶黑冷漠无比,古剑如点,挥舞间直接将一名修士的头颅斩飞。

    “嘿!”

    一声怒吼,  长剑寒光四射,  叶黑立劈而下,  将另一名修士断为两半。

    在不能动用任何神通术法的情况下,他如入无人之境,但凡阻挡一剑劈杀,血光迸射,没有人可以抗衡。

    他犹记得先前侮辱之事,闯过众人将那姜家年轻人抓住。

    “之前的账,今日向你收回!”

    说罢,便是分外干脆的扭断了那姜家年轻人的脖子。

    “好!”

    “杀得好!”

    无数听众无不为之喝彩。

    这般仗着跟脚不俗,肆意妄为不拿同族当人的存在,就让他这般死了简直就是便宜他了。

    看着叶黑的举动,众人只觉心中一阵无比的舒畅。

    那是比之前,只是朦朦胧胧中听书观看画面,还要痛快千百倍的舒畅。

    之前无论在怎么真实,那也像是隔了一层薄薄的膜,不舒坦。

    但现在他们就仿佛是化作了时间中幽魂,穿越了时间长河,降临在这段历史之中,默默观测,轻身体验。

    这般妙到极点的感觉,难以言说。

    “先生,果真是大能啊!”

    “这般神通,岂是寻常之仙神可以施展而来?”

    无数心中对于李桐身份修为的猜想,更往深了一番。

    而在他们眼前,那叶黑却是正如他们之前所猜测一般,陷入了危机之中。

    那三大古老势力,果然是有着规避这禁地诅咒,展露原本实力的禁忌之器。

    姜家的强者取出一个锦盒,漫不经心的开口:“其实杀你,根本不用费力,可以轻易让你灰飞烟灭。”

    众人顿时间眉头皱起,他们从那人打开的盒子中感觉到了一股危险的气息,那个盒子非常不一般。

    同样的,叶黑也是暗自警惕。

    最后,在无奈汇中妥协。

    “好吧,你们为我扫清那些白骨,我上山为你们采取神药!”

    一番杀戮,终于是得到了这么一个结果。

    虽然仍旧是要冒着风险攀登圣山,但却不用他的好友们用命去淌出一条生路。

    这也是他,能做出的最大努力了。

    “唉,终究还是实力不如人了。”

    “确实,叶黑吞吃圣药,神力源泉不会干涸,若此时他能有更为强大的实力,定然不会畏惧他们,能将这些人镇压。”

    听众冷冷说道,他们已经对那三大势力的影响将到了冰点。

    荒古世家又如何,走出过大帝又如何。

    有这般视自己为神祇,放牧众生的后辈,那这个家族也是从根子上烂透了,没有挽救的必要。

    日后叶黑若是成帝,必然要灭掉这般腐朽的势力。

    一日有他们在,东荒人族便永远站不起来,永远被黑暗所围困着。

    听众们面带冷意,看着叶黑被逼迫着朝一座圣山攀登,眼中厌恶愈甚。

    但当他们看到随着越发往圣山上前行时,那些人在一瞬间苍老,仿若凭空消失了数十年光阴时。

    无不露出讥讽笑意,心生嘲弄。

    “机缘不可妄自强求,若强必惹灾祸!”

    一位资深炼气士幽幽一道,瞧他面上满布风霜,头发花白,显然是个有故事的人。

    听客们无不赞同的点头,这还是普通的机缘。

    若是像那些无比珍贵的先天灵宝,无不是在其所在之地,生成无比恐怖的先天大阵。

    除非是得到它们认可的有缘人方可走入其中,炼化宝物。

    其余之人,若想强求,呵呵,灰飞烟灭都是好下场了。

    他们冷眼旁观,看这些谋求不属于自己之物的狂勃之人,又是有何下场。

    透过繁盛的草木,他们已经看到若隐若无的山巅,而也就是到了此时,山上的那些白骨到了眼前。

    山上一片雪白,尸骨无数,所有的白骨都在爬动。

    直让人头皮发麻,一股妖邪的气息随着山风吹下来,许多人发生惨叫。

    让人惊悚的事情发生了,不少骑士的血肉开始枯竭,很多人一下子像是苍老了二十余岁,现场多了一群白发苍苍的老人。

    “我先动手!”

    一声暴呵传来,姜家长老率先使用禁器。

    轰!

    一道极其强大恐怖的波动从他身体中传出,像是汪洋一般浩瀚莫测,向着四周滚滚而去,这才是他真正的实力。

    一众凡俗听客,此时不由神魂一滞,向后撤去。

    无它,这里太过真实了,他们仿若被那恐怖的乌光扫过一般。

    那姜家长老太强了,他们感觉自己就是一片浮萍,对方像是一片汪洋,根本没办法比较。

    “这就是他的真正实力吗,怪不得这么猖狂。”

    有人呲牙花,分外苦涩的说道。

    “呵,便也不过如此,若他来临洪荒中,吾可以让他一只手,照样镇压他。”

    有炼气士面露不屑,这般人物比之那强横无比的荒天帝简直差之太远了,渺小若微尘。

    荒天帝他生不出于之对抗的心思,但此人气势在他们面前,不过尔尔罢了。

    倒是,那方世界的玄奇又在他们眼中展露了几分。

    一种仙神不由的脑海中流转几分神光,眼神兀自明亮起来。

    “苦海、命泉、神桥......”

    种种线索如珠似线,缓缓将那方奇异世界中的修行脉络,展露于他们面前。

    越来越,清晰!

    “快走,不要管我!”

    便在这时,在那姜家长老无比难看的面色下,叶黑拦截下他,创造了一个绝佳的机会,让他的那些好友往山下奔逃。

    不过眨眼间,他们便是消失在丛林之中。

    正如叶黑所预料一般,作为探索主力的自己没走,他们不敢浪费这动用禁器的机会,去追逐逃跑的他们。

    只会,不管不顾的往山上冲去。

    恐怖的气势一次次爆发,三家之人接连动用禁器,不断的向山顶冲去。

    但是,随着越往上,诅咒之力便越发恐怖,他们快要坚持不住了。

    便是叶黑,此时间亦也是从少年变化成了青年。

    距离山顶还有几丈的距离,三个长老将白骨清理干净,就此止步。

    他们不敢再往前了,到了此时他们随时都有灰飞烟灭的可能,早已衰弱的不成样子。

    叶黑感觉到自己的生命在流逝,等登上山巅的刹那,他已经白发苍苍,苍老的不曾样子了。

    然而,下一刻。

    “那是......”

    叶黑,包括念头跟在叶黑身边的无数人,神魂为之一僵。

    在圣山之上,有一个风华绝代的女子正静静的站在那里,此刻豁然间转身望向了他们!

    惊鸿一瞥,还未来得及看清这人是和模样。

    但却就像是没入了万古冰窟一般,从头到脚一股森然寒意骤然涌来。

    一种大恐怖,在无数人的心头升起。

    便在这时,一声仿若黄钟大吕一般的响动,将他们惊醒。

    “啪!”

    再回过神的时候,已然是发觉自己还安生的坐在客栈之中,方才发生的一切,就好若从未出现过一般。

    如梦似幻,让人不可捉摸。

    “先生......”

    一句追问还未出口,就见李桐淡淡笑着,折扇翻转:

    “预知后事如何,且听下回分解。

    “啊......这!”

    下方一片哀鸿遍野,正要发牢骚,要告诉李桐像你这样每天都断章,是一个十分不好的坏习惯,必须要改正的时候。

    便在这时,他们骤然间发现,在自己身边,原本像是自己一般平平无奇的凡俗人。

    此时间身放光明,背后似有无尽浪潮在涌动,发出哗哗声响。

    “这.....这是,那方异域的法,苦海开辟!”

    来不及埋怨李桐,此时无数人眼神都注意到客栈中那几位幸运儿。

    眼露惊诧中,流转着数不尽的羡慕。

    先前经过一番挑选,他们都是不适合习练那般人仙武道的人物,而此世中的仙道离他们就更是遥远了。

    本以为着一生也就会如此平平过去,唯有听先生说书满足下需求了。

    却那曾想到,这些往日里和自家一般不堪造就的人物,竟然在此时得了造化!

    还能从先生的说书中得了机缘,通晓了法门,此时还在开辟苦海。

    这是一朝乌鸡变凤凰,飞上了天啊!

    日后不说长生久视,但好生修持,白得个几百年寿元,总归不是难事吧?

    这般想着,他们看向那些幸运儿的眼神就越发羡慕了。

    而那些仙神,则是目露神光,啧啧称奇。

    心中想着,过后要不要和他们中的某些人接触一下,将其收入门下做个记名弟子。

    正好,可以用来验证那般异域之法,在这洪荒世界中是否能行的通!

    台上,李桐看着那些得了好处,正在开辟苦海的凡俗人。

    不由的暗自摇头,却是,一个个都是稀松平常。

    连一个异相都不曾显露,他原本以为在这人神混居的洪荒大地之中,带有种种大神血脉的人族,起码会有些奇异的体质。

    在开辟苦海之时,也会出现种种异像的。

    但现在却是发现,他想多了。

    不过也有可能是样本太少,此地听书的凡俗人资质有些差,方才这般。

    “后续,日后可以去往那朝歌中,再做尝试。”

    这般想着,便见那下方几个幸运儿,此时俱都已经是苦海啊开辟完全。

    满脸兴奋难以自持,但还是不曾忘记感谢让他们得了着天大机缘的人。

    匆忙中躬身道:“多谢先生大度,赐下我等机缘!”

    “不值一提。”

    李桐兴趣寥寥的摆摆手,道:“全都是你们自己缘分到了罢了,却是于我干系不大。”

    “先生......”

    他们正欲再说,却被李桐堵了回去。

    “好了,想来往后的修持功法已然是在你们脑海之中了,不过因当只到了神桥之境,没有后续。”

    他啧啧嘴:“但也够你们目前修行了,往后的日后再说。”

    “出门之后,我也不会管你等怎么处置这般功法,且去自己度量吧。”

    “但切记,法只是法而已,切莫为之付出了性命。”

    “多些先生教诲,我等谨记。”

    那几人心中一凛,赶忙应下。

    而那些本就有所意动,但顾忌到李桐想法的仙神之流,此时眼神便是一亮。

    “好了,今日说书毕了,自去吧。”

    李桐淡淡笑着,这般说道。

    他却是不在乎这般简单功法流传出去,若有机会的话,他还巴不得将手中那份道经也流传在洪荒大地上。

    “要不,搞一个彩头,把它送了出去?”

    李桐摸摸下巴,觉得此事可行。

    但具体如何,还要商榷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