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网

手机浏览器扫描二维码访问

第九章 醉酒男人

萧晏不语。

叶芷绾想起阳歌,想起叶昭行,想起将军府那么多的人,眼泪又不争气的流了下来。

她觉得自己眼泪都要流干了,一夜之间,云泥之别,自己的家和亲人什么都没有了。她努力不让自己沉溺在悲伤里面,她要坚强起来,因为还有很多事情在等着她去做。过了一会她用力抹去脸上的泪水,坚定的说道:“我一定会为他们报仇!”

“那你先说说你的想法。”萧晏盯着叶芷绾,像是在想什么。

“大靖有一位端王爷,掌管京城十几万羽林军,只是这些年只有边关才有战争,所以这位短王形同虚设。我祖父和长卫军一死,他和羽林军自然就派上用场了,所有事情获益最大只能是他,而且也只有他才能调动兵马前去支援。我打算先从他查起。那些污蔑我祖父的书信,也一定不是我祖父亲笔所写,我想再去皇宫一次,拿出来好好查看。还有那封半月前的密函,也至关重要,我应该是看不到了,不过只要有一点希望,我也不会放弃。”叶芷绾目光沉着,说出自己的计划。

“那封密函我也无权查看。”萧晏神情复杂,又开口问:“你说的这些打算怎么完成?”

“等我伤养好之后就去调查。”

“你一个人做事有些难度,等你恢复我同你一起。”

叶芷绾心里突然涌入一股暖流,但还是有些疑惑:“你为什么要帮我?”

萧晏沉思了一会儿,淡淡开口说:“我也要查清叶苍之事,回去复命。所以咱们有同样的目标。”

叶芷绾若有所思,默默点头:“还有一事,我姑母不知道怎么样了,她虽是皇后,可祖父出了这样的事,皇上也一定不会轻饶了她的,她还怀有身孕,我很担心她。”

“别太担心,那日永嘉帝没有立刻处死她,就说明不会有性命之忧。”萧晏又问:“永嘉帝对你姑母的感情如何?”

“姑母和皇上青梅竹马,一起长大,算是大靖城中的一段佳话。虽然姑母多年没有身孕,皇上也一直待她如初。就是不知道出了这种事情,皇上会怎么做。”

“你姑母会没事的,永嘉帝心里有她便不会让她出事。”

“我说,二位大早起的咱们先别说这么沉重的话题了。昨日本来就没睡好,今日又早早起来,我都要饿死了。我去楼下找点东西吃,芷绾小妹妹是吧,你想吃点什么,我给你带上来。”萧煜打断两人交谈。

“谢谢,我不饿。”叶芷绾实在没有胃口吃东西。

“不行,不饿也要吃。”萧晏看向叶芷绾又补充一句:“我的意思是你不吃东西怎么有力气去调查。”

“好,那我吃。”

“这就对啦,我下去了。老七你陪着芷绾啊,别老冷着个脸。人家总看到你这幅面孔怎么能开心起来啊!”

萧煜路过萧晏冲他挑了下眼角,然后关门离去。

萧煜走后,萧晏嘴角微微抽动了两下。叶芷绾看到他这样不禁笑出声来:“你不想笑就别笑了,别难为自己。”

萧晏冷冷斜了叶芷绾一眼:“我只是不愿意把喜怒哀乐都呈现在脸上。”

叶芷绾歪头说:“为什么啊?一个人的脸就是用来表达情绪的。再说了,你生得这么好看多笑笑一定很好看!”

“你生得也不难看,为什么不天天傻笑?”

叶芷绾被他呛得一口老血差点吐出来,心里默默想这个萧晏真不知道他都经历了什么,这么俊美的外表上居然长着一张如此毒辣的嘴。

叶芷绾不再说话,心中只盼望着自己的身体快些好起来。

萧晏却突然走到她面前递给了她一个东西。

“这是那天从你身上拽下来的长命锁,还给你,希望它能保你平安。”

叶芷绾接过那个长命锁,这是她周岁时祖父送给她的,一直戴在身上。

她把长命锁紧紧握在手中,睹物思人,神情又黯淡了下来。

萧晏又说:“世事无常,已经发生的事情没有办法去改变,不过未来掌握在自己手中。”

叶芷绾听后抬头睁大眼睛一脸真诚的对着萧晏说:“谢谢你,萧晏。你我只是萍水相逢,昨日在观雪楼那么危险的情况下,其实你大可以转身就走,可你没有,反而对我出手相救。虽然你总是冷冰冰的,但我知道你是一个很好的人,不仅救了我,还总是鼓励我,我真的很感激你,也真的很幸运认识了你。”

萧晏脸上有些不自然:“我说了是看你可怜。”

“就算是看我可怜,那你也是一个非常非常善良的人。”

“哦。”

叶芷绾炽热的目光盯的萧晏有些局促,只好开口说:“我去看看萧煜饭弄好了没有。”之后便大步离开房间。

叶芷绾看着他离开的背影浅浅一笑。

随后的每一天萧晏都会准时给叶芷绾送来三餐,为她检查伤口,其余的时间就和叶芷绾一起商量打探端王府的事宜。

日子无聊,叶芷绾总会想法子逗着萧晏笑一笑,可是他一次也没让叶芷绾得逞过。

就这样平安的度过了几日。

今日晚膳时间萧晏像往常一样来到叶芷绾的房间,却发现床榻上空无一人,萧晏赶忙放下手中饭碗就向门外跑去。

叶芷绾本来饭量就不大,也有点无心进食,可这几日顿顿都被萧晏盯着吃饭,又天天在床上躺着不动,吃得她肚子圆鼓鼓的,都消化不了了,不过好在吃了这么多,身体恢复的很快。

这日叶芷绾实在躺不下去了,又听到了一阵歌舞声,想着去到外面看看。

她在一楼大厅找了一个边角位置坐下,随着琴声响起,台上西域舞姬手带银链摆出不同的舞姿,金黄色纱裙高速旋转,每一个动作都像一个捕获人心的网,把人拉进这场舞曲之中。

正当叶芷绾看得着迷之时,身后传来了一个极为嚣张的声音:“好!这西域酒楼里的小娘子跳得甚是不错!今儿个大爷我喝高兴了,全部重赏!”

那人路都走不稳,穿着华丽,一手拿着酒壶一手将腰间钱袋扔到台上,东倒西歪的从后方走来。

叶芷绾不喜醉酒之人,便想回房。她刚起身准备离开,那人却突然撞在了她身上,叶芷绾知道现在不宜多事,提腿就走。

“你……你这小娘子撞了我,怎么还要跑啊?”那个醉酒之人倒打一耙,向叶芷绾大声呵斥。

叶芷绾烦闷至极,根本不想理会他,径直往房间方向走去。

可那人却不依不饶上前几步拉住叶芷绾,待他看清叶芷绾的长相却是一脸惊喜。

面前这个女子实在太美了,杏眸流光,水色潋滟。

于是他眯起眼睛色眯眯的开口说:“小美人儿,良辰美景,你怎么一个人在这里啊,未免有些寂寞吧,让大爷我来陪陪你如何啊?”

叶芷绾甩开他的手厉声说道:“刚才是你撞了我,我没有跟你计较。而且我是不是一个人跟你也没关系,请你自重!”

“哎呦,还是个有脾气的美人儿啊,我还就喜欢这种不好驯服的,在床帷上可是非常有挑战性呢!”说罢就要把他肥大油腻的手朝叶芷绾脸上摸去,叶芷绾扭头躲开,不想再继续跟他废话。

那人见没能得逞,赶紧抓住叶芷绾的手腕死死钳住,叶芷绾心想要是以前她定把面前这人打得屁滚尿流,可是现在她身体没有彻底恢复,身份又特殊,实在不宜惹事生非,只能在这耗着。

那人一副势在必得的样子,笑咪咪得就要去搂叶芷绾,叶芷绾见状刚要出手反抗。

突然眼前出现了一个修长挺拔的玄色身影,伸手将那人悬在半空的胳膊狠狠抓在手中,随后用力一拧,只听咔嚓一声好像是骨头断裂的声音。

那个醉酒男子痛得倒在地上,恶狠狠的瞪着面前之人:“你!你敢打我?你好大的胆子!你可知道我是什么人?”

他身边的两个小厮看到这一幕,随即拔刀向来人砍去,却被那人轻松躲开,不出两招就把二人打倒在地。

萧晏冷冷的看向地上的三人,只开口说道:“滚。”

那个男子连忙爬起来往酒楼外面跑去,边跑边说:“好!你们给我等着!”

萧晏回头看向叶芷绾,面露担忧:“你没事吧?”

“没事,谢谢你啊。”叶芷绾有些心虚。

得知她安全的萧晏又恢复成了他那个冰块脸,并且还有一丝怒气,问向叶芷绾:“为什么偷偷跑出来?”。

“我就是吃的太多了,消化不了。想出来走走。”叶芷绾小声回答。

“你身上伤还没好全,出来做什么!”随后萧晏不给叶芷绾开口的机会,拉起她的手腕就向房间走去。

回到房间,叶芷绾悻悻的坐在床边:“刚才是那个人无事生非在先,我才和他挣扯起来。”

萧晏冷脸回答:“如果出了什么事呢?”

叶芷绾自知理亏,只好撇嘴承认错误:“好吧,我知道错了,我以后再也不敢乱跑了。”

说完这话叶芷绾有一瞬间觉得怪怪的,好像萧晏是她什么人似的,怎么干什么还要向他交代。

后来又转念一想,自己的小命是他捡回来的,怎么也要珍惜着点才对得起他,而且今日也是自己有错在先,所以叶芷绾开口去哄了那个全身被冰气环绕的男人:“我勇于认错,您就大人有大量,别那么凶了,看起来怪吓人的。”

萧晏神情终于慢慢缓和下来:“还有很多事情没有调查清楚,你还如此不安分,我可不想自己救了个短命鬼回来。”

叶芷绾心底默默翻了个白眼,但脸上还是笑嘻嘻的陪着笑容:“知道了,萧恩人。在祖父事情没有调查清楚之前,我一定会好好保护我自己的,你就放心吧!”

她起身走向桌前,拿起羹勺乘了一碗桂圆栗子粥递到萧晏嘴边,低头微微欠身行了一个礼:“恩人,您累了吧,请用膳。”

萧晏接过碗碟说:“你吃吧,我不饿。”

“这…我也不太饿。”

“张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