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网

手机浏览器扫描二维码访问

第六十章 做了春梦


好在给他系好衣裳后萧晏再未提出什么要求,就放叶芷绾去休息了。

不过他执意要让叶芷绾去睡床,但叶芷绾死活没去,她回房抱来了被褥,又自己拉来两个太师椅拼到一处,挨着萧晏的床就躺了进去。

其实叶芷绾知道贴身丫鬟哪会有椅子睡,都是挨着主子的床眯着眼睡觉罢了。

只是自己要是不拼凑出这个简易的床开,萧晏还得再跟她争执一晚。

叶芷绾把脚翘在椅背上,长吁一口气。

她每日睡前有回想这一日发生的所有事的习惯,不过今日发生的事情实在事太多了,她都不知道该从哪个想起好。

思虑再三,叶芷绾筛选了一个稍稍重要的事情,她轻声问萧晏:“七皇子你睡了吗?”

“没有,怎么了,睡得不舒服吗?”

萧晏的声音很快透过帷帐传出,低沉浑厚,具有磁性。

叶芷绾一怔,后忙说正事:“明日起来拷问过那绑匪之后,我想出宫一趟。”

萧晏隐约猜到她的意图,他停顿一会道:“出宫做什么?”

“我想去使团驿站找一下昭行,今日他在我回重华宫的路上找到我说那个教书先生的事有眉目了。”

“对了,你应该也在宴会上见过他了吧。”

“还真没想到,我在皇宫里他都能找到我。”

“我记得你好像还说过看看他能不能在你这里找到我呢。”

......

黑暗中,叶芷绾断断续续的说着,因着夜色又隔着帷帐她看不到萧晏现在是什么神情,她只知道萧晏一直都没有说话。

她一直把自己想说的话全都说完,才意识到屋子里已经不知在何时变了气氛,叶芷绾试探问道:“七皇子,你睡着了吗?”

“没有。”

这声没有丝毫不带有任何感情,与不久前的那声没有就像是从两个人口中说出的。

叶芷绾意识到自己是言多必失,说错话了。

他那么傲气的一个人,怎么会愿意听别人说有人做到了他认为做不到的事呢。

想到这,叶芷绾也告诉自己今后说话一定要三思之后再说,毕竟人在屋檐下,自己已经不是受人敬仰的郡主了,可不能再天不怕地不怕的乱说。

叶芷绾在劝诫自己的过程中渐渐睡去。

可能是因为今天发生的事情实在太多太杂,她很快就进入了梦乡,不过她做了一个非常奇怪离谱的梦。

在梦中,她不仅回到了将军府,还将阿依幕和萧煜一起给带了回去。

她与阳歌,叶昭行,阿依幕在一桌上享用美食,让萧煜一个人在旁边看着,所有人都不叫他吃,他就只好给大家表演节目,一会来段口技一会学人变脸,把满屋子人逗得哄堂大笑。

正当所有人都笑得合不拢嘴之时,叶芷绾瞅见了一个屋外一闪而过的白影,外面现正是漫天鹅毛飘雪的季节,她带着好奇走上前去一探究竟。

叶芷绾出来发现萧晏正穿着一身里衣在雪地里昂首奔跑,一圈又一圈。

再仔细看去,他的胸前大敞,露出一片春景,迎着风,丝滑的丝绸衣料全部被他甩在身后,飞到上方与他随风摇曳的满头墨丝交织在一起,十分飘逸。

叶芷绾叫住他:“你怎么不穿衣服啊,这样不冷吗?”

萧晏闻言放慢脚步,稍稍挺了挺身,“我不冷,在这个环境下奔跑,才更有益与强身健体。”

“哦,是这样啊,那你可真厉害!”

叶芷绾竖起大拇指称赞了他,开始欣赏起他的飒爽英姿。

紧接着画面突然一转,来到了叶芷绾的闺房。

她像往常一样,阳歌来给自己梳洗更衣之后就准备歇息。

这时门吱呀一声被人推开,只见来人是白日里在雪地中奔跑了一天的萧晏,他进来就委屈巴巴的说自己一人睡觉害怕,要让叶芷绾陪着他。

叶芷绾见他一副可怜人儿的模样,便往里靠了靠,拍了拍身侧,“别怕,来这睡,有我陪着你。”

萧晏噙着几滴泪就躺到了她身旁,叶芷绾连忙给他盖上被褥。

只是萧晏穿的依旧是他那身不系衣领的衣裳,他一躺下,胸前美景更是一览无遗。

叶芷绾直着眼睛,抻着被子的手迟迟没有往上盖去。

而下方的萧晏像是体会到了她的意图一般,倏然起身,一下就脱掉了自己的上衣。

他裸露出充满力量的上半身,转头望向叶芷绾:

“想摸一下吗?”

“嗯……不了不了。”

叶芷绾靠在墙边,先是点了点头,而后又摇了摇头。

萧晏却是没听见一般,他撇去了刚才那副楚楚可怜的模样,换上了一个阴魅的笑容。

他一手撑在两人中间,身子不断向叶芷绾那里靠拢,直到把她逼的没有位置,萧晏慢慢抓起叶芷绾的手腕往自己胸前送去,莞尔道:

“想摸就摸一下吧。”

叶芷绾开始还在抗拒,但在距离他的肌肤越来越近时,便不自觉跟随着他的力量向那个宽硕的胸膛靠去。

她的指尖微微颤抖着。

越来越近……

突然,一声响破云霄的马鸣声震在叶芷绾的耳边,她浑身一个激灵,面前的一切骤然消失。

随即映入眼帘的是一把歪倒的红木太师椅,叶芷绾坐起身子揉了揉眼,她才发现自己从两把太师椅的缝隙处摔了下来。

叶芷绾扒着椅子起身,尾椎处有丝丝痛意传来,她还没来得及去查看,就听外面已经乱作了一团。

马啼声,猫叫声,宫人惶恐惊叫的声音炸成一锅。

她完全清醒过来,向外头跑去。

原来那金马竟挣脱了缰绳正满院乱踩,它背上还有一个橘黄色的小小身影,随着它的动作起起伏伏的。

小虎踏在它背上,全身毛发立起,喵呜喵呜的叫着,好像想制住这个发狂的家伙。

叶芷绾忙吹响马哨,金马霎时安静下来,它向叶芷绾的方向茫然望去,停在原地不知下一步该做什么。

小虎也从它身上蹦下来,前身向下,拱起肩胛骨发出哈哈的声音。

叶芷绾走上前去先将金马重新栓回马厩,昨日夜里因为担心阳歌只随便给它找了个缰绳,这回她从杂物间里找来了最结实的缰绳,一直缠绕好几圈后她才抱起还在一直撵着金马凶的小虎,放在怀中安抚着。

她轻点了一下小虎圆圆的脑袋,“你这小身板倒有大志气!”

“喵~”

小虎委屈一叫,像是在邀功。

叶芷绾宠溺一笑,抱着它来到人群,“七皇子呢?”

“七皇子好像去面见皇上了。”阿依幕后怕的回道。

“好吧,我说呢,他要是在肯定不会让这马作乱的。”

叶芷绾得知萧晏的去向后,发现了难得在白日里见到的阿依幕,她又问道:“怎么不见你拿药筐,今日不去采药吗?”

阿依幕一笑,“我采的药都够用了,接下来就是制药阶段啦。”

“原来如此,那我等你的好消息!”

言罢叶芷绾就带领着众人将院子收拾了一遍,期间她一直都在悄悄注意着枯树上那人的动静,也不知是迷药用过了劲,还是冷风吹了一夜,他在刚才那么大动静的时候都没有半点反应。

完事之后叶芷绾去到庖厨找来了一坛烈酒,她漫步来到少年身边,想也不想就将一坛酒尽数泼到了他胸前的伤口处。

“嘶……”

少年被胸前的灼烧痛得有了反应,他尝试着挣了一下四肢,发现无济于事,再加上浓浓的酒味在他身上散发开来。

他恶狠狠的望向眼前人,“歹毒!”

“呵。”叶芷绾冷笑,“你想绑我的时候就不歹毒了?”

“那我绑了你也不会折磨你。”

“你折磨我和把我送到别人那里受折磨有何不一样?”

“你……总之小爷我没折磨你。”少年把头偏到一边,倔强道:“要杀就赶紧给我个痛快,别磨磨唧唧的!”

叶芷绾看出这人性子直爽刚烈,她想了想又道:

“那不好意思啊,我这人就喜欢看人求死不能的模样,让你就这么轻易死了是不可能的,除非你告诉我宇文馨是如何指示你来皇宫绑人的,你说了我兴许还能让你痛快些。”

少年斜眼将头回正,只见叶芷绾身子前倾,背手眯着眼笑脸盈盈的对自己说出这段话。

他晃神片刻,开口道:“你生得这么好看,心肠怎么如此歹毒?真是面若观音,心如蛇蝎!”

“......”

叶芷绾忽地把身子收回,她拢了拢发丝,轻咳两声,“你母亲没有告诉过你好看的女人外表都是具有欺骗性的吗?”

少年冷哼一声,“瞎说,我认识的漂亮女人心肠那可都是十分善良的,你这样的我真是头一次见。”

“哟,小小年纪口气还真不小,说得你好像已经阅女无数一般。”叶芷绾不由得故意作出惊讶之态,她又问:

“跟姐姐说说,见过几个漂亮女人啊?”

“一个。”

叶芷绾听到这个回答,忍不住嘲笑:

“那你还说我是瞎说,一个漂亮女人善良就能代表所有漂亮女人都善良了?你还是见得世面太少了。”

少年默默盯着叶芷绾的脸,“那是因为不是所有人都能称得上是漂亮女人。”

叶芷绾一愣,她缓缓问道:“那......从你刚才的话来看,我算是你见过的第二个漂亮女人了?”

“是又怎样,那也改变不了你心肠阴狠毒辣的事实。”

少年在这事上没有嘴硬,因为在他看到这张脸时,就推翻了自己昨日想要求死的想法。他想起了那个自己一直都在努力的目标。

尽管这一路十分艰难,在昨晚被捕之时他也真的想要放弃,但叶芷绾的出现就是在提醒他不要放弃,他告诉自己一定要设法活下去。

这时,少年似是想通了,他淡淡问道:“我要是都说了,你能给我什么好处?”

叶芷绾见他松嘴,怀疑之意立马涌上心头,这人上一刻还在骂自己,怎么这一刻就有交代的意思了呢,而且以她与这个少年短暂的接触来看,他就算把话带到阴曹地府里去也不会说出来。

她本以为今日免不了一顿拉扯加威逼利诱,却没想到他这么快就卸下阵来。

她反问:“你想要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