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网

手机浏览器扫描二维码访问

第六十四章 共食蜜果


她欣喜地跳下台,兴奋地向人群中跑去。

抑制住自己呼之欲出的萧晏二字,快速奔向那人。

一路上有不少人为她辟出一条道路,围观之人不断议论纷纷说自己是被人抛弃的娇妻,不过她都没有去管,当下她只想确认那个人的安全。

那个人注意到她的动作,也同时奔向了她。

叶芷绾停在离他一步之遥的距离,微微喘道:“你,你去哪了?”

萧晏走完那一步,他带有歉意道:

“对不起,我刚才看到一个人很像一个故人,我匆匆和你说了一下就去追了,可能是周遭声音太杂你没听到。”

叶芷绾见他无事,还是有些后怕的说道:“我还以为你出什么意外了。”

萧晏眼见周围看热闹的人越聚越多,他拉上叶芷绾挤开人群,走到人烟比较稀少的地方再一次道歉:

“是我的错,你在这里人生地不熟的,我不该那么着急抛下你就走的。”

叶芷绾本是有一些道不明的气存在心底,但见他如此认真道歉,也不好意思起来,“没事,我那么大个人也丢不了,再说了我鼻子下面长着嘴呢,不认路可以问的。”

“归根结底都是我不好,你放心我以后不会了。”

“哎呀你不用跟我这样。”

叶芷绾感觉萧晏这样衬的自己好像很斤斤计较,她转移话题道:“对了你说的哪位故人追上了吗?”

提起这事,萧晏眉头一低。

刚才自己见的那人头戴圆帽面纱,只被风吹出了下颌一角,而他却有异常强烈的预感,那人就是自己看过无数次的画中人,只可惜拉住看望才发现是自己看错了。

他有些失落的回道:“是我看错了。”

“好吧,那位故人对你很重要吗,我看你不太开心。”

萧晏嘴唇翕动两下,他也不知该怎么表达这事。

叶芷绾看他难以启齿,便不再多问,拉上他就向前走,“有缘终会相见的,咱们先走吧。”

她拽着萧晏继续往起初行进的方向走,谁知她错过了拐弯的地方,而萧晏跟着她走到一半才提醒她。

以至于两人光在路上就耽误了好长时间,来到使团驿站已经接近申时了。

鹘月的使者们在使团驿站大门外支起了众多摊位,商品琳琅满目,目不暇接,比刚才逛过的长街还要热闹。

萧晏在进去之前,突然从怀中掏出了几两碎银,来到一个瓜果摊位前,买了一个密瓜,吩咐小贩整齐切块后又去隔壁摊位买了一个掌大的水晶琉璃碗,将切好的密瓜装了进去。

他抽了两根竹签插在瓜上,一系列动作完事之后萧晏随手将一碗密瓜递给了叶芷绾。

“给你,赔罪用的。”

其实他是完全强塞到叶芷绾手里的,不给她推脱的机会。

这密瓜个头不小,再配上一个琉璃碗,拿在手里还有些沉甸甸的,日光水晶衬托之下,密瓜晶莹的汁水都在散发着香甜。

叶芷绾在使团去南靖时,最爱吃的鹘月食物就是这个蜜瓜,可惜一年只有一次机会尝到,南靖的地也不适宜种植密瓜,再想品尝也只能等着来年。

刚才虽然远远的就闻见了香味,但心中以正事为重,并没有心思去贪恋美食。

萧晏却像猜中自己的心事一样,当即就让自己解了馋。

她发现自己不知在何时好像开始慢慢习惯了他的体贴。

叶芷绾笑了一下,“七皇子可真奢侈,吃个瓜还要配个这么昂贵的琉璃碗。”

“这样吃着方便。”

萧晏又道:“我最喜欢吃的瓜果就是这个,你应该也尝过,不知道你喜不喜欢吃。”

“喜欢,特别喜欢呢!”叶芷绾连连点头,“其实不瞒你说,我还想着回宫的时候买些回去呢,没想到你先给我买了。”

她笑得很满足,眼睛弯成一道月牙。

萧晏跟着她笑,“喜欢就好,先进去,你边走边吃。”

“嗯!”

来到驿站里面,问过得知叶昭行陪着耶曼出门了,还要一会再回来,他们便找了个石凳坐下来等待。

叶芷绾低头捧着蜜瓜数来数去,她随意编起的长发垂在肩侧,几根发丝微微摇曳。

萧晏怕发丝沾染到蜜瓜上,便抬手想为她撩开。

然而没等他触碰到青丝,就有一个软糯的东西先行送到了自己唇边。

“喏,给你吃。”

叶芷绾举着竹签,“张嘴呀,这不也是你最爱吃的嘛,怎么全给我了。”

“我......”

萧晏刚吐出一个字,蜜瓜就顺着张开的送了进去。

“这就对了嘛,既然咱们都喜欢吃,就你一块我一块,一起吃。”

叶芷绾换了根竹签,插起一块瓜送到自己嘴里,心满意足的点点头后又用另一根竹签再次喂给萧晏。

“该你了。”

萧晏嘴里的上一块还没心思咀嚼完,就一口吃下了她新送来的这一块。

因为他吃得很慢,叶芷绾每次自己吃完还要等他一会。

就这样,来回几次,叶芷绾都有些分不清谁是谁的竹签了。

她举起最后一块蜜瓜,回想自己数过的数,犹豫的往自己嘴边送去。

就在蜜瓜刚刚碰到唇瓣之时,一只大有力的手突然伸来,覆上了她的手背。

“你记错了,这次该我了。”

萧晏轻轻别过她的手背,使之向自己这边挪动,在到两人中间之时,他头部上前,一口含走了那块蜜瓜。

他嘴角向上缓慢咀嚼着蜜瓜,眼含饧涩,目不斜视的盯着叶芷绾。

叶芷绾只与他对视一会,心就逐渐发颤,她移开目光,回正身子拢了拢发丝,眼睛随意的向别处看去。

这时,一个熟悉的身影闯入她的视线。

因为萧晏是一手撑在石凳上,在吃蜜瓜时身子还向前侧坐了一下,所以使团驿站的大门处的场景完全被他宽凛的身躯给挡住了。

由于叶芷绾动了一下身子才得以见到门口的叶昭行。

她像抓住了救命稻草,忙起身招呼:“昭行,在这儿!”

叶昭行其实已经到了很久,只是见到院中场景一直不忍打破,他深吸一口气,走去两人身边,“耶曼今日练武时不慎受伤了,我刚带她去医馆瞧了瞧。”

叶芷绾两边张望一下,“那耶曼呢,她怎么没和你一起回来?”

“她哥哥得知此事,为了哄她开心就带她去街上游玩了。”

“那耶曼伤势严重吗?”

“还好,只是手上的轻微擦伤。”

“没事就好。”叶芷绾放下心来又略带一丝憧憬感叹道:“有个哥哥宠着可真幸福啊。”

叶昭行眸子一闪,“郡主,其实我可以......”

只是他说这话时越来越没底气,以至于到后面叶芷绾什么都没听清。

她向前两步,“昭行,你说什么?”

萧晏看见逐渐贴到叶昭行胸前的叶芷绾,不由得遽然起身,挡在两人中间:

“不就是上街游玩吗?这你也羡慕,等过段时间上元灯会我带你去好好玩玩。”

叶芷绾摆了摆手,“这你就不懂了吧,重要的不是游玩,是态度,知道嘛?”

“怎么,我态度不够诚恳吗?”

“你......”

叶芷绾忽地收住话语,好像萧晏对待自己已经做到不是亲人胜似亲人的地步了。

她见此时的萧晏全身散发着低温,等着自己的回答,便忙改口道:“怎么会,七皇子最诚恳了。”

“嘁。”萧晏轻哼一声又道:“我去找官员商议些事情,一时辰后我准时在这里接你,听到了吗?”

他将最后一句话咬的很重。

“遵命!”叶芷绾绷直身体学着军营里的将士回道。

她这个样子让萧晏原本阴沉的神态一扫而净,“行了,你们聊吧,我走了。”

他走之后叶昭行叫回盯着他离去的叶芷绾一路来到了驿站外面的小巷。

两人找到一个不易被人发现的角落,叶昭行道:“郡主,里面的大多数人都认识我,我怕咱们谈话被人听去。”

他像是故意解释了一番自己的行为。

叶芷绾不以为然,“正常,你不说我也会带你出来的,咱们还是先说正事吧,你知不知道箱子里的东西是什么时候被调包的?”

“应该是使团入京都的前两日。”叶昭行回忆起来。

“当时我们到了北韩之后,耶朔让我带着耶曼先进城待两日,他带着其余的人不知做什么去了,一直到使团入京的前一晚他才让我们去城外和他们汇合,也是在那晚我发现箱子里有了动静。”

叶芷绾凝神思考,“那也就是说他将箱子里的东西转移到了别处。”

“对,但是他的行踪我一无所知。”

“那他这两日有没有什么可疑的地方,比如说单独离开使团驿站之类的?”

叶昭行想起昨夜,回道:

“倒是有一处,我和耶曼从皇宫回来以后耶朔的房间就熄灯了,平时他都会确认过耶曼的安全才睡,但昨夜没有,而且他今日一直到临近午时才出现。”

叶芷绾轻呼:“他昨日很可能就没有回使团驿站!”

“嗯。”叶昭行点点头又道:“所以我打算今后夜里去跟踪他一下看看。”

“那他可会武功?”

叶芷绾问到这里叶昭行想起一事,“他会,他不仅武功与我持平还与我用的招式有很多相似之处。”

叶芷绾蹙眉不解,“他是出席北韩的使团先去南靖就已经很奇怪了,而你的武功招式是和我一起跟着祖父学的,他一个鹘月人是怎么会的?”

“我也无从得知,也许鹘月有中原武士吧。”

叶昭行在脑中把耶朔这人回味个遍,他身上的疑点实在太多,想起这些疑点他猛地理通这件事,

“对了郡主!耶朔和耶曼很可能和萧晏一样,都是西域人和中原人结合所生之子。”

叶芷绾想起他的蓝色眸子,疑问道:“为什么这么说?”

“他们第一眼看起来完全是西域骨相,然而仔细观察之后就能发现他们是有些中原人的象征的,这个具体我也说不上来是哪里,但就是有很强烈的直觉。”

一旦接受了这个设定,叶芷绾现在想起两人面庞,确实符合这个观点。

再结合他的种种怪异表现,叶芷绾让叶昭行先不要轻举妄动。

因为她脑中浮现出了一个跟踪调查耶朔的更佳人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