翠翠小说

手机浏览器扫描二维码访问

109、神异人参果,再说仙王安澜

    镇元子是谁?

    其为地仙之祖,道号镇元子,历经无数天地大劫修持至今的大神通者。

    而人参果又是什么?

    先天灵根之一,三千年一开花,三千年一结果,尔后再过三千年方才成熟的天地至宝。

    漫长的万年功夫,所结之果仅仅能得三十个。

    而现在,  他们听到了什么!

    众人不禁抖动耳朵,生怕自己耳朵里面进了灰尘,一时听之不清。

    惊诧中转头望向客栈门口,便在万分不定的眼神中,看到一童子。

    头扎童子髻,身穿水火袍,面上带笑。

    此时间,双手持着一托盘,  上用一层红布盖着。

    但隐约间,亦是能看到在那红布上显露出来的凸起痕迹。

    “咕嘟!”

    有人咽下唾沫,眼中惊疑消去,继而升起的便是无尽的欲望。

    传言中。

    这般灵果,闻一闻,就活三百六十岁;吃一个,就活四万七千年。

    如此神物,今现眼前,谁人不想见得真颜?

    再大胆些想去,即便不敢奢求品尝一下着人参果是个何等滋味,但倘若只是闻一下呢!

    仅仅只是闻一下便好!

    就听客栈之中,此时不断的传出剧烈的吸气之声。

    李桐原本惊讶的心思,见得这般场面,顿时生笑。

    只觉这些人,  却是想的太过简单了一些。

    莫说单是闻一下就能多三百六十载寿数的传言真否,  便是真,那覆盖于托盘之上的红布,  却也不曾是摆设啊!

    虽然此时心中莫名,不知那位传言中的地仙之祖镇元子大仙,  这般何意。

    但在如此情况之下,也容不得他多想。

    便是道:“来者便是客,又何必携礼而至呢,快快请进吧。”

    闻言,清风略有骄傲的昂首:

    “我家老爷说了,虽然先生具大善之心,传法天地,但他却是不能白得,自要有些回礼才是。”

    “如此往来,才有日后相处之机。”

    这般话语一落,清风扫视一眼客栈内诸多听众,唯有遇到女娲圣人以及三霄之列分表尊敬之外,其余者皆是一扫而过。

    尔后,淡然的走入客栈之中。

    身形穿过一排排桌椅,在那些听众略带尴尬的眼神之中。

    他将那托盘交由满脸流转对自家先生钦佩之意,眼中都要闪烁星光的狐狸精手上。

    便见她鼻翼也是微微抽动,似也是想闻一闻这人参果究竟是何味道。

    不为增长的些许寿数,单纯只因太过好奇罢了。

    毕竟,  这般神物,  太稀罕了!

    别说是她们这般山野妖物,  便是同为洪荒的大神通者,都不一定有缘一见。

    更别说是,品尝一番了。

    但今日蹭了李桐的光,竟然是有了一睹其真颜的机会。

    心里说不激动,那自然是假的。

    一路怀揣着莫名的思绪,在客栈内里无数人羡艳的目光中,她将他托盘交由到李桐手上。

    缓缓地,立于其身后。

    眼神一撇,见到她的举措,李桐轻笑。

    明了了她的小心思,也没将她赶开。

    祛除了心中一开始因为清风携着镇元子谢礼到来时的惊诧之后,他已经渐渐归于平静。

    暗自思索中,自然是想明白为何会有这么一出。

    显然,是那镇元子从他所言说的故事之中,察觉到了那方世界强者所修持之道的脉络。

    得了些好处,但又不愿和他生了因果、起了纠葛。

    故而,方才有眼下此事。

    心头思绪流转间,却已然是明了了内里含义。

    既然这般,那就更没有了拒绝的必要。

    暗自期待着,李桐缓缓挑起那遮掩着托盘上那万年方得宝物的红布。

    虽然近些时日来,见多了寻常仙神生平难得一见的宝物。

    但人参果当前,还是难免浮现出几分激动来。

    不为其他,只因此物之名,早已深入其心。

    红布微起,刹那间一股草木微香的气息便是从下一丝丝的弥漫开来。

    随着他的呼吸,渐渐漫入他的身体里。

    继而,一股生机便是从内里勃发,

    让他本就充沛的精气神,再度充盈几分。

    眼中更是精光四溢,五色流转中似是下一刻便要有光华飞出。

    “闻之便能增寿之言,不假!”

    “呼!”

    长处一口气,将心头的奇异和身体的异动压下。

    李桐目露神光,对着已然寻了空子坐下的清风道:

    “果然不过是天地灵根所结之物,名不虚传,在下便是坦然收下了。”

    “还望回返之后,替我向镇元子前辈言谢。”

    如此一说,便在清风骄傲的目光中,将那托盘放在已然是快要醉在那般果香之中的小狐狸手上。

    “醒来。”

    她惊醒,羞愧的低头。

    “带下去吧,不过要记得看好,免得便宜了闯入的飞鸟小兽。”

    “哦哦......好。”

    她忙不迭的慌张而去,小步奔跑中消失在门帘之后。

    “啊啊啊......”

    台下,一众听客望着她离去的身影,眼中直要冒火。

    简直就是恨不得自己替代了此人,若是能闻上一口人参果香,别说为先生端盘子了,就算是当牛做马,他们都愿意啊!

    但可惜,没那个机会。

    即便有,李桐显然也不会接受。

    问为什么的,先去端喷水照照自己是个何般模样。

    原本客栈里有些怪异的气氛,经过清风奉命送人参果这么一折腾。

    却是变得再度喧闹起来,好在他们还是记得昨日的教训,未曾太过放肆。

    而且此时间,也早已将对李桐眼睛变化的兴趣抛之脑后。

    那里又有什么东西,还比的上真的人参果当面让他们更为惊讶?

    哦,大概还是有的。

    “啪!”

    李桐喜滋滋的敲响了惊堂木。

    内心里一边感谢着为他在赚取人气值这般大业上献出助攻的好人镇元子,一边收拾好心情,开始今天的讲述。

    该来的人已然到来,再等下去也没有什么必要。

    而且经过这么一事,这些听众的心绪更是被带动了起来,此时正是开始说书的好时机。

    听客们还在思索着究竟李桐在他们不知道的地方又做下了何般大事,竟然能引来镇元子这位大仙关注,派下身边童子送上礼物。

    便听这么一声清凉的拍击声响,将他们思绪拉回现实之中。

    心中虽是好奇瘙痒难耐,相比于李桐接下来要说的故事,还是后者要更吸引人一些。

    登时间,消弭了声响。

    眼神不约而同的,落在那台上方方经历宝物上门,却依旧显得波澜不惊的年轻说书人身上。

    “书接上回,我们讲述到了那叶黑经历一番奇异,终于脱离那争夺东荒人族至宝的战场,出了那妖帝大幕的废墟,开始了新的旅程。”

    “今天呢,自然是要继续详说这后续之事的,但是!”

    “来了!”

    无数听客不由的身上一动,下意识的紧张起来。

    便连那女娲娘娘,此时亦是停下饮茶的动作,目光紧紧的看向李桐。

    口中喃呢到:“那最先出现于洪荒之中,和那须菩提争斗的安澜吗?”

    “倒是有趣。”

    不由的,心生几分期待。

    观一强者,于她而言自然能更好的体味那方世界。

    哗啦。

    李桐展开折扇,迎向下方听众期待的神色目光。

    “但是,既然我昨日曾答应你们,要先讲那仙王安澜之事,自不会反悔。”

    “如此,我们便开始吧!”

    他轻轻摇晃着手中之物,嘴角含笑,道:

    “不过却是要让你们知晓,我说的并非是其全部生平,而是其与荒天帝之间,所产生的纠葛事迹。”

    “这点,要让你们先提前明了了,免得到时候说我哄骗你等,那可就不好了。”

    讲述安澜,自然少不了荒天帝。

    毕竟,那诸般名场面,却是大多都在与荒天帝对敌之时所产生。

    若是略过不提,那便也太过无趣了些。

    “哦!”

    下方听客眼神发亮,没想到还有意外的惊喜。

    本意只是想听那极度猖狂的仙王安澜事迹,但没想到现在竟然还能听闻荒天帝之事?

    那岂不是,买一送一!

    这般美事,他们欣喜高兴还来不及,又怎会埋怨。

    “先生快说吧,你说什么我都愿意听。”

    “就是就是,能听先生说书便是我等幸事,哪里还会挑三拣四。”

    “能听到您同说安澜与荒天帝,我等高兴还来不及,哪里会埋怨。”

    “先生多想了。”

    不提一众普通听客心头窃喜。

    那些仙神之流,听闻李桐言语则是心中一动,暗自诧异。

    “咦!”

    碧霄发现了问题,诧异出声:

    “这么说,那安澜与荒天帝是生活在同一时代之人?”

    “但之前不是曾说,一个时代最多只有可能有一人成帝,余者再过出色也不能突破桎梏吗!”

    随机,她撇了撇嘴:“别和我说,那位安澜不曾成帝。”

    寻来李桐之前说书所有留影记录观看,补足了功课的碧霄此时间发出由心的疑惑。

    “禁声!”

    云霄灯了她一眼,但显然眼神之中亦有些许疑惑流转而出。

    一旁多宝道人,看他们争论,只觉自家是个局外人。

    她们在说什么?

    我怎么什么都听不懂。

    大帝是什么,为什么一个时代仅能有一人成帝?

    即便高大威严如圣人那般不可揣测的存在,洪荒之中亦有六位。

    难道说,这大帝是要比圣人还要强大、神秘的存在。

    不由的,多宝道人满心惊疑。

    只觉自己,似乎和这个世界脱节了一般。

    “回头,吾定要寻人好生询问一番。”

    但,却不是和自家这三个师妹问东问西。

    身为截教大师兄,他拉不下那个脸来。

    听闻下方正常的疑惑之言,李桐轻笑。

    对于这般问题,他自然是早有预料,胸有腹稿。

    “莫急。”

    他不慌不忙的说道:“且听我一一说来。”

    “那安澜与荒天帝的故事,却非是发生在叶黑相近的时代,甚至于要早在他们那个时代无数纪元之前。”

    “而他们所处的那个世界,比之大帝传中所处之地,更为广大也更为完整。”

    “如此说,你们可能理解?”

    无数听众们,似懂非懂的点点头。

    但是那些仙神们,显然便是明悟,脸上闪过一丝了然之色。

    “残破的世界,大道不全吗?”

    女娲眼中露出一丝精光:“如此解释的话,倒是说的通了,只是不知其又因何而残破!”

    “大劫?还是诸如我等圣人一般的存在大战,破碎了世界。”

    遥想于洪荒眼下将要面临之劫难,她不由的浮想联翩。

    李桐自然是没注意到女娲的失神,他自顾的叙说道:

    “不过他们的故事,显然是脱离了叶黑,远离主线,所以我只会给你们大致讲述一些。”

    “这,你们可不能怪我啊!”

    李桐脸上露出淡淡笑容,看着众多听客如此说道。

    此时此刻还尚未正式开始说书,李桐就已经发现自己的人气值,再度以一种飞快的速度增长着。

    毫无疑问,这对于他而言绝对是个大好消息!

    “李先生您就随便说,无论说什么我们都愿意听。”

    “确实、确实,不过若能多讲述一些那荒天帝的事迹,便是更好了。”

    “嘿嘿,我亦是想听先生多说一些有关荒天帝的故事。”

    “恩。”

    李桐略一沉凝:“荒天帝的故事,却是有些太过漫长了,还是留于日后再慢慢讲述吧!”

    “今日,却是不方便详说。”

    “至于那仙王安澜嘛!”

    他脸上流转一点莫名的消息:“诸位,我若是讲述了出来,你们可不要太过惊讶!”

    此话一出,众多胃口已经被钓的不能再高的听客们,当即便是催促道:

    “李先生只管讲便是!”

    “对啊先生,您还是抓紧时间讲述吧,莫要再钓我们的胃口了。”

    “哈哈”

    李桐仰首轻笑,看着他们眼中对于那安澜事迹的好奇,他心中不免感到了几分恶趣味。

    就是不知,这些人在知晓了那安澜大喊俞陀救我之后,又会是个怎般表情。

    想来,定然是十分有趣的吧!

    到时候,他们的情绪一定会波动十分巨大,场面也一定会分外的精彩。

    自己也一定,可以收取到大量的人气值!

    想到这里,李桐不由的暗自期待起来,手中折扇晃动,掩饰内心的跃动,开口道:

    “既然如此,那咱们便就开讲了。”

    “安澜与荒天帝间的故事可谓是精彩纷呈,且先让我想想要从何说起。”

    李桐面露疑惑,似在沉思。

    “有了!”

    不过是片刻之后,他猛的一拍手中惊堂木。

    “啪!”

    “我们便从那原始帝城,开始说起吧。”

    此话一出,众仙神皆是面露疑惑,诧异的看着他。

    原始帝城!

    这个原始,它和那个元始。

    应当、大概、也许,是没有关联的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