翠翠小说

手机浏览器扫描二维码访问

129、震惊!通天收徒,冥土生乱

    还来不得众人摆脱剑意影响,透过青光探查到这不知何时出现之人是谁时。

    下一刻,一道青衣身影骤然从虚空飘落。

    收敛一身气机流转,但仍旧可以察觉到身上蕴含有凌冽剑意的女子,傲然落地。

    眼中水光莹莹间,却是首先弯腰向那台上的李桐无比陈恳的拜谢道:

    “多些先生之助,方有今日九叶化形之机。”

    “如此恩情,  九叶必定感怀于心,永世不忘。”

    “哎!”

    李桐眉眼间笑意不断,摆手说道:“如此小事,何需如此?”

    “能有现在这般,还不是你自家努力,以及......”

    李桐看着眼前这个容姿秀丽非常,且眉眼间暗含几分难以言说英气的女子,心中自是分外满意。

    同时间,眼神飘忽向那一方小小角落之中。

    即便他再是迟钝,此时间却也是明白,此番九叶化形是有外力相助。

    如若不然,凭借其自身的修持,怕是没有这般快速的。

    思量一下,李桐便是问道:“就也不知,你现在是个何般修为?”

    “回先生。”

    九叶直起身子来,有几分傲然的说道:

    “应是在仙王一境再向上走了一步,但若换成这般世界里,那九叶便是不知了。”

    锐利的眼神里,难得流露出一丝迷茫神色。

    “果然!”

    看着她这般模样,李桐心中顿时便是有了数。

    太乙金仙!

    一化形的太乙金仙,还是身掌无上杀伐神通的太乙金仙。

    这般存在,怕是足以让人为之咋舌了吧。

    想到这里,  他便是嘴角露笑,  点头亲身道:“不错,那便是太乙金仙了。”

    “不过......”

    李桐的神清严肃了几分:“太乙金仙在这方世界也算不得什么,上有更为强横的存在,  你切不可志得意满,  日后需要好生修行才是。”

    “自当如先生所言。”

    听闻李桐的告诫,九叶眼中的傲意消散了几分,但随之而来的便是消散不去的战意。

    “这......不愧是修剑的,一个个的。”

    李桐心摇头,暗自失笑。

    而下方无数听众,此时则是大张着嘴巴,惊诧的说不出话来。

    便是那些仙神,也是面带分为奇异的神色,上下不住的打量起九叶。

    因为从李桐以及那女子的言语当中,他们得到了一个恐怖的、震惊的结论!

    那便是,这似是那株草化形的女子,竟然不是洪荒中人。

    她是同那黑狗、段德一般,是那方异域来客!

    “嘶!”

    “竟是如此!”

    “难怪我前几日便看那株草分外不凡,原来是大有来头啊!”

    “你们只注意到她的身份,没关注到她的修为吗!”

    “太乙金仙啊,方一化形就是太乙金仙的存在,若能有名师教导,那还了得!”

    “嘶嘶嘶!”

    客栈之中,  一阵倒吸凉气的声响传来。

    继而,有羡艳不已的人兀自哀鸣:

    “呜呜呜,我怎就没有这般好的出身,不过一极北冰域一鲲鱼,化形不过金仙修为。”

    众人顿时怒目而视,发现正是方才出言那大妖。

    不禁纷纷鄙弃道:“你那是羡慕吗,你是在让我们羡慕!”

    “告非,老子我还只是一介凡躯,出身一点修为没有,说不得还倒欠着呢!”

    “全都是人上人,我们比不了啊,比不了啊!”

    下方一阵感慨言语,只觉这异域来客天资实在是惊人。

    而且看其样子是拜在了李先生的门下,日后定要在他的教导下成长。

    以先生现所展现出来的神秘,以及强大。

    这名为九叶女子的日后,还用想象?

    定然不凡,肯定将会成为这洪荒顶上那一小撮人物。

    再想想自家,不由的便是一种失落心情升起。

    正当众人纷纷羡艳之时,忽的又有一言传来。

    “九叶,还不快快谢过通天圣人,若无他,恐怕你欲化形,还不知要蹉跎多少岁月!”

    九叶闻言顿时一震,顺着李桐所看向的方向望去。

    便见一道人正坐在一方桌旁,手掌上把玩着一小小四方鼎,正是笑吟吟的看着她。

    心中一凛,她亦非是全无感觉之人。

    此时察觉到那莫名进入体重,帮助她化形了力量是来源于眼前道人之后。

    立即便是心生感激之情,恭敬一拜诚心道:

    “九叶在此,多谢通天圣人相助。”

    下方,霎时间鸦雀无声,众人面色煞白,犹带不可置信。

    像是见了鬼一般,纷纷看向客栈一角。

    只见,此时那角落里一直覆盖的力量消散,露出一直未曾显露身形的道人。

    其不言不语,但身上不由自主荡漾而出的那一缕气机,就足以让他们心神一震。

    继而,在万分惊诧中不得不相信。

    此道人,就是通天圣人无疑!

    “这......这是真的吗?”

    “在继女娲圣人之后,通天圣人亲临客栈,听先生说书?”

    “而且,还帮助那一株仙草化形?”

    一众人磕磕绊绊,哆嗦的将这般言语说出。

    紧接着,更为轰动的言语从那一方小小的角落里传出。

    “谢倒是不用,吾此番来便是因我那多宝徒儿之言,说你根骨不俗,亦有非凡剑道天资。如此大力夸奖,乃至怂恿让吾收你为徒,这才前来一观。”

    “本以为只是凡草一株,无甚出奇。”

    通天道人目光幽幽,不由的让场上众人心中一紧。

    就连李桐也是不由的心神一动:“多宝道人?”

    “言说九叶天资非凡,甚至于让通天收徒?”

    “这......”

    此时间,他方才是明了了这一切的原由。

    但下一刻便是疑惑升起:“我也没串通那多宝道人,试图打入截教内部啊,甚至于我都不认识他!”

    心头不由的泛起一丝苦笑,此番却是莫名染了祸事。

    此时封神大劫将来,截教非是福地啊!

    若她拜入其中,天地大势相压之下,如何能独善其身?

    君不见,通天门下真传四人,随侍七仙,又有那个得了好下场?

    无不是死的死、逃得逃,还有大半入了西方教,好些的混成教主,惨一点的美名其曰当菩萨,还不是别人的坐骑。

    这般火坑,可是轻易跳不得啊。

    眉头紧皱,李桐下意识的看向九叶。

    却见其神色不变,似乎不因其话语所动。

    “还还、还好,九叶并未心动。”

    如此安慰着自家,李桐听着那通天圣人接下来的话语。

    “却没想到,果真是个良才美玉。”

    话头一转,通天圣人声音忽然轻柔起来,缓缓叙说道:

    “而今我虽助你化形,但不愿以此因果相挟,只问上你一句,可愿拜吾为师?”

    “修习剑道,日后当掌......”

    他的语气幽幽,但众人包括李桐却是忽然感觉不妙,下意识的躲闪!

    眼前骤然一闪,四柄古朴至极点的宝剑突兀的现于虚空之中。

    以此同时,一阵阵诛戮陷绝的恐怖剑意弥漫在客栈之中。

    让无数听众无不为之心头胆寒,惊俱不以。

    仿若有脖子上悬着一柄利剑,下一刻便要身首分家的大恐怖在酝酿。

    便听啪啪的清脆声响传来,就见通天圣人亲拍着长剑,笑道:

    “可待日后,掌这诛戮陷绝四仙剑!”

    “如此,你可愿意。”

    “咕嘟!”

    李桐清晰的看见九叶那洁白如琼脂的脖颈涌动,咽下一口口水。

    对于身掌草字剑诀,又本就是为剑而生的她而言,这蕴含大恐怖、大绝灭剑意的四柄仙剑,简直就是无上的诱惑。

    不可抵御,不可阻拦的,将她心中坚持轰破。

    继而,转首面带恳求的看向李桐。

    其中意思,不言而语。

    “唉!”

    李桐无奈一探,徒之奈何。

    通天圣人都放出大杀器了,他又能有什么办法?

    强行阻拦,不过是恶了他与九叶乃至于通天的关系,得不偿失。

    “你呀,日后还是自求多福吧!”

    看着这个倔强的小草,李桐缓缓点头。

    继而便对通天说道:“还请圣人收了法宝,区区小店可是禁不住这般宝物的威势。”

    “至于拜师之事,我却是替九叶答应了。”

    “能有机缘摆在圣人门下,自是她的福源所在。”

    李桐面上带着几分苦笑,如此说道。

    “哈哈!”

    通天道人亦是轻笑出声,翻掌间将那四剑收回。

    此番唤出那四仙剑,他未尝没有试探一番这说书人底细之心。

    但很可惜,却是被着客栈中一股冥冥力量给阻挡,未能遂心如愿。

    不过。

    他转首看向那似是一柄利剑一般站着的女子,便是几分满意涌上心头。

    能收的如此佳徒,他自也心中满意。

    至于李桐的担忧他心中明白,不过这却正也是他此行的第二个来意。

    但是,此时纷乱,却是不适合言说。

    当要,待上一段时间。

    “九叶是吧,你且过来,让为师好生瞧瞧。”

    端详着九叶,通天道人越看便越是心生喜爱之意。

    这仿佛是为了剑而生的女娃,岂不是比那痴愚的多宝,顺眼了无数辈?

    “嗯,难得他此番做了件好事,归去之后便也不再多管束他,任由他去。”

    这般想着,便见九叶见李桐颔首之后,缓缓向他走来。

    “心怀感恩,不忘先前照料之人!”

    又是一个好品质,通天眼中的喜意几若跃然而出。

    看着欣喜的通天,再瞧一瞧那株她早已看好的仙草化形而出的九叶。

    女娲心头暗自嘀咕:“本想着待其化形之后,让其来我那娲皇宫中,却不想着半路被人挖了墙角。”

    “这可真是......”

    她缓缓摇头,将心中一些思绪甩去。

    继而温声说道:“恭喜通天师兄收得如此佳徒,我这作为师叔的自也要有所表示。”

    探手取出一物,放于那大大方方坐下,不显拘谨的九叶手中。

    众多听客此事惊诧间,早已是接受了这般离奇现实。

    正分外好奇的打量着那分外幸运被通天圣人收入门下的女子,得了什么赏赐,

    就见哪里一阵模糊,似是云雾缭绕间,便又看不真切了。

    “唉......”

    众人缩回探出的头脑,无不叹息一声。

    圣人收徒这般好事轮不到自家也就罢了,现在凑个热闹,看看竟也不成?

    当真是,好生小气!

    “你们啊!”

    看着下方听客们的样子,李桐顿时失笑,轻道了一声。

    他们却也还是不知者无谓,只是知晓圣人名头不知晓圣人恐怖,方才敢有这般表现。

    却不知,若是触怒了圣人,又将引来如何的后果。

    他们被收拾一番倒是事小,若是连累自家这客栈开不下去,那岂不是麻烦了。

    君不见,那些有些道行在身的人,都是眼观鼻,鼻观心,不敢乱听乱看,生怕惹了祸事。

    也就是三霄那几位,有恃无恐,反而还看的起兴罢了。

    “不过,我这般算不算是交好了通天圣人?”

    苦中作乐,失了一大帮手的情况下,李桐只能这般安慰着自己。

    继而,便是打起精神来,准备再度说书。

    得益于此般变故,他的人气值今日可又是一顿暴涨。

    此时间的增长已然是赶上了昨日的数量,甚至于还有所超出,现在正往总数七十万的大关上跳。

    看着这般变化,李桐一乐。

    倒也是,意外之喜了。

    ......

    客栈中众人情绪跌宕起伏,那叫一个热闹。

    而远离尘世的冥土中,此时亦是不大平静。

    正从忘川河水的倒影里观看着客栈场景,暗道一声小姑娘不知世事纷乱,遭了诓骗。

    此时入截教,那岂不是入了贼窝。

    大劫之下,他那截教注定要破灭,通天道人自身都怕是难保,那有余力护持其身下弟子?

    暗道一声九叶不智,那李桐说书人也是吞吞吐吐不做为时,忽的面容一肃,骤然起身。

    “好贼秃,打别人的算盘也就罢了,竟也还算计到我的头上?”

    下一刻,无边幽暗的冥土中,顿时间金光大作。

    隐隐中更似是有无穷无尽的佛音禅唱涌动而来,落入那游荡在冥土上的游魂耳中,便是一阵大光明闪烁。

    那些游魂原本狰狞的面容,此时间竟也安静平和下来,双手合适,面露慈悲像。

    继而,魂体化光,似是转世投胎而去。

    但,在后土冰冷的眼神里,却见那些光华被一股金色力量包裹着,直去了远方。

    无边黑暗中,有金身法相显化。

    口诵经文,言说大宏愿!

    “六道轮回,为吾之权柄,如何能轻让于人?”

    如此冰冷的轻说道,后土迈步走出大殿。

    眨眼间没了身形,只余下那仿若亘古恒立的六道轮回盘,兀自旋转,永不停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