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网

手机浏览器扫描二维码访问

第八十章 再度吃醋


萧晏一直到第二日醒来还是浑身无力,他沉着身子去问:

“卫青宇是不是又给我闻软筋散了?”

苑可卿给他递来汤药与热粥,回道:

“没有,是......赵女官做的。”

萧晏升起的火气在听到她的名字之时瞬间消去大半,无奈叹一口气,“那她怎么样了?”

“赵女官昨晚和宋大人忙了一夜,未曾合眼。”

“她身边就没人去劝劝她?”萧晏说着就要撑着身子起来。

苑可卿去搀上他,“都去劝过,但你睡着赵女官就是主事的,别人也命令不了她。”

萧晏绕过苑可卿的搀扶,蹒跚着走向城墙边,摸了一下自己的后颈,心中又气又想笑。

她下手未免也太重了些吧,难不成在报那晚的一掌之仇?这是对自己有多大的恨啊......

他一边想着一边在城外的人群中寻摸叶芷绾的身影,可一圈看下来都没见到她,便打算去另一边去瞧瞧。

就是他还没走到,就听下方传来了一声长鸣的号角声。

紧随其后的是叶芷绾高扬的声音。

“诸位百姓,我是御前赵女官。请大家给我一些时间!”

萧晏赶紧行到城墙另一头,只见叶芷绾站在一个高台之上,掷地有声的说着接下来的话语。

“我知道诸位思亲心切,但我想告诉大家,朝廷已将太医院中最好的精锐都调来了云州,而且大家日日守在这里,应该也看到了朝廷送来的赈灾粮以及物资。所以你们的亲人在城门的另一方会得到非常妥善的照顾,请大家放心安济坊预计会在今晚竣工,这里可以御寒,这里粮食储备充足,他们会一一得到救治。”

她还没来得及说接下来的安排,人群中就出现了躁动。

“你说会有好的照顾就会有啊?之前怎么说的,送去救治结果给扔到山洞里等死,你让我们怎么信你们?”

“就是,谁知道是不是换个地方等死!”

“对!现在还日日紧闭着城门,只允许做官的进去,谁知道那边到底是什么情况啊!”

“我们不管,活要见人,死要见尸!”

“对,活要见人,死要见尸!”

......

百姓的声音此起彼伏,声音越来越吵,叶芷绾不得已又吹了一声号角。

“大家静一静,我接下来要说的就是如何让你们安心的问题!”

此言一出,这些人才逐渐平息下来,半信半疑的等着她的下文。

叶芷绾命人抬来桌椅,继续说道:

“今晨诸位医官已经找到对瘟疫的控制之法,不久便会得到根治之方。所以我现在会在这里记录好你们亲人的姓名后拿进去与病民们一一核实,待他们看过再让他们亲笔写下自己现在的情况,之后再依次送还给诸位。让你们可以明确知道现在他们的情形。”

众人听闻此言有片刻犹豫,但还是有人提出了问题。

“我父亲母亲都不识字,你让他们怎么写啊?”

叶芷绾也考虑到了这个问题,便回道:

“对于不识字的老者,我们可以代笔。”

她不给百姓再一次提问题的机会,接着道:

“我知道这样大家也许会对信件的真实性产生怀疑,但你们与自己的亲人之间一定有什么只有你们才知道的事情,这一点我们是伪造不出来的,所以我们会让他们在信中表出可以证明自己身份的事情,以便大家安心。”

可叶芷绾这么说完,百姓还是有人不满意。

“那你们就不能让他们提供些随身物品来证明吗?”

叶芷绾轻叹一口气,又提起声音正色回道:

“各位,这次瘟疫的传播速度我相信大家已经有所耳闻了,病民的衣物会带有疫毒,这样一来你们当中就会有人染上瘟疫,我理解你们不怕与亲人一起共苦的心情,但我们明明会好起来,为什么不去等待那个最好的结果?”

“待他们全部康复,那时你们再一同回家,恢复到原来的生活会不会比现在更值得期待?”

叶芷绾一连两个反问,让人群有了短暂的平静。

确实,为什么不去期待好结果呢。

可是这样的未知情形又那么的令人抓心挠肝,云州官衙的所作所为让他们不敢再去相信官话。

众人逐渐陷入深思。

在半柱香的沉默过后,人群中突然有一人举起手来。

“我来!我先来,我妻子在里面,她叫林玉芳!”

他说着就大步走向了叶芷绾身边的桌子,叶芷绾摊开笔墨记下姓名。

记录完毕,他向叶芷绾投去一个眼神,“还请赵女官早些将我妻子的信件送出来。”

叶芷绾点头回应,“这是自然,送出的信件会按顺序来排。”

百姓们看到有人率先起了头,怕自己继续闹下去什么结果都得不到了,便也一窝蜂的冲向了叶芷绾,纷纷喊出自己亲人的姓名。

叶芷绾递给杨峥一个眼神,他立马站于桌前大声喊道:

“一个一个来!谁都不会差!”

杨峥生得人高马大,天生带有将领之雄风,手中又持着一把大刀,自是不怒而威。

那些人只是普通百姓,再心急也惧怕官刀,就压下了性子老实排起了长队。

待所有人员记录完毕,已经到了日暮时分,叶芷绾才有机会转着脑袋放松一下。

她将脑袋向后扬起时见到一个身影,又忽地正过身叫来宋与洲,与他耳语几句吩咐了一件事情。

很不幸,在萧晏的视角,宋与洲与叶芷绾又贴在了一起。

这一日,她忙了多久,萧晏就看了多久。

他们二人像刚才那样的举动已经有十几次了。

萧晏撑在城墙上的双手一紧,低沉的气压笼罩在身侧,他转而说道:“叫赵女官忙完来找我一趟。”

“是……”

苑可卿接到命令就匆匆去叫叶芷绾,叶芷绾那边正忙着去和病民核对名单,下意识的拒了,只说自己忙完再去。

宋与洲见状接过她手中的一沓纸,“赵女官我来吧,你都忙了一天了。”

叶芷绾犹豫片刻,点头答应:“那你切记要认真细心,千万不能出差错!”

宋与洲浅笑,“赵女官忘了在下是做什么的了,在这上面还能出错吗?”

叶芷绾跟着一笑,他可是御史台的人办过多少大案,怎么会不细心。

交接过事宜,叶芷绾跟着苑可卿快步上了城楼。

还不等她走进,就听萧晏冷声止住她:“就站那吧,别再过来了。”

叶芷绾停住脚步,听出他言语中的不悦,便告知了他今早的一个重大发现:

“我在巡视病民的时候发现了有一小部分人身上没有黑斑之症,而且他们都没有别的病民那般虚弱。我仔细问过得知他们都曾参加过一个庙会,还都在庙会上购买了药草香包,后来我将香包要来拿给卫太医看,他说应是这里面的药草起了作用。”

“这其中就有雄黄艾草,我们每日不正好在烧熏这两味药草吗,所以应该会起些防护作用的。而且我看七皇子的状态也有好转之势……”

她来不及说完就想上前几步,萧晏却再一次出声制止:

“我说了,别过来。你也说了只是应当有效!”

“好好好。”

叶芷绾见他这样,也不再上前,有些心虚的去问他:

“七皇子叫我过来是有什么事?”

萧晏看向城外,回想她在上来前与宋与洲的相视而笑,撑在城墙上的手指骨节不觉弓起。

他乱着脑子随便找了一个话题:

“为什么给我闻软筋散?”

叶芷绾一愣,以为他会问自己偷袭他的事情,都想好了怎么答复,却不料是软筋散的事。

虽然软筋散跟偷袭比起来罪过是没那么大的,但毕竟也是不敬之罪。

她低下头,“是因为臣想让七皇子多休息一会。”

萧晏依旧冷眼看向城外,“那我休息了,这些事务岂不是都压到赵女官与宋中丞头上了。”

就在叶芷绾低头怀疑萧晏话中有话时,他幽幽的声音又继续传来。

“你们二人忙里忙外,如影随从,也应当多注重休息,交替处理公务才是。”

如影随从四个字被他咬的很重。

叶芷绾微微蹙眉抬头,顺着萧晏的视线左右看了两眼后,最后她将目光停在他身后的苑可卿身上。

她嘴角勾起一个弧度,道:

“多谢七皇子关心,宋中丞他办事周道,细心谨慎,面对如此繁多的事务,臣离了他还真不行。”

“是吗?”

萧晏凤眼含霜,连说出的话都带有几分冷意。

叶芷绾迎头去回:“是啊,我们一起做事配合的十分默契,总有种相见恨晚的感觉!”

此时城楼外的宋与洲正在逐一核对名单,忙碌之余,他总感觉有什么目光在追随着自己。

他前后左右去看,也没发现什么可疑的地方,暗叫一声奇怪后便继续了手中的活计。

宋与洲当然不会发现是哪里出了问题,因为这道目光来自他的举头三尺之处。

萧晏的手已经握成拳状,他低眸对着苑可卿吩咐:“你下去帮他们吧,顺便把宋中丞叫上来。”

苑可卿迟疑片刻,应了他,缓步下楼。

在她走过叶芷绾身边时,感受到了另一重压迫。叶芷绾微扬着头,面带笑意,却给人一种天生高贵傲人的兰芷风姿。

萧晏算着人走远的距离,还没来得及说话,叶芷绾就走到了他身边。

这次萧晏没有后退,他沉着眼眸去问:

“叶芷绾,你不怕染病是吗?”

叶芷绾看着他已经重新梳理好的发冠,反问道:“可卿姑娘都不怕,我为什么要怕?”

萧晏向前逼近,“既然你不怕,我们不妨就再亲近些。”

他的声音从面罩下方传来,带着闷沉。

叶芷绾还没反应过来这话是什么意思,自己的手腕就被萧晏给牢牢的箍住了。

她挣脱两下无果后,有些不敢相信的抬头去看。

萧晏眼睛充充斥着侵略,仿佛回到了两人分别的那一晚。

他压下身子凑到叶芷绾耳边:

“我的体力在午时就恢复了,现在咱们新仇旧帐一起算。”

他的声音很轻,轻到叶芷绾并不认为他在说一句很有威胁的话。

如果不是下一瞬萧晏把她反身压到了城墙边上,她还以为他在说笑话。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