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网

手机浏览器扫描二维码访问

第四十二章 七窍流血

听萧晏提起此事,叶芷绾眸子一亮,冲他撇嘴道:“是啊,你不在,我要不那么说,那些人光想活吞了我。”

萧晏冷眸一转,微微失神,“她们确实烦了点,但朝堂上的面子总是要给的,辛苦你了。”

“也没有啦,后来我那样说了,他们就对我挺好的,以至于我现在心中还有些愧疚呢。”

叶芷绾确实想找个机会给她们说清楚,不然日后误会可就大了。

“我不知道你们女儿家如何相处,但谨慎一点总归是好的。”

萧晏在提醒完她又想起一事,“还有,你把宇文馨给打了?”

叶芷绾眯起眼睛,鄙夷道:“她跟别人说我把她给打了?”

“不是,我听迦南她们说的。”

“哼。”叶芷绾冷言回忆道:

“她来到重华宫不由分说上来就要罚我,我照做后她又接着侮辱我,我与她争论她便指使人打我,那我怎么能让她打,就抓着她的手腕抵御了一下。”

萧晏猛地从地上站起,“她罚你还侮辱你?”

“对啊。”叶芷绾想起白天的事就一肚子气,便把与宇文馨发生的一切都详细复述了一遍。

萧晏听后一股愠色爬上他的眉梢,“这个宇文馨,只要我不在重华宫她就把这里搅得鸡犬不宁,皇后都已明令禁止过她来此地,可没想她还是这么胆大妄为!”

接着他又叹息一声对叶芷绾愧道:“她已经很久没来过了,我没想到她今日会来,是我连累你,你放心,我绝不会再让她找你麻烦。”

叶芷绾手中抚摸着小虎,想了想道:“那七皇子知不知道她很喜欢你啊?”

“什么?”萧晏一愣,

尽管他心里再清楚不过,可就是不愿说出来。

叶芷绾又一字一句重复一遍:“我说!七皇子知不知道她很喜欢你?”

“知道。”

萧晏不自然回答之后,又反口问她:“你为什么会这么问?”

叶芷绾答道;

“她让我想起来以前在南靖有个世家小姐爱慕一男子,她不去说,就一直处处给人家使绊,别人问她为何这么做,她说这样那人才会注意到她。”

她又补充一句:“所以宇文馨对七皇子应该也是一样的吧。”

萧晏回想了一下和宇文馨认识的这么多年,腻烦道:“不过她跟你口中的女子不一样,她是一边跟我说明一边给我找麻烦。”

叶芷绾歪头,“所以她是被你拒绝过才变成这样的吗?”

“对。”萧晏说完这话又急忙反驳掉,“不对,她本性如此。”

叶芷绾微微一笑,“那她这么做挺傻的,可笑又可悲。”

她又拍了拍小虎,“你说对不对呀小虎。”

“喵~”

萧晏看着一人一猫彼唱此和,酸声道:“这小猫跟你倒是同心合意的。”

叶芷绾察觉出一丝不对劲,挑眉一问:“怎的,是不是我说宇文馨让七皇子不高兴了?”

“谁不高兴了?”

”七皇子呀,连我们小虎都看出来了对不对?”

“喵~”

“我,我是看我捡回来的小猫跟你一唱一和的才那么说。”

叶芷绾转了转眼眸,“兴许是七皇子早就喜欢上了清平郡主,才会下意识的有那种反应.......”

萧晏都不等叶芷绾说完就打断了她的话:“你给我闭嘴,我没有!”

叶芷绾看着萧晏已经微微涨红的面颊笑出了声,

“七皇子害羞了。”

“你!”

“我错了!”

叶芷绾看准眼色及时止损,毕竟能抓住萧晏面露窘色的时候可不多,她心满意足的灿然一笑,说出心中真实所想,

“认识这么久了,七皇子我还是多少了解一点的,您怎么会喜欢宇文馨那种性格的女子呢。”

萧晏听她这话才反应过来自己原被玩弄了这么久,他虽有不服但还是对她说的最后一句话更感兴趣。

他去问:“那你觉得我会喜欢什么样的?”

“肯定是温柔贤淑的啊。”叶芷绾不假思索答道。

“为什么?”

“因为寻常男子都喜欢那样的。”

“那我不是寻常男子。”

“你不是寻常男子?那不就说明你喜欢宇文馨嘛!”

“......”

萧晏立在原地从牙缝里挤出三个字:“叶!芷!绾!”

而叶芷绾在说完那句话之后早就抱着小虎溜之大吉了,只给他留下了一个欢快的背影。

叶芷绾用最快的速度给萧晏整理好床铺,后用箭一样的速度飞奔回了自己的房间。

躺在床上的叶芷绾忍不住偷笑起来,翻来覆去脑子里都是萧晏刚才的窘态。

原来打趣萧晏这么有意思。

叶芷绾一边回味着一边进入了梦乡。

夜里她曾半梦半醒过一次,因为她感受到有一股温热的暖流从她的鼻腔流出。

叶芷绾谜怔着拿手帕拭去,心里还在想着一向身体康健的自己怎么突然感染了风寒。

她本想起身清洗一下手帕,但北韩的冬天实在太过寒冷,从被褥里起来太需要勇气了。

叶芷绾便偷了个懒把手帕放到床下后又睡过去了。

只是当她第二日醒来看到昨夜被自己随意放置的手帕时,下巴久久都没合住。

叶芷绾还没搞明白这究竟是怎么回事,就听到窗外响起了阿依幕的声音。

“芷绾姐姐,七皇子叫你过去一趟。”

“诶,好,这就来。”叶芷绾匆促的穿好衣服连脸都没来得及洗就往正殿去。

路上她心里有些发慌,难不成萧晏要报复自己了?

叶芷绾一进门就把头给埋的低低的,默默祈求萧晏可别动太大的怒。

谁知她并没有等到惩罚,而是一句带有命令语气的安排。

“今日无事,我带你去校场练武。”

“啊?”叶芷绾蓦地把头抬起,“我可以去吗?”

萧晏在看到她全部面容的那一瞬间,神情慌张的三步并作两步来到叶芷绾身前对着她的脸仔细端详,并焦急道:“你怎么了?”

叶芷绾被他这个样子弄得不明所以,迷糊回道:“什么我怎么了,我脸上有东西吗?”

萧晏没去回答,就盯着她的脸瞧,甚至还用手在她的脸上蹭来蹭去,叶芷绾去躲他反而更来劲。

终于在一番细致的检查后,萧晏的表情先是疑惑,后又瞳孔一亮,最后就剩下了窃喜。

叶芷绾在他的面容上还捕捉到了嘲笑。

“到底怎么了啊?”叶芷绾纳闷问道。

萧晏的嘴角抽动了几下,把她拉到了铜镜前。

叶芷绾在看清自己的脸后差点吓得从椅子上蹦起来,她双手捂着脸惊慌道:“我的脸,我的脸上怎么到处都是血?”

“应该是受什么内伤了。”萧晏摒眉肃然回道。

“受内伤?”叶芷绾马上回忆了一下这几日接触过的人,疑虑道:

“我除了宇文馨也没和其他人动过手啊,难不成是她?可是我能感觉出来她不会武功啊。”

萧晏摆摆手,“不然,真正的高手都会隐藏自己的功力。”

“那那个清平郡主竟是个隐藏的武林高手?”叶芷绾露出了不可思议的表情。

“很有可能。”

“那我身上怎么感觉不出什么别的不适?”

萧晏拍了拍她的肩膀,悲声道:“此招一日之内便能让人七窍流血,也许,再有一日你就会有别的感觉了。”

叶芷绾的肩膀霎时塌了下来,脑子也乱成一锅粥,她根本接受不了这个事实。

内伤?隐藏的高手?

这些她通通不信,只是自己这无缘无故的满脸血迹又该怎么解释。

萧晏给她递来一个热腾腾的湿帕子,“先擦擦吧,一会儿我给你宣太医瞧瞧。”

叶芷绾接过手帕神不在焉的在脸上擦着,帕子的热气覆过她的鼻尖,她忽然抓住了一个想法。

昨天夜里鼻子里涌出的暖流是鼻子在流血,并不是自己所认为的风寒。

而她没有记错的话也只有鼻子在流血。

所以,她仅仅只是流鼻血了。

根本不是萧晏说的什么内伤!

叶芷绾觉得自己像个傻子,她抬眸微笑,

“萧晏,我只是在南方湿润的环境中长大,很少经历流鼻血这种事情。但我不是无知好吗?”

萧晏见她反应过来,噗嗤一声笑了出来,他的眼睛弯成一个好看的弧度,笑得肆意,

“我还是第一次有人流鼻血流成你这样满脸都是的。”

叶芷绾看着眼前这人第一次笑得这么开心是因为嘲笑自己,她有点想找个地缝钻进去。

“七皇子笑够了,奴婢就先回房洗漱去了。”

实在没脸待下去的叶芷绾闷声给自己找了个离开的理由。

直到早膳的时间都过去了,叶芷绾还闷坐在房间里没有动静。

这对她来说真是有记忆以来出糗出的最大的一次。

满脸血就算了,还一度以为自己就要死了。

叶芷绾趴在窗前的木桌上,摸着小虎仰天长叹。

突然,窗子被人拉开。

一张俊美的脸出现在她眼前。

“别难受了,走,去练武了。”

“谁难受啦,我就是累了趴一会。”

叶芷绾正起身来,尽量让自己看起来不是那么在意刚才那件事。

萧晏从外面扔进去一个淡黄色类似玉石的东西,“送你的,算是赔罪了。”

叶芷绾好奇的把那东西拿到手中查看,此物约有小手指大小,其一端被镶在银色的羽毛铜铁装饰里,再上面有一圆环用黑色的绳子穿着。

她把这个东西放到胸前比划着,“这是什么?还挺特别的,我从来都没见过。”

“狼牙。”

“狼牙?”

“嗯。”萧晏点头,继续说道:“狼牙在北韩是勇气和力量的象征,也可辟邪。”

听了他的介绍,叶芷绾更加喜欢这个小玩意,心满意足的戴在了身上,她暂时忘掉适才的不愉快,嫣然道:“好看吗?”

萧晏又点点头,面上含笑,“好看,快走了。”

“知道啦!七皇子!”