翠翠小说

手机浏览器扫描二维码访问

113、国师易当武典难修,荒古禁地再起风云

    哪吒此时间去了肉身桎梏,只觉魂儿飘飘,好不痛快。

    随着清风畅游在山川密林之间,快活非常。

    本想着是依了自家老师的吩咐,在处理完双亲之事后。

    便第一时间赶回乾元山金光洞,面见太乙真人。

    但不知怎滴,许是因为修了这莫名法门之后,  他的感知变得异常敏锐。

    隐隐中,察觉到自家老师那慈眉善目的面孔下。

    所隐藏的似乎并不是对于弟子的拳拳关怀,而是更将近于一种无关之人的冰冷。

    这,让哪吒心生十分不好的感觉。

    下意识的,便是不想去往那乾元山金光洞中。

    那要去哪里呢!

    在山林间玩耍的累了,坐于一高大桃树之上,  欺负着一群白毛猴儿。

    忽的,  哪吒有了想法。

    他想起了那贩卖留音石的小商贩,所说这留音石的来历,以及那说书人所在的位置。

    “在哪里来着?”

    魂儿摘下一个水灵饱满的桃子,但此时他只能闻一闻却是吃不得。

    把玩一番,将其抛给身下垂涎欲滴的猴儿,哪吒忽然回想了起来。

    “是了,在那灌江口!”

    “去休去休!”

    脑海中的珠子显化,落于魂儿脚下。

    倏忽间,化成了两个流转青焰的轮子。

    载着小人,滚滚而去。

    临走时还不忘和那猴儿说道:

    “猴儿,莫要忘记替我和你家大王问好。”

    “待我日后归来时,再来和你玩耍。”

    劲风呼啸,等猴子咬着桃子抬起头来时,哪里还见得那小小身影。

    唧唧唧!

    怪叫几声,  它手舞足蹈的往林中最高处的山峰走去。

    那里,叫做梅山。

    ......

    朝歌城。

    熙熙攘攘的人群,是城市里的常态。

    但于往日所不同的是,那处于最好地段,平时里异常繁华的几座酒楼。

    却是不知被何方来头的人给盘下,  尽数拆除。

    不过数日的功夫间,  便在原有的地方上,起了一座高楼地基。

    光是看去,便足以想到其建好之后,又是何般的雄伟。

    这般状况,自然是惹来无数好事之人的非议。

    纷纷猜测着,此处又是那位王公贵族的产业。

    啧啧称奇一番,回家该干嘛干嘛。

    反正,无论它修得如何高大雄伟,壮丽非凡。

    日后建好了,难倒还能让他们这些泥腿子进内不成?

    有些东西啊,注定就不是他们可以享受的。

    人嘛,要知足。

    普通人看热闹,而一些身份不凡的人,在看热闹中免不了联想猜测一番。

    庞大的府邸之中,费仲黑着脸看着同样脸面不好尤浑。

    一时间,竟然生出惺惺相惜的感觉来。

    两个同样在短时间内失去大王关注的弄臣,此时间难免心生惶恐。

    “费大人,  你可知那摘星楼,是谁主持建造?”

    片刻之后,尤浑终于是忍不住了,开口发问。

    他最近,可谓是人在家中坐,恩宠自飞走。

    没干什么触怒帝辛的事,却仿佛是被帝辛忽视了还有他尤浑这么个人一般。

    一天两天他坐的住,但时日一场,可就坐不住了啊。

    “呵呵。”

    面如锅底的费仲冷笑一声,道:

    “还能有谁,自然是哪位太师,闻仲,闻大人了。”

    “哦?”

    尤浑眉头紧皱,试探性的问道:

    “不是说,这位闻太师不被大王喜爱,已经发配去边境抵御犬戎人了吗!”

    “陈年黄历了,提来做甚。”

    费仲瞥了一眼尤浑,只觉得这家伙真是个废物,什么陈年往事的消息都拿出来说。

    真也不知道自己当年,为何还能斗不过这家伙?

    但是现在,大家都一样了,便也大哥不笑二哥。

    “唉!”

    幽幽叹息了一声,道:“其实,大王似乎又交给了闻太师一件秘事去做。”

    “现在督造那摘星楼之人,好像.....好像是叫......”

    他眉头皱起,似在深思。

    “申公...什么,豹!”

    “对了!”

    他猛一拍桌子,溅起杯中茶水点点。

    大声道:“就是那个不知从哪来的野道士,申公豹。”

    尤浑一脸迷茫,这人,谁?

    然后又听费仲小声嘀咕着:“这道人不为人子,养了条妖犬,动辄便要咬人。”

    “实属......实属祸害!”

    正激愤的说着,忽听外界一阵纷乱动静。

    紧接着,便是几人大张旗鼓的闯了进来。

    为首之人正是那身背长剑的消瘦道人,申公豹。

    而在其身后则跟着一人立而起眼露贼光的庞然黑犬,另外还有一个红光满面,笑容怪异的胖子。

    这般组合,让二人兀自一惊。

    一时间,有些摸不着头脑。

    但这三人无缘无故闯入自家府邸之中,他自是有理将其驱逐而去。

    本就黢黑的脸面上,更多了几分怒色。

    费仲正要怒喝一声,唤来兵丁。

    就听,那申公豹幽幽道:

    “吾为大王所新任之国师,此番前来乃是领了大王的修撰吾朝武典、广传世人之命,听闻费大人家学渊源,有上古巫道传承而下。”

    “特此前来,奉命一观。”

    “还望......莫要拒绝!”

    “什......”

    费仲下意识的便要呵斥,但在转念间回转过来。

    将信将疑的看着这二人一犬,疑惑道:“此事当真,无假?”

    “呵。”

    申公豹自然早就料到了他这般问题,轻笑一下,从衣袖里取出卷轴一个。

    立于他面前,轻轻展开。

    费仲、尤浑二人,瞪大了眼睛,仔细的瞧着上面文字。

    良久之后,二人转首怔怔的对视一眼,流露震惊与不可思议的神色。

    但在下一刻,还是捏着鼻子说道:

    “大王之命不可我等推辞,且随我这边来。”

    转过身去带路前行,同时间嘴里喃喃道:“武道,那又是个什么东西?”

    “怎滴,我却是从未听闻!”

    分外疑惑中,但也不敢拒绝这领着帝辛命令的三个。

    只能先将其打发了,再做打听。

    “两位,快请。”

    就见那申公豹没有率先跟上去,而是带着几分讨好之意的转身说去。

    话中之意,赫然是让身后段德、黑皇先行。

    而这二者也没有不好意思,当仁不让的迈步而出,跟了费仲脚步。

    只是神念交流之中,就不像是外界这般平静了。

    “黑皇,你当真又把握编撰那什么劳子武典?”

    段德皱着眉头,看着一旁信心满满的大黑狗,心中底气不足。

    若是别的事情他就算没把握,也不会像是这般没底,但将一件事全部依托在黑皇的靠谱上。

    那这,本来就是极其不靠谱的一件事。

    但现在,他也是别无它法,只能让黑皇一试。

    不然的话......

    段德猛的想起,那日骑着青鸾而来,娇蛮女子的凶厉。

    而听闻老头说,似她这般厉害的,那岛上还有两个。

    他便是不由的缩了缩脖子,暗骂流年不利。

    这来到此方世界,还没开张呢,只是先考察了下环境便被人逮了个正着。

    还被这人用武力威胁着必须要听她那师侄差遣三次,方才不再追究其窥探之过。

    这可真是,倒霉透顶了。

    “告非!”

    听闻段德的质疑,黑皇转瞬间便怒了:

    “本皇是谁?本皇是无始大帝的狗!”

    “曾陪伴其无数岁月,也曾见识过荒古圣体的强大,苍天霸体的霸道!”

    “不过是编撰一本区区武典而已,以本皇的智慧,只消分出其中千一,将这般拳意融合一下,便足以创造出惊天动地的法门。”

    “到了那时......”

    黑皇嘴角高高翘起:“忽悠那区区凡俗帝皇,岂不是轻而易举之事。”

    “死狗,装吧你就!”

    看着它这幅张狂模样,段德啐了一口,却是越发不敢将希望放在他身上。

    心道:“还好道爷我留了一手,将那闻老头献于帝辛的功法记了下来。”

    “待我钻研一番,照猫画虎弄个差不多的出来。”

    “想来,也足以糊弄了事了。”

    一人、一狗,各怀鬼胎,却是没一个想要正经办事的。

    而将之为依仗的申公豹,自然不知晓这二人心中思绪。

    此时间还心中小有得意,只觉这是自家大业的良好开端。

    “有此二位相助,此一次,我定要斗过那姜尚小儿!”

    他咬牙切齿的在心中暗暗想到。

    ......

    客栈之中。

    回味良久之后,众人从那般荒天帝独断万古的孤寂意境中,回转过思绪来。

    一时间,都是被其那般心境感染,难以自持。

    见到这般场景,李桐心中暗笑的同时,也不准备在耽搁,就要再度讲述起来。

    毕竟,此时的天色已经不早了啊!

    在不抓紧说,那等待会讲完接下来他安排的故事,怕是要过了午时了。

    中午不休息,加班说书是不可能的。

    虽然他很需要人气值,但过犹不及嘛,还是不要太过拼命的好。

    “啪!”

    惊堂木在李桐手下轻轻敲响,顿时间再度将众人的注意力,吸引到台上。

    无数听客便是飞快的知晓,先生,当是要继续说书了。

    继而,便是收拾好了心情。

    将那般对于荒天帝的敬佩之情深埋心底,不再去为其感伤。

    再度怀揣着心中好奇,随李桐一同走进那方神秘无比的世界之中,领略内里风光无数。

    便听,悠扬声音轻轻而起。

    微,但全清晰的遍传客栈之中:

    “东荒禁地发生了一件大事,据传啊,那荒古姜姓世家欲与摇光圣地联手,共同探索那荒古禁地!”

    一言出,瞬间便将他们拉入那方世界之中。

    同时,亦是拉住了悬念,勾起了他们心头的好奇。

    让这些听众在转瞬间,便是暂时忘却了先前的故事,全身心投入到李桐现在所讲之中。

    这般玄奇手段!

    李桐,自然也是不会的,全靠他这说书人系统给力。

    没办法,俗话说靠山吃山、靠水吃水。

    而他独身一人流落在这危险异常的洪荒世界,所能靠的也唯有这系统了。

    有好处不用,那才是傻子。

    大聪明李桐轻抿了口茶水,继续叙说道:

    “而那叶黑从妖帝大幕离去之后,一路修持而去,认识到了新的朋友,也数次遇到生死危机,但好在都被其一一化解而去。”

    “不过当他听到有关荒古禁地的传闻之后,他就决定朝向暗禁地所在赶赴而去。”

    “要知道,那荒古禁地,可是东荒中最为可怕的生命禁区!”

    “叶黑此行不顾危险,是为了什么?”

    李桐敲击着折扇,似笑非笑的看着下方一众听客。

    然后,不等他们反应过来,便是再度开口解释道:

    “其,自然是因为那将他们带来这东荒之地的,九龙拉棺而来!”

    “这荒古禁地啊,恰好位于东荒大地的中心地带,故而各个方向都是可以前往那边。”

    “所以叶黑也没有心急直接前往,而是一边打听消息的同时,一边去拜访那三年之前,分别的诸位好友。”

    “其中,自是一番叙旧之言不谈。”

    “完成了心中念想,在数日之后,叶黑跟随在那姜家于摇光圣地诸多强者身后,来到了大山外的一处小镇上。”

    “但他们,却是没有着急进入其中的意思,像是在等待什么。”

    “那些同样跟随而来,妄图捡些好处的修士们,见这般情况自然不敢独自深入,也只好盘旋在外。”

    “一时间,这安宁的山间小镇,龙蛇混杂。”

    “本来叶黑是想着自己提前进入荒古禁地之中,寻找一些线索。”

    “但一路而来探查到的消息,让他冷汗直流、心中惊俱,决定还是更在摇光圣地等强者身后,随他们一同进入为妙。”

    “有他们先行进入其中,可以在最大程度上保证自己的安全。”

    听着李桐的讲述,众多听客仿佛再度回到了那一片苍茫的荒古禁地之中。

    此时,正是站在那山外小镇里,遥望。

    内里无数的蛮兽正在嘶鸣咆哮,恐怖的道纹在天幕上若隐若现。

    无名恐怖威势显露而出,让他们不由的心中升起几分惊俱之感。

    更是又一种冥冥感觉升起!

    任何敢于擅自闯入其中的修士,怕是都难以在内里存活!

    而这里便是荒古禁地,也是那叶黑将要进入的地方。

    纵然他有曾今安然从中走出的经历,但一众听客还是在心中为其捏了把汗。

    不由的,为其安全担忧。

    但更多的,却是好奇这胆子比天还大的叶小子。

    而今,究竟是打探到了什么消息。

    方才会做出这般危险举动,驻足停留在这大山小镇上,不曾离去?

    要知,之前在妖帝大墓的他,可不是这般莽撞的人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