翠翠小说

手机浏览器扫描二维码访问

128、封神大劫起序幕,九叶剑草终化形

    变化只在刹那,圣人手段不可捉摸。

    便是李桐身掌这奇异客栈,但却在其中也不是万能。

    不是有心时时注意之下,也不能发现到这隐秘到通天道人的举动。

    未曾注意到,那小桌花盆里,轻轻摇晃的九叶剑草,此时间叶片边缘竟是染上了一层酡红之色。

    像是醉酒的人儿一般,  前后左右无规则的舞动着,变化着。

    李桐一言落罢,便是端起茶杯饮茶,同时间眼神微瞥,打量着下方一众听客们的反应。

    此时间,他们也仿佛是感受到了那非同寻常的诡异气氛一般。

    好似身临其境,  置身于那般荒古禁地之中,轻眼见百年的岁月流逝在短短时间内展露于一人身上。

    血肉化枯粉,  空余白骨。

    离奇,而又诡异。

    寂静中,骤然起小声惊叹。

    这,便是那生命禁区吗?

    可真真是离奇的很!

    无数炼气士眉头轻皱,神识里流淌过无数种可以造成类似效果的神通。

    但是,却无任何一种可以有这般诡异之效!

    能够在短短片刻的时间内,便把活生生的一个人,直接化作一地粉尘。

    更何况,那些人还非是凡俗,

    他们是摇光圣地于两大荒古圣地的强者啊,是精挑细选下方才有资格进入此中的存在。

    就这样被轻易的解决了?

    甚至于,让他们猜测不到究竟是什么神通力量导致了这般诡异下场。

    一时间,众人心有余悸,为那叶黑担忧。

    之前不过是方方入了着禁地外围,  便有无数人葬身在那般荒兽口中,  血流成河,  白骨堆山。

    也就是叶黑好运,抱着那神秘老疯子的大腿这才逃了出去。

    而此时方才深入这荒古禁地还未有多久,  便又是碰到这般离奇的诡异状况。

    若是再度继续往里深入而去,  那有还会遇到何等可怕的危机?

    简直就是,难以想象!

    “经此一事众人万分小心的前行,好在一路上没在遇到什么恐怖的危机。”

    “但就在他们深入到生命禁区上百里后,九座圣山终于出现在视线之内。”

    “那些圣山并不是多么高大,但却是气势磅礴,带给人以无尽的压力,仿若九天十地横曳在前。”

    “但下一刻,众人都忍不住倒吸冷气,感觉头皮发麻!”

    “那是......”

    “只见九座圣山环绕成的无尽深渊里,有数不清的白骨架爬了上来,密密麻麻雪白一片。”

    “那些白骨,究竟是什么身份?为何在死了之后还能够活动?”

    “而圣山之上,究竟又是存在什么东西吸引着他们向前?”

    “它们,到底是谁?”

    “我的娘嘞!”

    有听客双手抱臂,摸索着自己臂膀上骤然浮起的鸡皮疙瘩,心中惊骇。

    而剩下的听客大多数都是脸上一副见了鬼的神清,看着那漫山遍野从深渊下不断涌动而上的白骨。

    竟也似那故事中人物一般,不由的倒吸冷气,  只觉头皮发麻。

    尽管他们被着突如其来的渗人景象吓得够呛,但心头好奇还是让他们不由的小心打量着。

    不得不说,李桐可以让听众身临其境一般的神通,实在是太过让人欲罢不能了!

    只消体验过一次,便是不能忘却。

    就像他们现在一般,即便心头升起惊骇,以及对于密集白骨的恐惧。

    但还是禁不止那点好奇心,想要接着去打量,去探究。

    看着那几若是无穷无尽的皑皑白骨,如同或者一般匍匐向那圣山前景。

    此时此刻,无数的听众眼睛微闭,似是不敢近观,只能似是这般掩耳盗铃一样,小心的打量。

    好似生怕某一个瞬间,那画面中的白骨便是冲出来,将自己也化为他们其中一员。

    “那些白骨,多半是六千年前的那些人。”

    “不错,因当是他们,当年那个圣地在荒古深渊陨落了无尽的强者,是那些人。”

    “听着摇光圣地于姬家强者间的讨论,叶黑只感觉身上寒气直冒。”

    “而在这一瞬间,他想到了老疯子,这漫山遍野的尸骨应该都是他的同门。”

    “六千多年前,有一处圣地强盛到了极点,倾尽全力,想要攻入荒古深渊,结果近乎全灭,成全了此地的无上凶名!”

    “那些白骨毫无生命波动,为何会从深渊下爬上来?”

    “所有人在惊诧的同时,感到分外的不解。”

    “听着众多强者的言语,叶黑的双目出射出两道夺人的神采,他看到了铜棺的一角,并没有被白骨淹没。”

    “这让他心底涌起一股难以言说的滋味,一切都因九龙拉棺而起。”

    “......”

    “接下来一众人无比的头痛,他们接触过一具白骨,便丧生了数人,但眼下白骨何止千万?”

    “便在这时,姜家的长老问道叶黑昔日的好友,问他们当年登上了那座圣山。”

    “横陈有古棺的圣山,那座山上白骨最多,且圣药被采摘过,绕行,选择别的圣山攀登!”

    言语落下,李桐暂做休息。

    众听客此时皆是眉头紧皱,脸带愁容,显然是在为叶黑而忧心。

    这圣山上白骨皑皑,一具便可让数位强者暴毙横死,如何能攀登?

    而且着三大势力的强者,显然并不把叶黑当做自己人,而是将其当做了采摘圣药的工具人。

    一点都不会珍惜他的生命,毕竟他们需要的只是圣药罢了。

    此时摆在那叶黑面前的只有两条路,却都是死路一条。

    答应上山采药,那是死路一条。

    但若不答应,那些强者显然也不愿意,亦是死路一条。

    头痛啊!

    如此场面,那叶黑又该如何破局?

    众听客们皆是深深吸了一口气,心中带着些许期盼与好奇。

    等待着李桐,接下来的讲述。

    可就在这时,天外忽动,风云变色。

    一股浩大紫气骤然间从无边远处传来,贯穿天宇。

    反是洪荒大地,身负修为之人俱是看的一清二楚。

    即便是那些凡俗之人,亦也能够从这般天象变化中,察觉到一点不对劲的苗头。

    心中惶惶,竟然渐生莫名恐惧之感。

    李桐眼神中流转诧异神色,向着远方端详而去。

    心中暗自嘀咕:“这是怎么了?”

    “我近来可是好好的,一直都不曾招惹他人,亦不曾惹事生非啊!”

    “难道说,是至今未归的孔宣于哪吒二人闹出来的?”

    脑海中思绪流转,梳拢了一圈,目前自家身边最可能惹事的便也只有那二人存在。

    但,却也不应该。

    即便两人不和,但以孔宣准圣且在修持人仙武道后又有精进的修为来说,镇压哪吒只是翻掌之间的事情。

    又,如何会引发出如此大的动静。

    “不对、不对,非是于我有关。”

    心神一定,李桐骤然间将此事和自家抛开联系。

    正猜测着这洪荒天地间是生了何事,竟然引的天地色变,似在悲哭。

    便见下方一桌坐着三道姑同一道人,当中一位容姿迤逦,但却又有几分少女姿态的道姑遥望天边,颇有几分欢快的拍掌说道:

    “风云色变、骤起紫光,当是有大人物要应劫而去,天地有感,略作感伤。”

    继而一双狡黠眼珠子兀自转动,道:“瞧那方向,应当是朝歌了。”

    “啧啧,大劫起复,大劫起复啊!”

    一言落,场上众人霎时间脸面一黑,阴沉的不像话,几若都是像是要滴下水一般。

    盖因这道姑的言语,实在是太为骇人了啊!

    天地大劫这般事情,也是能这般轻易的放在嘴边谈论的事情吗!

    难倒她就不怕天地有感,灾气缠绕在身,一个不慎间就遭了劫难。

    有人正要呵斥那道姑胡言乱语,不知所谓。

    但下一刻察觉到那桌山剩余三人释放出来的气势,慌忙间缩起了脖子,畏畏缩缩不敢言语。

    那般模样,活脱脱的就像是一只鹌鹑。

    “好家伙,这三人竟然是那海外三仙岛上的三霄娘娘。”

    “有眼无珠,有眼无珠啊!”

    惶恐的在心底祈祷:“娘娘莫怪,娘娘莫怪。”

    琼霄扫了那人一眼,没多理会,反而是目光炯炯的看向此时台上,已然是皱起眉头的李桐。

    少见的,云霄此时竟然没有呵止她的举动。

    反而看似自顾饮茶的举动下,神识在悄悄观察着他的一举一动。

    此时之事虽然事发突然,但却已然是在她们预料之中。

    大劫终至,不可阻拦。

    而这时,想来不过方才是一切的序幕罢了。

    虽然发生在临近朝歌之处让她们稍有意外,但转念一想,便也就觉得理所因当了。

    每逢天地大劫时,其主要针对的必然是那时天地间的主角。

    一如当年巫、妖,龙、凤。

    而现在这般主角的位置,落在人族头上,就也是见怪不怪了。

    “人道杀劫吗!”

    心底如此道上一声,云霄静静观察着台上那说书人。

    以此为引,正好也能试探出一些他的底细。

    是否,是因大劫......

    “大劫?”

    李桐心中一肃,莫名紧张起来,眉头不由的皱起。

    但在下一刻就有不由的轻松起来,兀自想到:“干我何事呢?”

    天地大劫针对的是这些混在在凡俗的仙神,以及拥有异力的奇人,好让他们填满封神榜,全了天庭诸多神位。

    而他李桐,一说书人罢了。

    又何德何能,能被那封神榜看上,入了其中?

    更何况,在客栈之中,他是无敌之人。

    这般想着,他原本还犹豫不定是否要真的要搬去那朝歌城中的想法,顿时坚定了起来。

    大乱之中方有大机缘!

    朝歌城本就是此次大劫的中心,定然是诸多仙神关注之处。

    那想来其内更是诸多仙神出没,远超寻常啊!

    在那朝歌城中说书,人气值的进账岂不是会如流水一般,哗哗直落。

    往日里遥望而不可及的小目标,不也会变得唾手可得?

    这般想着,李桐脸上深思的表情渐渐消散,一种莫名的喜意涌了上来。

    这般模样,顿时让下方一众关注着他的仙神一窒。

    心头冷汗滴下,不由暗暗生出几分害怕的感觉。

    只觉这在大劫将至前莫名出现的说书人,果然是心怀不轨,想要在这般劫难中做些什么。

    如若不然的话,那个仙神听闻大劫来临的消息,不愁反笑的?

    这定然是有鬼啊!

    不提一众仙神心中的兀自猜测,角落里,隐藏气机的通天道人却是脸上含笑,对着身旁女娲笑道:

    “李小友果然气度不凡,我辈修士便是要这般无所畏惧,区区天地劫难又如何能让我等变了颜色?”

    “哈哈,得逢如此幸事,当浮一大白!”

    女娲眉头皱起,眼神中带着几分无奈。

    这李桐怕是分外合通天道人的胃口,但她一想若是洪荒世界日后再出现一个像通天道人这般桀骜的存在。

    便是不由的心头一寒,不敢多想。

    只是希望,那无比神秘,揣测不清修为究竟如何的李桐,可是莫要和这通天一般脾性。

    不然,对于洪荒而言,是福非祸。

    至于此时天地间发生的动静,却是并不足以引起他们的意动。

    左右,不过是紫薇劫至,将要归位而已。

    于其而言,说不上坏事,反而还是一件好事还说之不定。

    但接下来这场大劫的走向如何,她便是看之不清了。

    本来便是恍若一团迷雾,只能在隐隐约约间捉摸道一点影子,可以用来提前布局一番。

    但在出现了李桐这个变数之后,那迷雾就变得越发浓厚。

    现在却是,已然无法观测了。

    “就也不知,这一切是否还在老师的掌握之中。”

    目光投向那台上神色淡然含笑的男子,女娲幽幽一叹。

    天外变化持续了一刻钟之久,继而就是缓缓消散下来。

    客栈内众人提着的心便也放了下来,去了担忧。

    不知内情的凡俗人,只以为是先生又惹了什么祸事,将要临头。

    这才会有那模样分外好看的道姑,说什么大劫将至的莫名话语。

    但现在,这不没事吗!

    果然越漂亮的女人便越是会骗人,现在都骗到先生的头上来了。

    众人心中嘀咕一句,收拾好心情正等着李桐继续讲述。

    这时,又起波澜。

    但这一次,却非是发生在外界,而是在这客栈之中,众人面前。

    青光乍现,充斥客栈中每一角落。

    一股似是要斩天灭地、摇落星辰般浩大的剑意勃发,悠悠环绕在众人心头上。

    轰隆!

    似是心中惊奇响雷,无数人惊骇的从原地蹦起。

    却听,一道悠扬中带着无穷道韵的声音,在客栈角落里莫名而起。

    “哈哈哈!”

    “好剑,好剑意!”

    “吾之此行,不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