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网

手机浏览器扫描二维码访问

第五十五章 天降与竹马


她说完两人互相交换了一个肯定的眼神。

这是一个非常重大的发现,叶芷绾心中瞬间被希望填满,她想再详细商议一下此事,可宵禁的更声却在此时响起。

叶芷绾闻声忙交代叶昭行,“昭行,要关宫门了,你先和耶曼回使团驿站,明日我再去找你商议。”

说罢她便回身去找萧煜,可就在她转身的那一刻,手腕上叶昭行的力量却在此刻猛地收紧。

随之而来的是一道沉重的声音:“郡主......”

叶芷绾回眸暖心一笑,将他的手轻轻拿开,“好了,你不用担心我,快走吧,明日在使团驿站等我,那时咱们再继续说。”

叶昭行还想再说些什么,可宵禁的更声已经响起了第二声,他只好带上耶曼匆匆离去。

叶芷绾短暂送别两人,就连忙牵起马向重华宫方向赶去。

她看到身边还在慢吞吞的萧煜忍不住问道:“你怎么不急不躁的啊,这马上就要宵禁了。”

只见萧煜慢悠悠的走在后面,不知何时掏出了他的那把折扇,持于胸前轻轻扇着,带动了他额前的两缕龙须碎发随风飘逸着,他满脸不在意道:

“宵禁跟我有什么关系,你也不看看我是谁,我可是皇五子啊,就算宵禁了又能怎样,谁敢拦咱们?”

叶芷绾看他这副嚣张的样子,心中忍不住想给他两拳,他是皇子自然没人敢管,可自己只是个宫女啊!被人逮住了还要萧晏来捞自己。

她想了想便应承道:“是啊,我们五皇子最厉害了,宵禁后我只要跟着五皇子在一起,就算牵着马在皇宫里转十圈都不敢有人管我呢!”

“诶,我什么时候说这话了,你可不要污蔑我啊。”

萧煜忙遥望四周几眼,又转换了语气继续道:“我就在你面前耍一会威风罢了,你看你还想给我惹火上身。”

“耍威风?”叶芷绾眯起眼睛问他:“大冬天的你拿把扇子扇,你这是耍风流呢吧。”

“......”

萧煜黑着脸一把将扇子收起,他不服道:“我这是在女子面前维持一个良好的翩翩公子形象,你不会欣赏别瞎说。”

“得了吧,还翩翩公子,我看你像个风流的纨绔子弟。”

“怎么了,女子还就喜欢我这种风流倜傥的才子呢。”

“谁瞎了眼喜欢你。”

“你不喜欢多的是人喜欢,切。”

萧煜呛完叶芷绾,又把玩着扇子挑眉道:“不过某人同样也很风流啊,居然还好意思先说我风流。”

叶芷绾疑惑的望向他,“你在说谁啊?”

萧煜看向叶芷绾,“你看这里除了你还有第二个人吗,难不成我在说这马风流吗?”

“我?”叶芷绾伸出手指指向自己,一脸奇怪道:“我哪里风流了?”

萧煜眨着无辜的双眼的回道:“你跟叶昭行不是青梅竹马吗,跟老七不是天降良缘吗。”

“什么?”叶芷绾皱起了眉头,“你说的什么乱七八糟的啊?”

萧煜看她真不明白便开始认真帮她理清思路:

“你因为某些事和竹马分开了,然后在这段日子里与天降的感情逐渐升温,结果这时竹马回来了,你就陷入了选择两难的境地,对吧,你这不就叫风流吗?”

叶芷绾听完他这一通自以为是的分析,定在原地震惊的久久说不出话来。

萧煜伸手在她面前晃了晃,只听叶芷绾压抑着怒声:“萧煜,你可不可以不要给我编故事!”

“谁编故事了?你看你又当局者迷了。”

萧煜见自己的观点被反驳,他喋喋不休讲解道:

“我在南靖那个村子里的时候听阳歌讲过你和叶昭行的故事,不就是很典型的青梅竹马吗?再说你和老七,你们之间本不该有什么交集的对吧,结果呢,冥冥之中上天就是安排了你们二人相遇,而且据我所知你们以前也有过邂逅吧,你自己说说这是多强大的缘分。”

说到这里萧煜又撇了撇嘴道:“虽然我和叶昭行也是朋友,但我还是支持老七啊,刚才就见你和叶昭行拉拉扯扯的,我都看不下去了,你可不能因为叶昭行回来了就抛弃我们老七啊。”

“你说的都什么跟什么啊?”

叶芷绾的眉头拧成了川字,根本无法理解他说的这一长串话,她苦口解释道:

“我和昭行只是亲人,我和萧晏是始于他的怜悯之心才有幸相识一场,他对我是同情之心,而我对他......也只有感恩之情,哪像你说的那样啊。”

“什么,感恩之情?”萧煜睁大了双眼,他有点不敢相信自己听到的话,追问道:“你对老七只是感恩之情?”

“对啊。”叶芷绾点点头。

“当真?”

“当真啊,那还能有什么。”

“可是你们这种情况不应该顺理成章的发展出来一段姻缘吗?”

“......你话本看多了吧?”

“......好吧,那就当我想多了吧。”

随后萧煜收起了话匣子,再未说话。

在接下来的路上,叶芷绾脑中一直在回想萧煜刚刚说过的话。

青梅竹马,天降良缘.....

叶芷绾觉得有些好笑,也不知萧煜是不是平时过得太潇洒,导致自己想象力天马行空的,才说出那么离谱的话来。

不过其实真要说起来青梅竹马,叶芷绾觉得他除了过多想象外好像也没用错词,因为自己和叶昭行也算是如此吧,只是在南靖时这个称呼总被太子李奕挂在嘴边,久而久之自己就变得有些反感这个词。

李奕总会对自己说他们两人如何从青梅竹马结为夫妻是一件多么美好的事情,叶芷绾虽然很向往姑母和永嘉帝的感情,但她代入到自己和李奕身上就完全接受不了,因为她和李奕在一起时是压抑且不开心的。

说来也奇怪,叶芷绾想着想着她竟然觉得自己现在比在南靖时要活得自在些。

在南靖时她一眼就能望到自己的一生,她会与不爱的人完婚,然后被永远的锁在深宫里,守着漫无边际的宫规,最后老死再与不爱的人葬在一起。

而现在在北韩,她很自由,她的命运可以被自己掌控在手里,她在为了家族之屈努力着,在为了自己要报答的人努力着。

哪怕前路未知她的心最起码是充实有希望的。

......

由于两人都没有再搭话,他们很快就到了重华宫。

叶芷绾在宫门口时说过让萧煜不用专门进去道歉了,可萧煜却依旧坚持要亲眼探望一下阳歌,叶芷绾怕惊动迦南她们出来看热闹,便让他进了门。

萧煜在自己房门口候着,叶芷绾轻声进了屋,她小声唤道:“阳歌,你睡了吗?”

回应她的是无尽的黑暗与沉默。

她又叫了两声:“阳歌,阳歌?”

依旧是无人应答。

叶芷绾盘算着阳歌昨日睡了一天一夜,今日也有好转之势,不该一点反应都没有啊。

她摸黑走到床边,心里突然升起一种不好的预感。

因为好像从她进门起,她连阳歌的呼吸声都没有听到。

叶芷绾本就怕黑,她的心开始控制不住的怦怦跳起来,她顺了顺呼吸又轻轻向床上摸去。

在她摸清床上并没有人时,随即手忙脚乱的去点油灯。

当灯光亮起的那一刻,她确定了阳歌没有在这里。

叶芷绾扭头冲出门又向阳歌的房间跑去,在门外的萧煜看到她慌乱的样子,忙叫了两声:“芷绾,芷绾?”

可是皆没有应答,他只好不明所以的跟在她后面。

萧煜看着叶芷绾冲进另外一个房间又很快跑出来,紧接着还要再去别的房间,他上前拦住她问道:

“芷绾,到底怎么了啊,你怎么一副慌里慌张的样子?”

“阳歌,阳歌....”叶芷绾的声音有些发抖,她张皇道:“阳歌不见了。”

“什么?”萧煜一惊,后又沉着道:“芷绾,你先别着急,兴许是她去别人屋里玩了,你快些去问她们,我在这等你。”

“嗯!”

叶芷绾胡乱的点点头后就往别的屋子挨个询问去了,萧煜只能在原地干巴巴的张望。

只是不一会整个重华宫的人都起来了,还是没有任何关于阳歌的消息传来。

叶芷绾将重华宫的所有地方都找了个遍,也没发现阳歌的一点踪迹。

一时间众人全都焦急的聚在院中,回忆着这一天发生的事情。

她们全都说从自己走后就没人见到过阳歌的踪影,守宫门的小厮在用晚膳时离开过,也无法确定阳歌到底是什么时候不在的。

叶芷绾迫使自己先冷静下来,她闭上眼睛快速的思考。

突然,她拔腿回了自己的房间,叶芷绾多点了几盏油灯,仔细观察着这屋里的所有细节。

萧煜迟她一步走了进来,他四处张望一下后问:“阳歌在这皇宫里有没有可能去的地方?”

叶芷绾翻着被褥摇头道:“不会,她连皇宫的路都没认清。”

说到这里她一顿,又急忙说道:“不对!我带她去过校场,还去过你那里!”

萧煜眼眸一亮,“这样,我回宫查看一下,你留在这里。”

叶芷绾还想和他一起去,但转念一想万一阳歌只是出去玩一会就回来了,思虑再三,她决定留在重华宫等待。

萧煜走后,叶芷绾不仅在自己的房间检查还去了趟阳歌的房间,可是两处房间所有的一切都和自己离开时没什么两样,叶芷绾最终垂头坐在自己的床边,心里把阳歌所有可能会做的事情都想了一遍。

以自己对阳歌的了解她绝不是个喜欢瞎跑的性子,尤其是没人陪她又在人生地不熟的北韩皇宫里,她更不可能随意走动。

唯一可能去的地方就只有萧煜的寝宫了。

想到这里叶芷绾更是心急得不行,巴不得自己可以分成两个用,奈何自己没有分身术,也只能留在这里继续等消息。

这种毫无头绪又什么都做不了的局面是最折磨人的。

叶芷绾急得低着头在房间里走来走去,她不知在转到门边第几圈的时候,看到了驻足门边的一道挺拔的身影。

她想都没想的冲了上去。

“怎么样了萧煜?”

然而一道冷峻的声音从叶芷绾头上传来:

“是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