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网

手机浏览器扫描二维码访问

第七十三章 以防后患


叶芷绾批完所有奏折之后,已经到了日夜交替时分。

不知为何,这种时候总会给人一种空虚落寞的感觉,她心中轻叹一声,将批好的折子递给北韩帝过目。

北韩帝粗略扫了几眼,后又望了望天色道:

“今日天色不早了,朕也有些乏累了,赵女官先退下吧。”

“是……”

叶芷绾应声退下,她没有选择回解语堂,而是直接去了重华宫。

在路上时,她想了两件事。

第一件是自己整个午后都在面对的宇文家远亲的各类恶行,其中有强占民女的,有贪赃枉法,结党营私的……总之律法上有的,他们都七七八八占了些。

况且这些折子上的证据都算是充沛,只要北韩帝阅后移交御史台再去办理,不难给那些人定罪。

而北韩帝却没有这么做,因为叶芷绾仔细看了,这些人分别来自朝中各部,如若真的将他们全部处置了,北韩朝堂必会经历一波大的换血……

看来宇文家这棵大树在北韩朝中当真是根深蒂固,就连这些旁枝左叶也背靠大树好乘凉了。

起初叶芷绾也在犹豫该怎么批阅,因为这足有二十多本,她怕自己大手一挥,不等御史台查出结果来,自己就先被这些人给报复暗杀了。

但北韩帝亲自批好的两本折子,给了她启发。

―两本奏折,他准了一本,回绝了一本。

准的那本上的官员贪污重金,并且疑似沾染了人命;回绝的那本则是某个官员徇私枉法,为自己夫人的弟弟在当地县衙里谋了个文职的闲差事。

叶芷绾明白这是酌情处理的意思。

好在这些人还没有胆大包天到离谱的地步,二十多本奏折中有几本重复弹劾一人的,总结下来有两人犯了重罪。

于是她便按着北韩帝的意思批下了自己的意见,而北韩帝刚才的反应也充分证明了叶芷绾再一次猜对了君王的心思。

北韩帝在一上午的时间早就把那些折子翻了个遍,像是在犹豫不决,可刚才他明明看得很快,那就说明他早就记下了每人的罪行,要的只是叶芷绾最终批阅的结果。

想到这里,叶芷绾加快了脚步,她要为当下第二件事去做好铺垫。

……

重华宫里,几个莺燕的女子坐到一处,她们围成了一个半圆弧度,正托着下巴好奇的听着面前之人的高谈阔论。

叶芷绾定睛一看,萧煜被她们围在中间,拿着一把象牙折扇侃侃而谈,活像个说书的。

她挑起眼睛寻觅一圈,没找到自己想找的人,便向人群走去,谁知她刚走了没两步,就有一道青墨色身影从天而降,挡在了她的面前。

“师母!”

九生的声音很大,就算叶芷绾很快的去捂了他的嘴,众人的目光还是被他给吸引了过来。

几人见叶芷绾突然出现在重华宫,撇下萧煜就围了过来。

“芷绾姐姐,你怎么有空回来了?”

“哇!芷绾姐姐你穿上官服好生俊朗啊!”

“是啊,简直就像个风度翩翩少年郎!”

叶芷绾听到她们欢快的声音,心里突然有了一些归属感,她笑着一一作答几人后,将九生拉到了一边,小声道:

“你以后别在大庭广众之下这么叫我。”

“为什么啊?”九生泛起疑惑。

“让别人听去了不好。”叶芷绾又解释一遍:“还有,我和萧晏真不是你想的那种关系。”

“可是我今日回来以后发现你不在,便去问姐姐们师母去哪里了,她们都知道我说的是你。”

“啊......?”

九生看叶芷绾这副模样,不禁笑她,“所有人都知道你们二人的关系,就你一个人不知道。”

叶芷绾抬手一个脑瓜崩弹在他头上,“你怎么没大没小的!”

“看看看,一边说着自己不是,一边又用师母的身份教训我!”

九生苦脸揉着自己的脑袋,语气中却全是叛逆。

叶芷绾斜他一眼,“行了,说正事,跟踪结果如何?”

九生说起正事则不像刚才那般小孩子气,他回道:

“你昨日夜里跟我说过我就连夜去了使团驿站,不过他并没有外出,直到今日午后他才提着一个食盒出了城,一路去了一个城郊村子的民房里,不过他只进去呆了一刻钟就出来了,后来回到驿站再无外出。”

叶芷绾抓住重点,“关于那个村子有什么情况?”

“那里看起来就是一个很普通的村子,但在我九爷的火眼金睛下,还真发现了一些端倪。

说到这九生开始卖起关子,叶芷绾又抬手弹他一下,“快说!”

这回九生看出她是真的着急,便一股脑的全部说出了自己的发现:

“他去那个村子虽然看起来破破烂烂,人丁稀少,但却有很多村民来回走动。这还不算什么,最重要的是,那些村民看起来都是习武之人,而且武功不低,一看就是在保护什么人。”

九生此番话让叶芷绾看到了曙光,她问:“以你的身手能逃过那些人的眼目,进到民房里探究一下被关押的是什么人吗?”

“笑话!我不仅能进去我还能把人给带出来呢。”九生觉得她简直就是在质疑自己的能力。

叶芷绾眼眸一亮,“那这样,你一会跟着我去我的住所居住,我会再给你另外的报酬,你明日夜里找机会把人带出来。”

九生对将人带出来的事情没有异议,反而对另一件事情感到奇怪,“我跟着你住干什么啊?”

“因为指使你绑架阳歌的人被皇上处置了,虽然萧晏已经谎称你已经逃出宫外,但我还是怕他们会想办法找到你来减轻宇文馨的罪责。”

这就是叶芷绾想的第二件事,宇文家一定会为了宇文馨做些什么的......

九生想说他根本不怕皇室,但转念一想,自己毕竟有了这个长久赚钱的活计,也就不再逞强答应了下来。

两人交谈过后,叶芷绾先吩咐九生去收拾一下行李,随后她又把阿依幕拉了过来。

“怎么了,芷绾姐姐?”阿依幕闪烁着她温婉动人的眼眸,像是夜色中的萤火虫。

叶芷绾直奔了主题:“清平郡主来重华宫那日的事情你知道吗?”

“我听说了,你教训她了!”阿依幕眼中覆上崇拜,“芷绾姐姐你可真厉害,我们这些年都快被她烦死了,但没办法只能受着,你可真是替我们出了一口恶气!”

“但从今日起你们要全部忘了我教训过她的事,而且不管在谁面前都要说是她欺压我。”

叶芷绾说的很认真,她接上话为阿依幕解惑:“宇文馨已经被皇上处置了,但我担心景王会想办法为她开脱,所以这件事一定要烂到肚子里。”

听完叶芷绾的解答,阿依幕使劲点点头,“放心吧,我一会就和她们说好,绝对不会有一个人对外说的!”

叶芷绾很相信阿依幕的话,就是不知道那群世家贵女会如何......

想了一会,她对阿依幕道:

“你去玩吧,帮我把萧煜叫过来。”

“好!”

萧煜被叫来之后,把着他的折扇玩世不恭道:“怎么,终于想起我来啦?有了徒弟忘了朋友啊?”

叶芷绾没去跟他斗嘴,直接问出了自己的想法:“你现在有没有办法联系到武安侯府的宋二小姐?”

“什么?”萧煜一愣,微微蹙眉用扇柄点着下巴回道:“有倒是有,但我身为皇子去找她一个待字闺中的小姐,这不太好吧。”

“你......”叶芷绾顿了一会,萧煜的名声倒不重要,但宋与舒的名声可不能因为此事受损。

片刻之后,她忽然想到一个法子,“你可以让别人去找啊。”

“让谁去找?”

“你那个,院里不是有个可卿姑娘吗?”

提到可卿,萧煜有些不自然,“她,她她去别的地方了,不在宫里。”

叶芷绾神色一转,“那你院里不是还有很多合适的人吗?”

“......”

萧煜沉默一会,将扇子打开使劲扇着,应了她:“好好好,说吧,什么事,我豁上我的一世清白找人给你办。”

叶芷绾想了想,开口说道:“给她带个话就行,说重华宫的小绾向她问好。”

“就说这个?”

“对,就说这个。”

萧煜松一口气,“我还以为什么事呢,一句话还不好传了,你等着。”

说罢他使唤过来自己带来的一个小厮向他低语几句,说完小厮就一溜烟的跑出了宫。

事罢,萧煜向叶芷绾挑了挑眉,“怎么样,办事效率还不错吧。”

叶芷绾眯眼微笑,“多谢五皇子,那我还有一事。”

“......”

萧煜眉头重新落回,“什么事。”

“我想知道使团宴会时坐在金马右侧的五个人都会不会武功。”

“五个人......五个人......”

萧煜明显将那五个人忘了个干干净净。

叶芷绾只好将自己从金马身上发现伤口的事与他说了一遍,还顺便给他讲了一下那五个人都有谁。

萧煜听后说出了自己的分析:

“先说我四哥,他幼时伤过手后就再没练过武了。”

“然后就是十二弟和十三妹,他们二人是龙凤胎又是早产儿,身子弱的连刀都提不动,更不要说是使暗器那种需要内力的武器了。”

“其次是方正山将军,他这人武将一枚,性子直不说还极为粗鲁,朝中大臣让他得罪个遍,见人不爽就是一句来跟老子打一架啊!以我对他的了解来看,他绝瞧不上这种下流的手段,所以他也不太可能。”

“最后就是武安侯,也就是你要问好的宋二小姐她父亲,他在朝堂上弹劾宇文家多年,屡被宇文家戏耍,时间久了,身子不行啦,听说前段时间都咳血了。”

说到这里萧煜脸上还流露出了唏嘘之色,而叶芷绾简直就觉得听君一席话,如听一席话。

她思考一会又问:“那他们的仆从可有会武的?”

萧煜拧紧了眉毛,“怎么可能,在皇宫里除了父皇身边,谁敢留会武功的仆从啊?”

“悄悄的也不可能吗?”

“不可能,宫里多少大内高手,一眼就瞧出来了。”

叶芷绾凝神推敲一会,决定回了住所再研究此事,她道出自己要问他的第三件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