翠翠小说

手机浏览器扫描二维码访问

111、永远孤独的人儿

    “噗!

    听闻着令人哭笑不得的一言,女娲失笑出声。

    显露于世人面前的眉眼弯弯,眼中含着掩饰不去的笑意。

    她却是从来没有想到,一个顶着如此威风名头,为人行事也是异常高傲骄狂之人。

    竟然,竟然......

    能做出这般向其余之人高呼,求救的事情来。

    前后反差之大,  着实是让人难以接受。

    试想一下,若是有一日通天被西方二圣镇压,向她高呼救命的场景。

    女娲猛的将这遐想祛除,不再往下深思。

    却是,不会有那般可能。

    这般想着,女娲眉眼间笑意渐渐掩去,  再度看向台上那淡然不动的男子。

    想要听,接下来他又会怎样讲述。

    是那安澜被名为荒天帝的存在炼化,就此身陨,  还是真有强者出手,将其从中救下。

    “倒是,让人有几分期待。”

    而下方,众多的听客先是一愣神。

    随之便是接连睁大了眼镜,感觉到了难以置信,分外不解。

    那威风凌凌,睥睨一切的仙王安澜。

    方才,喊了什么?

    “俞陀什么,什么救我?”

    “啪!”

    便在众人惊疑不定的时候,李桐却是一脸笑意的拍了拍了惊堂木。

    将众人从中惊醒,尔后轻轻说道:

    “安澜之事,就且说罢。”

    “欲知后事如何呢,  且待下次有缘之时,我再叙说吧。”

    ......

    听客们深深注视着李桐,  胸口上下起伏,神色怪异。

    这,方才说到哪,  便要停了!

    而且,刚才仙王安澜喊了句什么?

    一时间,没有人愿意相信,出场之后显露无敌威势,一人力敌九天十地无数强者的安澜。

    竟然,会那般不要丝毫面皮的呼喊出,求救话语。

    这属实也是太让人难以置信了吧!

    这是在开什么玩笑?

    又怎么会可能,难不曾这般话语是李桐自己说出来,故意破话安澜形象的?

    他们心中疑惑不定,四起猜测。

    却是,不能接受安澜的形象在这短短时间内的飞速崩塌。

    嗯!

    李桐沉吟,这般说倒也不能说错。

    毕竟当年红毛老怪原版之中是有此话,只不过是飞速吃书将其修改了罢。

    他现在所做,只能说是经典重现。

    但却不一定是那方世界中,曾经所发生的历史。

    不过此般言语,那安澜说或没说过,区别大吗?

    显然,是不大的!

    若是李桐继续讲述在荒天帝那一滴血的力量消散过后,安澜打破帝关,  直接抓走下界罪州,将其拉入黑暗。

    顺带的,还将荒天帝的红颜知己堕入黑暗中的时机话。

    这些听众对于安澜的感官亦会是大有改变,而不会像是现在这般为其疑惑,叫屈了。

    而再往后讲一讲,这位威武霸气的仙王安澜,日后会化作雕塑,长跪在罪州不起。

    啧啧。

    李桐品了下,恐怕安澜在他们心中的印象会崩塌的更快。

    若不是日后还有着再将其带到洪荒世界的可能,李桐倒是想今日一口气说完,大肆的赚取一笔人气值。

    但一想,若是安澜日后被洪荒世人唾弃。

    自己,亦会受到不小的影响,便是作罢。

    点到为止,留下悬念,方才是说书人最应该掌握的技能。

    李桐觉得他尚还有些不太熟练,得时不时的操练一下。

    至于听众们的感受?

    忍忍就过去了,日后会习惯的。

    “李先生,仙王安澜,他后来究竟如何了?”

    有人耐不住心中宛若猫抓般刺挠的好奇,开口问道。

    众人看着李桐,眼中皆是闪烁着无法相信。

    在他们看来,是那么霸气,那么强大的仙王安澜,居然会如此狼狈的高呼救命!

    简直,就是颠覆众人的认知。

    能够说出那般有我安澜便是天的人,怎会如此轻易屈服?

    “对啊先生,我等知道安澜定然是不曾陨落的,但他是如何逃出去呢。”

    “那一鼎、一塔,绝对是无上的法宝,难以想象有人能在其中逃脱。”

    “先生,您能不能为我们解惑。”

    这是追着不放,心存一丝幻想的人。

    而另外之人,便是冷静的多,他们细细沉思道:

    “你们不觉得,仙王安澜......非是什么好人吗!”

    “哦,为何这样说。”

    “因为仙王安澜,是不断进攻九天十地,造下无边杀戮之人。先生也曾说,那方异域之人,都是被那黑暗所侵染之人。”

    “好像,似乎也是这么一会事。”

    “但,那也只是对九天十地而言,若是对异域而言,他岂非不是英雄?”

    “唉,彼之英雄,我之仇寇罢了。”

    听着众人的讨论,李桐脸上笑意越盛:

    “仙王安澜的后续如何,只适合在日后所讲述的故事里,一点点叙说。”

    “前后了解之下,方才能让你们更为清楚的知晓,其人、其事迹。”

    “至于现在,若是多说下去,除了徒惹你们困惑之外,还会耽搁时间,那接下里的故事可就讲述不完了。”

    他摇晃着折扇,面色不动的看着下方黑压压一片人头涌动。

    其中内里仙神无数,更是有数位的大神通者。

    但,他却是丝毫无惧,该断就断。

    唉......

    众人无奈叹息,依他们的了解,李桐认定的事情,可不会轻易因为他们的意见而改变。

    更何况,这般故事显然他是知晓全貌的。

    那该如何讲述,又怎么讲述的更为动听,他自然是最为清楚的。

    他们,却只是一小小听众罢了,无权干涉。

    想到这里,便都是熄了想让李桐再度言说后续的心思。

    只是心中期望,他莫要说话不算数,就将此事放过不说,成了悬疑。

    云霄看着李桐的身影,脸上难得漏出几分笑容来,心想到:

    “这位李先生倒是有趣,他这般做想来也是为了吊人胃口,而非是因为那般理由吧!”

    仿佛是和她心有灵犀一般,一旁的碧霄撅着嘴,带着几分气意说道:

    “什么为了我们好,我看就是他故意在这关键的时候结束,吊人胃口。”

    “嘘,噤声。”

    云霄无奈的瞪了一眼自家的傻妹妹。

    这般话语,你我心知肚明就罢了,何必说出来呢?

    看着周边仙神脸上的笑容,她是只觉一阵尴尬。

    碧霄什么都好,但却就是这性格,太过率性而为了些,不知收敛。

    好在,二人的讨论并没有引起什么关注。

    此时客栈中的讨论之声,已经是略有些吵闹。

    自然是盖过了二人的声音,未传多远。

    虽然并不妨碍李桐听到,但他也没有太过在意。

    毕竟她说的也是实话不是,咱不能就因为她说来句大实话,就恼羞成怒把人赶出去不是。

    韭菜是要呵护的,不能连根送走不要。

    更何况而言,这碧霄还不是普通的韭菜,她是跟金光闪闪的仙韭菜。

    那就更不能如此了。

    “那先生,咱们接下来是要讲述什么故事了。”

    “我知道,定然是那荒天帝了!”

    “对也不对,先生。”

    他们一脸期待的看向台上李桐,眼中些许的不满神色消散。

    不讲仙王安澜了,那讲讲荒天帝自然也是极好的!

    “人长的不怎么样,想得倒是挺美!”

    李桐轻瞥了那人一眼,重瞳之中五色神光流转间,给了他个小奖励。

    也不是什么大事,就是晚间睡梦里,会有些稀奇古怪的东西去坐坐客,和他谈谈心。

    没什么伤害,但能让他日后不要这么“聪明”。

    只是重瞳所衍生出来的小小能力罢了,不是主要神通,也未有那般神奇威力。

    也就是李桐一时兴起,随便乱造的而已。

    毕竟,谁能拒绝一双可以让别人做梦的眼珠子呢。

    这可是他年幼时,为数不多的梦想。

    看着众人,李桐轻笑一下,说出让人万分失望的言语:

    “恐怕要让你们失望了,荒天帝一生的故事,却是太过漫长了,比起我们之前所讲述那叶黑的故事还要漫长无数。”

    “日后若有机会,我们在慢慢说起吧。”

    “这听故事啊,可是着急不得。”

    他靠在滕木椅上,摇动着扇子,不急不缓的说道。

    却让下面的听众心凉了大半,不约而同的心生失落。

    那叶黑的故事此时怕也是方才起了个头,这到何时才能讲述完?

    等道李桐再将这荒天帝故事的时候,他们怕已经是老死了......

    “先生,既然荒天帝的一生太过漫长,那你可否能大致讲述一下,其做出了何等惊天动地的大事。”

    “其,又是如何被后世之人,称为荒天帝的。”

    有人抱拳,不甘心的说道。

    久久沉默,客栈寂静。

    李桐像是陷入了沉思之中,无人发生说话,尽数在等待着他的回答。

    “你们啊!”

    苦笑一下:“唉,便依了你们就是。”

    “那我就简单说上一下,荒天帝的事迹,他又是何等的一个存在。”

    “呼!”

    此话一出,众人顿时大舒了一口气。

    继而,有人小声欢呼起来。

    很快就在旁边人警示的眼神中,收回难以自持的兴奋姿态,好生坐在椅子上听讲。

    但看那仿佛是在长了倒刺的椅子上不断扭动的屁股,就知其心里的兴奋,不好抑制。

    在众人无比期待的神色里,只听李桐轻声开口:

    “荒天帝,乱古纪元末期修士,天资万古无双,后世人评价其为修道而生,为应劫而至。”

    “一生极致辉煌,造就了无数不可媲美的传说!”

    “在后世,曾有无敌之人,踏着时间长河逆流而上,见到了在那岁月尽头的荒天帝,他曾这般评价。”

    李桐清了清喉咙,准备开始表演:

    “我终于是看到了,生在这一世,你比谁都要难、都要苦,需要一个人,独断万古......”

    听着李桐幽幽话语,听众心中皆是惊疑起来。

    这迷一般的荒天帝,究竟是一位怎样的人物?

    “他一直以来,都是独自一人。”

    “独自一人从微末之中走来,荒域大乱之时,独自一人大拼死大战七神,重伤垂危!”

    “帝关守卫时,被最为亲近之人出卖到了异域,受尽苦楚。在冲击仙王境界之时,又是遭遇了三位仙王强者的联手偷袭。”

    “可即便是这般,他依旧崛起,依旧无敌!”

    “后来,他的挚友,亲人,尽数战死,然而荒天帝却并未因此退缩。”

    “他对独自迎战上苍之上,将自己身后的净土,留于世人。”

    “荒天帝是最为寂寞的,出现的任何敌人都要他一人战斗,无人能和他并肩作战。”

    “他亦不能退缩、不敢退缩,因为身后有他所守护的一切。”

    “上苍之上,荒天帝战斗了一个又一个纪元,他没有等来一位战友。面对着可以死而复生的怪物,没人知道他的想法。”

    “他总是独自一人走在最前方,将所有黑暗挡下,独留光明照向身后。”

    “得知世人修炼方法因为天道缺陷而有缺,无法向前,他更是为后世之人创造出新法!”

    “在一片寂静之地,荒天帝独占投身黑暗源头的三位准线地,何止数万年?”

    “在这无法用言语描述的时间里,是何等的惨烈?”

    “精血枯竭,身边亲朋为斩强敌,一一为其血祭而死,纵斩强敌,但荒天帝又成了孤身一人。”

    “大罗剑胎逆斩自身,梦回荒古......”

    “荒天帝独断万古,逆流时间而上,将一切抵御于外,为世人留下了一个完美世界。”

    ......

    听着李桐的话语,众多听客,此时间无一不是陷入了沉默之中。

    就如同从先生口中亲自说出的话语一般,荒天帝这一生,无疑是悲剧的!

    他太苦了,也太难了。

    他背负了太多太多,却难以将其一一放下。

    他每每冲杀在最前方,却无一人可以陪伴在他的身侧。

    付出如此之多,他是为了什么!

    不就正是为了身后的净土,那一方完美世界。

    这样的人物,这样波澜壮阔的一生,确实是无法简单的用三言两语来概括。

    现在他们有些明白了李桐为何不愿意详说了。

    因为荒天帝这漫长的一生,每一刻都足以拿出来让他们回味。

    李桐看着下方数不清的听众,原本还不怎么在乎的神清,忽然升起了一丝诧异。

    他的人气值,竟然在这一刻速度暴涨的令人难以置信。

    比之那日三圣亲临,乃至道祖化身到来之世,都是不遑多让。

    心头泛喜,李桐轻道一句:“还得是你啊,荒天帝!”

    却是知晓了,这么一番描述,在洪荒仙神心中那征战一生的荒天帝形象。

    已然是,深入人心。

    缓缓深吸了口气,以大毅力将心中双开讲述的念头压下。

    看着众多听客,他还是未曾选择直接开始讲述那荒天帝的故事。

    因为荒天帝的故事不会完结,他永远都战斗在前方。

    而说完那叶黑的故事,让人们知晓他有了足以信任的战友,似乎方才是现在应该做的事情。

    绝不是因为,李桐觉得同时讲述两本书必然会导致听众分流。

    从而影响到,他每日的人气值收入。

    决不是这样!

    “先生,那荒天帝后来......后来,可等到了并肩作战的战友,脱离苦海?”

    有人眼中垂泪,感同身受之下,几若哽咽的问道。

    李桐闻言不禁一滞,这般问题,却是让他一时难以回答。

    不由的想到了,即便是在那肾虚时期,依旧是独自一人行走在战场最前列的荒天帝。

    心中无言。

    甚至于,就连他的名字,都渐渐被世人所遗忘,变成了那个人。

    但好在,还有几位可以一同陪他征战的人存在。

    这样算是脱离了苦海了吗?

    他不清楚,难以知晓。

    或许需要日后再度得见荒天帝时,亲自去询问。

    不过看着下方一众听客询问的眼神,李桐还是不由的点点头,悠扬说道:

    “自然,荒天帝等来了可以并肩作战的战友,也不会一直处于苦海之中,停步不前!”

    “呼......”

    “那便好!”

    无数人长处一口气,心中莫名的压抑,总算是舒坦了几分。

    然后,便在一阵惊诧中,看着台上那人气势陡变,仿若身化一个他们熟悉而又陌生之人。

    起身站立,遥望苍天,缓慢而坚定的说道:

    “当世的我,注定无敌,这是我的信念!”

    “未来的我,化作变数,我万古唯一,永恒不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