翠翠小说

手机浏览器扫描二维码访问

110、原始帝城前,仙王安澜与荒天帝的爱恨情仇(5千)

    此言入耳,众人心中无不是升起迫不及待的情绪。

    尽管在此时间,已然是有许多的人猜测到了那仙王安澜绝非正派。

    但是在此时此刻,他们对于那仙王安澜故事的兴趣,却是丝毫不减。

    甚至于,还愈发的强烈起来。

    更是想要知晓,在那异域与九天十地间持续了无数纪元间的战斗之中。

    他,  又是扮演了一个怎样的角色!

    “仙王安澜,其乃是那方天地间,异域的中帝族之族,更是其中的不朽之王。”

    “而早在仙古纪元时期,他便是覆灭九天十地的主宰之一!”

    “甚至于,你在异域之中呼唤安澜的真名,  其兵器与力量等便能显现部分。”

    “但这在那异域之中,这是一种亵渎的行为,  不可轻做!”

    李桐折扇轻摇,微风渐来。

    在一片寂静沉思中,他随之说道:

    “异域陈兵千百万于那帝关之前,一场大战即将要拉开序幕。”

    “一个纪元将要结束,缘起缘落,就此散开!”

    “咚!”

    一声莫名浩大的鼓声,从李桐口中传出,震动的不只有客栈这方小小天地。

    还有,外界那已然是风云变色的苍穹。

    紧接着,便是号角连天的声响,不断传来。

    听客们心中明悟,这应当是大战即将来临的序幕了。

    果不其然,在下一刻,他们听到了李桐的话语。

    “一辆战车,  慢慢驶来。”

    “它带着各种被兵器攻击所留下的痕迹,记载着一场又一场大胜辉煌的痕迹,  缓缓而来。”

    “那是不朽之王的战车,由一头苍老的金背莽牛拉着,  接近天渊,  将要横渡而来。”

    “这......”

    李桐身音兀自压低,演绎出一种沉重而肃穆的威严。

    “这是安澜战车,不朽之王要过关了!”

    “而在其身后,则是跟随着异域之中无尽的强者。”

    “仙王安澜,有实力,亦是有着无敌的威势,气势在异域之中当之无愧的为第一!”

    “他的出现,毫无疑问将镇守在帝关之上九天十地的强者震慑住,人心惶恐,有人欲不战先降。”

    “就在这时,天渊上,传来无边的呵吼之声,其声动山河,贯日月。”

    “听之,便让人心生无尽悲壮之感!”

    “纵天一战,就在今日!”

    李桐直起腰背,怒喝一声。

    紧接着,众人眼前画面浮现。

    那是一座城。

    一座悬在天空上,投下大片阴影,遮天蔽日,  向着安澜镇压而下,发出无量神光的城!

    然而,让人无言却又足以惊诧的画面的出现。

    一只手!

    一只从那古老战车中缓慢而有力,托举而出的手。

    轰!

    他们眼前光景剧烈震动,无量的仙光落下,混沌炸开,盖世的杀气爆发。

    但,都不能伤及到那只手掌分毫。

    仅仅一只手而已,他便托起了整座城。

    整座原始帝城。

    那只手掌,拥有擎天之力!

    “这,就是仙王安澜的威势吗!”

    “一只手,便足以托举原始帝城!”

    “异域之王,不朽之王,恐怖如斯!”

    画面流转的刹那间,无数的思绪在众多听客心头引爆。

    压抑许久的心绪,在这一刻得以满足。

    他们仿若兴奋过后的倦怠期,后背湿淋淋的靠在椅子上。

    目光稍显呆滞,却又分外满足的看着台上李桐。

    恍若潮水般的情绪引动,在客栈上方纠葛起人心欲念的幻象。

    但在引起那些仙神注意的刹那间,便是如同龙吸水一般,尽数落于李桐身上,消失不见。

    李桐心起雀跃,就方方这么一瞬之间。

    他所拥有的人气值,便是暴涨万数有余。

    短短片刻的言说,足以抵的上以往数日之功。

    这般好事,日后却是要多多益善才是。

    心头这般想法转动,脑海中渐渐有了一套固定收割人气值流程的李桐,淡然笑着。

    “李先生,接下来如何了?”

    “是啊先生,后面又是个怎么回事了,帝关到底有没有被打破?”

    “异域,又是否再度入侵到了九天十地中。”

    听着渐渐消化了上一波震撼的余味,渐渐欲求不满的听众们言语。

    李桐嘴角勾勒其一抹笑意,带着几分古怪意味,缓缓说道:

    “接下来的故事嘛.....”

    “呵呵!”

    他敲打着折扇:“可能就和你们心中所想,有些许的不同了。”

    众人一愣,看着李桐面上古怪的笑容,想到了他的恶趣味。

    顿时间,一股不妙的感觉涌上心头。

    随之,听着李桐的讲述,用双眼切实的见证了,那让他们不可置信的一幕。

    那堂堂异域的不朽之王,更是号称仙王的安澜。

    竟然,被......打成了,仙,王安澜。

    他,裂开了啊!

    “纵然异域威势甚大,但九天十地的强者并未选择束手就擒,他们前仆后继者,阻挡着异域强者的进攻。”

    “一时间,大战四起。”

    “安澜一手托举原始帝城,他走出了战车,正在一点点向帝关走来。”

    “同时间,他催动身侧的五张法旨,爆发出万古不朽之力。”

    “咚!”

    “天渊颤抖,被撕裂了,出现一道巨大的裂缝。”

    “那种层次的战斗超越了想象,连仙道最高规则都被撕扯出裂缝,那里仙光澎湃,奔涌出一条大河!”

    “时空破裂了,那是时光长河显露。”

    “下一刻,恐怖气息弥漫,沿着天渊裂缝,一口鼎突兀的浮现,庞大无边,一下子压盖了边荒!”

    “鼎上有人,在战斗。”

    “他们的征战撕裂了苍穹,逆流时间长河而上,即便是到了未知的时间,亦不曾停歇。”

    “连番大战,无数蕴含道与理的血液横撒,溟灭虚空。”

    “最终那神秘男子还是将大敌斩杀,绝世大战落幕。”

    “可众人心中还是无法平复,这是什么人,来自哪里,又属于什么时代?”

    “一切,都是未知,都是一个谜团。”

    就在众人十分好奇,那神秘男子到底是什么来头。

    竟然可以撕裂苍穹,逆流时间长河来到另一片古史之时。

    那神秘男子立于周边无数星辰环绕的大鼎之上,身上染血,并未在第一时间离开。

    一辆古老战车中传来平静话语,很年轻,不苍老。

    “你,该离去了!”

    “那是安澜,他第一次当众说出话语!”

    “真想杀了你,再回去!”

    “神秘男子一声轻叹,踏鼎而来,带着遗憾,还有些许无奈。”

    此话一出,无数听客皆是大惊失色,心中更是禁不住的惊诧与怀疑。

    此人,究竟是何来头?

    怎么看着,比着安澜的气势还要足,还要猖狂!

    居然对着无数异域强者,直言不讳,要杀他们的不朽之王,仙王安澜!

    那可是仙王啊!

    不朽之王,帝族之族!

    王不可辱,已经有人怒了。

    “你尽可来试试看,哪怕我背负天渊,需一只手托着原始帝城,我安澜一样无敌世间!”

    李桐坐于藤椅上,得益于系统帮助。

    他却是将那安澜的高傲与自信的语气,拿捏了个十层十。

    话音落去,足以让那些听客们,仿若是面对面一般啊,体味到那仙王安澜的气势。

    “安澜淡淡的笑着,他极度自付。”

    “而在地面上,金背莽牛飞速倒退,那个神秘男子太恐怖了,那个级数的生灵让他胆寒。”

    “仅仅是余光的注视,就已经让他不能承受,几若垂死。”

    “两难,杀还是不杀!”

    神秘男子淡然又带着些纠结的声音,在客栈中响起。

    无数的听众随着这道话语,内心也是纠结起来。

    这一下子,牵动了所有人的神经。

    他是认真的吗?

    有大神通者皱眉,过往即定,不可轻易改变。

    不然动辄间,便会有大因果加身。

    便是他们,亦是难以承受那般岁月变迁加之再身的沉重。

    却是,内心底不看好这神秘男子,认为他只是在放狠话。

    “呵呵!”

    “我与你不属于同岁月空间,的确无法改变,也做不了什么。”

    “但,并不意味者,此事就当终结。”

    “神秘男子目光幽幽,注视天穹,缓缓言语......”

    “这不是我第一次横渡岁月长河,很不巧我还曾有过一次经历,只是很可惜非是我想去往的时代。”

    “但是,却又所发现,有一滴血曾与我同行,但它却属于这个时代。”

    “现在,它回来了,归于此世。”

    “一滴血?”

    李桐轻道,展露安澜气度:

    “便是十滴,百滴又如何。”

    显然间,仙王安澜不惧,更是不屑。

    他不认为,区区一滴血能将其怎样。

    场下听客此时亦是心头泛起疑惑,这神秘男子被限制,不能出手。

    难倒要靠一滴莫名其妙的血,来拯救边关的众人,来挽救九天十地被入侵的命运吗?

    这,在他们看来。

    却是,有些可笑了。

    但下一刻,他们笑不出来了。

    因为,异变陡升。

    “轰!”

    “帝关墙上,腾起一片刺目的光,有人再发生异变。”

    “一滴血浮现,滴落在他头顶上的三朵大道之花,显露三道神秘小人。”

    “继而,一道轮回印记展现,将那三个小人包裹,融为一体,最后那一滴血冲入仅剩的小人身上,接着融到了那人的身体之中。”

    “滔天的神圣光芒复苏,他肌体熊熊燃烧,如同一尊战神浴火重生,从无尽岁月前复活!”

    “这已经不是荒,是那滴血!”

    “有和其相熟的人,开口发出准确的判断。”

    哗......

    客栈中,一片哗然。

    心头兀自震动中,想明白了一切。

    “我知道了......”

    有人颤抖着,说出所有人都已然猜到的言语。

    “这个少年,他是荒天帝,幼年的荒天帝!”

    “谁在称无敌,那个言不败,帝落时代都不见。”

    “荒天帝站立与安澜面前,凌厉说道,话语里带着一种沧桑感,仿佛一位帝王从远古复苏,见证沧海桑田,喝问苍天!”

    “一滴血也想作乱?”

    “安澜目光幽幽,手中黄金神矛凝聚无量神光。”

    “非做乱,镇压你。”

    “对面,那个年轻人轻呵道。”

    众人心头悸动,惊疑的同时,亦是感动了无尽的惊奇与按捺不住的兴奋。

    他们已然是能够猜测道,是无尽岁月之后的荒天帝,通过一滴血降临在了年幼的自己身上。

    要在此对敌,仙王安澜!

    两大强者之间的战斗,一触即发!

    “荒天帝出手,单手扬起,粗大的神芒重霄而上,化作一柄刀,斩道之刀,安澜以手中长矛迎击。”

    “然而,让无数人惊骇的事情出现了,安澜的黄金古矛上,竟然出现了一个缺口。”

    “那时不朽之王的兵器,居然破损了,在一击中而伤!”

    “然而,安澜没有动怒,只是脸色越发的凌冽,他猛力一震黄金长矛,向前刺去。”

    “轰隆!”

    “但在此时,荒天帝也不一般了,他站在原地不曾动弹,可是在他头顶却是结出一座道台,一滴血闪耀,从那道台上浮现一个人。”

    “轰!”

    “那人走下,向着安澜镇压而去。”

    “他头上悬浮着鼎,垂落万物母气。”

    “但这并没有结束,又有一道人影从道台上走下,他背后有一座小塔。”

    “安澜变色,瞳孔收缩,这事情太过诡异了。”

    “说好单打独斗,只要消磨掉这滴血中的力量,便可肆意拿捏这孱弱之人。”

    “但现在,怎么变成了一打三?他有些恼怒于惊慌。”

    “他的确很强,乃是巅峰至强者,足以俯瞰万古,傲世天下,这一点没有丝毫的问题。”

    “现在出现在他面前的三人,他不得不承认,单独拿出来每一个都很强,都值得他以全力来战斗。”

    “然而此时此刻,他要面对的是三人,同站他一个!”

    “仙王安澜,遇到了大麻烦!”

    场下的无数听众们,此时间也是在惊诧中回过神来。

    看着那从荒天帝头顶道台上接连走下的人影,迷茫中只觉一阵荒谬涌上心头。

    一滴血,都有这么恐怖吗?

    有些见识的仙神,则是眉头紧皱,想到了一道古老而神秘的神通:

    “一气化三清?”

    “像,但却又似是而非。”

    更有修为已至准圣的大神通者,瞳孔一缩:

    “三尸?”

    “异域之地,成道也需要这般法门。”

    不得不说,那后出现的两人,每个身侧都有一件至宝相随。

    故而让这准圣起了疑惑,也是极其正常的事情。

    各自心头猜测中,便听李桐再度叙说战况:

    “又是一次碰撞,可就在安澜触碰到大鼎的一瞬间,另外一道身影,竟然是手持建泰对准了安澜劈砍而去。”

    “三道身影于安澜碰撞到了一起,安澜毫无意外的被他们逼迫的节节后退,踉跄的差点倒下。”

    “而其手中的原始帝城,也是逐渐的给他带来压力,消耗着他的力量。”

    “他的那只手不能再拖着原始帝城了,直接将其松开。”

    “随之,便是以双手对敌,”

    “我安澜当世无敌,谁能镇压我!”

    “他长啸一声,天地崩裂,然后飞快的被那口鼎撞开了长矛,接着那口塔浮现,轰砸下来。”

    “让安澜身子暴退,踉跄而行。”

    “找打!”

    “荒天帝再度呵斥,然后一剑劈出。”

    “砰的一声,安澜横飞。”

    众听客皆是感觉到了难以言说的震撼,仿若亲身经历一般,看到了那星域中。

    三大强大身影,同站安澜的画面。

    “安澜负伤了,嘴角溢血,双拳亦是在渗血。”

    “他施展无上妙法,试图冲出那三人的围击之中。”

    “但那三位强者太强了,鼎、塔、剑,不断轰击中,让安澜无法招架。”

    “下一刻,他们就看到了安澜吐出无尽的鲜血,披头散发,胸膛被刺穿,鲜血涌出,淹没了星空。”

    仙王强者,哪怕是一滴血,也足以将成片的星辰溟灭。

    更何况此时此刻的安澜已经身负重伤,所流淌出的何止是一滴两滴?

    于是乎,众人眼中画面里。

    即便是身处天渊之中,亦有无数的星辰陨灭,陷入一片亘古黑暗中。

    而在下方,若非是有着帝关庇护。

    此时恐怕又不知有多少的生灵,会死在他们交战所产生的余波之上。

    “可即便是到了现在,安澜脸上亦是存有些许的傲然,不曾惶恐。”

    众人皆是看到脸色冷厉的安澜,暴呵一声:

    “仙之巅,傲世间,有我安澜便有天!”

    随着一声长啸,安澜身上鲜血直流,但却依旧是嘴硬无比的模样。

    毫无遮掩的,显露在众人面前。

    明明一直都在毫无反抗之力的挨打,但就是不知为何!

    听着安澜不落与人,且十分霸气的发言,他们居然会觉得,安澜有翻盘的本事!

    再不济,也应当不会身死当场,有逃命的机会。

    但下一刻,他们就不这样想了。

    “只见那三道身影齐齐发力,剑胎将其斩落,而那大鼎竟然将安澜收入其中,小塔镇压在上。”

    “跨越时间而来的荒天帝,竟然是想将这仙王安澜,直接炼化!”

    一时间,众人心头无比惊讶,难以接受。

    仙王安澜,难不曾就要如此陨落了?

    但也不应该啊!

    他若是就这般陨落的话,那也不可能出现在洪荒世界之中。

    哪里还能生龙活虎的说骚话,对敌数位太乙仙,甚至可以抵抗一时的大罗仙。

    这样的强者,定然不会如此轻而易举的陨落。

    即便他面对的敌人是荒天帝!

    但,那也不是完全的荒天帝,仅仅是其一滴血罢了。

    正当众人纷纷升起无尽期许,想着安澜该如何翻身的时候。

    一只血淋淋的手,从那大鼎之中挣扎而出。

    一道分外狼狈的声音,在他们耳边响起。

    “俞陀救我!”

    ......

    一时间,目瞪口呆,鸦雀无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