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网

手机浏览器扫描二维码访问

第七十六章 困境之下


那些人眯着眼看清令牌上的字,又惊又喜,忙就要下跪,萧晏出声止住了他们:

“不用跪,我说过了,有我在你们不会有事的,所以你们放心往南城门走就是了。”

他们没有听萧晏的言语,都硬撑着身子行了礼过后才彼此搀扶着前进。

众人喜极而泣互相鼓励着。

“老天保佑,派了七皇子来拯救我们。”

“是啊,有七皇子在我们一定会没事的。”

“对!七皇子定能处置了那些枉为人的狗官!”

......

萧晏仅用了半个时辰就赶到了云州官衙。

在救人之时他详细问了此次瘟疫的症状,从他们口中得知这个瘟疫传染极快,几乎有过接触就会被沾染上,且至今还没有一名成功被救治的百姓。

而他们也基本放弃了求生的念头,拼了命的上来只是想死在自己家中……

想到这里,萧晏直接放到门口两个守卫,一脚踹开官衙大门。

里面的人见他带剑闯进来,不由分说就把他给围在中间,呵斥道:

“你可知这是什么地方,岂能容你在这里放肆!”

萧晏冷眼,“我不想伤你们,因为你们一会还有事要做,现在赶紧把你们管事的给我叫出来!”

这些衙役见萧晏蒙着面,穿着朴素且一身泥泞,以为是哪个不知天高地厚的狂徒过来寻事。

便不跟他废话,直接提刀就砍。

而就在他们马上要冲到他跟前时,突然手软停住了脚步。

只见来人扯下面布后退几步,手握一枚纯银狼图腾,上面赫然写着:

皇七子—萧晏

几人见此纷纷把刀扔到一边,连连跪下,“参见七皇子!”

“我说了把你们管事的人给我叫出来!”

萧晏怒吼着命令。

随他话音落下,便听有人接上了话茬。

“七皇子亲征云州,卑职未曾远迎!还请七皇子恕罪!”

没等那些衙役从地上起来,官衙深处突然跑来一人,他一路低着头快步就跪到萧晏面前,“卑职参见七皇子!”

萧晏连他的脸都没看清,他一把将来人提起,恶狠狠道:“你就是现在管事的人?”

那人被提的紧勒着脖子,他憋着气回道:“正是在下,卑职是云州上佐周伟边,刺史大人他进京去了。”

“还用你说,我不知道吗?”萧晏加重手上力度,提着他到了官衙大门处,昂首向众人吩咐道:

“叫上所有的衙役速速收集五百顶营帐到南城门,营帐不够就给我拿被褥床铺,除此之外,再多带些水和官粮,要足够百人的饥饱,总之,一时辰内,我要见到所有物资!”

下达命令之后,萧晏翻身上了一匹马,他用麻绳将周伟边的双手死死捆在一起,又留出一截长绳攥到自己手中,一路拉着他去往了南城门。

周伟边就这么被萧晏半拖着来到了南城门,他的官靴都被磨烂不说,因着身子没有重心,头颅还多次磕碰到了街边的货柜上,而且这一路自己都不知被城中多少百姓看了笑话。

好在南城门并不远,在周伟边快要被撞晕的时候萧晏停了下来,挟持他上了城楼。

起初周伟边起过对萧晏身份的疑心,但刚才近距离观察过他的面容后,确定了他的身份无疑。

因为这张半西域半中原的绝世容颜早在北韩坊间传了个遍,尽管他未亲眼瞧过真人,但光凭画像也能认出一二。

再加上他身上凌人的压迫气场也只有皇室专有。

周伟边欲哭无泪,鼻青脸肿的跟着他上了城楼,心里只气刺史谭义方就这么撂下一堆烂摊子进京述职去了,让自己盯着不说,还来了个微服私访的皇子!

最重要的是传闻这位七皇子很喜欢在皇宫杀人啊!

这让他可怎么办,早知道还不如将那些人全部坑杀算了,省的让他们张嘴说话。

想到这里,他脑中突然凝结出一个铤而走险的想法……

萧晏见他从上了南城楼就开始冷汗涔涔,还转着眼圈想事,便先说道:

“我此次前来云州是微服私访,南边山上的事情我在来前就已经尽数汇报给皇上了,应该不出一日,父皇就会派人前来此地,到那时云州的狗官们也会名声赫赫了。”

他又贴近周伟边,“记住,一个也逃不了。”

周伟边腿都开始发颤,刚想放手一搏的想法就这么被打碎在脑中,他觉得自己还是找个机会逃比较好,现在只能把事情推给谭义方,来给自己争取时间了。

他装出不解的样子,“呃……七皇子讲的是什么事情啊?卑职只是个闲职,暂管云州事务,对很多事情并不清楚……”

萧晏冷笑,没有回答他,而是在他惊恐破碎的目光下一把将他提起,顺着城楼给扔了下去。

整个过程行云流水,让人没有任何反应的余地。

周伟边的惊恐哀嚎声瞬间响彻南城楼,远处步履蹒跚的百姓们被声音吸引过去。

只见一个精瘦的身影从城楼上方笔直而下,而后在他坠到半空之时突然停住了下降的趋势,一根麻绳栓着他高高举起的双手,下方的身子以手腕为支点摇摇欲晃着。

那个人就这么被吊在了城楼外。

此时萧晏脚下踩着麻绳的另一端,面色阴冷。

要说周伟边对此事不知情是根本不可能的,此等丧尽天良的决策,只可能是云州最高官员谭义方所定。

而他进了京,定会留一知情心腹在这里看管。

所以,下面这个人,死有余辜。

萧晏回头望向城内,下面聚集了很多前来看热闹的百姓,他们有的听说了官衙的事情,便一传十十传百的知晓了他的身份。

众人见城楼上的人转身,齐声下跪,低头揣测着到底发生了什么事让当朝七皇子行出此举,还来到了这个偏僻的南城门。

萧晏为保大局,没有向他们阐明原由,只简单找了个理由安慰众人,一直等到衙役们全部到齐之后才让他们先疏散了人群。

让他心中生慰的是衙役的身后还跟着一队守城军,这给他省去了再跑一趟军营的时间。

只见守城军首领杨峥快步走到城楼上方看到城外的一群人,面上一惊,行礼后抖着声音去问萧晏究竟发生了什么事,萧晏向他简单说明了经过。

杨峥听后气得当场就想射杀了周伟边,萧晏出手拦住了他。

“杨将军且慢,这个人也许不是元凶,要留着他作证人!”

听了萧晏的劝阻,杨峥将手中剑弩扔向一边,神色愤恨又悲怆,“我就说刚才城中的衙役们都向城外逃什么,如若不是我恰好守在城门,就要让下面这群人都给跑了!”

萧晏眉头一凛,他原以为衙役们只是奉命行事,竟没想到他们已经到了如此不可挽回的地步。

他叹气一声,“那还要有劳杨将军带领部下在此地维持一下秩序,我已传信回京,应当不出一日就会有京中之人来此。”

杨峥大步跪下,“七皇子说的这是什么话,为云州百姓解难是在下的职责,您放心,杨某定当万死不辞!”

有着杨峥带领守城军在南城门,那群衙役不敢造次,都老老实实的在南城门外为病人支起营帐,搭建起了灶台生火煮饭。

只是营帐被褥够了,但郎中却是十分稀缺,问过才知城中医馆也只是尚且够用,调来这里一半,城中瘟疫就会大受影响。

而且城外的这些人大多从事农耕卖菜生意,由于他们的离开,城里的粮食便有些供应不上,出现了食物稀缺的现象。

照这个进度下去,衙役和守城军带来的官粮根本不够这些病人吃一日。再加上得不到及时的救治,恐情况不妙。

萧晏写了几封口令,差人送往周边各州后找到一个大树下靠下,想着此时他送出的信应该已经到了宫中。

然而就在他冥想之际,远处向他走来一个不可能出现在这里的人影......

------------

叶芷绾回到解语堂后心情出奇的好,不过跟她一起回来的九生就没这么开心了。

临走时阿依幕她们给两人塞去很多馕饼和羊肉,足有二十斤重,他一边肩上扛着一百两银子,一边扛着那些吃食,而叶芷绾呢,怀里只抱着一只猫。

其实叶芷绾是要帮他分担的,但九生与生俱来的男子逞强心理,让他拒绝了叶芷绾的好意。

于是他到现在肩上还勒得生疼。

叶芷绾带着小虎过来嘲笑他几句,又给他一件首饰后,蹦蹦跳跳的回了房间。

就在她寻摸着怎么给小虎搭建一个猫窝之时,一封安静躺在桌上的信封吸引了她的注意。

叶芷绾心中感到奇怪的同时有一种强烈的预感,她匆忙上前拆开信封。

才只看到纸张背面的字迹,她便忍不住的雀跃。

是萧晏。

不过在她看完所有内容之后,激动全部变成了气愤与心痛。

萧晏的来信详细写明了云州城中现在所有的情况,叶芷绾攥紧信件直奔紫宸殿。

北韩帝这边刚刚准备歇下,他在看完萧晏信中所表之后,气得怒发冲冠,他先是下达命令将谭义方即刻押入诏狱。又传诏宋与洲不必进宫领命,直接带人带兵去往云州探查。最后又吩咐了叶芷绾去办另一件事。

叶芷绾领命之后一路疾奔到太医院,她先传令召集几名精锐太医连夜去往云州,又找到卫太医说明了此次感染瘟疫的百姓无一康复的情况。

卫太医听后立马扭身回了屋中,拿起一本厚厚的典籍开始翻看。

叶芷绾在旁边干等着半天,没得到回复也不敢打扰,她趁着这一会功夫,回忆起萧晏信上所说此病传染极快,不禁小声去问:

“卫太医,萧晏他与病人接触那么久,是不是也会染上瘟疫?”

卫太医划过字集的手指一停,不忍答道:“十之八九会。”

尽管叶芷绾猜想到了答案,但得到证实之后心中还是不免一沉。

她站在原地思量许久,最终转身回了紫宸殿。

此时北韩帝正怒瞪着眼眸等着诏狱的消息,叶芷绾鼓起勇气走上前去跪下,“皇上,臣想请命前去云州照看病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