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网

手机浏览器扫描二维码访问

第六十二章 师母在上


萧晏将两人带到了一个连叶芷绾都未曾发现过的空间,他来到床榻后方在墙面上摸索两下,随后就见墙壁从中间整齐分开,缓缓向两边延伸。

接着映入他们眼帘的就是一个斜向下的石梯。

叶芷绾跟着他一路走向下方,走了约有一丈的高度之后,是一间同萧晏寝宫一样大的房间。

她怎么也没想到住过两日的正殿下方居然有这么大一间密室!

这间密室里面陈列着一排排檀木架,上面整齐摆放着弓、弩、枪、棍、刀、剑、矛、盾、斧、钺、戟、殳、鞭、锏、锤、叉、钯,戈等各式各样的武器。

十八般兵器全部应有尽有,且制作精良,甚至有几件还像是流落在民间的历史文物,再往里看去,竟然还包含着各类形形色色的夺命暗器。

整间密室的武器算下来,其总数恐不下百种。

叶芷绾觉得将军府的武器库在这里也只能算得上是冰山一角,她在此刻就像个没见过世面的井底之蛙,一会拿起这个看看,一会拿起那个瞧瞧的,爱不释手。

而那个少年只走了两步,就一路滑跪到了萧晏身前,他声音发抖道:

“师父!”

萧晏走在两人前方,被突然出现在眼前的人给挡住去路,他不解问道:“你叫我什么?”

“师父!”少年又说了一遍,他继续诚恳道:“师父,您缺不缺徒儿,收了我做徒弟好不好?”

“我收你做徒弟干什么?”

“您武功比我强给我银两又大方,还拥有这么多酷炫十足的兵器,简直就是我的梦中情师!”

萧晏嘴角抽动一下,拒绝了他,“我在皇宫不搞你们江湖那一套,而且我要徒弟也没什么用。”

“不不不,师父你是要徒弟没用,但要我一定有用,你看我武功还算上乘,只比师父略逊色一点,你收了我这个徒弟一定有用武之地,我们师徒联手定能称霸皇宫!”

少年继续自荐,还在变着法子夸萧晏。

萧晏嫌弃的绕开他,“在皇宫只能有一人称霸,那就是我父皇,你江湖气息这么重,不适合与我相处。”

少年见萧晏已经完全没有给自己机会的可能,他又一路跪跑到叶芷绾身前,略带哭状道:“师母!您就让师父收下我吧!”

叶芷绾听他这一连串的狂言,连忙后退几步,“你这孩子,怎么一直瞎说个没完啊,谁是你师母啊。”

“您啊,您与师父联手将我擒获的时候是多么的郎才女貌,简直就传说中的是一刀一剑一双人!”

“我们只是配合的有默契罢了。”叶芷绾忙解释道。

她不想这少年的误会已经刻进了心底,只见少年依旧用跪着的姿势追到叶芷绾身边,说着就抱住了她的小腿,哀嚎道:

“师母,求您了,你说的一定都是不愿收我的借口,我不管你不让师父收下我,我就不松手!”

叶芷绾抽动两下小腿,衣角上却蹭出几片血迹,她才发现这少年这么久以来还未疗过伤,自己还变相折磨了他一夜。

不知怎的,她对上他诚挚的目光,竟起了怜悯之心。

叶芷绾轻声叫住了前面的人:“萧晏......”

不过还不等她把心中的考量全部说完,萧晏就先回答了她:

“听你的,收了吧。”

少年在听到这句话时,兴奋的从地上蹦起来,他先给叶芷绾磕了三个头,“拜见师母!”

拜完叶芷绾他又跑到萧晏身前郑重磕了三个头,“拜见师父!”

就这样,叶芷绾稀里糊涂的收了个徒弟,拜师礼她是知道的,三叩首之后这师徒关系就算是定下了。

其实她第一眼见到这个少年意气风发的模样,倒是真想帮助他改邪归正,走上正途。

但怎么也没想到会以他口中师母的身份去做这件事。

这还真让她有几分责任感油然而生,叶芷绾几步追上萧晏,“其实我刚才叫住你的意思不是收徒。”

“那是什么?”

叶芷绾看了一眼正在兵器的海洋里徜徉的少年,她压低了声音说道:“我是想让他留在重华宫做事,或者让他去充军,这一日为师终身为父咱们承担得起吗?”

萧晏轻轻皱眉,“你可都受了他的大礼了,现在想反悔?”

“我......”叶芷绾言语一塞,又道:“你怎么哪壶不开提哪壶,最主要的是这孩子的身份咱们还不清楚,就这么草率的收了他啊?”

萧晏忖量一会,说出了自己的分析:“我与他交过两次手都能明显感觉出他用的都是死招,只有行走在刀尖上的江湖人士才会这么做,所以他的江湖身份并不假。”

他说完看出叶芷绾还有疑虑想问,便先她一步答道:

“至于他帮宇文馨做事,应该只是单纯的雇凶绑人这么简单,因为宇文馨向来位高自傲,视平民的命如草菅,她的意识里认为有钱有势便可以摆平一切,所以她只可能想到用钱办成她所想之事。”

“再一个,也就是最重要的一点,宇文馨这人比你想象中的还要再坏百倍千倍,别看她虽抓错了人,但她也大抵知道阳歌是你的妹妹,以她的性子来说必会对阳歌进行一番折磨,然而阳歌却毫发无损,你说这说明了什么?”

最后萧晏向叶芷绾抛去一个问题,叶芷绾的目光追随着少年的身影。

她的心里已然有了答案。

萧晏说着也已经走到了密室的最里处,他招呼着少年过来。

三人全部站到墙壁边缘,只见萧晏继续在墙上摸索几下,他的动作很快,快到让人还没看清他操作了什么步骤,面前的墙就发出了石壁摩擦的轰然之声,随即之后一个窄小黑暗的空间出现在了他们面前。

原来这密室之中还有一个密室。

叶芷绾捂住了鼻子,里面散发出来的阴冷潮湿之味让她皱起了眉头。

她问:“这里是干什么用的?”

萧晏拉起少年的臂膀走了进去,淡淡回道:“专门让人吐露真话的地方。”

他的这句话看似在回答叶芷绾,实则是对着少年说。

少年进来被勉强看清的场景吓了一跳,他咽了一口吐沫,颤声道:“师父,我...我不是说了我什么都招吗,你还带我来这里干嘛?”

“以防万一你不讲真话。”

萧晏熟门熟路的将少年强按到了一个老虎凳上,将他四肢全部绑紧之后,萧晏坐在了他对面的一个红木交椅之上。

俨然一幅审问犯人的场景。

叶芷绾借着外面的微光环顾了一下这个暗无天日的方型空间,她发现这里面无数角落都在透着冷光,仔细辨认,好像是昭狱里常用的刑具,这让她有些心生不适。

而且从在门外开始,叶芷绾对这里面的气味就产生了浓烈的排斥感,进屋之后,这种感觉愈来愈强烈。

在南靖,潮湿阴冷的天气很常见,每到回南天,将军府每个屋子或多或少都有些这种气味,所以她绝不是对这种味道感到不适。

她摒神辨别了一下,一个可怕的念头浮上心头。

这其中是搀染了血的味道,并且有很多,多到让人喘不过气。

由于这间屋子密不透风的设计,让血的味道散不出去,久而久之它们和潮气凝在一起,形成了一种让人为之恐惧的压迫气息,围绕在人的每一个毛孔处。

萧晏随手点起一根蜡放置桌前,因着屋门敞开,外面的空气涌入。蜡烛才得以虚弱的泛出亮光。

叶芷绾顺着亮光约莫看清四周,这里除了萧晏所在的位置其他地方全都摆满了各式各样的刑具,五花八门,有她见过的,也有她没见过的。

但是她的注意力完全不在新奇的刑具上,而是在这些刑具上遗留的片片血迹上。

那上面的血迹大多已经干涸,变成了骇人的暗红色。

每一处暗红都像是在提醒着后人如若不老实交代,将会面临什么样的下场。

随着少年惊恐的呼救以及萧晏冷漠的回应,这场审讯慢慢拉开帷幕。

他很快就交代了宇文馨找到自己的全过程。

他说是自己前几日刚在江湖上张贴了有偿替人寻仇的告示,就有一个男子找上了门,让他来皇宫里绑一个人到景王府附近。

在交易的时候那人发现自己绑错了人,打算赖掉报酬不说还要把绑错的人也给带走,少年眼见第一笔生意泡汤就算了还要白白送给对方一个人,他出于冤有头债有主的理念坚决不让那人将阳歌带走。

可对方竟耍卑鄙之举,将他迷晕之后带走了阳歌。

幸亏他在那人撒迷药之前反应机敏,瞬间绷住了呼吸,所以他很快就醒了过来。

随后他就一路跟随着那人的脚印来到了景王府,并且找到了阳歌所在的房间。

在他赶到之时正碰上一个衣着华丽的女子正准备对阳歌用刑,他出手拦住女子,并与之随从打斗了一番,他们才同意让自己带真正要绑之人过来,再支付酬金。

再后来的事情就是少年刚出来行动就发现了露出一个脑袋的萧煜......

听完萧晏望向叶芷绾,征求她的看法。

叶芷绾点了点头,“不像是假话。”

萧晏已经将少年的话全部记录了下来,他手指轻点在桌上,片刻之后,他缓缓开口:“过来签字画押。”

少年起身却被控制住,叶芷绾上前为他解开,在他跑去画押的那一刻,叶芷绾清楚地看见了一根长发,她记得少年的发色偏黄,而老虎凳上缠绕的这根分明是纯黑色。

萧晏没有注意这边她的动作,叶芷绾不知出于什么心理,她将那根长发藏在了怀中。

随后叶芷绾当做没事人一样,来到桌前看着少年签字画押,只见少年飞舞的写出两个清秀大字。

—九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