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网

手机浏览器扫描二维码访问

第六章 现在是你的救命恩人

    赵启神情悲怆,张口回道:“那日子时,军中粮草处突然起火,就在大家忙于扑火之时北韩军队却一股脑的杀进营中,众将士们应接不暇,奋起反抗,可是实在不敌他们人数众多,又是深夜突袭。北韩人对我们营中地形极为了解,就算我们再变换战术,他们都能见招拆招。不久后大家就被北韩人包围……我侥幸逃脱。”

    他说到这里抹了一把泪后继续说道:“就在我们被包围的时候,北韩领军之人对我们说…说叶苍将军和叶深将军已投诚北韩,让我们放下兵器可饶我们不死,可是长卫军的将士们宁死不从,反抗到底,最后的结果就是,就是全部牺牲……”

    叶苍低头不语,叶深满脸震惊连连摇头:“不可能,皇上!这不是真的,是他们北韩人在说谎!”

    永嘉帝望向叶苍父子怒声说道:“人证物证俱在,你们还有什么好说的?因为你们的欲望,我大靖七万士兵白白葬送了性命!到现在居然还没有一丝悔过之意!”

    站在一旁的赵启又突然开口说道:“在下,在下还有一事不知当讲不当讲。”

    “磨磨唧唧的做什么?讲!”

    “三年前叶深将北韩太子斩首之后骄傲自大,目中无人。经常饮酒之后与在下说,自幼时起皇上您文才武学就样样都不如他。还说……还说先帝在时就对他宠爱有加,待他与众皇子无异,如若他是先帝之子,定,定得帝位……”

    跪在地上的赵梓听了这话不禁起身大声质问赵启:“怎么可能?赵启你!你可知你在胡说些什么?叶深从未有过这种想法,一直敬重陛下。向来只有臣子之心,你跟了他这些年,他那么器重你!你居然能说编出这种瞎话来!”

    “放肆!”永嘉帝怒发冲冠,一把掀翻桌子。

    赵启连忙跪下:“陛下息怒,当心龙体!”

    又转头向赵梓说:“表姐,我以前一直视叶家两位将军为我一生榜样,便投身军营像他们一样守护大靖。可如今我所崇拜之人竟是这样的卖国贼子!表姐,你怎么到现在还看不清你的枕边人?别再替他说话了!表弟所言句句属实,如若有假,不得好死!”

    叶芷绾冷眼看着赵启,心如刀绞,头脑发蒙,所有人的身影都有些模糊。

    身后又突然传来云晴发抖的声音:“皇上,奴婢是祎安郡主的贴身侍女,其实郡主她……她也常说自己治民有功,深得民心。还说太子总是病怏怏的,根本配不上自己……今日,甚至还和一名西域男子偷偷幽会许久。”

    叶芷绾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还未接受刚刚所发生的一切,紧接着又给她的心口来一记重击。

    她瞪大眼睛回头看去:“云晴,你……你在说些什么!我何时说过这样的话?又何时和什么男子幽会?”

    云晴趴在地上瑟瑟发抖不再接话。

    “都给我闭嘴!”永嘉帝坐在龙椅上怒不可遏:“来人!传令下去,叶苍,叶深二人卖国求荣,意图谋反,就地格杀!镇国将军府,满门抄斩!”

    得到命令的陆霆带领侍卫走进大殿,押住众人。

    他立在叶苍叶深身边,缓缓拔出腰间的佩刀。

    此时的叶苍直起身子缓缓回眸看了一眼亲人,痛苦万分,嘴唇微启,像是有话要说,可最后还是闭上眼睛没有张口。

    陆霆把刀架在叶苍的脖子上,面无表情,全身力气给到手臂狠狠一划,叶苍应声倒地。

    叶深看到此景大受刺激,瞬间面无血色,双目猩红,向叶苍的尸体爬过去:“父亲!”

    可他还未摸到叶苍一下,陆霆手中的长刀就已经刺进了他的胸膛,陆霆手腕一用力又把刀往里推了几寸,随后快速拔出。

    叶深一口鲜血喷涌而出,眼睛瞪的老大,他只把最后的目光转向叶芷绾,后再没了气息。

    赵梓拼命摆脱侍卫,哽咽大呼:“将军!妾身这就来陪您!”说罢便猛地向陆霆手里那把沾满血迹的长刀冲去,刀从赵梓的腹部穿透到后背,赵梓痛苦地倒下,用尽身体最后一点力气爬到叶深身边。

    老夫人则老泪纵横,仰天长叹:“苍天在上!我叶家一生为大靖鞍前马后,鞠躬尽瘁,清清白白!可今日却被小人陷害,老身就是去做了鬼也不会放过你们!”说完扭身夺过侍卫手里的长刀,反手举起自刎而去。

    叶芷绾跪在地上放声大哭,心像被人活活撕裂,她挣脱手臂上的力量,颤颤巍巍地向前爬,眼泪模糊了双眼,只感觉身边的一切天旋地转。

    她根本不知道现在的自己应该爬去谁的身边,地上足足躺了四具尸体,都是她的至亲至爱!豆大的泪珠一颗一颗滚下来,滴在地上。她只恨这时候的自己手臂不够长,手掌不够宽大,不能将地上的人全部拥在怀里。

    此刻,生不如死。

    叶芷绾只能无力的哭喊:“祖父,祖母!父亲……母亲……”声嘶力竭。泪水堵着她的咽喉,声音越来越嘶哑,心如死灰,绝望到了极点。

    叶锦言头痛欲裂,像要炸开一样,连连摇头,失声大喊:“不要,不要!不要啊!父亲,母亲!”她实在没有力气挣脱侍卫,只能跪在原地,用双手狠狠的抓着着地面,大口喘气,突然一口气没有上来,哭晕了过去。

    陆霆见状回头看向永嘉帝问:“皇上,皇后娘娘是否也……”

    永嘉帝看着晕倒在地上的叶锦言,眼神阴霾,半晌才开口说话:“来人,把皇后送回寝宫。自今日起,禁足明德宫,不得外出!由陆霆看管。六宫一切事宜全部移交哲贵妃打理。”

    “是!”陆霆又看向叶芷绾:“那祎安郡主……”

    永嘉帝依旧面无表情,默默点了点头。

    手起刀落,奇怪的是刀并没有落在叶芷绾的脖子上,却意外的划向了她的左臂。

    陆霆被一抹墨绿色身影推到一边,踉跄了几步,随后脸上泛起一丝怒意看向来人,待他看清此人面孔之时,却突然低头恭敬的说道:“太子殿下!”

    太子李奕站在叶芷绾的身前大声喝斥:“我看谁敢动她!”

    “放肆!”永嘉帝勃然大怒:“叶家通敌叛国,绝不可饶恕!你给我起开!”

    “就算镇国将军犯了天大的错误,芷绾都是儿臣未过门的妻子,父皇您若杀了她怎么和皇祖父交代!”

    “你少拿先帝来压我,自叶苍谋反那一刻起,这个婚约就不做数了!今日,她必须死!”

    李奕随手抽了一把长剑,横在自己的脖子上,目光坚毅:“儿臣此生只会娶叶芷绾一人,若您执意要杀她,儿臣就先死在您的面前!”

    “你,你……好,你今日护她一时,我看你能不能护她一世!”永嘉帝说罢就拂袖离去。

    李奕赶紧去看叶芷绾,只见她左臂上一条狰狞的血口,又长又深,还在不断地往外流血。

    他急得大喊:“宣太医,给我宣太医!”然后满脸心疼的看向叶芷绾说:“芷绾,你受苦了。有我在,别怕。”

    叶芷绾听到李奕的声音,反应过来自己还活着,从鬼门关前遛了一圈,死里逃生后她突然间想明白,刚才阎王爷没有收她,上天就一定对自己还有别的安排,她攥紧了拳头,在心里做了一个重要的决定。

    “奕哥哥,谢谢你,不过我还想求你一件事。”

    “你说,”

    “求你将我祖父他们好生安葬了好吗?”

    “好,我答应你!”李奕去扶起地上的人,又道:“芷绾,你先随我去东宫。”

    叶芷绾摇头:“我不能留在皇宫,你保不了我的,皇上不会让我活着。”

    李奕连忙回道:“我是身子弱些,可我毕竟是大靖的太子!有我在没人敢动你!”

    叶芷绾怅然一笑:“皇上不会让你娶一个罪臣之女,忘了我吧,奕哥哥。我还有更重要的事情去做。”

    说完叶芷绾一掌拍在他的脑后,李奕晕倒在地。

    一旁的云晴看到太子倒地连忙大喊:“快来人啊!太子被祎安郡主打晕了!”

    叶芷绾拿起长剑起身快步向云晴走去,冷冷开口:“我待你不薄,可今日你却陷害于我,我要你去死!”叶芷绾刚举起长剑,门外就匆匆进来了一队侍卫,来势汹汹,向她逼来。

    她只好对着瑟瑟发抖的云晴丢下一句:“我必会亲手杀了你!”随后转身向窗户跑去。

    窗外寒风凛冽,身后的侍卫穷追不舍,远处还有不少禁军向她赶来,大雪落在她的伤口之上,疼的她咬牙切齿,叶芷绾也顾不得那么多,拼命向宫外方向跑去。

    终于快到城墙边,转角又出现了一队禁军,向她杀来,叶芷绾不一会儿就被他们逼在了墙角,她打起精神拼命抵抗。

    可是禁军人数众多,叶芷绾身上又多了几道血口,身体和心里的双重打击让她越来越力不从心。

    突然,一把长枪刺入她的腹部,叶芷绾终于撑不下去倒在了地上,她无力的看着天空眼角挂着泪痕,心中皆是不甘。

    就在她绝望等死之际,从屋顶上突然跳下来一个白色人影,落在叶芷绾身边,他伸手将叶芷绾拉起来搂在怀中,一手扶着她的腰,一手和禁军打斗。

    此人身手敏捷,击退了不少人,和禁军拉出了一段距离,他趁着这会儿功夫赶紧抱着叶芷绾踏墙逃走。

    逃出皇宫,叶芷绾去看那人长相,有些吃惊:“你,你是那个鹘月人?”

    “现在是你的救命恩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