翠翠小说

手机浏览器扫描二维码访问

119、谁家孩童?哪吒同孔宣的交易

    “啧啧!”

    一旁的狐狸精看到哪吒粉雕玉琢的模样,不由的心生喜爱之意,忍不住逗弄于他:

    “你是谁家的小孩?今日说书罢了,你要是想听书,等明日让你家大人早些带你来,可是莫要再误了时辰。”

    说罢,掩着嘴“咯咯咯”的笑着。

    在过往未曾来到这客栈之时, 她却是最最喜欢这般孩童模样的小娃。

    君不见,那些狐子狐孙化形之后,一个个都是模样俊俏的小童。

    却是,没一个样貌丑陋的。

    现在突然见了这闯进门来的小小孩童,非但不恼,反而和他开起了玩笑。

    哪里料到, 得了自家前世那一颗灵珠残余的先天灵光之助, 将那般弥陀经改易、衍化为最适合其修行法门的哪吒。

    在魂儿修持一道上,一日千里。

    不说将原来仙道法门尽数转化, 供养神魂。

    今日更是借那龙王兴风作浪之时,一举度了三重雷劫。

    此时间,不过是搭眼一扫,就瞧出了说话那媚笑的丑陋女子。

    她,不是人!

    “呔!”

    “兀那妖怪,你怎会出现在这人族城镇之中。”

    哪吒下了风火轮,在手掌一抹便是取出早已神魂炼化的金刚圈。

    大有一言不合,便要降妖除魔的事态。

    “说,此地客栈的说书人呢,是不是让你等当做血食给吃了!”

    “咯咯咯!”

    他不说还好,此话一出,更是惹的三个女妖精笑意不断,直接笑弯了腰。

    同时间,亦是毫不掩饰对他指指点点。

    “这是谁家的小孩,身上宝贝倒是不少。”

    “呦,看其来,还当真是身家不斐呢!”

    “.....”

    “咳咳!”

    李桐瞪了越发放肆的三妖一眼, 转首打量而去。

    入目一瞧, 便是心中一惊。

    “这人......怎会是他!”

    惊的却不是因为这小童的身份。

    当他冲入客栈那一刻,李桐余光扫到他孩童一般的模样,以及脚下踩的那两个轮子。

    便是毫无疑问的知晓了来着是谁,不是那一家人都被自家师父算计死死的倒霉蛋:李哪吒,又能是谁。

    李桐惊诧的不是其本身,以及其这幅看似真实的躯体之上所流转而出的气势。

    “却是没想到,那得了书中好处的人,竟然是你。”

    心中惊诧一闪而过,继而他便是想到了那书中鸿易的身世经历。

    再和这李哪吒的身世经历,放在一起对比一番。

    恩!

    共同之处这不就是出来了吗!

    同样都有一个不当人的爹,能有心境上的大幅度趋向,便也不是什么意外的事情了。

    那哪吒能在听书之时,获得些许奖励,便也是件预料之外但又是情理之中的事情了。

    “不过,他到底是获得了什么奖励?”

    李桐目光幽幽上下打量着这个小童,难免有些好奇。

    目前看来,他是获得那阳神一道的修持法门无疑了, 但究竟是那般,还是需要思量一想。

    “过去弥陀经?”

    却是不像, 此时他身上并没带有佛门气息。

    一时间,倒是让李桐有些疑惑。

    不过转眼间他就收拾好神清,脸上漏笑的对这小童说道:

    “我是知你的,钱塘关总兵李靖之子,李哪吒便是了。”

    继而,也不理这小童眼中流露出来的一丝疑惑神清。

    指着三妖道:“他们却是我的下属,非是凡俗害人之妖物,你却是误会了。”

    “是哩,是哩。”

    三妖点头,狐狸精笑道:“我们一直随着先生,从未做过坏事。”

    这番言语直让其余二妖面皮发红,暗道果然是狐狸精,好生无脸皮。

    这般话语,也能说出的出口。

    她们之前虽然一意修行,从不曾主动拿凡人当血食。

    但那些送上门来试图斩妖除魔或者寻宝之人,可是一点都没有拒绝的。

    说不曾作恶,却是过了些。

    李桐没多再意她这般话,继续说道:

    “而我,便是这客栈里的说书人了。”

    “不过嘛,你要听书,今日就是不成了。”

    “啊,这是为什么?”

    哪吒听了李桐解释,此时惊诧一问,眼中流转分外不解。

    继而再见那三妖头上青光流转,虽带几分血色,却也没有灰黑怨念纠缠。

    就知她们所言或许有些出入,但也大差不差。

    总之,比自家打死抽筋的那条小龙,却是干净的多了。

    那个,乌漆嘛黑一片,简直不堪入眼。

    若非如此,哪吒也不会在其一拨撩之下,便一气之下将其打死。

    试问,作恶多端的人,还要在知晓他所做恶事之人的眼前蹦跶。

    谁见了,不想抽了他!

    时至如今,哪吒还是觉得自己杀了那龙,半点错都不曾有。

    哦,或许有点错。

    便是轻信了那老龙,认为他会不再追究,方才落了个眼下这般下场。

    不过哪吒倒也觉得不差,无了肉身束缚,魂儿游荡四处可去,岂不快哉!

    “都同你说了嘛,先生今日说书已经结束了,要想听,只有等明日再来了。”

    狐狸精言笑晏晏,忙碌中回了他一句。

    李桐怀抱花盆,笑而不语。

    “啊......这样。”

    哪吒将圈儿收起,套在自家的手腕上。

    颇为孩子气的抓了抓头,期冀的看向李桐:

    “那......今日可不可以再说上一会儿。”

    “我可是从钱塘关一路赶来,不知走了多远的路。”

    “那可不曾,若因为你坏了规矩,日后人人都来求先生,那该如何。”

    察言观色技能点满的狐狸精,分外机智的替李桐挡下所有。

    而他,只是静静的站在那里,笑而不语。

    “唉,好吧。”

    听到此言,哪吒无奈的嘟囔了一句。

    他平日里还是十分讲道理的,眼下也知晓自家这个要求有些无礼了,便也放弃。

    索性也不走了,便是双手一叉腰,正要问这里能否住店的时候。

    哐当!

    客栈大门被巨力推开,碰撞中发生一阵响动。

    一道人影分外急切的冲了进来,急急抱拳对李桐一言:“事出有急,还望李道友勿怪!”

    说罢,便是目光一凝,垂眸盯着那小小的人影儿!

    “便是他,得了阳神修行之法?”

    心中生出少许意外,但更多的却是几若化为实质的欣喜与激动。

    原本可望而不可及的寻道法门,需要花费上万载时光缓缓参研的法门!

    此时,竟然就这么轻易的出现在了他的眼前?

    这如何,能然孔宣不激动,不兴奋。

    即便无数会元修持而下,那颗天塌不惊的道心,在此时也再难平静。

    道心、道心!

    大道再前,道心合用?

    与之相反,哪吒则是有些戒备的看着这个突然冲出来的奇怪之人。

    魂儿示警显化出来的身躯不由自主的紧绷,他从面前这人的身上,察觉到了难以言说的危险。

    那是远超其在自家老师太乙真人身上,察觉到的危险。

    哪吒心有明悟,若是和这人斗法。

    他,会死!

    但哪吒可是个天不怕地不怕的住,即便眼下这人可谓是极其恐怖。

    他亦是一昂头颅,无所俱色道:

    “你待怎滴?”

    “可是,要打架不曾。”

    “呃!”

    孔宣脸上难得出现几许尴尬之色,显然明了自己的内心太过急切。

    让眼前这小童,误会了自家的来意。

    纵然他孔宣欲要求法,但那也是会相互论道交换,而非是以修为道行强压,结下恶果。

    那般,却是得不偿失。

    当即便是脸上撤出一丝笑容:“小友却是将我误会了,我非是来寻你打架的,而是来同你交换了。”

    “交换?”

    哪吒眼神迷茫,警惕之心不失。

    “对,便是交换。”

    孔宣松了口气,坦然说道。

    “我观你这神魂修持之法甚是奇妙,所以想要以我之法门于你交换一番......”

    但,话音未落。

    便间那小人摆手,脸上狡黠神色一闪而过,道:

    “不换不换,这个不换。”

    他虽年幼,但亦非寻常之人,乃是先天灵宝转世为人。

    自然知晓明辨贵重之道理,虽不知这法门是如何出现在他脑海之中。

    但其神奇以及强大之处,却是分外晓得。

    哪吒与它,如同孩童喜得挚爱玩具,又岂会轻易送出?

    君不见,他连自家的老师,都是未曾直言,更论孔宣。

    “哎,小友勿急。”

    听他这般言说,孔宣也不着急,只是道:

    “你且看我这法门如何,再说换与不换,可好?”

    言罢,他便是傲然一笑。

    身形展开,沛然气势骤然间洒落,五色光晕流转,刹那间充斥着整个客栈。

    其身后像是有一尊高大无比的法相显化,身上隐隐约约洞开无穷小世界。

    而在每一个小世界里,都有一只神俊无比的孔雀,在吞吐仙灵之气,变得越发真实。

    “咕嘟!”

    “咕嘟,咕嘟。”

    接连不断的吞咽口水声响,在客栈里此起彼伏的相起。

    见客栈中听众四散,方才停了修持,有事询问李桐的杨蛟二人,方一踏足客栈便是见到这般骇然场面。

    当即,亦是不由自主的喉结滚动。

    心中无穷思绪流转,惊骇有、恐惧有,但更多的却是怒目圆睁中流转而出的一丝疑惑。

    “这......这种气息?”

    “难道是,炼窍人仙!”

    一个恐怖而可怕的想法,出现在杨蛟的脑海之中。

    他看向孔宣的眼神,一变再变。

    “果然,已经是修持到了炼窍之境了吗?”

    李桐不动声色的动用自己身在客栈中的能力,将孔宣爆发出来的气势悄悄压下。

    他所传下的武道人仙之路,出现了一位炼窍人仙,还是一位古老的大神通者转修成就的。

    这般事情,你说是在某一日说书的时候,似是不禁意间展露在洪荒仙神眼前所带来的震惊多些。

    还是像现在一般,将气势流转,只惊动那些大神通者,来的更多些?

    在事关人气值的问题上,李桐向来是拿捏的很死。

    不会放过任何一个,大赚特赚的机会。

    他的小心思暂且不提,哪吒见到孔宣毫无掩盖的展露这般从未出现在洪荒世人面前的神通法相。

    一时间,失了神。

    沉迷于那般窍穴衍化小世界,吞吐仙灵之气,再度反馈肉身的强大之中。

    于此同时,他那抛却一身血肉骨骼,方才凝练出来的一点精血。

    在魂儿深处,兀自跃动。

    像是遇了什么让分外苛求的东西,雀跃不已。

    一种冥冥种的感悟在心头升起,他忽的明白是什么驱使他赶来此处出了。

    这个法门,他得换!

    当即,便是神清一定,分外严肃说道:

    “如你所言,我以我之神魂修行法,换你之肉身法门。”

    “哈哈哈!”

    孔宣骤然大笑,收了武道法相,满脸喜意。

    朗然道:“善!”

    哪吒正要问是该如何交换之时,便听一道淡淡身音,插入二人谈话之中。

    “孔宣道友,你难倒不曾发现,哪吒其为神魂显化之身,非是血肉之躯?”

    转首望去,只见李桐怀抱一神异青草站立于门前,脸上带着几分莫名之意,轻声言说。

    “哦?”

    孔宣疑惑一句:“自是注意到了,不过只消其肉身不毁,那这武道法门便是可修,即便是毁了......”

    “不对!”

    他看向脸上有些尴尬的哪吒,诧异问道:“小友,你该不会是......”

    哪吒挠了挠头,苦恼说道:

    “我的肉身却是是没了,只剩下神魂出游。”

    “这......”

    孔宣略一思索,道:“这也无妨,我且去随你寻回肉身,助你回阳。”

    哪吒脸上尴尬神色愈发重了。

    他的肉身,恐怕早已被李靖夫妇埋葬了吧!

    难道说,趁着还算新鲜,挖出来还能用?

    不过暂时来说,他是不想再回陈塘关去了。

    孔宣一见他脸上神色,便是明了这小童肉身恐怕也是毁了。

    不由心中诧异,暗道这小子怕也不是个省油的灯。

    看其身怀宝物显然是有所背景的,一般常人不敢招惹,但依旧还是落了个肉身毁坏的下场。

    估摸着,是招惹到大神通者了。

    不过这也倒不是什么事,日后顺手替他解决了就是。

    现在难点倒是如何帮其重塑肉身了。

    这,有些麻烦!

    孔宣正思索着,这洪荒大地上那个人物家中有这般可以重塑肉身的宝物,准备去登门拜访一番的时候。

    就听:

    “无需多想了,我有办法。”

    两人不约而同的抬头望着李桐,便间他神秘一笑:“二位,且随我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