翠翠小说

手机浏览器扫描二维码访问

103、惨遭报应的胖道士,神秘荒塔以及提前的预热

    同一时刻,西方灵山妙地。

    八宝功德池水旁,两道宏大身影,骤然睁开双眸,眼露神光。

    莫名神色流转,淡淡困惑之意出现在西方二位圣人脸孔之上。

    “师兄,你察觉到了吗?”

    准提打破平静,  颇为焦急的问道:

    “似乎有一件和我等二人,亦和我等西方教大有关联之物,出世了!”

    “没错。”

    接引缓缓点头,面上悲苦之色不知怎滴越发沉重起来,他道:

    “但是,却也仅仅只是出现了那么弹指刹那间的功夫。”

    他不无失落的摇头,叹息:

    “继而,  就被一种莫名的力量所磨灭改易了本质,  即便我等再将其寻到,  怕也不能返本归源,寻到其根本所在了。”

    “唉!”

    二圣齐齐叹息一声,陷入沉默。

    良久之后。

    “师兄,你说这事,会不会又于那凡俗说书人有些关联?”

    准提眼中闪现不甘神色,若不是昨日通天道人骤然出手将他拦下。

    他已然是将那荒天帝度化回了西方,说不得此时已经是从其口中得到了那方异域之地,修行的道与法。

    那里会像事现在这般,非但被道祖斥责一番。

    还一无所获,平白落了面皮。

    若非是为了西方的兴盛大计,他定然要同那越发猖狂的通天做过一场。

    “我所冥冥之中感知到的地界,却非是那灌江口方向。”

    接引迟疑一阵,但又面带怀疑的道:

    “不过,  也是不无可能。”

    “毕竟此番诸多变数,  却都是由那李桐所带来的啊!”

    “此人,祸害也!”

    准提接言,给李桐做出了此般评价。

    “大劫当前,吾等谋划之事重大,不可妄动。且先由此人猖狂一段时日,待大劫过后,再做清算不迟!”

    “善。”

    此后,陷入无边平静。

    ......

    客栈之中。

    迎着众人一阵疑惑不解的目光,主要还是角落里那道不加掩饰催促之意的目光。

    让李桐不敢做的太过,拖拉的时间未有多久,就听他道:

    “告非,道爷我总算是搞明白了!”

    “这处墓葬原来是共有两座,一座存在于明面上,吸引人的注意力,同时可以让妖族后辈得到其中好处。”

    “而另外一座,便是处于这深潭之下,若不是你小子将那铜块丢下去,道爷我还发现不了。”

    此话一出,听客们顿时间有些接受不了。

    这,那叶黑竟然在无心之下,竟然帮到了无良道士,让其发现了藏在潭水下的大秘密!

    难倒说,这故事的主角不是叶黑,  还是这无良道士不曾。

    怎么好处都让他给得了去!

    “真是晦气!怎么又让这胖子得了好处。”

    “谁说不是呢,  我现在都不知道究竟是那叶黑太不幸,还是着胖道士太过好运。”

    “一路听下来,这好处尽数都让他给得了。”

    “那叶黑,仅仅得一不知来历用途的绿铜块,有何用?”

    “就是就是,我觉得啊先生这里讲的有问题,不应是这般。”

    听着他们的讲述,李桐淡淡一笑,没有插入其中,多加解释。

    继续听他说下去,不就能知晓一切了吗?

    况且来说,喜欢在指指点点、多加评论的人,在他投入说书这个行当之后,却是见多了。

    现在,言语过耳,只觉淡然。

    丝毫,不为其所动摇。

    “无量特么个天尊,果然是这样!一阴一阳,抱守太极,力量源泉心脏葬于阳墓,真正的冰冷尸身葬于在阴坟。”

    “无良道士这般说着,脸上阴晴不定。”

    “继而,他背起双手,皱着眉头走来走去,自语道:‘如果我猜的不错的话,这座阴坟大不简单,进去多少人就得死掉多少人……’”

    “叶黑撇了撇嘴不以为意,看着段德。”

    “道长你不还活着吗?”

    “诚心气我是不是!”

    “无良道士现在怎么看叶凡怎么不顺眼,道:‘你这个败家子,干脆下去跟妖帝作伴得了!’”

    “叶黑不禁缩了缩身子,起码现在而言他还招惹不起这无良道士。”

    “然而就在这时,这座阴墓突生变故,有乌金猿蹦出,更有队队阴兵从中走出,吓得二人胆战心惊。”

    “天空五道光芒降落而下,其中一团瞬间轮罩到了无良道士的身上。”

    “道士,此地是你触发的,那就和我等一同下去吧!”

    “话音防落,那强者竟然是直接将段德以大法力拘禁,不由分说的将他带入了深潭之中。”

    “啊......”

    “下方无良道士杀猪般的惨叫,戛然而止。”

    “果真是恶人自有恶人磨,死胖子你自求多福吧!”

    “叶黑站起身来,拍了拍屁股,离开了这里,这地方说什么也不能呆下去了。”

    听着李桐的讲述,众人脸上都是浮现出一种死道友不死贫道的幸灾乐祸神色。

    心生感慨,这死胖子仰仗修为不断的打劫叶黑。

    却没想到最后他自己,被修为更高的人给压制。

    成了探索深潭之下那阴墓的马前卒,果然是天道轮回,饱饮不爽。

    顿时间,众人心中尽是一片舒坦感觉。

    继而,又听李桐似是总结一般说道:

    “在一番激烈的战斗过后,四方的禁制破碎,叶黑大喜,终于可以离开了。”

    “他心里很是清楚,要不了多久,这里就要爆发大战,以他这微末修为,还是快快离开这是非之地为妙。”

    “盖因为这妖帝大墓,竟然分阴阳二处,定然是会吸引来东荒各大势力的注意,现在还未到来,只不过是因为他们现在还未收到消息罢了。”

    “毕竟,这东荒大地,是在是太大了啊!”

    听着李桐的讲述,众人倒是没有太多赞同。

    毕竟比起洪荒而言,那东荒大地怕也仅仅就是世界一角罢了,算不上是多大的地界。

    或许那九天十地加起来,那般大小,方才有些看头。

    但随即,他们便是越发的好奇,为何在如此贫瘠之地,竟然能孕育出无数强者?

    “李先生,那之后呢?”

    有人对着淡然不语的李桐开口询问道。

    李桐闻言不禁轻轻一笑,手中折扇缓缓舞动:

    “后来啊.......”

    “后来,那叶黑自然是顺利的离开了废墟,没有再掺和到阴墓的争斗之中。”

    “而在其离开不久之后,他便是与另外一方颇有意思的势力相遇,产生了纠葛。”

    “不过嘛,那却是明日以及往后时间要讲述的故事了。”

    “今儿,却是不会再继续叙说了。”

    众人正欲好奇,李桐却是直接手持惊堂木在猛然间拍落。

    “啪!”

    听客们一惊,心头暗道不好。

    就听李桐缓缓开口道:“预知后事如何,且听下回分解。”

    一听这话,他们皆是感到了些许无奈。

    此时间,无数听客的内心之中还尚有无数的问题想要问询呢。

    可看着李桐那已经是丝毫不愿意多讲下去的模样,他们显然是明白,今日李桐定然不会再度讲述了。

    一个个都是唉声叹气,变得没精打采的。

    更有人,凑到台前来,使出浑身解数想要让李桐多说上两句。

    然而却被李桐赤裸裸的无视掉,当做没看见。

    不听、不看,便是没有。

    加钟,不存在的。

    “各位,日后的时间还长,我又不会轻易离开,往后再说也是不迟。”

    李桐思量一阵,考虑到今日来的大神们有点多。

    略一犹豫,还是说道:“不过,今日倒是还可以回答你们一个问题。”

    “你们心中有什么好奇疑惑之事,尽可说来,我会从中挑选一个回答。”

    此话一出,众人皆是眼前一亮。

    随之一个比一个大声的,将他们心中的疑惑抛出。

    一时间,客战之中人声鼎沸,仿若进了闹市之中一般。

    那声响,简直就是要把房顶给掀了一般。

    “咳!”

    忽的,一道轻咳声传来。

    众人不知怎滴,不约而同的说不出话来,动不了身体。

    只有一双眼睛可以滴溜溜的转着,流露出内里惊慌的神色。

    就听,一道恍若天外妙音的言语,从一角落之处传来。

    “敢问小友,今日所讲故事之中,那绿铜块究竟是何物,它和那东荒人族至宝又有何干系?”

    众人眸光转动,随之望向那发话之人。

    但足以让那些仙神惊骇的事情发生了!

    他们,骇然发现,自己从始至终都未曾注意的那个空余角落里,此时竟然出现了一个女子。

    一个大道气息遮掩面容,只露出额头和双眼的的女子。

    “这......这人是谁!”

    顿时,难以想象的慌乱在他们心头弥漫而来。

    但下一刻,便是一个足以让无数人难以想象的答案,各自出现在他们心头之上。

    “圣人!”

    “啊这......”

    李桐无言的张嘴,想要辩解一下这应该算是两个问题,而非是一个。

    但看那位模样,哪里是容他解释的样子。

    有心交好之下,便也应下。

    虽好奇女娲圣人为何偏偏要在他说书结束之时主动展露身份,但此事于他而言,自然是无有害处。

    此时间,飞涨的人气值就足以证明一切。

    看着哗哗涨动的人气值,李桐便是喜笑颜开起来,也忽略了女娲问题里的小手脚,当即便是说道:

    “首先,我可以确定的是,那叶黑所得到的绿铜块非是人族至宝,但至于它是什么......”

    李桐略显歉意的一笑:“现在还不能告知于大家,还需日后揭晓。”

    “但是这人族至宝,我倒是可以和大家分说一番。”

    “哦?”

    女娲眼眸中意外之色闪过,她本以为李桐讲述那绿铜而略过那人族宝物不提。

    但却没想到他竟是不安常理出牌,竟然颠倒了个。

    不过这般,倒也正和她之心意。

    动念间,将禁锢住客栈所有听众的力量散去,轻道一声:

    “我却是不喜吵闹,莫要再度喧哗了。”

    众人噤若寒蝉,诺诺不敢言。

    场上您实力最强,您说了算!

    却是,一个个的连大气都不敢出。

    他们那里能知晓,今日无数的听众内里,竟然还藏着这么一位大神啊!

    先生害我!

    随即,众人皆是颇为埋怨的看向台上李桐。

    他不由的摸了摸鼻子,心道这可不关我的事。

    然后理清思绪,开始说道:

    “人族失落数万年的至宝,那可是一个来历非凡的好东西。”

    “甚至于,那些强者所追逐的帝兵,何它相比起来,都有些不值一提了。”

    李桐轻笑着,看下方众人反应。

    话音方落,众听客顿时便是感到些许震动,与疑惑!

    不值一提?

    那可是帝兵啊,一件陪伴证道大帝人物一生的器物。

    怎么落到李桐口中,就成了不值一提了呢?

    是那故事中的世界变化太快,他们更不上理解了?

    还是,先生在胡吹大气?

    “先生,这是何意?”

    有人打量了下角落里的女娲,见她没有反应,方才小心翼翼的问道。

    “便是字面意思,这个东西,来头可是大着呢!”

    李桐看着他们眼神中的惊奇神色,不由笑道:

    “既然都这样了,我也不妨在和你们透露点儿底细吧。”

    “那个东西啊,却是当年荒天帝亲手炼制的物品!”

    什么?

    此话一出,凡俗听客们皆是倒吸一口冷气。

    而那些仙神之流,此时也是眼露精光,丝毫没想到竟然还能在今日说书结束之时,听到这般劲爆消息!

    荒天帝炼制的武器!?

    荒天帝是什么样的存在?

    那可是大闹了洪荒世界,打的大天尊毫无还手之力,引来三圣亲临的人物!

    是距离李桐现在所讲故事的时间,不知多少岁月以前的无上存在!

    而现在这被称为东荒人族至宝的东西,居然是荒天帝当年所炼制的。

    “李先生,这至宝,究竟是何物?”

    众人纷纷看向李桐,等待着他的回答。

    “荒塔!”

    李桐平静的喝了口茶水,淡然说道:

    “东荒人族至宝,便是荒天帝所炼制的荒塔,我之所以说帝兵在其面前都不值一提,那是因为这荒塔,至少是仙器一般的存在。”

    “而至于何为仙器?”

    “呵呵。”

    李桐轻笑一声,将最后一口茶水饮尽:

    “这个,却就是不能告诉你们了。”

    “不过,其不会弱于洪荒之中的先天灵宝就是了。”

    众人无奈,这说了和没说一样。

    要知,先天灵宝也是有区别的啊!

    其前后差别,简直就是天与地,不可同日而语。

    但是嘛,也都心里明白,若是消息透露的太多,那便失了神秘之感,往后的故事就不好再讲述下去了。

    于是乎,他们也没再强求。

    就见,已然是起身准备离去的李桐,此时间骤然回过头来:

    “对了,既然方才提到了荒天帝,那我们明日在讲故事之前,就先说一位和这荒天帝有关人物的故事吧。”

    紧接着,不待他们询问,李桐就朗然说道:

    “其名,逼......仙王安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