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网

手机浏览器扫描二维码访问

第五十二章 祥瑞之星


“我现在将这烈马放开,你对着它再吹一遍马哨。”

叶芷绾蓦地抬头,只听身边劝诫的声浪一层叠加一层。

“陛下,万万不可啊。”

“陛下,此马猖狂性烈,将它放开,恐会再生事端啊。”

……

北韩帝没去理会众人,他向护卫点头示意抽开马背上的利器。

护卫们虽心中有悸但也不敢违抗圣命,他们慢慢抽开长枪,但还做着打压之势。

北韩帝皱了皱眉,“都退开,全部退到殿外!”

“这,这这……陛下您快随老奴过来啊!”北韩帝身边的太监急的上蹿下跳,就是拉不开立在原地的北韩帝。

与此同时,金马上方的压制已经全部移除,它也趁着北韩帝与叶芷绾交谈的功夫将精力养足。

只有片刻功夫,急促的马鸣声再一次回荡在霖德殿,金马不由分说就要朝着北韩帝冲去。

叶芷绾眼疾手快,她一只腿半跪着从身旁快速的抓起自己用外衣做的缰绳,然后手上狠狠向自己这边用力,同时吹响了一声嘹亮的马哨。

梗着脖子狂躁不已的金马在此时瞬间停了下来,暴躁的吼叫变成了温顺的哼哼声音,它本逆着叶芷绾的脖颈也在此刻对着她扭转过来。

金马站在原地不再动弹,呆呆的望着叶芷绾,仿佛在等她下达命令。

叶芷绾心有余悸的从地上站起来,不敢相信眼前的一幕,她轻轻抬起一条胳膊,向马儿的头颅方向摸去。

金马感知到叶芷绾的动作,不等她的胳膊完全伸过来,自己就将头颅送了过去。

叶芷绾抚摸着它柔顺的鬃毛,有些难以置信,她激动的同时心中所想的全部都是自己一会要如何解释这一现象。

众人的议论声再次响起,那个蓝眼男子也在神情复杂的看着自己。

“看来朕猜想的没错,是你的马哨声起了作用。”

北韩帝饶有兴趣的看向叶芷绾,语气中带着早在预料之中的肯定。

叶芷绾又赶忙跪下,“皇上英明,奴婢也不知这究竟是怎么回事。”

北韩帝背手重新坐回龙椅,说道:“别跪着了,站起来说话吧。”

“是……”

叶芷绾此刻还未曾理清头绪,只听北韩帝居高临下的声音又悠悠的传来:

“你刚才说这马哨声是无意间学来的,可这匹来自万里之外的马会听这马哨的使唤,说说吧,这究竟是怎么回事?”

“回皇上,马哨是奴婢的家母从一个驭马高人那里听到的,家母又教给奴婢。而且据奴婢所知,那个驭马高人是个逍遥的江湖人士,与家母只是萍水相逢,而且现在已经不在人世了,其他的奴婢也不清楚了。”

叶芷绾其实根本不知道那个驭马高人是什么来历,母亲只说过是旧相识,除了他英年早逝外其他的母亲也没有多说。

但这个情形下,北韩帝一定会追问清楚,叶芷绾索性推到无处可循的江湖人士身上,再说别的自己一概不知,这样北韩帝总不能再揪着自己不放了吧。

而且今天如果不是那马会对萧晏造成危险,她真的不想成为现在的众矢之的。

北韩帝果然一时问不出什么问题,他转而去问那个蓝眼男子:“使者,这匹阿哈尔金马进贡到鹘月以后可有何人驯服过它啊?”

“没有。”蓝眼男子摇了摇头,“我们国王的那一匹至今还在马骝里关押着,今天这个情形也在下也十分费解。”

“那就是说此事无解了。”北韩帝手指在龙案上轻轻扣着,脸上带有沉闷。

叶芷绾思虑着怎么给自己想一个全身而退的想法,因为她也打心里不知道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自古以来天子多疑就是人尽皆知的事情,一个青山难民用随便学来的马哨声驯服了来自万里之外的烈马,这事情是怎么也说不通,别说北韩帝会浮想联翩了,连叶芷绾都想怀疑自己的身份来历。

正当她心乱如麻时,一边的蓝眼男子给她送上来了一个听起来有谱但实际又十分荒谬的理由。

只见他右手伏于胸前眼望向西方虔诚道:

“这一定是天山神女的显灵,土斯曼国来自天山脚下,那里的动物花草天生自带灵气,神女不愿让马儿再继续作乱于此,所以她给这匹马传递了安定的声音,那道声音就是这位姑娘吹响的马哨声。”

说罢他走向叶芷绾,单膝下跪,又轻轻抬起她的右手,落下一个吻。

他虔敬的声音从叶芷绾的手上接着响起:“这位姑娘祝贺你,您是被神女选中的人。”

随着他的抬头,叶芷绾的手上还泛起了一层朦胧的无色微光。

叶芷绾知道西域的人全都十分坚信神女的灵魂永生以及神力的存在,但她可以确定她眼前的这个人绝对不相信他自己刚才说出来的话。

因为在他很快被萧晏拉开并与自己对视的那一刻,眼中有一抹寒意转瞬即逝。

叶芷绾不知道自己的手为什么会平白无故的发光,也不知道这个蓝眼男子为什么要帮自己度过困境,但她懂得自己有台阶下的时候就一定要下。

她先递给萧晏一个无事的眼神,后又跪了下去,诚恳道:“皇上,奴婢经过使者的提示,恍惚间感知到了天山神女一样。”

叶芷绾这话说出来自己都有些心虚,她大脑飞速转了一圈,又认真道:“奴婢惶恐,刚才那一刻,就像,就像是我们的神仙菩萨显灵了一样!”

她说完这些话,众人窸窣的声音再度传来。

“你们快看,她的手在凭空发光呢!”

“菩萨显灵了?”

“这是天佑我大韩啊!”

“可怎么就显到她身上了。”

“我倒觉得未必,那西域的神女怎么会显灵到我们中原来呢。”

“诶,你说的也是,不过管他哪里的神仙呢,能显灵不就是好事吗。”

……

良久之后,北韩帝终于开口。

“既是神衹显灵,那便是福兆,此马是赠予晏儿的,你又刚好是晏儿宫里的人。”他停顿一下,又道:“那……”

“父皇!”

北韩帝话还没有说完,突然就被一道磁性泠冽的声音打断。

只见萧祁突然从座位上起身,他两步跪在北韩帝面前,古铜色的右手在烛火下泛着微光。

他正色道:“父皇,儿臣认为天山神女显灵于我大韩朝一事事有蹊跷,应当宣钦天监来殿探究一番!”

叶芷绾本以为这事就这么过去了,没想到半路出来一个萧祁,她抬眸望了一下身边的萧晏。

萧晏不知在想什么,他突然跪下,“父皇,儿臣也常常听说神女显灵各地的故事,这是神女的降恩,儿臣恐宣了钦天监是对神女的不敬,还请父皇三思。”

萧祁听了萧晏的话,又急道:“父皇,您仔细想一下,大韩百年来从未有神仙显灵之兆,怎么今日就有天山神女显灵到了一个来历不明的人身上,这其中定有蹊跷啊!”

“父皇……”

萧晏还想在说些什么,可北韩帝已经沉声发出了命令。

“好了,都起来吧,宣钦天监进殿!”

萧祁得尝所愿,他满意的回到座位,轻轻抚摸着露出来的一段墨色蛇尾。

叶芷绾她向来不怎么信这些神明,只是现在这个情形能让自己脱身的就只有神明了,她低下头,暗暗搓着自己发光的手,果然,光是会被搓掉的,而且搓过右手的左手也开始泛起光来。

她很轻微的咳了一声,又悄悄给了萧晏一个眼神,示意他看自己的左手。

萧晏看了她手中之物眼眸一闪,他跨步来到叶芷绾身前对北韩帝拱手道:

“父皇,儿臣想起一事,今年大韩比往年都要冷,鹘月使团都有些受不住了,儿臣希望内务府多拨一些炭火给使团驿站。”

北韩帝眸子也没抬一下,道:“准。”

“谢父皇。”

萧晏在说完这句话后就站在了原地。

半柱香后,钦天监匆匆赶到。

他跪于叶芷绾身旁,“参见皇上,微臣在路上时已经听说了霖德殿中发生的事。”

钦天监又转头望向叶芷绾,“不知姑娘能否让微臣看一下您的手。”

叶芷绾侧了侧身将手伸过去,悬在半空。

此时她手上的光在近看之下已经变成了淡黄色,且比刚才还要透亮,钦天监皱着眉头反复观摩查看。

为了方便他行事,叶芷绾还不断将自己的手掉转着方向供他查看,只是男女授受不亲,钦天监不能触碰到叶芷绾的手,迟迟未下定结论。

叶芷绾看出他的为难,从怀中取出一条手帕说道:“大人隔着手帕再仔细瞧瞧吧。”

钦天监急忙接过手帕继续查看。

过了一会,只见钦天监猛地将头磕在地上,他又抬头激动道:“恭喜皇上,贺喜皇上,这是大喜之兆啊!”

北韩帝身子向前探了一下,“怎么说?”

“回皇上的话,这位姑娘手上所泛之光确实不是俗物啊。古书中曾记载佛光显灵就是这种朦胧的淡黄色,和这位姑娘手上的光色如出一辙!”

他抚平了一下自己激动地心情后又娓娓道来:

“而且臣昨日夜观天象,发现江南群星光彩异常,聚合于锦官分界之地,其中一星甚明,并散有利光,西飞而止,其大如斗,散五色光芒,少时光芒大盛,直冲紫薇星而去。”

钦天监说着语气逐渐兴奋起来,他顺了一口气又继续说道:“此星便是祥瑞之星且降临到了大韩啊皇上!”

“祥瑞之星?”北韩帝不禁从龙椅上站起,面上难掩激动,“你是说晏儿身边的这个女子是祥瑞之星?”

“回陛下,正是!”

钦天监又道:“而且据臣所知这位姑娘是从南方的青山而来,和天象上祥瑞之星的方位也刚好对上了。”

北韩帝听完钦天监的话,站起身子,龙颜大悦,他欣喜道:“赏!”

随后他又望向叶芷绾,思索道:“既然你的到来会给我大韩带来祥瑞,那你在重华宫待着倒是屈才了。”

北韩帝此话一出,叶芷绾和萧晏同时望向龙案,心中不觉一惊。

不知道他会对叶芷绾做些什么安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