翠翠小说

手机浏览器扫描二维码访问

116、预言成真,恐怖的金色鹏鸟

    李桐摇晃折扇,故作意味深长,言说出一句批语。

    继而,不待众人多问,便是说道:

    “就在那叶黑正分外警惕的往深山之中缓缓走去的时候,一道有些让人看不清处的身影,忽然是出现在了他的身边。”

    “叶黑顿时一惊,  还未来的及反应过来是谁,一道身音先落入耳中。”

    “尸山血海,枯骨无边,它又来了!”

    “抬眼望去就见那疯疯癫癫的老疯子,出现在不远处,他竟然也是追了上去。”

    “老人家您说的靠谱吗?”

    “见不是什么危险,叶黑送了口气,  如此问道。”

    “所有人都会死!”

    “只听那老人痴痴呆呆的说道

    众多听客此时皆是感觉到少许的疑惑。

    这老疯子,  为何嘴上说着不要进入荒古禁地,入内必死之类的说法。

    但现在,为什么他自己竟也亲自跟随了进来?

    属实是让他们有些意外,难道说这人未曾疯癫,只是装出来的?

    其目的,实际上是为了劝退那些来寻宝之人,好自己独得宝物!

    一时间,众人心头思绪四起,小声讨论着。

    “不是说,将会有枯骨无边、尸山血海,他不怕?”

    “难倒这老疯子之前真的只是在骗人,其实目的是独占禁地之中圣药、宝物!”

    “嗯!”

    有人点头称是:“不是没有这个可能,毕竟他如果真的是知晓禁地中的情况,那为何不去向那些强者说明?”

    “嘿,  你忘了,他是一个疯子啊!”

    “谁知道呢,  说不定亦是装出来的。”

    “难倒只有我注意到,  这老疯子两次出现都是寻上叶黑吗,  难倒他察觉到了叶黑的不凡之处?”

    “呵呵,这有能说明什么?不过是碰巧罢了。”

    “不过也有可能是那老疯子,觉得其余两家之人,他招惹不起,故而只敢和叶黑说上几句话。”

    “没错......”

    一众听客煞有其事的点头,觉得自己这一番猜想定然是八九不离十了。

    剩下的就之看接下来李桐,又是要如何分说了。

    而对于那老疯子所说的话语,并未感到几分在意。

    毕竟在他们内心之中,早就认定了此人不是在胡言乱语,便是另有用心罢了。

    却是,当不得真。

    要知,此时那摇光圣地于姜家的强者纷纷进入了那荒古禁地之中。

    有如此之多的强者存在,加上还有两个古老而神秘的存在守护着。

    这般情况下,还能出现他言语中的那番场景?

    他们,是不相信的。

    在无数的普通听众看来,有这么一股庞大的力量,即便那荒古禁地内有奇异诅咒,但他们亦有破解之法。

    两两相去之下,那些荒兽如何是这些强者的对手。

    此行,怕不是能够推平这般禁地。

    将之从所谓的生命禁区中除名。

    但却未曾见到,  那些修为高绝的大神通者,面露疑惑中,微微摇头。

    显然间,通过李桐奇异神通而体味到那般禁地诡异的他们,并不看好这般举动。

    听到众人的讨论,李桐脸上闪过些许笑容。

    没有着急出言解释什么,只是继续叙说下去:

    “听闻老疯子的言语之后,叶黑眉头紧皱,心底有些发毛。”

    “但是一想到此人神志不清、疯疯癫癫的,便又放松下来。”

    “他不可能因为这几句毫无根据的话语而退缩,此行必须要采集到那圣药,这关乎到他的未来。”

    “继续上路,将那老疯子远远的甩在后面。”

    “前方的修士们都在飞行,一个时辰之后就顺畅的到了距离荒古禁地二百余里的山脉中。”

    “到了这片原始地域,荒兽便开始多了起来,但修士众多,荒兽选择退散,远远避开。”

    “所以这一路上十分顺利,摇光圣地于姜家的人马此时距离生命禁地只有一百余里,根本就没有什么危险。”

    “见到此般情景,原本心底打鼓的人,顿时起了心思。”

    “或许,他们真的能采集到圣药,而我们也可以到禁地边缘转一转!”

    心中贪念一起,无数的修士遁光就更甚了几分。

    落于无数听众的眼中,便是一道道红光划过天阙,向着那越发广袤的原始之地,飞速冲去。

    一路的安全给了他们没有危险的错觉,此时都已经是不再顾忌,全力飞遁。

    争先恐后间,生怕到的晚了,灵药便被别人采走。

    “我横看竖看、上看下看,怎么都感觉这些人不像是去寻宝,而是在去送死呢!”

    一位小有神通的炼气士,摸着下巴如此说着。

    引来周围目光注视一片,讪讪一笑中,还未待他回应,就听一道恐怖兽吼传来!

    “吼!”

    李桐带着几分惊疑说道:“突然,原始山脉的深处传来恐怖的咆哮声。”

    “遥远的前方,更有阵阵惊恐的叫喊声,遥遥可见很多修士快速的回逃而来。”

    “顿时间,引起了无数小心谨慎的修士注意,他们纷纷停顿下来,目光凝重的看着前方,不知晓发生了何事。”

    “不少驾驭红光返回的修士脸上闪烁着无比的惊慌,甚至一刻也不想停留,向着大山外奔逃去。”

    “究竟发生了什么?”

    “有修士惊疑的问道,拦下一人。”

    “快走,摇光圣地的这组人全都完了!”

    “前方出现了一头恐怖的异兽,一口将摇光圣地的骑士吞了大半,一爪将青铜战车抓成了齑粉,连吼九声,将方圆一里的人全都震死了!”

    “太可怕了!”

    “有人心惊胆颤,四肢抖若筛糠,像极了那疯癫的老疯子。”

    “姜家与摇光圣地的人,没有走出来一个,全都死亡了,你们也快逃吧!”

    “听到逃回来的人这样说,无数人心胆皆寒,这是怎样的蛮兽啊,竟然让所有人都灭亡了。”

    “叶黑绝对很不对劲,因为按照世人的说法,荒古禁地外虽然有很多异兽,但不会特别针对修士,也不应该如此惨烈才是。”

    “现在这才哪到哪,还远为进入了荒古禁地中,若是再深入下去......”

    “脑海中一阵恍惚,不由的闪烁过了那个老疯子的面孔,面色一窒!”

    “不会,这老疯子说的是真的吧!”

    “就在这时,后方传来阵阵恐怖的波动,不多时又有修士的惨叫声传来,有人逃遁过来。”

    “一问,另外一只队伍亦是遭到了绝世凶兽的袭击,全灭了!”

    “后方的修士听后全部惊恐,又一队人马全灭,这简直超出了众人预料。”

    “突然间,风名鸣声响彻天宇,九只异禽全身羽毛极其绚烂,拉着一辆战车划破长空。”

    “一众修士顿时松了口气,摇光圣地的长老终于出手,这下可以放心了。”

    “但是,就在刹那间,所有人的神色都变了......”

    “因为,那辆九凤朝阳车,竟然是在逃遁!”

    “毫不掩饰的,慌张逃遁!”

    听到李桐的话语,注视着眼前的画面。

    原本大好一片的局面,在刹那间翻转。

    众多听客此时尽数有些发懵,难以理解,短短的时间内,究竟是发生了什么?

    为何分开不同方向深入荒古禁地的两队人马,几乎在同一时间全灭!

    而那,本在后方镇压荒兽的摇光圣地长老。

    此时为什么会乘坐着战车,仓皇逃窜!

    里面到底是发生了什么事情,他们遇到了什么恐怖的荒兽?

    无数的听客心头泛起惊疑,好奇心越发强盛起来。

    皆是迫不急待的,想要知晓究竟是什么样的危险,竟然能吓得摇光圣地长老,驾驭着战车逃离而去?

    看着李桐不慌不忙的放下折扇,甚至于把玩了下不知放在身边的一盆......一盆草。

    然后慢悠悠的端杯,缓缓饮茶。

    此时此刻,众多听客已经是万分心痒难耐。

    忍住不言语催促,但却是不住的在心底埋怨起来。

    这么关键的时刻,你喝什么茶啊!

    你倒是继续说下去啊!

    要喝茶,每日说书过后那么悠长的时间,什么时候不能喝?

    就,非得瞅着本就短小的说书时间喝是吧!

    众人心头火起,但一想眼前这位的脾性。

    还是不敢出言催促,只能像是供大爷一般,眼巴巴的望着他。

    希望这位“爷”,能快点喝完,然后继续讲述,满足他们对于接下来故事的好奇。

    但似乎看来,尚还需要一段时间?

    “李先生,那摇光圣地的长老不是在最后方吗?他怎会逃离,难倒是有荒兽绕到后面去截断退路了?”

    “是啊先生,您倒是快点喝水,继续讲下去啊。”

    “到底是什么恐怖之物,能将那九只凤凰后裔吓到如此惊慌地步,失了仪态,仓皇遁走!”

    “这才还未曾真正踏足荒古禁地内呢,怎就遇到了如此危机!”

    “这就是生命禁区吗,真真恐怖。”

    “怕是我们之前想差了,还是低估了这般禁地的凶险,这决不是普通人轻易可以涉足之地。”

    “那叶黑,此行怕是难了。”

    一众听客此时间就像是一只只山林里的猴子般,坐立难安。

    心中瘙痒不断,好奇难耐。

    感受到他们内心之中剧烈波动的心绪,李桐心中失笑。

    听众越是焦急,越想听接下来的故事,所产生的情绪波动就越发剧烈。

    而李桐所能得到的人气值,自然也就更为多了。

    不急不缓的将手中杯盏放落,打量下并未产生什么不喜情绪,甚至还隐隐对于这般热闹场景有些兴奋的九叶剑草。

    李桐展开折扇,轻摇。

    看着他这番姿态,直叫一众人想要揍上他一顿。

    但无奈,显然不是其对手。

    “只见,那战车之后,那不远处的山脉内,竟然是出现了一头足以遮天蔽日的巨鸟!”

    “其双翼展开足有百丈,通体璀璨夺目,神辉刺目,就仿若通体是由黄金浇灌成的一般。”

    “通体金灿灿,如一片金色的云朵,飞快的向九凤朝阳车追逐而来。”

    “这......竟然是传说中的鹏鸟!”

    “金翅大鹏鸟!”

    “见到这一幕,叶黑没有任何犹豫,直接拔腿就向回奔逃。”

    “在他想来,山脉中绝对不正常,各种强大的异兽都出现了,就连摇光圣地的长老都跑路。”

    “此时不跑,难倒要留给那般异兽做点心!”

    “于此同时叶黑亦在心中暗暗想到,那老疯子的话语要当真了不曾?”

    “他心中发毛,在山林中驭虹而行,没有贸然飞上天空,因为会被可怕的异兽注意到。”

    “快跑!”

    “突然间,前方穿来阵阵惊恐的惨叫,大量修士如同潮水一般向深山而来。”

    “怎么回事?”

    “前方有蛮兽拦路,赶紧逃!”

    “太惨烈了,数百人在短短一眨眼的功夫,就被粉碎成了血雾。”

    “叶黑顿时一阵头大,现在连回路都被蛮兽截断,这实在不是一个好消息。”

    “但唯一值得他庆幸的是,方才没有失了神智,冲上天空,不然怕也凶多吉少。”

    “现在这片原始山脉一片打乱,前后都被堵截,众多修士开始横飞,想要突破出去。”

    “而在那天穹之上,九凤朝阳车第七次被拦截下来,巨大的鹏鸟凌厉无比,短时间内竟然有两只凤凰后裔被其撕碎。”

    “吼!”

    “愤怒的长啸传来,战车中冲出一个老人,御使着赤红如血的大印,向鹏鸟攻击而去。”

    无数的听客眼带好奇的看着虚空中衍生的画面,分外期待。

    这鹏鸟可能拥有那金翅大鹏鸟的血脉,十分恐怖。

    那摇光圣地的长老,真的等挡下这般异兽的攻击,成功逃脱?

    而更让他们为之心惊和疑惑的则是,现在不过是方才来到了这荒古禁地的外围,就已然是如此可怕。

    那,这禁地的更深处,乃至中心位置。

    又会有着怎样的,大恐怖!

    一想到这些令人害怕的凶险,无数听众便是不由的激动的战栗起来。

    他们分外想看到那叶黑能成功走入荒古禁地的深处,将内里奇异、恐怖场景展露在他们眼前。

    但是呢,又不想让他贸然进入其中,白白丢了性命。

    如此纠结的情绪交织,一时间让他们分外纠结。

    而在李桐的讲述之中,那摇光圣地的长老眉心张开竖眼,施展了大神通,要和那鹏鸟绝命一搏。

    但是,他很快便彻底的绝望了。

    那鹏鸟化形成一轮金色的太阳,熊熊燃烧起来,万丈金光淹没天地。

    不过片刻间,摇光圣地的长老当场雾化,成为一片血光。

    其,黯然陨落了。

    嘶!

    众人撮牙花,倒吸一口冷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