翠翠小说

手机浏览器扫描二维码访问

106、重瞳本就无敌路,灵肉合一真彼岸

    世上时间最是无情。

    恍惚一瞬,再睁眼时已然是满天星辰。

    指尖氤氲五色玄光流转,李桐得意轻笑间,向那水塘中心摇曳白莲信手一点。

    光华倏忽而过,刷在其上。

    扭曲间,竟有一种将其摇落的感觉生出。

    但在片刻间,就被那白莲上所散发出的淡淡温润洁净之光打散。

    终究这般神通只是初得,  虽然灵种入了他体内,和那道宫秘境产生了别样的反应。

    让其在掌握上,容易了很多。

    但初学乍练之下,却是难有几分神威。

    更何况,这不请自来的莲花,可却非是凡物啊!

    便是李桐也从未曾能想到,只是莲种一枚,  就能吸引来此般灵宝。

    可惜的是,人家心仪的对象显然不是自己。

    都来了这么些时日,  对他都是爱答不理的。

    反而,隐隐中垂落净世白光,在帮助那莲种复苏。

    看好谁,就也不言而喻的不是。

    轻轻撇嘴,李桐懒得去理睬这明明没眼,却偏偏看人低的莲花。

    来日方长,山不转水转。

    只要它不跑,那就有把它收拾的服服帖帖的那一天。

    “哼!”

    轻轻吐气,李桐将那绿铜块丢入已然是满池仙力所化之水的池中。

    缓缓道出一句:“将那莲种,种于此物之上,自是有益其恢复。”

    白色灵光闪耀,在那绿铜块上来回往复流转,就像是在做严密的检查一般。

    几息之后,  方才是觉得无恙。

    那白莲将青莲种从池水深处捞起,仙力包裹中,  将其打入那绿铜块缝隙之中。

    沉入池底,  不见了踪迹。

    尔后,便没了反应动静。

    “啧,还真是个没良心的。”

    李桐余光打量,见这白莲将好处吃干抹净了,却丝毫没有回报的样子。

    禁不住吸了口凉气,嘟囔一句。

    不过也不是什么紧要之事,他也不会和这么一件宝物计较些什么。

    往后面说去,那还不都是一家人?

    讲这些,便见外了不是。

    将心神从那水池上收回,李桐心满意足的打量着自己的一身修为。

    得益于那一道神通之助,他此时非但打破了道宫秘境的极限,容纳五色神光。

    更是借助这个机会冲破四极,身登化龙。

    此时只觉身上精力充沛,手脚之上更是有沛然巨力生出。

    仿佛举动间,便可以一拳打破天穹、一脚踩陷大地。

    当然,这些都是因为他实力骤然提升,神魂念头还未来的及适应身体变化而带来的错觉。

    等待他完全适配之后,便不会有这般荒谬感觉生出。

    “呼......”

    略一握拳,感受着身体内里涌动的力量。

    李桐只觉这一时兴起的抽奖不差,  甚至于可以说是,意料之外的惊喜。

    非但省下了他可能会持续很久的五脏韵养之功,  一步成就。

    同时,还拥有了一门修持完全之后,足以仗之横行的大神通!

    一想到这里,他便是心中喜悦。

    只觉,距离那可以亲身出了客栈,肆意遨游在这洪荒大地之日。

    愈发的,近了些。

    很是满意的笑了下,李桐没有着急修行,而是准备再度继续被意外中断的抽奖。

    今日气运爆棚,自然是要乘胜追击。

    目光一凝,便是将余下的二十万人气值尽数投入到奖池之中。

    而这次的抽奖世界,李桐却是未曾冒险,二十直接选定那大帝传中。

    「重瞳(金)??1」

    「描述:重瞳本就无敌路,何须再借他人骨。」

    「注:扎根与血脉之中的天赋,每一位重瞳者所拥有的威能尽皆不同,无可比较之处。」

    “重瞳!”

    李桐顿时目光一肃,这于他而言,定然是一个极好的奖励了。

    “石毅啊,可惜了......”

    继而思付到这般天资,他便是不由的叹息一声,为那位终生未能跨越心中那道坎的天骄感到些许的可惜。

    某种意义上来说,他和那鸿易一般,都是被父母所坑之人。

    但以两者的结局而言,却是天差地别。

    不由感慨一句,他定睛看向自己的奖励。

    便见那玩意却并非是如同他所想的一般,是一双眼生重瞳的双眼。

    并不需要他得到之后,再进行一番换眼手术。

    而是,一团有血色灵光包裹着朦朦胧胧看不真切。

    但还是能在隐约探查到,几滴像极了血液一般的东西。

    但却是没有那般血腥味道,反而流转着一股馨香。

    闻之,便让他浑身上下的血液一阵沸动。

    同时间,内心里不由自主的传来一阵阵渴望感觉。

    眼神扫过那般注释,李桐在转瞬间明了。

    却是他想差了!

    此般重瞳,并非是直接拿来石毅、重瞳女亦或是荒天帝后来得到的那枚重瞳。

    直接给他来个换眼手术,替换他原生双眼的样子。

    而更像是改易他的体质,赋予他一种可以觉醒这般重瞳的天赋。

    让他自己生出,而非是生生夺取他人之物。

    不得不说,系统这个处理,可谓是甚得他心。

    不说换了别人眼睛的那种心理不适感,就说他若是取了那石毅的重瞳。

    没了重瞳的石毅,又该会变成何般模样?

    难到像是荒天帝一般,三生至尊骨!

    有这般可能,但不大。

    随意猜测着,继而李桐又看到下方的注解言语。

    这个,他却是熟悉的。

    再尚未做说书人这个行当之前,李桐亦是身经百战,便观话本、连环画无数的。

    或许,也是为今日投身此行当中,打下了雄厚基础。

    想当年,那声名广大、流传一时的眼睛传奇他还是拜读过的。

    眼下这般重瞳威能,岂不就是和那书中内里一种血脉天赋所印证。

    千人千相,重瞳觉醒的威能自也应是不同。

    虽有几分期待自己所觉醒的重瞳,会衍生出怎样的神通威能,能不能徒手捏巨人?

    但李桐还是按捺住心中的好奇,目光流转,看向另外一个奖励。

    「染血纸船(金)??1」

    「描述:黑色纸张折叠而成的小纸船,其上染血。」

    「注:沾染不详之力的纸船,逆流时间而上,具有难以言说的镇压之力,亦似乎有着别样的作用。」

    “又来?”

    李桐看着那悬浮于虚空之中,散发着莫名诡异力量的纸船,满脸无奈。

    他这难道是被那位女帝在冥冥之中打上了标记不曾?

    怎么近几日,每逢他抽奖,便能获得一件有关于她的物品。

    而这纸船却也不是简单之物,那是狠人大帝逆流时间而上,寻找志同道合强者,传递消息之物。

    虽然沾染了诡异不详之里,但也并不能小瞧了内里的力量。

    若是用的好了,自也可以在紧急关头,解决一些危机。

    但李桐思付良久之后,还是将此物收好。

    却是,不敢轻易的使用。

    现在这状况有点诡异,更是让他心中引诱惊慌。

    “难不曾,这位女帝察觉到了系统穿越两界的力量,顺势将这纸船带来洪荒之中?”

    “难道,她还真能自己穿越无边混沌,来到这里!”

    “嘶.....”

    李桐倒抽一口冷气,不敢相信。

    但这般念头,却又在心头扎根发芽,难以拔出。

    一时间,让他颇为慌乱。

    倒不是因为女帝来临洪荒而担心受怕,而是怕她真的绕过了系统啊!

    作为保证自己小命的安全之物,若是就这般轻易被人发现了后门,李桐只觉得自己后背一凉,冷意来袭。

    先前的好心情,也是在转瞬间消散的一干二净。

    “先生?”

    便在这时,走廊之中,探头而出一张艳丽的脸庞。

    狐狸精见李桐皱着眉头,一副深思模样。

    有心回返和那孔宣分说先生此时没空,但一想他又是何般人物。

    心头就是兀自一紧,亦有几分不想给李桐惹麻烦的心理在,于是硬着头皮,又唤道:

    “先生,那位似是有事寻您,您看......”

    “哦!”

    李桐面容舒展,倏忽间从那般沉思之中回过神来。

    看一眼面前满脸小心翼翼的狐狸精,继而明了了她口中的那位,是谁。

    略一顿,道:

    “孔宣道友吗,寻我何事?”

    说着,他舒缓心情,起身给桌上九叶剑草浇了浇水。

    目前来说这般事情于他而言还是太远了一些,没必要考虑太多。

    好生说书,赚取人气值提升实力,才是真。

    到时,即便真如他所猜想一般。

    若他有足够强的实力的话,自也可以无视一切。

    “小妖,亦是不知。”

    狐狸精轻声道:“那位大人只是说有事寻先生您,让我来告知一声。”

    “这般吗......”

    李桐略一沉思,道:“那我便去见一见他。”

    倒是要去瞧瞧,这位孔宣,又何事来寻。

    眼中神光转动,隐隐中有了猜测。

    “对了,你且来帮我浇水。”

    说着,将手中花洒递给了狐狸精,指着桌上放着九叶剑草的花盆说道。

    “啊......这......”

    她看着桌面之上,展露灵机,气势越发不凡的九叶剑草,满脸拘谨。

    这位,她也惹不起啊!

    ......

    “孔宣道友!”

    李桐收拾好面容,笑着翻帘而出,对那独坐独饮的孔宣打趣道:

    “可是我那三个小妖招待不周,道友来告罪于我了?”

    此时天色已晚,客栈早已关门。

    只是大厅之中光亮如昼,但却仅有两人对坐,略显空旷。

    “李道友说笑了,我寻你是另有它事。”

    眸光似是不禁意间打量着李桐,孔宣神色越显凝重。

    只觉先前听到的那些捕风捉影的言语,或许并非无根之谈,而是却有其事!

    仅仅是短短几个时辰的时间不见,眼前这人的气势就恍若变了一个人一般。

    深沉而厚重,隐隐中却又流露出几分让他熟悉的感觉。

    显露于他眼中的道行,更是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增长几番。

    “看来,那些人所说,此人是那异域强者破界而来,只是因两界大道不同而修为被压制,但却在一天天适应中缓缓恢复的说法......”

    “应是,有几分可信的!”

    “而且,那般感觉,不会错的!”

    这般想着,孔宣神色骤然一凝,郑重说道:

    “李道友,此番我想和你做个交换。”

    “哦!”

    李桐心道果然,这孔宣不愧其独一无二的跟脚,天资悟性便是非凡。

    想来他非但是通过那基础的武道法门,隐隐推演到炼窍之功。

    更是猜测到单习练武道一途,怕有隐患,难登高途。

    只是面露不惊不动的神色,淡然一笑:

    “不知孔宣道友,所说交换,具体是为何物?”

    李桐不喜饮酒却好茶,近来服侍他身边日久的玉儿自然知晓这般。

    见他落座,便是亲自用法力烧开九天清灵气凝聚成的一壶水,冲泡上好的灵茶,置于桌上。

    此时间,李桐提壶倒茶,轻笑言语。

    “我观道友气机,似是正在参悟那五行五色神光,在下不才,却是精通此道。”

    举杯饮尽,孔宣朗然道。

    “道友说笑了,你若仅仅只说自家精通,那这洪荒世人就怕是无人敢言自己会了。”

    李桐心中一动,这般轻说道。

    非是恭维,而是实话。

    洪荒中仙神不乏曾见识过孔宣五色神光无物不刷神威者,心生羡慕。

    继而照猫画虎,钻研创造出一些类似的术法神通。

    但比之原版,自然就是差之远矣。

    而李桐所得的,却是一缕真正源于那先天五色神光的一缕神通种子。

    若有机缘再身,千万年后自也有机会修成那般原版神通!

    若想加快些进度,那还有什么比请教掌握这般神通本人来的更快之事呢!

    李桐眉眼生笑,主动给孔宣斟酒,道:

    “不瞒道友所说,在下机缘巧合之下得了一枚神通种子,今日一见道友之下,方才有所领悟,入了门中。”

    “若真要说起来啊,道友还真是我的福星才是。”

    “哦?”

    孔宣眼中神光流转,道:“竟还有此事,那道是恭喜道友了。”

    对于李桐所说之话,他却是一个字都是不带信的。

    不过,他丝毫不曾在意李桐从何处得来这般神通修习之法。

    因为,任由他们怎么修行,又如何比的过神通天生的自己呢?

    便是助他修行,又能如何!

    这,便是孔宣的自信,亦是他的骄傲。

    将筹码放出,他便叙说出自己的要求:

    “道友,我从你传下那人仙武道中受益良多,但......”

    孔宣眉头紧皱,看着李桐缓言道:“这般法门,似乎有缺,并不完全?”

    “哈哈!”

    便见李桐朗然一笑:“孔宣道友慧眼如炬,自是如此。”

    “须知,肉身如船,神魂做桨!”

    “有船无桨,只能在苦海之中四处漂流。有桨无船,不过是千古空修持罢了,”

    “若想度过苦海,身登彼岸,此二者,缺一不可!”

    一言出,孔宣只觉心头大震!

    还未等他消化完全,就又见李桐缓缓摇晃杯盏,娓娓道来:

    “炼窍人仙不过方是起点,须知人体十万八千窍,唯有窍窍皆有灵,方可打碎真空,见神不坏。”

    “而,神魂修持,亦是如此。”

    “渡百般劫,修万千念,终成阳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