翠翠小说

手机浏览器扫描二维码访问

124、四千年前神王体,无他便无叶天帝

    听着李桐淡然言语,众人心头一动。

    世间谁人配白衣?唯有神王姜太虚。

    这话,倒是有那么几分猖狂的意思了。

    虽然目前来看尚还比不上那嚣张至极点的安澜,但却是有那么几分气势。

    神王?

    何又为神王!

    他们到现在为止都没有理清楚这异域世界的修行道路是个什么门道,究竟又划分为几个阶段。

    更何况,还从李桐口中得知,那方世界之中久远之前的修行道路,  与现在不同。

    是那荒天帝在旧的道路上,再创出的新道。

    如此交杂之下,便是更为让人头大。

    只是在只言片语中,知晓了这般修行境界中有仙王一境。

    而这神王,又是什么?

    这号称神王的姜太虚,又是个什么人物,为何被人冠之以神王的名号。

    “李先生,这位姜太虚是为何人,  可是那荒古世家姜家的祖先不曾?”

    “是极是极,  先生这位姜太虚究竟是谁,为何会被人称为神王!”

    “这神王之名是怎么说,难倒他与那仙王安澜一般,都是强大无比的大人物不曾?”

    “这个名号倒是新鲜,先生头一次说,我等也是头一次听。”

    “就是不知,这神王,比之那些大帝一般的人物,又是孰强孰弱?”

    如此这般,一众人各抒己见,小声问询着。

    但大多数人,还是面露些许不屑神色,默默不言。

    昨日便是听闻,  那姜家出场派头极其大的大人物,躲在所有人的后边,美名其曰看守退路也就罢了。

    还被那异兽追的仓皇逃窜,  一个照面间就丢了大好性命。

    以小见大,便可猜测这荒古世家也不过寥寥罢了。

    那么这所谓的神王姜太虚,想来也是徒有虚名之辈。

    他们,却是对这人没抱有几分期待。

    听着众听客的问题,将他们所有人的神色收入眼中,李桐不禁漏出了些许笑容来。

    看着他们,缓缓言说:

    “姜太虚并非古之大帝,至少在现在这个时间段来说,他还不是。”

    “就连神王二字,最初时亦是指其体质,乃是千年难得一出的东荒神王体!”

    “不过相较于诸般空有名号的大帝而言,姜太虚一生所做之事得到了无数人的认可,甘愿将其称之为神王姜太虚。”

    “其所做之事,天地动容,足以让世人铭记在心。”

    “哦?”

    听到李桐这么叙说着,众多听客眼中好奇神色越重。

    并非是证道成帝的人物,但其所做之事就能够让天地动容,世人铭记?

    那他们就更是想要知晓这神王姜太虚的一生,到底是做了些什么了。

    不过李桐接下来的话语,却是毫无疑问的将他们的好奇心拍灭。

    只听:“但是呢,那些事迹却是在未来的时间里所发生,因那叶黑开始,  亦也因他而终。”

    “一生可歌可泣,足以谱写一部令人感叹的岁月史书。”

    “但现在嘛......”

    李桐缓缓摇了摇头:“我们要说的却是其较为平淡的前半生,好让你们知晓有这么一个人。”

    “其名为,神王姜太虚。”

    一言落,听众们的脸上难以抑制的出现了些许失望神色。

    但下一刻,他们忽然又支棱起来。

    等等,听先生这意思,此人前半生无甚名声,而在和那叶黑相遇之后,方才有了声名。

    这岂不就是说......

    一时间,众人浮想联翩。

    “好了!”

    李桐一挥折扇,笑着说道:“无论如何,且先听我说来。”

    “紫岳千年恨未央,夙昔情仇梦中尝。

    韶光随风空长叹,休问意气问斜阳。。”

    “姜太虚,背负着祖先恒宇大帝的威名而出世之人,天资无双,修习家中祖传古道经文,同时机缘巧合之下习得斗战圣法。”

    “他年少成名,纵横东荒,一身白衣让无数女子仰慕,然而姜太虚对于这些人都是视而不见,他只为追求自己的道。”

    “但是,意外还是发生了,他遇到了那个让他一生都难以忘怀的女子,万初圣地的圣女,彩云仙子。”

    “两人仿佛天生注定就要在一起一般,很快便是相恋了。”

    “然而两人却又注定不能在一起,因为万初圣地的规定就是圣女不能同他人结合。”

    “姜太虚哪里管这些清规戒律,他一人单枪匹马,打碎万初圣地的宗门大阵,但就在其可以带走彩云仙子的那一刻。”

    “彩云仙子却毅然决然地放开了他的手,因为彩云仙子感念师尊养育之恩,不能做一个为了爱情忘恩负义的人。”

    “姜太虚哭了,哭得那么伤心。原来相爱不一定能够厮守一生,也有可能留下,多情自古伤离别的遗憾。”

    “随后姜太虚回到族地,在族中家人的劝说下与一个女子成亲之后留下后代。”

    “最后姜太虚一个人,进入了危险重重的紫山。”

    “自此,他在东荒大地之上,销声匿迹四千年。”

    李桐幽幽一叹,折扇平摊,顿了言语。

    下方,顿起一片声响。

    “这么看来,这位白衣神王,似乎现在依旧是被困在那紫山之中,不曾出来。”

    有人摸着下巴,缓缓叙说。

    “照你这么说,再结合先生之前的言语,那这姜太虚日后定然是被叶黑从紫山里救出来的了?”

    “不然的话,却是和先生的讲述对不上了。”

    “是极,看来这位白衣神王,现在还未曾作出那般足以让天地动容的事迹,尚处于蛰伏之时。”

    “哦!”

    有人兴奋:“如此说来,那我们岂不是有机会见证一位神王的崛起!”

    这话一出,原本因为这没多少激情的故事而显得无精打采的众人,顿时眼睛一亮。

    是啊,他们怎么没想到这一茬。

    先前李桐所讲述的诸般大帝,强则强矣。

    但于他们而言,却都是一个名字,一段符号。

    纵然了解到了他们的强横以及伟大之处,但依旧和他们隔了无数层的膜,难以接近。

    但现在就不一样了啊!

    似乎神王养成,便是可以从今日开始期待?

    听着他们话语,李桐心中一阵失笑。

    若是让他们知晓了,这般故事里那小小的叶黑,在日后会是那堂堂叶天帝,又会是何般模样?

    想来,必然是人气值大丰收吧!

    但此时为时尚早,还不到将其说出来的时候。

    脸上闪过神秘一笑,在他不知情的情况下尽数落于角落里那二位的眼中。

    李桐缓缓道:“好了,说神王姜太虚,不过是让你们了解一番,亦是要让你们知晓姜家非是那般不堪。”

    “要知,其祖上亦是走出过大帝的啊!”

    “可是那位恒宇大帝?”

    李桐轻笑一笑,没有回答。

    继而,再度说道:

    “白衣神王姜太虚前半生的故事我已讲罢,接下来其后半生的故事却是要你我一同见证。”

    “需知,无他便无??????,反过来亦然。”

    他使了个坏,在说道叶天帝那三字时,故意为曾出声。

    看着下方一头雾水的无数听客,李桐哈哈一笑。

    再度开始讲述起昨日那荒古禁地中,属于叶黑的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