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网

手机浏览器扫描二维码访问

第六十三章 养得起你


“九生?”

叶芷绾看着他很是清秀的字迹,再看他潦草的穿衣不由得发问:“九姓很是罕见,你是哪家人?”

九生将手中红印在衣服上蹭了蹭摇头道:

“此九姓非彼九姓,我是个孤儿,出生起就被人丢了,是我师父捡了我,然后赐名给我的。”

“你师父?”叶芷绾一呆,“萧晏什么时候捡了你,你们不是昨日刚认识吗?”

“哎呀不是,我嘴快说错了,此师父非彼师父。”

九生慌忙对萧晏行了个礼又道:“我说的那个是我心中的师父,人家不肯收我,但我心里一直把她当作师父。”

“那你既然心中有师父干嘛还要认他做师父?”叶芷绾更云里雾里了。

“不不不,我心中的师父她不仅捡了我还将我抚养成人,并教我武功,所以我一直觉得她该是我的师父,但今日遇见了七皇子,我才发觉师父应是他这个样子的。”九生细心讲解了一番。

但叶芷绾还是觉得怪怪的,她撇嘴道:

“那你既然没有诚心拜师,为何还要搞这一出,你这样将我们七皇子置于何地啊?”

九生见自己的意思被误会,急忙解释道:

“不是的,像七皇子这样的才是会教我成长的师父,我可以跟着他学习很多东西,而我心中的师父其实是我的家人,并非师父,是我理解错师父这个词的意思了。”

“好吧。”叶芷绾看了一眼烛光下的萧晏,突然想问:“那你觉得七皇子身上有什么你想学习的地方?”

九生听这来了兴致,只听他娓娓道来:

“其一,七皇子武功高强。其二,我知道他一直在对我手下留情,所以他是一个善良的人,值得我拜师。其三,他这里有这么多兵器诶,这是多少男子小时候的梦啊!其四嘛,就是因为他非常听师母的话,因为有人跟我说过,听妻子话的男人一定都是好男人!还有其五......”

“什,什么?”

叶芷绾前面听着还好,九生说到后面她忍不住出口打断,“我要跟你说多少遍,我们不是夫妻!”

九生当她扭捏,便道:“师母你跟我不用不好意思,我也不小了,过了今年就十五了,这些我都懂的,而且昨日夜里其实我早就醒了,见到你们住一个屋子了。”

叶芷绾看他如此认定的样子,知道自己辩解再多也没用,她便抓住了其中一点斥责道:“好啊你,昨日夜里就醒了,早上起来还跟我装!”

“我那是醒来发现你给我绑得像个蚕蛹,我不接着睡还能干什么?”九生想起昨日遭的罪,又恨恨道:

“还有,你起来居然泼我烈酒,我伤口到现在还疼呢。真是像个母老虎,也不知道师父平日里跟你待在一起会不会受欺负!”

叶芷绾听到第一次有人形容自己是母老虎,她愤怒的声音在狭小空间里回荡开来:

“九生!你说我是什么?”

九生见她有恼怒之色便小跑到了萧晏身后,抓着他的衣领委屈道:“师父你看,师母她要打我!你还不管管她!”

说着九生还躲在萧晏脑后冲着叶芷绾吐了个舌头。

叶芷绾随手抄起一把短刀就朝着他挥去,她还不忘提醒前面那人:“萧晏,躲开!”

萧晏果真向侧边一倾,而后短刀就直晃晃的横在了九生眼前,他望着离自己只有分毫的短刀,眨了眨眼:

“师母我错了。”

叶芷绾把刀收回,鼻子一哼,“告诉你我也不是吃素的!”

“是啊,能做我师母的人,那必定也是不凡。”九生笑呵呵的应承道。

随后他又委屈巴巴的望向萧晏,“师父真偏心,一直在笑,也不说帮我。”

萧晏起身收起他的笔录,“活该,再这么说连我也打你。”

“好好好,你们是一家子,就我是个没娘要的孩子行了吧。”九生见告状不成反被教训,双手抱在胸前,作出悲愤之意。

萧晏回头将笔录卷起敲他一下,“好了上去吧,你还要不要那一百两银子了?”

九生听到一百两银子眼睛瞪得绷直,他瞬间把剩下两人抛在后面,一股脑的向上跑去。

叶芷绾看到他这副爱财的样子是无论如何也演不出来的,便把心中对他的最后一点怀疑也给打消了。

回到上面以后萧晏如约给了他一百两银子,两人以为九生这就要离开皇宫去快活,可谁知他丝毫没有想走的意思,他有些难为情的对两人说道:

“师父师母,我想留在这里帮你们办事,做什么都可以,就是希望...你们可以在我办事之后给我些赏银。”

他说的很恳切,叶芷绾却不解,“你有这一百两银子还不够花吗?”

九生叹了一口气,“我的那位亲人生了重病,需要大把银子来救治,其实这一百两也仅是杯水车薪。”

“所以你张贴替人寻仇的告示是为了你的亲人?”叶芷绾有些意外的问道。

“对,她因为一些事情曾服用过很多年的软筋散以及各种伤身的汤药,后来身子就垮了,只能一直四处求医看病。”

“那什么样的药竟要这么多银两?”

九生神色暗淡下来,他望向屋檐外的远方,哀声道:

“我们看过很多郎中都说她的身子已经到了无力回天之际,现在只能靠简单的药来续命,不过也很昂贵,我便一直去街头卖艺,直到有一天我无意间听闻西域的天山里住着一位老神医,他炼制的金丹可叫人起死回生,可惜那金丹要一万两黄金一颗,我只能出此下策替人寻仇。”

萧晏和叶芷绾都没想到九生走上这条路的原因竟是如此悲惨,最终萧晏点头让九生留下,并嘱咐他以后对外宣称是自己的侍卫,月奉二十两银子,有额外需要他做的事情会再酌情给他赏银。

交代完他之后萧晏就拉上叶芷绾出了宫,在叶芷绾转头的那一刻,她清楚的看见了九生眼中的泪光。

她知道,萧晏的做法无疑改变了一个人一生的走向。

正如自己一样,没有他自己现在也不能安稳的坐在这间熟悉的酒楼里。

她还是坐在上次那个位置,再来已和上次离开时是完全不一样的一番心境,她安静的盯着眼前人,道:

“萧晏,你人真好。”

萧晏今日的心情像天气一样好,他一边点着菜肴一边回道:

“你是指九生的事吧,这跟我有什么关系,还不是因为你在昨晚说先留他一命,才会有今天的一切吗。”

叶芷绾摇头,“就算我不阻止,你也不会真的杀了他的。”

萧晏沏茶的手一顿,他收起了一些笑意,很快否定了她,“不,我会。”

“是,你会留他一命,然后在知道他的悲惨身世时再对他伸出援手。”

叶芷绾仿佛看穿他的心底,又坚定道:

“无论你怎么装得冷漠无情,但在我心里你都像这外面的太阳一般温暖,因为你真的是一个很善良的人。”

萧晏将手上茶杯推到叶芷绾跟前,淡淡一笑,“那你说什么就是什么吧。”

叶芷绾看他兴致很好便也收起心事,她随口问道:“下午你和我一起去使团驿站吗?”

“对。”

萧晏显然是没说完,他又补了一句:“我到那里正好也有些事要处理。”

“好,那个......”

叶芷绾又想起一事,刚想趁着萧晏心情好的时候跟他说,店家就将菜给上齐了。

她一时被菜的香味给吸引过去,桌上除了南靖的江南小菜还有那道她回想了几天的那道菜,叶芷绾有些惊喜道:“哇,又是这个四喜丸子!”

“那天见你吃这个最多,猜的是你爱吃。”萧晏一边说着一边给她递去竹筷。

叶芷绾接过竹筷,笑脸盈盈,“我还忘了一件事,你除了善良还很细心!”

萧晏默默将盘中丸子分成小块,粲然一笑,“还是那句话,喜欢常来便是。”

“那七皇子就不怕我将你给吃穷了吗?”

“你就是再能吃,我将那满屋的兵器变卖了也能养得了你一辈子啊。”

萧晏此话一出,二人的笑容皆凝结在脸上,他们怔怔得看着彼此,仿佛被人点了穴。

终是萧晏先打破这个僵局,他挪开眼睛给自己倒了一盏热茶,眼睛无意识的瞟向窗外却发现窗户正紧紧闭着。

叶芷绾发现这个局面,她起身将窗户打开,让难得的阳光洒进来。

伴随着一缕清风,吹在萧晏的发间。

这一刻,她不清楚是风动还是心动。

......

叶芷绾吃了很多,四块丸子她吃了三个,其实她是真吃不下了,但萧晏一直给她夹,自己也不好浪费他的心意。

所以在去使团驿站时萧晏说做马车去,让她坚决给拒绝了。

她还是第一次在白日里闲逛北韩京都,这里新奇的东西有很多她没见过的,在南靖大家都爱听戏、品茶,游湖顺便听听江女唱小曲。

在北韩就是完全不一样的感觉,这里的人性格民风都很开朗,夜里有灯会小吃,白日里则是耍猴卖艺的民间高手聚集在了一起,招式看起来都比皇宫里的侍卫要厉害。

叶芷绾不禁笑了笑,果然高手都是隐藏在民间。

就在她看得不亦乐乎之时,身边人却不知在何时没了踪影。

她慌忙的回头查看,可是身边人流拥挤,再加上这条路从未走过,她并不熟悉,叶芷绾只好找了个台子站到高处,四处眺望着萧晏的踪影。

可惜并没有她眼熟的那抹身影。

叶芷绾抱着一个台柱子细细回想刚才发生的一切,她明明记得在进入闹市之后自己一直在和萧晏说话,而且句句都有回应。

怎么会凭空消失呢,难不成刚才都是自己的幻听?或者他临时有事都没和自己打招呼就走了?还是出了什么意外被人神不知鬼不觉的劫走了?

叶芷绾胡乱想着,巴巴的抱着柱子,告诉自己在北韩京都劫持皇子是根本不可能的事情。

也许只是单纯的走散了,她希望站的高些,可以先让萧晏发现自己已经丢了。

就在她被越来越多的人驻足围观时,叶芷绾精准捕捉到了一个身影。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