翠翠小说

手机浏览器扫描二维码访问

107、血河推演开血海,神眼化生五行光

    李桐一日说书罢。

    自是又引得洪荒大地之中,列为仙神心头兀自意动。

    在通篇投入那般故事里借李桐身临其境一般的神通,感悟那方异域之地诸多修者力量流转中。

    略有所得!

    大多数人,自是猜测到了那方世界之中,虽也吞吐灵机,但走的绝非是练气一道。

    而更像是在身体之中开辟种种秘境,在自身与大道之间建造缓冲的地带,  形成坦途。

    道统不失,后人便能拾阶而上。

    只要不是大道更易。

    终归是,弱不哪里去。

    这般,比之那洪荒诸位大能,近乎是放养一般培育门中弟子的道统传承。

    不说有多高明,却是足以保证其传承性。

    想到这里,  多数的大能缓缓点头,却是从中吸取到了一些有益之处。

    只是目前从李桐哪里所见的大多修者,修为两极分化极其严重。

    弱者体内灵机孱弱不堪一击,而强者又是如同那青帝、荒天帝一般,难以探测。

    故而,让他们继续深入探究这一道法门的想法,有些落空。

    而想要继续推演下去,便也只有接着听李桐说书这么一条路可走。

    郁闷中,他们自也是别无它法。

    在尚未确定这条异域道路的前景之前,他们断然是不会亲自兼修的。

    千万年的仙神,岁月积攒下来的可不仅仅只是那日益增长的道行,还有那远过于人的警惕之心。

    若是此道有缺,是那说书人专门放出,用来诱惑他们这些向上无路之人的话。

    那,贸然修持的话,岂不是正如他下怀之中!

    当然,  初步整理一番,将其交由门下弟子尝试。

    自无不可。

    昆仑,  玉虚宫中。

    燃灯面色如常的从那宏伟威严的宫殿之中走出,手中把玩着一本玉叶金书。

    看起来,似乎未因前些时日之事,  从影响到其心境修持。

    就连那灵柩宫灯走失的灯焰,他亦是不曾寻回,而是任由其失落在那凡俗人间。

    眉头舒展,心思流转间,燃灯却是思付方才元始天尊话语之中深意。

    细细琢磨中,只觉字字珠玑,妙不可言。

    但连在一起,却又揣摩不出来,圣人到底何意?

    “唉!”

    轻叹一声,燃灯心中只感觉自己与那圣人之间的差距,虽看似只有一步之遥,触手可及。

    但,那一步之下。

    却是宛若天堑,难以跨越。

    往后虽还有茫茫岁月,但若无天大之机缘,怕是终无成道之机。

    眼中光芒流转间,骤然回想起久远之前来自某处的招揽言语,兀自心动。

    但在片刻之后,  面上不禁意间流露出犹豫的神色来。

    此番大劫将临,  而在这劫难之中,亦是有着机缘所在,他若能在其中有所斩获的话,说不得......

    而且。

    想到那个来历神秘,却又手段频出,短短时间就在洪荒大地上掀起风雨的说书人。

    燃灯心头火起,在转瞬间压灭了先前的想法。

    “无论如何,都要度了此番劫难再言。”

    心中思绪流转,遁光升起,轻道一声:

    “罢,还是先遵天尊法旨,去往那玉泉山金霞洞。”

    “将这法门,交于那玉鼎新收的徒儿杨戬手中。”

    ......

    轰!

    像是浪潮翻卷,涌动而来的声响。

    在这往日里平静安宁的五庄观里,骤然响起。

    虚空生潮,淡青色的海水在一小小孩童身后隐隐浮现,拍打虚空。

    “苦海之说,倒是不假。”

    镇元子一捋长须,面带奇异的望着身前孩童,继而遥望远方,轻声道:

    “那李小友,果真不凡矣!”

    “其人,就算不曾是那方界域之强者横渡混沌而来,怕也是跟脚不凡之辈,不可以常理视之。”

    说话间,眼神回转,竟是在看着自家的两个童儿。

    “清风,你且去那园中打两个人参果来,顺道往那灌江口一行,将这果子送予那李小友。”

    “吾学其法门,研其道,自然不可白占便宜,沾了因果。”

    “是,老爷。”

    一旁清风虽心有疑惑,但却不敢肆意询问。

    恭敬的领命,拿了打果子的法器,便是往园子里走去。

    倏而,镇元子莫名的笑了一下:

    “眼下此般光景,李小友怕是轻易出不得那客栈喽!”

    “可惜老道我不便久离这观中,不若的话倒是想与你坐而论道一番。”

    “可惜、可惜。”

    如此感慨着,镇元子挥挥衣袖,转身走入道观之中。

    清风拂过,那盘坐于地下的童子,忽的生了变化。

    身形摇晃间,竟然是变成了一宛若婴孩般的果子。

    继而,被清风一吹,散成齑粉,消失于院落之中。

    “可惜,可惜了。”

    明月摇头晃脑,颇为遗憾的说道。

    继而,跟上了自家老爷的脚步。

    ......

    无边血海之中。

    身下红莲火起,透明虚幻的红色琉璃般火光,千百年不曾停歇的燃烧着血河老祖一身业力。

    他眉头微皱,看着下方跪拜着的一众阿修罗。

    分外不耐的道:“让尔等挑选几个适龄的孩童来,怎就这般磨蹭?”

    “老......老祖,非是我等特意耽搁,而是......”

    一容貌分外丑陋的阿修罗额头渗出滴滴血汗,话语还未来的及说完,便被打断。

    “行了,人带到就好。”

    血河老祖不耐的摆摆手,道:

    “老祖又不是要拿他们怎样,反而是有天大的机缘要送给他们。”

    “你家老祖我前些时日参悟大道运行之机理,领悟了一道无上妙法,今日唤你等带些孩童过来,自是要将其传下了。”

    “恭喜老祖又得一神通,成道之日不远矣。”

    一旁容姿迤逦的女阿修罗见识不对,赶忙出来说话。

    只是在心中暗暗想到,你那次不是这般说的,可怜我大好儿郎一旦落入魔掌之中,绝无生还之机。

    还好她早有准备,将自家子侄早早送出,不然......

    忽的察觉有视线投来,抬眼一看,便见血河老祖那流转无边血光的双眸正注视向她。

    不由心神一颤,仿若全身被看透的感觉骤然升起。

    她跪倒在地瑟瑟发抖,努力抑制自己不做多想。

    “哼!”

    血河老祖冷哼一声:“你们那点小心思,老祖我懒得理睬。”

    “孩童留下,滚吧!”

    说罢,便是一挥手。

    不由分说的,将那几位大阿修罗扇去了不知何处。

    继而,眼露精光,注视着下方那一溜怪丑的孩童。

    饶是亲手创造出来这个种族的他,此时亦是不禁撇了撇嘴。

    心中嫌弃。

    好在,内里非全是男阿修罗,亦有一个生的亭亭玉立的女阿修罗存在。

    此时间,也不曾像其余孩童一般惶恐,而是仰起头平静的看着他。

    “好,好孩子!”

    血河老祖一喜,顺手捞起血水凝聚成数十书册丢给那些剩余的阿修罗让其自行修习。

    而将那颇为平静的女阿修罗唤道莲台近前,指尖轻点起眉心。

    却是,亲自传法而去。

    片刻后,血河老祖收回手指,分外期待的看向面前,那已然是闭目,但好看的面容皱起,似有不适的女阿修罗。

    一刻,两刻,直到凡俗一个时辰之后。

    他隐隐期待的脸庞上浮现一丝不愉,喃喃道:

    “不可能啊,老祖我依据那般异域之法推演而来的妙法怎能不成?”

    “不对,定然是此子天资低劣,换一个!”

    面目无情,正要将面前之女沉入血海之中。

    忽的,异变陡升。

    咕嘟嘟!

    像是热水沸腾,在冒泡一般的声响出现。

    随之,一股极其腥甜的血腥气味流转,掺杂在血海的腥味之中。

    血河老祖动作顿下,疑惑的看着。

    下一刻,女阿修罗身上血色神光涌动。

    在其身后,一汪血泉涌动,恍若燃烧琉璃一般粘稠的血色液体,从那泉眼中汩汩而出。

    片刻间,便是浸染了一片昏沉的天空。

    上与下,大与小。

    两片血海,相互呼应着、联系着,一种奇妙的律动生出。

    “哈哈哈!”

    “我便知道,老祖我怎会失败!”

    “世间皆是痴愚之辈,只知循规蹈矩,不明变通之道。”

    “修什么苦海,到什么彼岸?”

    “啊哈哈哈哈哈,血海无边!”

    ......

    客栈之中,李桐自然不曾知晓,这洪荒大地上的仙神是如此的迅速。

    仅仅是凭借着些许散乱的消息,便是能有所获,推演出开辟苦海方法之人更是不再少数。

    不过,即便知道,想来也未必会有几分诧异。

    毕竟见过了孔宣这个妖孽,他已经是有些波澜不惊了。

    而他仅仅还是一个准圣,便能以一衍众,推演出武道人仙的修形道路。

    那些圣人,又能做到何般程度?

    一想,李桐顿觉心累。

    思付间,只觉自己这般做的是否有些太过仓促。

    但继而就是又一念起,无论如何只要他继续将这书说下去。

    那么按照系统赋予在他身上的独特之处,将书中世界真实的呈现在洪荒仙神眼前,那眼下这一幕就是不可避免之事。

    与其等他们慢慢小心推测,反而倒不如他直接公布出来。

    开启嘴道无双神通将孔宣忽悠一番过后的李桐,此时坐于后院之中,眼露精光。

    越想,便越是觉得自己方才的想法,分外正确。

    自昨日道祖亲临之后,他吸引来的关注着实是太多了一点。

    是要想个办法,将诸多仙神的注意力给适量的吸引到别处了。

    不然,现在人气值挣得的有多开心。

    日后,人就是有多惨!

    想到这里,李桐便是心中有了个大胆的决定。

    将其按在心里,等待明日实施。

    现在,却正是吸纳那可以觉醒重瞳的神秘力量的大好时机。

    世间一切谋算,都是建立在足够强大的实力之上。

    关于这一点,李桐一直心中紧记。

    念头一动,虚空生光,那神秘之物骤然出现在现实之中。

    不足指尖的大小,除却浑身上下包裹着一层蒙蒙的光辉之外,毫无出奇之处。

    若不是知道这奖励从不曾出现假货,李桐都要怀疑它的真实性了。

    正当他思索着这玩意该如何使用,能不能直接吞服的时候。

    那一层光辉骤然消失,继而李桐身体中便是升起一种难以抑制的渴望感觉。

    眼中生精光,仿若饿狼一般死死的盯着那悬浮在空中的液体。

    咕嘟!

    喉咙不由自主的咽下口水。

    紧接着,这一滴液体仿若是有灵性一般,自主飞起,落于李桐眉心正中。

    离奇的事情发生了。

    就见,其竟然缓缓深入他的眉心之中,消失不见。

    痛!

    难以言说的剧痛在此物融合进身体的一瞬间,不止出现在李桐双眼之上。

    而是全身上下,无处不痛,只是双眼格外的痛。

    像是被火烧,被锐器贯穿,被碾碎,又被重新归拢在一起肆意捏合。

    “嘶......”

    李桐倒吸不止一口冷气,强忍着盘坐在地。

    凝聚心神,全力运转吞天魔功,吸纳无尽仙气。

    将其,朝着身体各处释放,并且格外的注意自己双眼之处的位置。

    不得不说,这通天魔功为女帝的无上妙法,吞吐起仙力来格外的迅速。

    大量进入李桐体内的仙力在第一时间便是被那神秘力量所吞噬,继而反馈到他自身之上。

    重瞳的觉醒,绝非不是简单的眼睛替换。

    其,是一场从头到脚,乃至根源深处的清洗,以及进化!

    朗月高升,投下皎皎月光。

    不知过了多久,李桐眼眶中垂下两行血泪!

    他骤然间睁开双眼,五色光辉在其瞳孔间倏忽间一闪而过。

    继而在内里小小瞳孔外,定格成一圈五彩交汇不断旋转的圈。

    若有人何其对视而去,便会只觉那人眼中有光,还是五彩的光。

    直叫人,意乱神迷。

    至此,李桐的重瞳之力,初步觉醒。

    但若要其真正的显露威势,却是还要无尽岁月的修持。

    方能,一展其真正威势。

    “妙!”

    李桐大睁双眼,感悟这双受尽苦楚,方才得来的新眼睛,只觉心头一种奇妙感觉升起。

    这世界,从未有一天。

    能如现在一般能让他看的如此透彻!

    ......

    一大早,便有按捺不住心中好奇的人。

    拥挤到了客栈的门口,观望着一旁那些似是在习练无用凡俗武艺的青壮,等待着开门。

    “哎,你说那仙王安澜,究竟是一个什么样的人物?”

    “我猜啊,定然地位不俗,非是普通之人。”

    “废话,若是你我,能说出那般放......霸气的言语?”

    “呵呵,你直接说那仙王安澜是个猖狂之辈就得了,何必吞吞吐吐。”

    “怎么了,我就觉得此人不似好人,说不得啊.......”

    谈话间,竟然还有人为此争论起来。

    一时间吵得面红耳赤,不可开交。

    各执一道,还各有道理。

    身旁众人,则是没有个劝说的,纷纷凑在一旁,看热闹。

    吱呀!

    便在这时,客栈紧闭的大门押开一道缝隙。

    “门,门开了。”

    “客栈的开门了,今日的说书又将开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