翠翠小说

手机浏览器扫描二维码访问

123、世间谁人配白衣?唯有神王姜太虚

    「说书无二,别院岂一?」

    「当说书人拥有第二座足以承载说书的客栈之时,传送、投影功能开启。」

    「说书人可选择一处客栈为主楼真身坐镇,其余为副,自有投影相随。」

    「注:目前可拥有说书客栈数量为二。」

    恍惚间回过神来,李桐便是只觉这功能实在是好、实在是妙。

    客栈数量限制之说暂且不提,想来日后自有提升的方法。

    光是这客栈与客栈之间的传送功能,  以及说书时分的投影功能,就是足以其让心神为之一颤,大呼妙哉!

    有了此般功能,那答应下来闻仲所言之事便就不是不可能了。

    他初闻此般言语,心中自然是一百个拒绝。

    别说去往朝歌城了,他现在连这小小的客栈都不敢离去。

    生怕一时不慎,便是被人瞧出底细,  遭了劫难。

    更不要说,  还要亲身前往那般遥远的朝歌之地了。

    但现在,  可就无需那般麻烦了啊!

    只要那所谓的摘星楼真个的建好且归于他名下之后,动念之间便可以在两座客栈间传送。

    端是来取自由,无人可察!

    即便依旧是出不得客栈,但在那般朝歌城中说书,不比在这小小村落里,来的更好?

    而且那里身为商朝都城,人神混居,不知潜藏着多少仙神之流。

    再加上城中居住的无数凡俗之人,这些岂不都是他人气值的来源!

    心头思绪流转,李桐不由的生出几分意动来。

    但此事目前也就只是想想罢了,尚且还着急不得。

    因为,那摘星楼目前还没建好!

    且等这高楼落地完工,到了那时再做细考也为之不晚。

    这般想着,  李桐掩去面上喜色,起身对闻太师说道:

    “我这区区凡俗一人,却是让大王抬爱了。”

    继而眉头微微皱起,  做出一副思量神色。

    片刻后,  缓缓说道:“去往那朝歌城中说书,我倒是极其愿意的。”

    “但,就也不知闻太师你口中的摘星楼何时方能建成?”

    轻轻一笑,李桐一双重瞳中流转五色光晕,眼含问询看向那商朝太师。

    “这......”

    闻仲顿了下,本以为李桐会推脱,却没想到他竟然这么一问。

    这难道说,其本意是愿意前往朝歌的?

    心中顿时间一喜,连忙说道:“先生神通广大,足不出户竟也能知晓朝歌之事。”

    “不瞒先生,那座摘星楼此时确实尚在建造之中,还未功成。”

    “但请先生放心,我等已然是抓紧修建,不日便将完工,先生可以......”

    但话语还未说完,就被上方一道轻轻言语打断。

    抬首凝望间,便是一道平静若水般的视线望来。

    “太师,既然如此,  那不妨等那摘星楼建成之后,  容我再做定夺。”

    “你看,可好?”

    话语轻轻,  丝毫不显傲然之色。

    但不知怎滴,落于闻仲口中,却是让他生不起丁点的辩驳之心。

    反而,竟然有种松了口气的感觉。

    因为无论如何,这件帝辛交代下来的事情,终于是有了眉目。

    待他回返之后,亦也是有了一个交代。

    便是朗然道:“全依先生所言,那外界那些......”

    “哦。”

    李桐轻轻摆手:“那些却是太过贵重了,我不便收下,劳烦太师替我谢过大王好意了。”

    闻仲缓缓点头,未做强求。

    携礼而来,本就是为了彰显诚意。

    但现在主人家既然不喜,他自也不会强行将这般东西留下,让人徒增几分厌恶。

    至此,他这一行却算是功成。

    虽然没能得到李桐确切的消息,但闻仲有中感觉,他应当会去往朝歌城中的。

    但不知怎么会是,他又觉得李桐会答应下来,似乎也不是因为帝辛之故,更不是因为他之截教弟子的身份。

    反而,单纯是为了那摘星楼?

    说来有几分可笑,但事实真相可能就是如此。

    心头一笑,想不通这些大神通者的举动又有何深意。

    闻仲也不准备留下听书,便是和李桐告辞。

    轰隆隆间,带着茫茫多的物件上了云头,急急的离去。

    “啧。”

    李桐并未出言挽留,只是看着他离去的身影,心道一句:

    “倒也真是,来也匆匆去也匆匆。”

    “不过于我而言,这闻仲,倒是给我带来了一个好消息。”

    “当贺!”

    昨晚一枚人参果入肚,海量生命精气非但提升了他的寿命,还将他身体熹微的亏空之处,一一不足。

    这让他在日后的修行道路上,可以走的更为顺畅,此为一喜。

    而今日一大早,随着闻仲的到来又有了这么一个好消息。

    他的客栈可以开分店了,意味着他从此可以走上高速赚取人气值的道路,此又为一喜。

    如此双喜临门之下,李桐只觉精神振奋。

    连带的,说书的劲头都多了几分。

    而下方一众听客里,那些四处村落里的凡俗,此时却都是神清怪异,眼露失落神色。

    不同于那些可以乘云驾雾的仙神之流,即便李桐去往了何处,他们都可以轻松而至,听书无恙。

    但他们这般,一辈子可能都离不开故土的凡俗之人。

    如何去追逐李桐的脚步,去听书?

    一想到过些时日这无比热闹的客栈就会冷清下来,而让他们流连忘返的故事也无处去听。

    顿时间,心头里便不是个滋味。

    失落有、不舍有,但更多的还是埋藏在深处,却说不出口的挽留言语。

    似先生这般仙神一样的人物,他们如何能去、如何敢去苛求更多呢!

    除妖物、传武道,先生对他们这些凡俗人,已然是有天大的恩情。

    再去奢求更多,却是有些太过贪心了。

    “唉......”

    一时间,无数人心底叹息一声。

    将这般神清收入眼中,李桐也不做解释。

    待日后时日,他们自会明白,即便是他离了这杨家村,在这客栈里依旧是可以听他说书。

    于之前,并无几分差别。

    “啪!”

    多想无益,惊堂木轻轻一拜,令人心神一震的响声遍传客栈。

    顿时间,让他们一个机灵,回过神来。

    就听:

    “昨日说道了那摇光圣地于姜家两方势力共闯荒古圣地,但却惨遭内里异兽屠戮,血流成海,尸骨成山,少有几人幸免于难。”

    “今日,我们便继续往下叙说。不过在此之前,我倒是要再讲述上一个人物的故事。”

    “一个,出身于姜家之人的故事。”

    在无数下方听众奇异中带着些许轻视的眼神中,李桐甩开折扇,轻说道:

    “世间谁人配白衣?唯有神王姜太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