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常
关灯
护眼
大字
但是这个圣旨还真让皇上为难了。

“这宁晓糖会不会抗旨不尊?”皇上在问身边的公公。

“回皇上,这郡主应该是很欢喜与晨王殿下有婚约,这一旦有皇室的婚约后,郡主的月例银子会涨许多,而且,晨王也会有订亲的礼物地契铺子相赠。”

皇上龙眉一拧,“哼,这个晨王就是太随心意了,明明有那么多的高官贵女他不要,偏偏只要一个小小农女!”

公公在一边说道:“皇上,听闻这个柔佳郡主还是个修炼之人呢,会不会是因为这个所以晨王才选了她?”

皇上立凝眉:“难道朕的皇位都比不上那洛域的~!”

公公立即禁了声音,低下头去。

宴玉全的顶楼

“辛苦三位师弟了!”宁晓糖将三瓶丹药又放在托盘上,让全月送上去给了三位师弟。

齐石、陆成,辛越立即一人拿了一瓶。

对于丹药来说,他们是越多越好的。

“只是去袭击一些死士虽然有受伤的可能,但是这出出力气活就得到一瓶丹药,那也太划算了。”辛越立即把这话说了出来。

齐石立即揖礼道:“多谢师姐赐下丹药!”

“哎~不可这样说,这一次是我麻烦了三位师弟了!如果不是你们来了,我可能这一次就遇到大麻烦了!”

“还好,能帮上师姐是我们三个的福气!”辛越又是嘴甜的道。

“三位师弟是喜欢在郡主府中休息,还是喜欢农家庄园里休息?”

“农家庄园吧,我们都随性惯了!”齐石立即作为代表说了一下。

“来人,请三位师弟先回上水庄休息!”凌狼立即就出来引了三位出去,坐了马车而去。

宁晓糖回头看了夜景潇说道:“你还不能动,现在隐藏在宴玉全的顶楼还是安全一点,也没有其他的人追踪而来,暂时这里休养好身体为好!”

“听糖糖的。”夜景潇看了刚才的三个男子,都是青俊人才,竟然称糖糖为师姐,看来糖糖真的让他刮目相看呢。

宁晓糖回到了柔佳郡主府

一入郡主府的大门就听得海莫英扯着嗓子大叫:“糖糖啊!你昨天晚上一夜没归,可是出了什么大事情了?”

宁晓糖立即凝了眉毛,这二伯娘是生怕没有人知道她昨天晚上一夜不归的事了?

“二伯娘,我昨天夜里是没有回来,但是你也用不着扯破嗓子大叫吧!”宁晓糖立即十分不快的顶了过去。

“我~宁晓糖,我可是你的二伯娘,你这夜里不归的事可不是第一次了,小小女娃娃不学好,可得让老太夫人好好管管你才是!”

海莫英的心里十分的高兴,只要把宁晓糖困在佛堂里,那她就可以把一些摆件偷拿出去卖掉,转换为飞钱,这样她的小腰包就会鼓鼓的了。

果然没一会儿刘阿圆就带着两个丫鬟前来:“糖姑娘,老太夫人有请。”

宁晓糖立即心里一个咯噔,“我现在就过去。”

海莫英立即兴奋的目送宁晓糖的背影离开。

“太好了,终于糖糖犯事了!”海莫英立即偷偷摸摸的跑了。

罗香芹的小院里

“糖糖,快快来进一点小菜小粥。”罗香芹立即关心的哄着宁晓糖喝粥。

“奶,那个二伯娘听得刘嬷嬷来叫我,不知道多兴奋了呢!”

“哎,那个老二家的天天怕你管着府里,总是一门心思想搞银子,她能有什么好事?”

“奶,您倒是了解二伯娘。”宁晓糖接过罗香芹递的一块芹菜,小口小口的喝了粥。

“这一早上还是奶这里的小粥最开胃了。”

“好吃吧?那多进一点!”罗香芹立即喜欢得咧开嘴的笑。

“哎,真好吃!”宁晓糖又喝了一口。

“奶,你怎么不问问我昨天夜里为何不回来?”

“糖糖,你身边的人都是一顶一的高手,虽然你什么也没有说,但是奶相信你,绝对不是出去浪的人,我的糖糖绝对是天底下最可爱,最好的女娃娃!”

宁晓糖被这罗香芹那一种盲目的信任搞得是真想大笑三声。

“呵呵~奶,有你这样夸自己孙女的吗?”

“有呀,这不就是我吗?”罗香芹立即高兴的一笑,又夹了一块菜。

这时外面进来一个人

“糖糖,你去偏厅看看你的二伯娘都干了什么好事?”进来的是是宁老汉,只见他的眉头都皱着,十分的难看的脸色。

“全月,我们去看看。”宁晓糖立即起了身朝偏厅而去。

凌狼正是拿着一件十分名贵的摆件,而海莫英的怀里还有一件小摆件。

“二伯娘,你这么着急的叫喊着我为什么昨天晚上没有回,你自己却偷偷跑来偷我的生辰礼物?”

海莫英立即脸上发烫,“什么叫偷,说得太难听了,我这是拿,拿自己家的东西,我就是感觉房里的摆件不太好,这不是拿去换换样子。”

海莫英一边说,一边往怀里收藏着摆件。

这时听到风声的宁乐柱立即气呼呼的跑来了。

“海莫英你赶紧的放下摆件,否则我今天就让人送你回娘家!”

海莫英一听要回娘家,顿时心里一万个不愿意,她在宁宅里好吃好喝的,还不用干活,要是回了娘家了,估计就再也没有这等享受了。

只见海莫英心不甘,情不愿的把摆件放回了原位,还不甘的看了一眼说道:“还,我现在就还回去!”

宁乐柱这时气恨的说道:“你什么时候想清楚了这个错误,你再回房里,现在就去佛堂里跪着!好好自省!”

海莫英一听到要去佛堂跪,立即咬了咬唇:“这么多人看着我被罚跪,你真的太狠心了!”

“二伯娘难道不愿意去?让我派人准备马车送你回娘家不成?”

海莫英立即变脸的扯了笑容道:“我去,我自省,我跪还不成嘛!”

宁晓糖看到海莫英跑去佛堂了就吩咐说道:“全月,你们今天在这里整里这些物件,一件一件的记录在册,我以后都方便查阅。”

全月福了礼道:“是,姑娘!”

凌狼立即揖礼道:“禀姑娘,是属下失职这才让二夫人进了偏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