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网

手机浏览器扫描二维码访问

第四十三章 真正的春色满园

    在去校场的路上,叶芷绾觉得自己的心好像挺大的,本来都气成那样了,居然一个狼牙吊坠就把自己给收买了。

    这要是在南靖她好赖也要象征性的把那人给打两下出出气的......

    想到这里,她猛然生出一个念头,那之前的自己在别人看来不会跟宇文馨一样吧?

    叶芷绾迅速否定了自己的想法,不会不会,自己向来只打恶人,从不无理取闹随意处罚他人,怎么会和她一样惹人厌烦呢。

    路途漫长,叶芷绾的脑子就没有停止过思考,她又突然发觉现在自己的样子是不是有点像得了便宜还卖乖。

    一个贴身侍女,让皇子来主动赔礼道歉,这应该是史无前例的事情吧。

    一次戏弄而已,跟萧晏之前帮助自己的那些来比又能算得了什么呢。

    这么一算,好像还是自己过得更难心安啊。

    不过还好,萧晏说过会找自己讨回来。

    有那句话在叶芷绾的心里多了一丝慰籍,她把那些胡思乱想给收起来,侧头问道:“七皇子,校场是不是在五皇子的宫殿附近啊?”

    “是,怎么了?”

    萧晏从出宫起就看到叶芷绾的脸上换过无数个表情了,她一出口居然是问萧煜,这让他开始莫名心烦意乱起来。

    叶芷绾瞳孔泛光,道:“那我能不能回去把阳歌给带过来?”

    萧晏愣了愣,叶芷绾以为他是嫌麻烦,便露出了殷勤却略有失望的神色,“是阳歌与我说跟着阿依幕采药她帮不上什么忙,在重华宫里的活计也用不到她,所以她每天都有些无聊,我就想着带她去五皇子那里玩玩。”

    听闻她言萧晏这才豁然开朗,他轻松道:“这有何不妥,你别回去了,到了校场我找人回去接她。”

    “嗯,谢谢七皇子。”

    叶芷绾笑得很满足。

    萧晏偏头去看,眄睨到一张绝俗秀脸,星眼如波,齿如瓠犀。螓首蛾眉,巧笑倩兮,美目盼兮。

    这一刻,他懂得了千秋无绝色,悦目是佳人这句诗的意思。

    ......

    当阳歌过来的时候,叶芷绾正拿着匕首向萧晏不断突进,就算十次里面有八次都被他轻松躲掉,叶芷绾都没想过一次放弃。

    她练起武来就是有一股子倔强,如果不是后来叶深让她中断此事,叶芷绾应该会比现在强很多。

    萧晏同样也发现了手拿武器的叶芷绾和平时的她完全不是同一个人。

    现在的叶芷绾心无旁骛,眼射寒光,心里只有一个目标,那就是:赢。

    也许这就是将门之家传承下来的血脉,是跌倒以后再爬起来,是永不言弃迎面困难,破釜沉舟,是拥有置死地而后生的意志。

    寒风之下,叶芷绾的额角已经冒出一层密汗,她再一次冲刺而来,萧晏握住她拿匕首的手腕,轻轻一转,匕首从面对萧晏变成了面对叶芷绾的方向。

    叶芷绾看着这个动作,心中充满不服,使了使劲,却没能扭转匕首的方向。

    萧晏用食指点了点她的手背,“歇会吧,阳歌来了。”

    叶芷绾面露一瞬挫败感又稍纵即逝,她扭了扭手腕,向边处走着,昂起下颌,契而道:“我一定要超过你。”

    萧晏偏头一笑,“好,我等着。”

    只是两人还未走到阳歌身边,就看到重华宫里一个眼熟的随从匆忙的向这边走来,他来到萧晏身边低声耳语几句并交给他一封信件。

    萧晏看后凝眉向叶芷绾吩咐道:“我临时有点事,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忙完,我不在你就别留在校场了,我让人带你们去萧煜那里,待会就回宫。记住了吗?”

    “记住了。”叶芷绾应声答应。

    萧晏刚行两步又转过身来,神色复杂道:“萧煜他,可能现在和你从前认识的他不太一样,我也不知道该怎么说,总之你要是待得厌烦了就早点回去。”

    “嗯?”叶芷绾听得云里雾里,还想问问清楚,可萧晏已经急匆匆的走了。

    阳歌上前跨住叶芷绾,脸上藏不住的欣喜雀跃,“郡主,我们是要去五皇子那里吗?”

    “是啊。”叶芷绾宠溺一笑,“看你整日待得无聊带你去解解闷。”

    “郡主对我可真好。”说完她还把头放在叶芷绾的肩膀处蹭了蹭。

    叶芷绾轻轻拱了拱肩上的重量,坏笑道:“几日不见,我们阳歌是不是也想他啦?”

    阳歌腾得直起身子,眼睛瞪得溜圆,后又低头羞道:“郡主说什么呢...我才没有。”

    “好好好,是我想他了行不行,想得茶饭不思,夜不能寐。”

    “哎呀郡主你又在瞎说什么呀。”

    此时阳歌的脸已经像熟透了的果子。

    叶芷绾不再逗她,去握住她的手掌,“快走啦,早点过去还能在那里多待一会。”

    ......

    萧煜的长华宫院外红墙环护,有两颗长青古柏从里面露出一角深绿,绿枝周围萦绕着些许朦胧的缭绕烟雾。

    细听还有若有若无的潺潺水流声并伴随着袅袅琴音从宫内传来。

    叶芷绾在宫门外等着小厮通传,心里不禁赞叹萧煜可真是会享受日子。

    在寒风萧条的北韩,长华宫竟让他装扮得如此春机盎然。

    不久,长华宫大门再次打开,两人有些好奇的向里面看去。

    刚才通报的小厮已经不见,立于门前的竟是一位风姿绰约的女子。

    此人清冷端庄的模样中透露着一股说不出来的妖媚之感。

    一袭藕色长裙拽地,裙摆摇曳绣着生动的荷花,内着乳白色抹胸,腰间系一条青色腰带,上缀着几颗亮丽的白色珍珠,外披金丝薄烟翠绿纱。青丝披落,仅用一条绿色的发带系着,尽显阴柔妖艳之气。

    叶芷绾心中冒出一个不好的念头,只是还没等她开口,那人便先她一步清喉娇啭道:“五皇子在里面,你们随我进去就好。”

    说罢她转身盈盈向宫中走去,叶芷绾给阳歌投去一个平定的眼神,拉她的那只手上也微微用力一下。

    顺着那名女子的路线叶芷绾将长华宫的景色全部尽收眼底。

    这里全院栽种着四季常青的绿植花草,花香扑鼻。与外面的萧然的景象比起来显得别具一格。

    再向后院走去,佳木奇花愈发葱茏,周遭的温度渐渐升暖,水流声也越来越清晰,甚至还能隐约听见几声娇媚的女声。

    女子走到一块大石头前停了下来,柔声道:“五皇子就在这里,两位姑娘直接进去便可。”

    叶芷绾听着后面阵阵传来的嘤然面露疑色,迟迟没有迈步。

    那女子瞧出她的迟疑,又莞尔道:“我没有骗两位姑娘,五皇子平日里都在这里待客。”

    叶芷绾这才将信将疑,领着阳歌向大石后方走去。

    这后面的所有景色都被雾气盖住,影影绰绰,只能依稀看到几个人影。

    叶芷绾眯着眼挥手散去面前的团团雾气,慢慢的向人影那边挪去。

    也可能是因为两人身上带来的冷气,让这里的雾慢慢散去一些。

    叶芷绾逐渐看清四周环境,此地用刚才的巨石和树上绿叶形成一道天然的屏风,中间有一个可以容纳数人的圆形池子,池子周围被形状各异的精美岩石所包裹起来。

    池子中的水随着里面的人影波动正一层一层的往外面溢,连着一团团热气也氤氲荡漾而来。

    叶芷绾看到萧煜正用一条粉色腰带蒙着双眼,嘴角扬起兴奋地追逐着池子里的其他人。

    被他追着的几个女子,衣着清凉简易,有的露出香肩雪肌,有的隔着水光还能看见些许玉色。

    如此香艳的场景叶芷绾从未见过,待她反应过来,她急忙去捂阳歌的眼睛。

    阳歌轻轻地把她的手推开,“郡主,我累了,咱们回去吧。”

    此时萧煜听到身边的人提醒,把眼上腰带扯掉,略显意外,“哟,芷绾来了啊,诶,还有那个那个......”

    说到这里他停住好像在思考着什么,然后又拍了一下脑门,继续说道:“啧,瞧我这个记性,还有阳歌,老七跟我说过你们要来了,等我一会啊,我带你们在我宫里好好逛逛。”

    阳歌听完他这一番话在原地咬唇呆愣片刻后转身离去。

    叶芷绾看了看毫无任何反应的萧煜面色闪过失望,她的掌心还有从阳歌眼上拂过的些许湿意。

    她追上阳歌,张了张嘴,不知该怎么说,她把手搭在阳歌的肩上,希望这样可以让她好受一些。

    重新走过来时的路,已是完全不同的两个心境。

    回去的路总比进来的路要走得快一些,那女子将两人送至门外,叶芷绾点头表示谢意。

    就在她回头之际,女子突然叫住了她,盈盈温情道:“请姑娘代妾身问七皇子安。”

    她说这话时目光明亮,望穿秋水。

    叶芷绾心底有一股异动,但她不想再在这里耽搁时间,只想带着阳歌赶紧回去。

    她随口应着,抓起阳歌就向重华宫方向走去。

    阳歌如牵线木偶般的被叶芷绾拉着,仿佛自己还置身在长华宫,她不想去想,可是那些场景已经全部占有了自己的脑子。

    眼泪被风吹干,又再一次悄无声息的滑落。

    她回忆着与萧煜的相遇相识,是他在那个偏僻的村子里天天安慰自己,逗自己开心,是他在夜色之中焦急的把自己从寒山寺接走,也是他在将军府出事后给了自己无限的美好。

    阳歌想张口和叶芷绾说几句话,可喉咙就像是被堵住了一样,什么声音都发不出来。

    她双手拉住叶芷绾,说不出话,急的她嘴角抖动不止,只好闭上眼睛希望可以止住眼泪,可这一动作带来的是更多如雨的泪珠。

    叶芷绾心疼的把阳歌拥入怀中,鼻子发酸。

    阳歌终于忍不住放声大哭起来,她断断续续的抽泣道:“郡主,我,我我不知道我怎么了,我心里好难受。”

    叶芷绾的一滴眼泪随着眼角滴下来,“阳歌有我,有我在,以后永远都有我陪着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