翠翠小说

手机浏览器扫描二维码访问

105、帝辛二请说书人,五行神光衍道宫

    天穹之上。

    闻仲黑着脸,骑在墨玉麒麟之上,一言不发的往朝歌回返。

    而在他身后,则是跟着三个神态各异的人兽。

    身起沛然长虹,贯穿天阙。

    申公豹满脸晦气中,带着些许惊恐。

    他实在是没能想到,这一人一狗的胆子属实是太过大了一些。

    就以他们那点微末修为,  竟然也敢对那三仙岛生了坏心思?

    怕不是脑子生了问题!

    好在岛上主人,三霄娘娘今日外出不在,不然的话,绝对没有好果子吃。

    这般想着,申公豹回过头来,狠狠的瞪了一眼身后亦是一脸严肃的段德、黑皇。

    以为他们经过闻太师一番训斥,  明白了其中利害。

    日后去往朝歌之中,  也能老实一些,免得闯出什么祸端来。

    哪里想的道,  此时间这一人一狗挤眉弄眼间,却是从不曾打消那心里面的念头。

    “无良道士,那片岛屿之上的大阵玄妙非凡,本皇可没有丁点破开的把握。”

    黑皇眼珠转动,传音而去:

    “而且听闻这老头说,其是有主之物,主人家更是三位实力超凡的女仙。”

    “本皇劝你,还是莫要起坏心思才是。”

    段德听闻这般言语,不屑的瞥了一眼的黑皇。

    心道你这死狗还跟我装纯,现在劝我不要去,恐怕自己心里早就是惦记上了。

    眼珠转动,  回它道:

    “你说的也不无道理,  此方世界着实危险无比,  你我初来乍到之下还是不要惹是生非的好。”

    “贫道昨日从申道友身上诓......交易来了一本此界的修行法门,自当好生参悟一番,  看能否借助此界之神奇,突破境界。”

    “到那时......”

    脸面之上,  红光涌动。

    一人一狗心照不宣的对视一眼,  不再交流。

    片刻之后,就见闻仲回过头来,分为严肃说道:

    “看在你等和李先生的关系上,我才愿意将你等带往朝歌,但你若在城中做出什么恶事!”

    他额头神眼兀自睁开,露出内里光芒流转,气势逼人。

    冷冷道:“那便休怪老夫将你二人擒下,带到灌江口去向李先生赔罪。”

    警告言语下,太乙玄仙的修为气势尽数散发开来,将三人震慑住。

    “敢不听从太师所言!”

    几人眼见闻仲似乎真的发怒,不敢嬉笑,赶忙回答。

    但至于心中是如何做想,那便又是难知晓了。

    “哼!”

    就听闻太师冷哼一声:“但愿如此。”

    一驱身下墨玉麒麟,飞快而去。

    遥遥远处,一座无边巍峨之大城,屹立于天边。

    ......

    朝歌城,大王宫阙之中。

    帝辛正烦恼于自家在之前迷蒙中做下的诸多胡涂事,竟然引得天下四处诸侯纷纷叛乱。

    一时,只觉愧对列为先王。

    同时间,  亦是在思付着如何处理,方能以最快的速度将这般叛乱清扫。

    还这大商天下,一个安静平和。

    便在这时,大殿之外,有人传报闻太师请见。

    顿时间,帝辛便是一喜。

    “闻太师归来了?快快有请!”

    若是太师此行有成,将那位乡野大才请来朝歌之中。

    得此人相助,便相当于是得了那异域之地,无数强者相助。

    有此,还何惧那些区区叛乱之诸侯?

    甚至于,就连那些一直骚扰边关的犬戎巨人,亦可一并将其平息。

    在闻仲离去的这段时间里,关于那灌江口小小村落里的其人消息,可却是一刻都未曾停歇的在往朝歌回传啊!

    回想着那荒天帝威势,帝辛顿觉心潮澎湃。

    迷蒙中,竟也是臆想着自己有朝一日,可能有这般威风?

    一时间,心神恍惚。

    “老臣闻仲,拜见大王!”

    大殿下方,闻仲恭敬的拜下。

    但,久久未曾得到回应。

    他疑惑着抬头看去,便见帝辛站于桌前,抬头望天,眼神朦胧似是陷入了幻想之中。

    “大王、大王。”

    他轻声唤道。

    “啊!”

    帝辛在转瞬间惊醒,眼神一扫就是看到了下方的闻仲。

    在片刻间收拾好表情,缓言道:“太师多礼了,且为太师赐座。”

    身旁,自有近侍搬来座椅,让闻仲坐下。

    帝辛分外耐心的等待着,良久之后方才隐隐带着几分期许之意问道:

    “太师,此行可曾顺利?”

    “那李先生,可曾愿往我这朝歌之中?”

    “大王,这......”

    闻仲看着他期待的目光,一时支支吾吾,竟不知该如何辩解。

    总不能说,咱因为得了别的好处太过激动,从而忘了此行的目的吧!

    那样说来,便是他闻仲身为三朝老臣,怕也是要惹得帝辛勃然大怒。

    正思索着要如何回旋一下,待过后再走上一遭灌江口,不说完成任务,但起码要将大王的意向分说给那位。

    便在这时,上首传来一阵幽幽叹息。

    “唉......”

    帝辛颇为失落的摆摆手,转头道:

    “太师不用说了,孤已经知晓了,似是那般人物又怎会轻易答应孤这一区区凡俗帝王的请求。”

    “大王何必贬低自身,老臣......”

    见他这般模样,闻仲顿时惊慌,正要将实情说出,就见帝辛骤然转过身来,握拳道:

    “不过,孤也是不会放弃的。”

    “闻太师!”

    他用力唤了一声。

    “臣在。”

    “你带孤之口令,前往内库之中,备齐大礼,择日再往灌江口一行,邀请先生。”

    “务必,要将孤之心意传达而去。”

    “好让其知晓,在这朝歌城中,正有座世间第一楼,正在冉冉升起,那是孤王特意为其建造之物。”

    “无论其答应与否,都是孤为其准备的礼物。”

    “老臣,得令!”

    闻仲听言,缓缓起身,弯腰珍重回道。

    “好了,太师且去准备吧。”

    说完一切,帝辛突然感到有些劳累,正要准备休息一时,就听下方闻太师骤然说道。

    “王上,老臣尚有一事要奏。”

    “此行之中,老臣也并非一无所获,而是得了一种足以稳固我商朝基业,乃至于千秋万载不灭之物!”

    “哦?”

    帝辛离去的身形骤然顿住,眼神明亮,闪烁精光,看向下方闻仲。

    “此物,是何?”

    “回王上。”

    “此物非物,实乃道也。”

    “其名曰:武道人仙!”

    ......

    “留宿?”

    李桐怀抱花盆,回转过身形来。

    看着那颇为熟悉但又很是陌生的男子,如此口中轻说道。

    说他熟悉,因为这人正是他方才说书半道兀自离去之人,竟也不知为何会在此时回返。

    说他陌生,自然是因为李桐之前一直不曾将他的身形,和脑海之中有名有姓的仙神对照道一起。

    不知其人跟脚,到底姓甚名谁。

    但现在!

    李桐眯缝起眼睛,打量着这位浑身上下流转着抑制不住的闪耀五色光芒的男子。

    心头隐隐意动,却是有了猜测。

    虽然不知晓传说中的这位,不好好隐藏在那三山关中,反而特意来他这小小客栈之中是为何。

    也不知其,是如何搞成现在这般模样。

    但......

    面上展露笑意,李桐朗然说道:

    “屋中空处甚多,孔道友你若是想住,自无不可。”

    发言点出这位身份,见其面上诧异一闪而过,李桐便是心中肯定,继而一点琵琶精道:

    “玉儿,且去收拾一件屋舍出来,供这位居住。”

    “好。”

    玉儿看了一眼那孔宣,赶忙收回眼神。

    无它,此时这人身上的流转的神光属实太过刺眼。

    就像是浑身上下有无数小太阳一般,在肆意的散发光亮。

    但偏生的,你若不仔细看去,却有不会发现。

    古怪至极。

    “哦,李先生亦是知晓我之名?”

    孔宣本就在见识了那武道人仙道路之后,隐隐得见前路之后,去了心中高傲。

    此时听李桐点破他的真名,则更没了之前的小瞧之心。

    一边迈步走进客栈之中,一边颇为感兴趣的问道。

    “天地间第一只孔雀之名,先天五色神光无物不刷之声,又有谁人不晓呢?”

    李桐淡然一笑,不加掩饰的将他身份道出。

    孔宣面色如常,只是暗道一声人不可貌相,此人果真有奇异之处。

    反而,倒是那其余的两个女妖精满脸惊诧中,愣住原地,忘了手中此时干着的活计!

    脑海中回想的,都是李桐先前的话语。

    “孔宣,天地间第一只孔雀!”

    “妖,还是一只道行高深无比,凶厉非凡的大妖!”

    一想到久远之前,有关于这位的传说,狐狸精与雉鸡精便是一脸惊骇,躲在一旁动也不敢动。

    不同于身为圣人存在,不会轻易动手的女娲娘娘。

    这位,可是个大大的凶人啊!

    却,非是那般好相予的。

    不见,那边的瑶姬已然是一脸警惕的将杨天佑赶回了屋中,独留自己一人站在原地。

    “你们啊......”

    李桐失笑,点点她们:

    “该作什么便做什么就是,孔宣道友不过是来借宿而已,又无恶意。”

    言罢,对着孔宣笑笑。

    似是再说,让其不要在意自家这几个没怎么见过世面的小妖举措。

    便见孔宣,亦是轻轻颔首,未曾当回事。

    李桐也懒得去想他此番前来何意,只消不是寻他麻烦的就成了。

    看其样子,似乎也非是这般恶客。

    况且来说,此时他身处这客栈之中,只要生出丁点恶意,便会李桐感知到。

    借助系统给予的威势,狐假虎威之下,足以将其镇压。

    如此,李桐便也不认为这孔雀能在客栈中掀起什么风浪来。

    “孔宣道友,尚有些事情待我处理,便不久陪。”

    “若有什么事,尽管吩咐这三个小妖就是。”

    告罪一声,李桐转身离去。

    翻帘而过,便是入了后院之中。

    将花盆放在了凉亭内里的石桌上,他越琢磨着便越觉得有点不对劲的样子。

    继而小声嘀咕道:“我怎么瞧着,那孔宣浑身上下展露神光的模样,越瞧越像是......”

    “窍穴贯通,衍化神人之象呢!”

    李桐不由自主的眯缝起眼睛,回想起方才见他时的情景。

    那般五色光华流转而下,似乎隐隐的像是了一只只微小的孔雀,隐于一方方无名但却足够神秘之地。

    展开羽翅,显露五色光辉。

    而也许是这般五色神光太过强大,那方开辟出来的窍穴不足以完全将其容纳、遮掩。

    这才,有了这般景象。

    “这么说来,是这孔宣从林北或是杨蛟身上得到了武道的修行法门,悟透了其中道理,直接成就武道人仙,练就窍穴?”

    “好家伙!”

    李桐只能说一句好家伙,果然不愧天地间第一只孔雀之名。

    只是见到了最为基本的武道功法,便能溯本归源明了其中真意,继而推演而上。

    但不过,也就到此为止了。

    那彼岸的境界,却非是那般好登临的。

    心中思绪流转着,却是兀自出现了一个奇怪的念头。

    要不要,将神魂肉身齐修,告知孔宣,看其是否能在这洪荒世界之中身登彼岸!

    不由的,李桐被自己这个想法吓了一跳。

    但不得不说,有点危险,但又有点好奇。

    不由自主的抿了下嘴唇,李桐觉得此事决定权不在自己,还是要看那位的想法如何。

    执意墨守成规,期冀以斩三尸之法成道,但就当他没想过。

    但若,不甘如此的话,那可就......

    将脑海中搞事的念头按下,李桐决定还是先别忧心别人的事,提神自家实力才是真。

    念头悄然一动,十万人气值如潮水般退去,直落于无边金色海洋之上。

    李桐搓搓手,分外期待的看向奖池。

    鬼使神差的,他这次金色奖励的抽取没有向两个书中世界而去,而是定在了洪荒之中。

    轰!

    金色的光芒洋溢而出,飞快的落于他的掌心上。

    下一刻,李桐的脸面上出现了一种难以言说的古怪神色。

    「先天五行五色五德神光神通种子(金)??1」

    还未等他反应过来,这神通种子便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飞速的沉入了他的身体之中。

    便见,在接触到五脏内道宫的一刹那间。

    灵种分化,五道灵光兀自飞出,各落于一间道宫之中。

    转瞬,身体之中光华弥漫,外界仙气涌动,不要钱一般向着李桐的身体之中灌溉而入。

    道宫衍化,变得越发庄严雄伟,内里神人有冥冥气机流转,越显不凡。

    继而李桐手足四肢上,俱发灵光。

    却是,道宫秘境自破。

    已然是,身入四级秘境之中。

    而且看样子,似乎也并不会在这般境界中停留多久的样子。

    而李桐则是陷入了迷蒙的状态之中,正在参悟着那五色神光。

    客栈正厅,正在饮茶的孔宣眉头兀自一跳。

    神清诧异的看向后方,言语分外疑惑的说道:

    “我的,五色神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