翠翠小说

手机浏览器扫描二维码访问

104、小心眼的大天尊,欲要留宿之人

    大罗天,凌霄宝殿。

    将那凡俗说书人的讲述无一疏漏的落于耳中之后,大天尊脸色阴晴不定。

    昊天镜中,却是显露不出那女娲圣人的丝毫踪迹。

    只能见得,那已然变得空旷的客栈之中。

    李桐独自一人坐在角落之处,似是对着一处空气自语。

    那般谈笑自然的样子,诡异到了极点。

    圣人不可窥!

    自身道与理的交织之下,  便是同为圣人的存在,都是分外难以窥探另一位圣人的身影、踪迹。

    更何论,此时只是准圣的大天尊?

    纵然有先天灵宝昊天镜相助,那亦是不可做到之事。

    而且,也就是祂身份珍贵。

    方才能在此般窥探之后,安然的坐在宝殿之上。

    不然换了他人来,那又有何般下场。

    却是,难以细想......

    君不见,  洪荒之中列位关注着那方客栈中的仙神之流。

    在女娲发话的一瞬,  都是忙不迭的消去了画面投影,只余下声音流转。

    还敢肆无忌惮的观看画面之人,寥寥无几而已。

    “仙器?”

    皱着眉头沉默良久之后,大天尊似是讥笑般扯着嘴角,轻轻道出这两字。

    继而,唤道身旁之人:

    “太白金星,传吾法令,今日过后凡天兵天将所执掌之器物,不论先前称呼为何,往后一律命名为仙器。”

    “遵大天尊法旨!”

    太白金星弯腰拜道,掩于身下的面容却是露出一抹不自然的神色。

    心中思绪纷起,不由得暗暗叹息一声。

    他,  如何能不知道自家的这大天尊如此命令是何之意?

    不过就是,  为了贬低那位异域的荒天帝罢了。

    但却是未曾想过,这般事情流传出去,  洪荒世人又会如何看待他们天庭!

    “唉!”

    “大天尊,  却是失了心中平静,落了下乘。”

    这般想着,但此时上首之人显然正在气头之上,显然不是劝诫的好世界。

    只能暂且应下,看往后是否有改易之机。

    且不提太白金星如何作想,在说出这般命令之后,大天尊只觉胸中积瘀之气消散了几丝,略微痛快了那么些许。

    呵呵!

    任你在那异域如何威风,但始终改变不了那方世界是个贫瘠之地的事实。

    不过些许不足入眼的通灵器物便引来万人追捧,想来那仙器也无几分神异。

    巧妇难做无米之炊,没有天地灵材如何能炼制出宝物?

    下次那猖狂之人若是再来,便要让他好生瞧瞧,其所珍惜的仙器,在祂之天庭之中,不过是人人可得之物罢了。

    不值一提。

    这般思绪流转着,大天尊骤然轻笑一下。

    挥手散去画面,一切归于平静。

    ......

    “大姐,你说女娲圣人,为何会亲自前往那小小客栈之中,  听那凡俗说书呢!”

    天穹之上,三色鸾鸟拉起绚烂长虹,渡空而过。

    碧霄满脸疑惑,手中把玩着那思付着要送给多宝道人的长剑,不解问道。

    “那你呢,为何也要来特意来这客栈之中听书?”

    闻言,还不待云霄答话,琼霄便是瞥了她一眼,轻声说着。

    “我?”

    碧霄自道一句,继而分外有底气的说:

    “自然是因为好奇啊,那小小凡俗竟然能让老师亲临,我自然要去瞧瞧他有何神异之处。”

    “那不就得了。”

    琼霄对着自家愚蠢的妹妹翻了个白眼:

    “连吾等老师都心生奇异的人物,想来女娲娘娘亦会是感兴趣的吧!”

    “今日亲临这客栈之中,便也不是什么让人奇怪的事了。比起这个来,我倒是更好奇她既然隐藏了身份,为何又会在最后显露出来。”

    她满脸探究神色,眼底里亦是流转着压抑不住的奇异之光。

    “慎言!”

    行在最前方的云霄骤然间回过头来,神色凝重,呵斥一声。

    “吾等不可妄自非议圣人,若有再犯,你二人便不要再想着离开三仙岛了,都给我老老实实的静诵黄庭,打磨心性。”

    “略......”

    碧霄低着头,不以为意。

    说话间,前方三仙岛已然是就在眼前。

    为首云霄挥手间散开岛上大阵,鸾鸟飞驰,一路上了入了岛中。

    这三仙岛,果然不愧是仙家道场。

    一路仙气弥漫,几若氤氲成雾,处处可见奇花异果、珍奇异兽。

    端是一处,洞天福地。

    方一下落坐骑,正要归于道场之中,就见几个童儿急匆匆的走上前来。

    碧霄眉头一皱,率先问道:

    “瞧尔等急匆匆模样,可是生了什么事?”

    “回三位娘娘,方才在您等离去之时,岛外似有外人窥探,不怀好意。”

    一小人慌忙不跌的说道:“为首的是一对胖瘦道人,瞧着便不像是个好人。”

    “对了!”

    童子一脸嫌弃的说道:“还有一个穿着花裤衩的大黑狗,人立而起,眼神不善、嘴角还流着口水。”

    “哦?还有此事!”

    碧霄顿时就来了兴趣,脸上流转分外好奇的神色,催促道:

    “可曾记录下这几人的样貌?”

    “回碧霄娘娘,自然是记下来了。”

    “那还不快快显露出来。”

    碧霄催促一声,就见那童子一掐法诀,浮光掠影下。

    眼前虚空扭曲,一片模糊的画面渐渐显露于三霄面前。

    有身驾神虹的满面红光的胖道士,正围绕这三仙岛不住的转着圈子,其身后跟着一只凶恶的大黑狗。

    亦是分外兴奋的摇头晃脑,目露精光。

    而在他们后边,则是一脸惊慌,似在阻止他们乱来的瘦道士。

    “此人......莫不是!”

    三霄兀自转头,姐妹三人眼神对视,内里流转掩饰不住的惊诧之色。

    继而,不约而同的开口道:

    “那无良道士,段德!”

    碧霄神色玩味,口中轻笑道:

    “这不是,正赶巧了!”

    言罢,骤然起身上了一旁青鸾,架起遁光追逐而去。

    .......

    客栈,怀揣着莫名激动之心的众人,不甘心的渐渐散去。

    只是心里埋怨着李桐,今日这书你不说了就是,怎还要提一嘴明天要讲的内容?

    这不是,诚心在折磨人嘛!

    现在,一想到明日李桐便要将那最先出现在洪荒大地的仙王安澜事迹。

    听众内心里,便是如同猫抓一般的痒痒。

    可惜,这痒却是今日缓解不了了。

    仙神们在暗骂李桐不是个好东西,而那些普通凡俗人念叨几句之后,便是想起自家此时的安全可是依靠先生方才得来的。

    自不能辜负了李桐一番好意,要努力习武,早日有自保的力量才是。

    故而,青壮们涌到广场之上,分食了早就炖煮好的妖兽肉,在杨蛟的带领之下。

    操练起来。

    而李桐,则是在客栈里将近无人之时,再度从后台返转而出。

    抱着一花盆,坐在了未曾离去的女娲娘娘面前。

    “小友,可曾有兴趣与我同去蜗皇宫一叙?”

    一声清脆的声音,响在李桐耳边。

    他脸上的笑容,戛然而止。

    “这......这怕是不好吧!”

    去蜗皇宫?

    李桐可是没有那个打算,现在他一旦是离开了这客栈,指不定天道就会降下天罚。

    而其又没有任何可以抵抗的手段,指不定当场就要挂了。

    现在李桐也就是可以在这客栈之中无敌,离开客栈,他甚至是无法隐藏自己的气息,到时候被人发现底细,那可就麻烦大了。

    毕竟现在这洪荒大地之上,无数的大神通者,都是认为他来自于那大帝传的世界之中。

    虽然此时展露的实力弱小,但说不得是因为两界大道不同,方才会有如此表现。

    实际上,李桐的修为可能极其可怕!

    但,若是李桐离开客栈的话,那可就是露馅了。

    至少在李桐没有将自家实力提升到足以自保之前,他不会轻易的离开这客栈之中。

    别说是今日女娲亲自邀请了,就算是道祖亲临,要他去紫霄宫里论道。

    那也是,断然拒绝!

    于是乎,李桐颇为僵硬的对女娲娘娘说道:

    “在下多谢女娲娘娘好意了,但混沌之中凶险异常。”

    “却非是我等,能够随意踏足之地了。”

    “哦?”

    女娲意味深长的看了他一眼,好在没有继续强求。

    只是神色一变,略显几分无趣,随之轻声道:

    “既然如此,小友若是什么时候想清楚了,能够踏足混沌之时,便和吾说上一声。”

    “须知,蜗皇宫随时欢迎你的到来。”

    “在下谨记。”

    李桐恭敬一言,正等着这位圣人还有什么话语要分说。

    忽的眼前一空,定睛一看间,面前已然是空空一片,女娲竟是不知在何时就已经飘然离去。

    就好若是,从来未曾到来一般。

    “啧,圣人啊,果真是来去无形!”

    略一感慨,李桐摇摇头,正欲起身离去时,就听冥冥中一道声音飘忽而来:

    “对了。”

    “那小家伙倒是跟脚不错,待它化形之后,若是有心,可让它来我这蜗皇宫中小住几日,虽不能收其为徒,但亦可传授些许道理。”

    李桐闻言骤然一肃,心中窃喜。

    他特意将九叶剑草带来此处,便是为的吸引下这位的注意力,看能否得到一些好处。

    连忙轻拜道:“那在下就替九叶,多些女娲娘娘的好意了!”

    如此一言,扎根与花盆之中的九叶剑草似也知晓那位是个大人物,分外欢喜的摇动叶片,洒落点点星芒。

    良久之后,未见回应。

    “看来,此时方才是真正离去了。”

    摩挲着下巴,李桐如此思量着。

    继而一弹九叶剑草的叶片,笑道:

    “你却是个好运道的,得了圣人看重,若能兼具两界之法,说不得日后将有成道之机!”

    “起码来说,要比之前那倒霉下场要好的多。”

    当然,后面这句却是隐在了心底,未曾真个说出。

    毕竟他也是实在搞不清楚,这九叶剑草到底是那位未曾遭劫之前的真身,还是系统从时间长河之中带来的一段化身。

    搞不清,弄不明。

    便也不好分说这些事情,不然只是徒增烦恼罢了。

    刷刷!

    九叶剑草叶片舞动,在李桐手臂上蹭着。

    仿若在说:“等我发达了,就来罩你一般的话语。”

    李桐轻笑,没当回事。

    继而,转首对着后台无奈喊道:

    “好了,都出来吧,那位离去了。”

    噗通、噗通、噗通!

    话音方落,门帘之后,滚落出三个容姿曼妙的女妖精。

    “啊......先生,呵呵。”

    三妖起身,尴尬的笑着。

    “前尘不叙,过往不纠,往后你们就老老实实的在这客栈之中为我做活吧。”

    李桐淡淡看了她们一眼,幽幽说道。

    继而:“还不快点干活,楞在哪里干什么。”

    “啊,是是是。”

    “干活,赶紧干活。”

    “噗嗤......”

    一旁瑶姬见到着一幕,难得的漏出笑容,拉起自家夫君,也是帮着她们三个收拾起客栈之中的一片狼藉。

    “嗯。”

    李桐点点头,这般状态,才勉强像个样。

    之前懒得呵斥她们,自然是因为自家只是他们的二老板,毕竟头顶上还有一个大老板存在,不好太过苛责。

    但现在,那位大老板看了都没发表什么意见。

    那从今往后,这三妖,自然就是自己人了。

    而用自己人,还用心痛吗?

    不存在的。

    勉励几句,吩咐到这三妖好生打扫。

    李桐便是抱起桌上花盆,准备往后院而去。

    此时尚有三十万的人气值安安静静的躺在那系统的面板之上,足足三次金色奖励的抽取,等待着他去临幸。

    此番,自然是要好生期待一番。

    另外,还有一个意外的收获等待着他去处理。

    探手捏了捏一直藏于衣袖之中,那块意外得来的绿铜块,李桐心头思绪意动。

    这玩意说珍惜倒也有那么几分珍惜,毕竟是成仙鼎的碎片。

    但,被狠人大帝一掌拍碎的仙器,其成色嘛,比起荒塔来显然也就是不怎么滴了就是。

    细想一番,它在自己手上的用途,似乎也没生好想的。

    作为后院池水之中的那枚青莲种子再度复苏成长的温床,应当是其唯一的归宿。

    片刻间,李桐就决定了其的命运。

    正要翻帘往后离去之时,客栈大门忽的被洞开。

    一道魁梧身影迎着骄阳,傲立于门头之前。

    “敢问,此地可能留宿否?”

    李桐眯缝起了眼镜,看向这人,心中顿生惊奇。

    盖因为,

    此人,在发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