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网

手机浏览器扫描二维码访问

第四十九章 使团盛宴【一】


“皇上驾到,皇后驾到!”

一声洪亮而又尖细的嗓音由霖德殿外传来,让叶芷绾把所有的思绪收到当前。

殿内瞬间鸦雀无声,叶芷绾随众人下跪行礼,北韩帝与皇后依次落座后众人纷纷归座。

刚刚站定的叶芷绾却觉得金案上两人的目光都在向她和萧晏这边袭来,一股无形的压力也随之而来,她用余光向左上方瞧去。

首先映入眼帘的是北韩帝,他�9�9着明黄色九龙御袍,头顶双龙戏珠无暇宝石冠冕。

他浓眉下�9�2双炯炯有神的凤眼,�9�4的深不见底,正不经意的瞟过自己,不知在想什么。

而最让叶芷绾感到有压迫感的是来自北韩帝右侧的皇后。

她着一身红黄两色为主的金丝鸾鸟朝凤绣纹朝服,头上戴着朝阳五凤连珠冠,金光闪闪,镶金翡翠璎珞圈挂于胸前更显雍容华贵。

只是在锦衣华服之上是一张叶芷绾不敢与之对视的面容。

皇后一条细长而上的挑眉沿接至鬓角,微凸的颧骨上方是一对凹陷且深邃的眼窝,嘴角呈向下弯曲的弧度,她不做表情时整张脸都有一种凌人的气势,不怒而威,盛气凛然。

叶芷绾知道以貌取人不能作为评判一个人的标准,但如果说眼神能杀人的话,那死在皇后眼下的人一定已经不计其数了。

很不幸,叶芷绾觉得自己被她盯上了,如同蛇盯上了猎物一般。

虽然她也不知道是什么原因,但皇后对自己的敌意是一眼就能明了的。

叶芷绾心中默求鹘月使团快一些出场,好让台上的这两位尽快放过自己。

可她没等来使团,等来的是一句更为响亮的通传。

“景王到!”

叶芷绾转了转眼球,这就是传说中的一字并肩王,她好奇的朝殿门瞄去。

不过她还没看到人,就只看到了一个圆滚滚的肚子时,殿中座上之人又开始向景王行礼,虽未行跪礼,但一个外姓王能享如此待遇也是十分罕见了。

而且最重要的是他居然敢在皇上到位之后才姗姗而来。

景王象给北韩帝与皇后行礼过后,就迈着大步大摇大摆的向龙椅左手边的金丝楠木软椅走去,待他坐定,叶芷绾替那椅子捏了把汗。

这景王富态横生,膀大腰圆,脸上横肉全部堆积在了一起,唯有一双挤在肉条内的双眼泛着不可轻视的精光。

不过叶芷绾多少还是感谢他的,因为皇后自他进来便把注意力从自己身上挪了过去。

只听皇后先开口说道:“馨儿怎么没来?”

她的声音庄肃威严,虽看似关心但叶芷绾听出来是带有一丝责怪的。

景王端起面前金杯抿了一口酒,漫不经心道:“那丫头说她有别的事要忙,不来了。”

“别的事要忙?”皇后拧了拧眉,不悦道:“有何事比这场宴会还重要?”

“那我来的时候她就不见了,我能怎么办嘛。”景王摊了摊手,以表无奈。

皇后望了北韩帝一眼后厉声道:“她竟如此不懂规矩,简直是成何体统。”

景王撇撇嘴,“行了,我的好姐姐,别说了,我回去罚她就是了。”

“放肆!”

听到他那句话皇后差点从座位上站起来,震怒的声音响彻霖德殿。

景王被惊得虎躯一震,立马反应过来,道:“皇后,皇后,是皇后娘娘。”

他又费力的从椅子上起来恭了恭身子,“臣一时嘴快,请皇上皇后责罚。”

叶芷绾看着眼前的一切,才真真切切的感受到了宇文家的飞扬跋扈,她静待着北韩帝的反应。

可北韩帝却是一笑,不以为然道:“无事,景王与皇后姐弟情深,一时难免忘记君臣之礼也是情有可原。”

他示意景王坐下,后又面向前方,正色道:

“宴会可以开始了。”

随着舞姬歌姬的上场,这一小小的插曲被淹没在鸾歌凤舞中。

紧接着,每人席前上满了杜康酒、碧玉殇、金足樽、翡翠盘,八珍食。

酒如泉水,古琴涔涔,舞燕歌莺,鼓乐齐鸣。

一场奢华盛大的宴会终于拉开帷幕,鹘月使团也伴着西域歌舞进入了霖德殿。

叶芷绾虽然在南靖时每年都会参加使团宴会,但毕竟是一年才得一见,鹘月不仅新奇有趣的玩意众多,他们不管是男子还是女子还都生的很养眼,所以她对接下来的流程还是十分期待的。

首先进来的是一位蓝眼棕发男子,他头戴羽毛金冠身披锦罗氅衣,翩翩而来,引起殿内一众侍女的惊呼,叶芷绾也面含春风满意的点点头。

只是萧晏冷不丁的一个回头,让她瞬间收起了笑容。

萧晏略带嫌弃的看了她一眼,“这有什么好看的?”

叶芷绾心底翻了个白眼把脸扭到前方,结果看到萧祁那副玩世不恭的样子,他衣袖里的黑蛇在桌下无声的吐着信子,她只好又把脸扭到左边。

这一扭倒好,她刚好看见北韩帝正直勾勾的看着自己,以及他身侧的皇后一会看看他一会又看看自己的幽怨眼神。

叶芷绾觉得这种情况下,她还是回过头看鹘月使团吧。

让萧晏嘲笑自己总比被人用眼神杀死强吧。

只是让叶芷绾怎么也没想到的是,她刚把头扭回来,她就看到了自己朝思暮想的那个人。

叶昭行!

叶芷绾不敢相信的揉了揉眼睛,当她确定自己没有看错的时候,脸上在强装着镇定,但她的心中早已欣喜若狂。

她想过很多次重逢的场景,但怎么也没想到会是在这里。

萧晏在这时再一次回头,语气有些冷淡,“小心点,别太激动了。”

叶芷绾给他投去一个安定的眼神,“放心吧,我能控制好自己的情绪。”

叶昭行跟在一个相貌很灵动的女子身后,他虽然换上了西域服饰,但是他硬朗的面容在一行鹘月人里还是极为出众。

叶芷绾喜悦过后,猛的想起正事。

卷发的西域男子!

她急忙扫视着使团,可惜卷发男子实在是太多了。她不知道哪一个才是自己要找的人,看来只有等宴会结束找叶昭行问一下了。

随着最后一人迈进霖德殿,使团代表全部到齐,他们右手伏于左胸前向北韩帝行礼后坐进了使团观赏席位。

叶昭行所在的位置恰好是叶芷绾看不到的地方,叶芷绾也就作罢,她想起北韩帝适才的眼神,不禁扭头去看台上。

而现在的北韩帝龙颜甚悦,已经不是刚才那副冥思的样子,这让叶芷绾有些怀疑是自己看错了。

紧接着北韩帝差人呈上了北韩王朝千百年来的象征:一枚纯银打造的狼图腾。

萧晏起身接过图腾,同时刚才那个蓝眼男子也从一个宝匣中取出一枚天山神女雕塑与之交换。

叶芷绾看到那个雕塑想起了曾在书中读过的一段记载。

相传西域千百年的一个部落有一位女性首领,是天帝的女儿,其不仅长相貌美拥有神力,还解天灾降神衹,造福了西域的一方百姓,被当地人民尊称为天山神女。

值得一提的是当时中原王朝的一位君王曾跨越万里远游,与那天山神女有一段美好的邂逅。

书中描写中原君王在见到神女时手执白圭玄璧,并赠送给她很多贵重的礼物,两人相谈甚欢,同席共饮。

对君王逐渐产生情谊的神女希望他可以留在西域,而君王却说自己的使命是回去治理自己的国家,希望中原百姓能够在他的带领下安居乐业。

这样的深明大义神女无话可说,所以只能目送自己心爱的男人离去。

在分别时神女问道:将子无死,尚能复来?

君王回答她如果想念自己可以到中原来,奈何神女也有需要守护的一方土地,无法随君王远行。

君王便承诺自己三年后一定会回来看她。

然而,君王食言了,此次一别就是永别。

神女最终没能等来与中原君王的第二次会面,她在两人分别的第四年抱憾而去。

神女在临终前仍对东方的那位君王怀有执念,她怕君王回来找不到自己,便命人按照自己的容貌身型刻画了一个雕塑,放在她所在的部落面向中原的地方,并且下达了最后一个命令,就是西域的土地永远对中原大开。

神女去世以后西域百姓认为她虽然回到天上去了,但她的灵魂是永生的。

所以他们依据神女的遗愿雕刻了很多飞天神女的雕像来祭奠这位神女,希望雕塑可以载着她的灵魂永远守护着这片土地。

人们把这段故事当做西域与中原往来的开始,后来神女雕塑也逐渐成为了西域与中原往来的象征。

而叶芷绾却对神女的情痴感到唏嘘。

故事里说她是拥有神力的神女,但她与宾客献礼,敬酒对歌,颇食人间烟火,在叶芷绾看来她只是一个普通的被辜负的痴情女子。

叶芷绾望着萧晏手上交换过来的神女雕塑出了神,不知神女的灵魂有没有随着雕塑来到中原与她心心想念的君王见上一面。

两国代表互相交换过信物之后,就是鹘月使团们开始展示他们国家的特产环节,这其中包括了各种羊皮手工艺品,瓜果香料以及样式新颖的锦衣玉裳。

他们带来的东西全都自带浓厚的香气,在整个大殿四散开来,香而不腻。

北韩的尚宫局、尚仪局、尚衣局,尚食局也纷纷派出代表与之置换物品,互相学习交流。

叶芷绾很喜欢这种感觉,这是属于和平祥宁的感觉。

因为每年只有鹘月使团出访,将异国的特产在本国土地上排排展开之时,她才能感受到两个相隔万里的国度可以以这种文化互换的方式友好相处。

在她心里一场繁荣的文化交流比彼此兵戎相见要好太多。

只是千百年来又能有几个像鹘月国王这样仁智的君王呢......

终于待所有环节结束,本该就座的那个蓝眼使团代表站在原地没有离去。

他拉住要回席的萧晏,又望向北韩帝。

“皇帝,请等一下,我还有一物要展示,而且我保证此物一出必将惊艳全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