翠翠小说

手机浏览器扫描二维码访问

114、禁地诅咒,长存六千载岁月的老疯子

    “李先生,那荒古禁地里到底是存在着什么啊!”

    “为何那叶黑不顾危险,非要再次闯入其中呢。”

    有人分外不解,明明他现在已经是一切走上了正途。

    业以破除了荒古圣体难以修行的言论,甚至还进步飞速。

    实在是,没有必要来此凶险之地,以身犯险啊!

    “你们说, 这荒古禁地会不会是如同那之前先生讲述大帝人物之时,所提到的那些个禁区,是同样的存在。”

    此话一出,无数听众无不后知后觉的惊诧看着那人。

    是啊!

    如果真的是如同那不死山等等一般的生命禁区,那这荒古禁地的凶险又升几分。

    如今的叶黑进入其中,岂不是自寻死路。

    即便他可以隐藏在那些强者的身后,但恐怕也是无济于事。

    听着众人讨论,李桐轻摇折扇,笑而不语。

    片刻之后, 等待声响渐渐平息而下之是。

    这,才缓缓开口,摇头轻声道:“非也,非也!”

    “却不是,你们想的那般。”

    “哦?”

    无数听众疑惑的看着李桐,不是他们想的这样?

    那又是什么样子。

    难道说,这叶黑有他们所不曾知晓的底牌,足以让其有恃无恐。

    惊疑中,等待这上首说书人的解释。

    便听一问:“众位,你们可曾还记得,当年叶黑乘坐九龙拉棺降临在这荒古禁地时,他曾经吞吃过的那几枚果子?”

    “当然记得,这如何能忘!”

    有人飞快的高声回道:“先生您曾说那是九妙不死药的一种仙果,叶黑吃下之后一夜返老还童,再塑筋骨。”

    “这可谓是改变了叶黑命运的事,我们怎么会忘记。”

    “哦, 对了!”

    有人忽起惊奇,似是想到了什么。

    继而, 带着几分埋怨的看向台上李桐,道:

    “先生,你之前还曾答应给我们每日详说洪荒中的天地灵根呢!”

    “而今,也是再无消息了。”

    “啊着,哈哈哈。”

    李桐揉了揉鼻头,哈哈一笑,将尴尬掩去。

    赶忙间转移话题:“那事过后再说,我要告诉你们的啊!”

    “正是因为叶黑吞吃了那不死药的一枚圣果,故而可以抵抗那禁地中的诅咒。”

    “这,才是太敢于来此的依仗,也是他的底气所在。”

    “原来如此!”

    “是我等小瞧了他。”

    “不过,既然如此那他为何不直接进入其中,夺取机缘呢!”

    “这个啊......”

    李桐目光幽幽:“就要不得不说一件过往的事情了。”

    “在多年之前,有一处势力庞大的仙门圣地选择攻打这荒古境地,结果却是不知遭遇了何等危险,落了个败退的下场。”

    “圣地溟灭,门人弟子存活下来的, 却是少之又少。”

    说着,李桐还不禁摇头叹息,似也再为那般圣地的骤然覆灭而心生感慨。

    又听他娓娓道来:“自打那个时候开始啊, 这荒古圣地就变的更加可怕,对于修士的影响越发之大。”

    “甚至于,可以将一切神通和力量束缚,将强大的修士,化作凡人!”

    嘶!

    听者言语,客栈中那些凡俗以及修为不高的炼气士皆是倒吸了一口凉气。

    这荒古禁地,也太凶险了吧!

    居然可以将修士们神通修为的力量束缚,让进入其中的强者再无神异。

    那和凡人无异的他们,又如何抵挡内里的荒兽,和种种大恐怖!

    禁地、禁地!

    果然是不愧其名,名不虚传。

    一时间,众人心中戚戚,只觉一阵恶寒。

    转念一想,便也觉得叶黑的选择属实是正确无比。

    探索如此凶险的地方,即便有所依仗,但也不能有恃无恐。

    更何况,外面还有那么多强者看着,确实不适合将自己暴露出来。

    在人群之中浑水摸鱼,方才是最好的选择。

    这样想着,众多听客的眼神兀自一亮。

    看向眼前幻像里,那道身影的眼神也是变了变。

    看面相,本以为你小子是个老实憨厚的,却没想到,竟然也学坏了。

    不过,他们却是喜欢!

    就在众人议论纷的时候,李桐淡然开口:

    “这些时日叶黑一直在附近转悠,他得到了很多有用的信息,其中就包括曾有圣地来攻。”

    “但非但落了个自己破灭的下场,还使得禁地禁制愈发强大之事。”

    “不过得知之后,他没有惧怕,反而双目神光湛湛,分外有信心的说道......”

    “这对于我来说,或许是一种机遇!”

    李桐轻声说着,将那般自信的气势流露而出。

    此时的叶黑方才解决了想要将他熬炼成大药的不轨长老,修为大有进展,正是意气勃发之时。

    此行,于他而言。

    非但是要寻找那九龙拉棺的线索,再度收集那种圣果也是重中之重。

    因为他已然是知晓,自己的体质是一个不择不扣的吞金兽。

    普通人按部就班的修行路,根本不足以支持其成长。

    想要不断的提升修为,唯有行险一途。

    对于这一点,他看的分外清晰。

    “又过了半个月之后,姜家与摇光圣地依旧没有动身,似乎在等待着什么。”

    “就在这一日,他竟然看到以往的好友被摇光圣地的强者包围着,走进了那座小镇。”

    “叶黑皱起了眉头,他明白这两家肯定得悉了这些人曾经出入过荒古禁地之事。”

    “此番,多半是想向他们了解情况,甚至会让他们同行”

    下方,有听众眉头皱起,察觉到一丝不妙的感觉。

    叶黑的昔年好友被人带来此处,这般的话,那他的存在是否也会被那些人知晓。

    是否会强迫他,借助他的特异之处,去帮他们探索荒古禁地!

    此般想法虽然险恶了些,但却不是不可能之事。

    就在他们心起点点担忧,为那叶黑而忧心之时,就听李桐说道:

    “便在这时,叶黑看到一个白发苍苍的老疯子在大山外又哭又笑,不断的重复着一些话语”

    “死了,死了,所有人都死了……”

    众人心头一惊,察觉怪异。

    “那老疯子又哭又笑,疯疯癫癫的,但却仿佛知道些什么一般。”

    “死了,死了,所有人都死了,只要走入禁地,没有人能够活下来……”

    “我已经看到血流成河、尸骨如山的画面……”

    “他口中流露出像是预言一般,但难以让人相信的疯言疯语。”

    看着中一众听客脸上不断出现的疑惑与好奇神色,李桐嘴角缓缓勾起一抹笑意。

    他所要的,便是这般效果!

    “你......”

    李桐合扇,轻点虚空。

    仿佛跨越了时间、空间,直面那疯癫之人。

    惊疑道:“老人家你在说什么?”

    “赶紧回头,不然你也要死!”

    “枯骨无边,尸山血海,它……又来了……”

    “这般慌乱无序的言语,听得直叫李桐一头雾水,满脸尽是不解之意。”

    听着李桐的话语,下方听客们仿佛也是看到了在他们的眼前。

    出现了一个衣衫破烂,白发苍苍的老疯子。

    身体摇晃,口中不断叙说着一些类似于“死了、死了”、“不要踏足禁地”之类的怪异言语。

    “这人,是谁?”

    “老疯子一个,觉得自己能预知未来?”

    “我怎么莫名感觉这人来历不凡,似有大老头一般。”

    “他看到了什么?为何说禁地之中枯骨无边,尸山成海!”

    “废话,那可是禁地,那个禁地中不是此般模样?就算你现在随便往那大山里走一遭,去妖怪洞穴里看看,是不是这般样子!”

    “不过,无论怎么说,我都感觉这疯癫之人不太靠谱。”

    “但从他口中说出的那些话,是在是有些惊悚,让人不寒而栗。”

    “这,可不是一个好兆头啊!”

    众人万分疑惑,随着抬头看向了李桐。

    遇事不决,李桐解决。

    这书是他说的,内容却是没有人能比他更清楚了解的了。

    但,这次让他们失望了。

    李桐并没有为他们解决疑惑的意思,自顾的往下叙说着:

    “就在叶黑万分疑惑的时候,他发现,不知何时在他身边远处竟然是出现了一个老妪,怔怔的看着那老疯子。”

    “面带万分惊疑,不可置信的自语......”

    “难道说?”

    李桐脸面泛笑,拉长语调眼中带着奇异扫视一遍大厅中众人。

    三霄中有个一脸气鼓鼓,但却身体前倾听着极其认真的。

    孔宣坐在大厅中央,仿佛像是给他看场子的,一动不动只是人坐在那里,思绪不知道飞了那里,显然是个不听讲。

    知晓他在琢磨那阳神修持和他现在所修之道的不同,以及该如何转化。

    李桐也不恼,重瞳扫过,对上了女娲娘娘那双笑吟吟的目光。

    不由的浑身一凛,不敢多看,连忙收了回来。

    “总感觉,这位女娲娘娘,有些不对劲。”

    心里嘀咕一句,但也不再多下加揣测。

    略一回神,悠扬道:

    “难道是他?”

    “但是,在六千年前,那个无比鼎盛的仙门圣地所有强者不都已经覆灭在荒古禁地中了吗,我怎么又看到了他……”

    “渐渐涌来的人群之中,叶黑听到了些话语,只觉一阵头大。”

    “枯骨无边,尸山血海。”

    “它来了,哈哈哈......他又来了,快跑、快跑啊!”

    言语混乱,声音癫狂。

    让无数听众闻之,就不禁眉头一皱。

    “那白发苍苍的老疯子又哭又闹,在大山的周围跑来跑去,吸引了无数人的注意。”

    “其衣衫褴褛,但却看着分外古旧,边角出更能看出往日的华丽!”

    “这绝对不是现在这个时代的服饰!”

    “有人惊醒,指着那老疯子慌张的说道。”

    “叶黑望着那疯癫之人渐渐远去的身影,亦是满脸不可思议的神色。”

    “心道,难道真的是六千年前的人物?未免太过惊世骇俗了,他心中涌起滴天骇浪。”

    下方坐着的无数听众,此时间也是心绪不定,略有惊疑。

    要知道,他们是明了那方世界是长生物质不足的。

    就连证道大帝的人物,若没有不死药相助的情况下活出第二世的话,也就一万载的寿元而已。

    自然是不能和洪荒世界之中,那些仙神动辄无数会元的寿命相比较。

    六千年前的人物?

    那又是个什么概念啊!

    那叶黑曾经在灵墟洞天里生活过一段时间,对该派有一定的了解。

    那方洞天里年纪最大的太上长老也不过数百岁而已,已经算是硕果仅存的名宿了。

    眼前这个老疯子若是六千年前的人物,简直太具有震撼力了!

    跨过了漫长的历史岁月,贯穿了东荒人族或光明或黑暗的时代。

    完全就是一部活着的历史书,实在是让人无法想象。

    众人疑惑着这老疯子究竟有何神异,能在那方世界中长存六千载岁月。

    就听李桐再度叙说:“而在另外一边,那个老妪同样引得无数人注目。”

    “能够认出六千年前人物的存在,那岂不就是说明她也是那个时代的人?”

    “只是现在看那个老者的模样,却是和一般百岁老人没有丁点的差别。”

    “众人猜测出来的年龄,却是足以让他们感到心头眩晕,一阵发懵,喘不上气来!”

    “继而不禁在心头惊恐想到,这荒古禁地又生了何事,能引来这般老怪物齐聚?”

    “人心惶惶中,叶凡的怔怔出神,突然他一下子呆住了。”

    “那个老妪竟然在无声无息中消失了,根本没有见她有任何动作,就凭空不见了,好像从来没有出现过一般。”

    “远处,那老疯子也口中呼唤着,渐渐远去。”

    “就在这时,很多人不管不顾的朝大山外的小镇冲去,全部争先恐后。”

    “叶黑不明所以,跟在了那些身后,想要去一探究竟。”

    “摇光圣地与姜家终于要进入荒古圣地了!”

    哗啦!

    折扇展开,李桐轻轻摇晃着,眼带笑意的看向方才从那老疯子以及老妪出现的惊疑中转醒的诸多听众。

    便听,他们小声道:

    “还好、还好,那些大人物没有注意到叶黑的异常。”

    “也没有将他抓去探路,这算是不幸中的万幸了吧!”

    “这样一来,那叶黑定然是有机会浑水摸鱼,夺取一些机缘的。”

    “就也不知,能否有什么大收获,还有千万别再遇到像那无良道士一般的人!”

    “呸,乌鸦嘴!”

    众人纷纷看向说话那人,只觉得他晦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