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网

手机浏览器扫描二维码访问

第九十九章 剥皮挑筋


萧晏在山洞与他周旋了许久才要来一个位置,得知位置后他把人关在洞穴中藏起来,不停歇去了宋与洲他们的营帐。

众将士见他进来起身就要行礼,他连忙阻止,只是寻觅几圈却不见宋与洲踪影。

问过得知他刚刚出去没多久,萧晏看着都没彻底恢复好的杨峥心里泛起疑惑,他与众人寒暄几句回了卫青宇的帐篷。

却不想大老远就看到了一直在找的那人,他快步上去:

“你怎么在,有事?”

宋与洲一惊回身行礼:“参见七皇子,我……我想问问吴大宝那边怎么样了。”

提起这个,萧晏脸上愁云密布:“还是那样,两日了,各种严刑都用了,还是什么都不承认。”

“嗯……毕竟是细作,嘴肯定不好撬……”

萧晏上下望他一眼,“有心事?”

宋与洲雨点般摇头,“没有!”

萧晏还想再说什么,但事不宜迟,他递出一个信物先道出要事。

宋与洲听后虽有奇怪但也很快领命冲塞北方向而去,只是刚走没多远脚步就逐渐慢了下来,他犹豫着要不要回头开口,只听后方传来一道驱斥的声音:

“去办你的事!”

......

萧晏望着宋与洲停下又加紧的步伐,眉头不由紧起,掀帘进了帐,好在这一会卫青宇给他道出一个好消息,那就是叶芷绾的性命已经可以稳住了。

卫青宇望着一圈药炉指他,“你说你,说走就走,我煎的药都浪费了一锅!”

萧晏撇嘴,有些烦躁:“我都是趁着你煎药时间出去的,不会耽误正事的,再说了你也好赖给我点休息时间吧,血都快流干了。”

他嘴上这么说着,胳膊却老实伸了过去。

卫青宇望着他的道道血口,不免吁气:“怎么了,刚才不顺利?”

“还凑合。”萧晏应付答着,盯着叶芷绾安静的脸突然又问道:“你说她到底哪里好,怎么就这么招人喜欢?”

卫青宇汗颜,“这不应该问你自己吗?”

……

萧晏想了半天,搬出一个歪理:“我喜欢她自有我的道理,别人凭什么喜欢?”

“这……”卫青宇不知他出去一趟还碰了什么事,也不想触他霉头,便应承着答道:

“赵女官她容颜绝冠,一貌倾城,秀外慧中,生得一副天姿国色,还能文能武,实属女中丈夫,有爱慕者其实是件很正常的事情……”

他的声音越来越小,因为萧晏的脸色已经难看到了极点。

卫青宇不禁皱眉回忆:“我记得你小时候不是个吝啬之人啊,除了些趁手兵器,你有什么吃的玩的都喜欢与他人分享,怎么现在心眼这么小?”

萧晏听了这话气不打一出来,声调都高了些:

“这能一样吗?她是吃的玩的吗?”

“……我就是打个比方,意思是你不要因为别人爱慕她就自己生闷气。”

“我不生闷气?”萧晏气得拧着脖子问他:“那你能眼看着自己的心爱之人被别人惦记吗?”

“我……”

卫青宇噎住话语,许久才愣愣着答:

“我不是一直都在看着吗。”

因为他才是那个惦记的人啊。

萧晏因着这话瞬间想起了一些乱作一团的往事,他上去就给了卫青宇一拳,烦的只想打人,咬着牙话也说不利索。

“你!”

“我真是,我当年就该一拳打死你。”

“省得你现在来恶心我!”

他又恨恨的踢上一脚,“给我瓶金疮药和一碗汤药!我现在去拷问吴大宝!你赶紧给我治好她!她要是有什么事我先砍了你!”

萧晏胡乱端着药就直奔关押吴大宝的地方而去,脑子里全是卫青宇那副痴情又委屈的神情。

不对,是那副嘴脸!

真是看一遍就气恼一遍。

他永远也忘不了卫青宇十几岁时,在太医院无人的角落对母妃倾心告白,那副嘴脸真的就跟现在一模一样。

那时他只有几岁,也是自己第一次动手打人。

从那以后的很多年,他见卫青宇一次就打他一次。别人问他为什么,他就耍皇子威严,说自己看他不顺眼。

人家还笑卫青宇生得一张仙人相貌,怎就讨不得七皇子欢心。

可只有萧晏自己知道,卫青宇这个念头会给母妃带来多大的麻烦。

但他没想到的是,时光荏苒岁月如梭,真心待母妃的到头来也只有他一人。

他没有给母妃带去麻烦,而是护她到了最后一刻……

-

临近目的地,萧晏整理了一下杂乱的心情,端药进了充满血腥味的帐篷。

吴大宝被绑在十字木架上,全身都用有刑具,黑斑遍布,一直反复用刑泼凉水吊着他的一口气。

萧晏知道这种便是心中有信仰之人,基本不会臣服,他蒙好口鼻拿出金创药给吴大宝受伤之处慢慢上药。

动作很细腻,吴大宝却也因为金创药的刺激清凉之感醒了过来,他眯起眼睛向前呸了一口:

“嘶......要杀就杀......别给老子搞这一套。”

萧晏看着衣袖上的一口黏/腻血色唾沫,蹙眉一下脱去外袍扔到火炉中,又转头吩咐帐中人先退出去。

直至帐中只有两人,萧晏猛地反手抽他一巴掌,“不识抬举!”

这一掌清脆响亮,力度极大,震得吴大宝一阵头晕耳眩,嘴角瞬间涌出一道血迹沿着下颌流到地上。

萧晏泄完气又继续了手上活计,声音如同他的力度一般不轻不重:

“我知道你并不想死。”

吴大宝轻哼:“你看我现在怕死吗?”

“你不怕,但你还是不想死。”

“老子都不怕死了,还不想死?你这人是有病吧?”

萧晏轻笑,“看来用刑力度还是不够大,居然一口气能说这么多话。”

他找来一把小巧锋利的尖刀,贴在吴大宝指缝,“人们都说十指连心,你说我要是将你的这处心刨露出来会是什么样?”

说话间,尖刀已经嵌入吴大宝的指甲缝隙。

萧晏顺着他的食指指缝挑出一个皮肉连接的道口,而后刀尖顺着血口直入向上一起。

一条粘带着血肉的手皮霎时被他连筋扯了下来。

“啊!”

吴大宝的痛苦哀嚎声乍然传遍周围几里地。

五指骨节因为他的痛感高高颧起,食指白骨带动着皮肉不断颤抖。剧烈的撕痛使他全身处在一个精神高度集中的状态。

只见萧晏面无表情的将那一条皮肉扔进了火堆,然后又将尖刃移向他手腕上的断皮血口处:

“这回从这里撕应该会更方便吧?”

吴大宝的牙咬得咯吱作响,“你到底想怎么样?”

萧晏对上他的目光,手持尖刀抵在断皮之处,冷冷道:

“这是你应得的惩罚。”

随着一句话道完,吴大宝整个手背上的肉皮都被萧晏扯下。

鲜血瞬间模糊了他的右手,依稀能看见还有几块血肉正在随着血脉挣扎跳动。

吴大宝还未来得及感受剥皮之痛,又觉一个尖痛之物狠狠插进手腕,在里转动半圈,一个连接着半臂力气的筋脉就此断裂。

那只手再也没了抓起的力气,正如吴大宝此时的状态,已是气若游丝。

萧晏扔掉一整张皮肉,又用火将刀尖烤的血红,放在那只已经没了皮的手上。

“刀劳鬼,这二十年你在北韩都做了些什么?”

吴大宝听到刀劳鬼时明显怔了一下,但很快颓下,“你既然都知道了,还来问我做什么?”

萧晏不说话,把带着高温的刀尖轻轻落在那堆残肉上,滋啦滋啦的烤焦声音刺激着吴大宝的耳朵,重新收紧的血肉如同万针穿过。

他垂着眼眸低吼:“杀了我......杀了我!”

萧晏眼看刀尖温度消散,持刀一转,用手心抵在刀柄处然后用力向下一按。

三寸长的小刀穿过吴大宝的掌心牢牢钉在木架上。

他吐口气回身洗了双手,在吴大宝面前坐下。

“告诉我,你这二十年的所有行径以及南靖所有的计划。”

蓬乱的头发遮住吴大宝的神情,他有气无力着道:

“有本事......你就自己查,没本事......你迟早会是我们的手下之俘!总之我什么都不会说的。”

“还真是身残志坚啊。”萧晏鄙薄道:“不过都这样了,你还能等得到那一天吗?”

“我等不等得到不重要......重要的是会有人替我完成。”

“哦?”萧晏向前试探几分,“你指的是你所效忠的南靖?”

“呵!用不着跟我说那么多废话,大靖的铁骑迟早踏平你们北韩!”

萧晏望着吴大宝坚定的眼神轻笑出声,他从椅子上起身,背手来到他面前以高临下:

“首先,我要纠正你一个错误,铁骑向来都是属于北韩的,所以只有北韩踏平南靖的那一天。”

“其次,我还想告诉你,你忠心耿耿的国家已经将你抛之舍弃了。”

吴大宝显然对此话嗤之以鼻,“离间计?省省吧,你认为我会信你这种话?”

萧晏静眼上下打量着他,轻轻道:

“都受了这么多苦了,也是时候让你面对真相了。”

“来人!把那两个人给我带上来!”

不出一会功夫,侍卫带着那两个接应吴大宝的人进了帐。

他们没比吴大宝好到哪里,两个膝盖被叶芷绾伤过,站都站不起来,浑身更是疤痕遍布,伤痕累累。

趴在地上畏惧的看着周围。

萧晏拿着长剑抵在其中一人的膝盖上,“再说一遍,你们那晚是去做什么的?”

那人偷瞄吴大宝一眼后把眼神扭到别处:

“我......我们是去接应刀劳鬼的......啊...啊啊!”

长剑因为他的谎言刺入了膝盖,萧晏语气中带着明显的愤怒,“不说实话是吗?”

那人痛得蜷起一条腿,“我说......我说,我们的任务是......在那里杀了刀劳鬼......”

话说完,萧晏抽出长剑,望向吴大宝,期待着他的反应。

而吴大宝却将头靠在木架上,眼中万分嘲讽,“你以为你随便找两个人在我这里上演一出苦肉计我就会信?”

萧晏摇摇头,对吴大宝的坚持感到可笑,他走去他身边,道了一句:

“八家九数百鬼行?”

他看着吴大宝的眼神从不屑变成惊异惶恐,又走回地上两人身边,一把褪去二人上衣。

“如果你还不信,那这样你信了吗?”

只见那两人皮开肉绽的后背上赫然刻画着一个鬼首扎青。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